首页 > 盛夏 > 第35章 第 35 章

我的书架

第35章 第 3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显荣的微信发过来的时候, 白萧刚见完客户,以往他见客户时手机都是静音,可最近, 因为重新加了盛夏的微信, 他改成了震动。

最近开会,男人的手机都是放在会议桌上,因此手机震动的第一时间,他就注意到了。

会客厅里, 对面男人还在不停的说着恭维的话:“白律师, 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 白律师真是年轻有为,这个案子交给你, 我千百个放心——”话还没说完, 他就看到白萧拿起手机, 视线在屏幕上短暂的停留了半秒, 然后没什么表情的将手机重新放回桌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他总觉得……这个情绪不露山水的男人, 似乎在撇了一眼手机后,眼底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

大概是察觉到白萧心情不佳,男人简单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

从会客厅出来, 白萧就回了自己办公室, 刚刚在会客室, 白显荣的微信他压根就没点进去看,他当时下意识以为是盛夏回复了他的微信,看清微信头像的那一秒,他心烦的嗯灭了屏幕。

男人拿出手机,习惯性的删掉了白显荣的对话框, 列表干干净净,只有一个太阳花,他点开,视线再次落在屏幕上。

第一次发现,等待是一件如此煎熬的事。

下午6点,白萧就从办公室离开了,众人一副见怪不怪的反应,“老大最近忙着追人,天天班都不加了。”

“我前两天还看到老大发了个三个玻璃碗的朋友圈呢?啥意思呀?发三个碗?”说话的人想法也是天马行空的,“暗喻一家三口?”

“哈哈哈,笑死我了!”江月月眼泪都要笑出来了,“三个碗你们都能联想到一家三口,真是人才。老大的脑回路要是你们这样,君也早就破产了吧……”

另一个人调侃似的接上一句:“我看我们离破产也不远了,老大最近心思都不在工作上,你看,今天又跑去追媳妇了。”

事实上,白萧今天下早班不是因为盛夏。今天是他姑姑陈彩云的生日。

上了车,男人系好安全带,车子刚准备驶出,杨瑜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自从上次在电话里爆发冲突后,两人这些天一直没联系过。

杨瑜语气不咸不淡的:“你姑姑晚上8点的生日宴,别迟到。”

谁也没提上次那件不愉快的事,白萧淡淡应了句:“我知道。”

杨瑜冷哼一声,“对,我怎么忘了,你便是忘了我的生日也不会忘了你姑姑的生日的。”

她甚至连一句再见都懒得再废话,直接掐断了电话。

电话被掐断,白萧神色没有半分波澜,男人垂眸看了眼腕表,布加迪驶出车库,平稳行驶在夜色里。

男人双色搭在方向盘上,这一段红绿灯多,车子停在红灯路口,男人黑眸习惯性的扫向后视镜,后座空荡荡的。

以往她坐在后座,经常盯着他的背影看,有时候也会歪歪倒倒的坐着,偏着脑袋盯着他。

偶尔红绿灯,他会习惯性的看向后视镜,偶尔能瞥见女人含着光的眼眸,仿佛为他盛着光。

不过两个月,他却忽的觉得,仿佛已经是很久远恒久远的事了。

宴会在城郊的私家别墅举办,夜晚的别墅区安静,车子停稳,男人从后备箱取出提前准备好的礼物,刚提步下来,一个幽怨的声音就响起。

“你没看我给你发的微信?”

不用看,听这声音都知道是谁,白萧象征性的给了他一个眼神,然后快步往里走。

白显荣再次被无视,心里郁闷到了极点。

他对白萧的感情很复杂,白萧这人在情感上是个极其寡淡的人,对所有人,所有事仿佛都漠不关心。

可13岁以前,白萧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他还是一个温柔的大哥哥,会在白显荣会欺负后温柔又耐心地安慰他。

即便过了这么多年,白显荣依旧记得他5岁那年的发生的事。

那天星城下着大雪,放学后他被高年级几个小孩按在雪地里,冰冷的雪球一个接一个的往他身上砸,他想爬起来反抗,可被两个人死死的压住了。

最后几个人出了气,狠狠踹了他几脚,才离开了。

他当时艰难的从雪地里爬起来,腿部因为疼痛,整个人又一下摔到雪地里。

视线范围内忽地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12岁的白萧已经比同龄人高出一大截,少年疾步走到他身边,“被欺负了也不知道给哥哥打电话?”

这话听起来像责备,可少年的语气实在太温柔了,温柔到白显荣顿时就委屈得哇哇大哭起来。少年抬手,修长好看的大手覆在白显荣脑袋上,将他头上的雪花弄干净后,少年才屈膝蹲下,耐心又细致的将他身上的雪花一一弹去。

白显荣眼泪大颗大颗掉,他在雪地里躺了太久,身体冷到微微有些发颤,脖颈上忽的温暖起来,少年的围巾套在他小身板上,显得有些臃肿。

少年背对他,微弓着身子,侧头,温柔的哄道:“不哭了。来,到哥哥背上来,哥哥背你回家。”

白显荣的家就在学校几百米外。以往都是他家保姆来接他,那天不知道为什么是白萧来接的。

回家的路上,白显荣的眼泪浸湿了少年的衣衫,少年时不时回头看他,哄小孩的语气,温柔到了极致:“不哭了,哥哥送你回家了,一会儿就帮你去教训他们好不好?”

过了这么多年,白显荣始终记得,那个冷到发颤的冬日里,那个温暖宽厚的臂膀,背着他,在雪地里,踩着冰冷的雪花,稳稳的往前走。

白显荣是喜欢白萧的,又或许他只是喜欢13岁前的白萧。

所以他有些讨厌现在这样冷淡没人情味的白萧。

他不愿意热脸去贴他冷屁股,可另一方面,白显荣又始终没办法忘记,他五岁的时候,那个会想尽办法温柔安慰他的哥哥,那个永远停留在记忆里的哥哥。

他不愿意承认,不管白萧变成怎么样,他其实还是喜欢这个哥哥的。即便几乎家里所有的长辈都不喜欢这个哥哥。

那个温柔开朗的男孩子彻底被埋葬在了13岁那年。13岁后的白萧,仿佛在那一年彻底变了一个人。

他好像,对所有的东西都不在乎了,那个以前眼底都是温柔的人,在那一年,像是被刺骨的冰环绕。

白显荣只知道那一年杨瑜和白父恩爱的假象被彻底撕开,两人开始漫无目的的争吵,他能理解家庭环境对一个小孩成长的影响。

可他实在觉得,断然不至于如此。

这些年,白显荣都在试图用一种极其幼稚的恶作剧方式,来勾起他这个堂哥的一点情绪。

就像小时候那些调皮的小男生都喜欢捉弄喜欢的小女生来引起小女生的注意一样。

可大部分时候,白萧都是反映淡淡,大概是觉得白显荣实在太幼稚,白萧连一句责骂的话都懒得给他,白显荣长这么大,几乎所有的挫败感都来自于这个堂哥。

别墅的客厅宽敞明亮,灯带环成爱心状绕在客厅上方,客厅里高朋满座,陈彩云穿着一袭淡青色旗袍,被一群人簇拥在中间。

白萧目不斜视的走过去,将准备好的礼物递给陈彩云,“姑姑生日快乐。”

陈彩云老家在b市,因为不习惯星城忽冷忽热的气候,白显荣10岁那年,全家搬去了b市,这些年她一直定居b市,半年前白显荣回了星城发展,陈彩云近期才搬了回来。

“怎么没带夏夏过来?”见白萧一个人出现,陈彩云问。

两人刚在一起的第一年,白萧就带盛夏到b市拜访过陈彩云。在那之前,白萧并未告诉陈彩云他有女友的事,因此见到盛夏的时候,一向遇事不惊的陈彩云极度震惊。

她太清楚当年那件事给白萧带来的影响,除了始作俑者杨瑜,她是唯一的知情人,她亲眼看着白萧从一个温暖善良的少年变得寡情冷漠。

陈彩云那时以为伤口会随着时间慢慢愈合,可时间没抚平少年的伤口,反而让伤口溃烂,那个少年越发冷淡,冷淡到永远都是独来独往。

陈彩云曾经逼问过他,白萧丝毫不隐瞒自己的态度,他当时语气冷淡又无所谓,“您被瞎操心了,我压根就没打算过谈恋爱,结婚更不可能。”

所以,白萧当时带着盛夏出现的时候,陈彩云震惊之余又有几分欣喜。

他终于肯迈出了那一步。

这些年,他的转变陈彩云看在眼里,他会在和自己通电话时偶然提及那个姑娘,温淡的是声音里,是微不可闻的笑意,会把新房买到那个姑娘上班的附近。

陈彩云一直觉得,或许再多一点时间,那个姑娘会抚平他所有的伤口,她或许能重新在白萧眼底看到泛光的温柔。

面前的人久久的不吱声,陈彩云心里咯噔一下,涌现一股不好的预感。

“他俩已经分手了。”杨瑜的声音在后方响起,替白萧做了回答。

她穿着件黑色长裙,站在白萧身后几米远的地方,嘲讽地盯着白萧的背影,保养得宜的脸上尽是冷淡。

喧嚣的大厅顿时安静了,众人的目光顿时看了过来。

杨瑜身侧还站着个女孩,女孩子一袭淡紫色长裙,栗色的卷发散在肩头,五官精致得像个芭比娃娃。水灵灵的大眼睛瞅了眼白萧的背影,像是压根没发觉此时瘆人的气氛,脸上的表情十分平静。

陈彩云睨了杨瑜一眼,终于明白过来她今晚一直带着个女孩在身边的原因。

这些年,杨瑜从未放弃过联姻的想法。早些年,白萧压根没谈恋爱结婚的想法,杨瑜那时并不着急,她认为时间长了他自然会想通。

这世上,有哪个男人不喜欢权利和地位?

甚至,因为那些年白萧一直没谈恋爱,杨瑜更安心了,生在他们这样的家庭,最不需要的就是爱情。

直到白萧28岁那年,盛夏出现在他身边。

杨瑜很快就意识到不对劲。

那些年,主动追求白萧的女孩不少,他拒绝人毫不拖泥带水,甚至到了一种冷淡到过于残酷的状态。

然而,对盛夏,他虽然也是一贯的冷姿态拒绝,言语间却有诸多保留,杨瑜亲眼看到过他拒绝那个女孩。

杨瑜在白萧公司楼下碰到过两人一次,那时白萧还在星城最大的律所上班。

夜晚细雨蒙蒙,灯光忽明忽暗的,两个人站在街边,只撑着一把伞。

白萧颀长身影投下来,淡漠神色看了眼面前的女孩子,伞像是无意识地往女孩那边倾斜,男人肩膀湿透,“很晚了,我喊个车,你回去吧。”

女孩微仰头看着他,眼底有期待,“你干嘛帮我喊车?”

自己的儿子,杨瑜还是了解的。换做以往这种情形,白萧估计早就黑脸走人了,哪里会和女孩子废话,可那天,杨瑜清楚的记得,他看着面前的女孩子,只是微微蹙眉,“你赶紧回去吧,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女孩垂眸,声音低低的,“可是你——从来也没有说过不喜欢我呀?”

“我不喜欢——”像是顺着女孩的话让女孩子死心似的,男人稍显冷淡地开口,说到这又忽的停了下来,最后你字变成了共性的两个字,“女生。”

那是夏天,女生穿着一件碎花连衣裙,粉唇明艳动人,她站在离他不到20公分的位置,懵逼地眨了眨眼睛,然后缓缓的垂下脑袋,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好半晌都没有出声。

两个人就这样无声站着。

杨瑜的角度,清楚的看到了,男人眼底闪过一瞬间的不忍,他薄唇微张,正欲说点什么,下一秒,女孩抬头,嘴角裂开一个大大的笑容,“那好巧,我也不喜欢女生!”

“不过我今天不开心,所以不要你送了。”女孩子说完这话,转身就准备离开。她脚步迈得大,两步就跑到雨中,头发很快染上水珠,身后的男人一秒都没有犹豫,快步跟上她,拽住她的手,黑色雨伞依旧是倾斜的状态,他盯着女孩子的眸子,态度稍显强硬,“我送你。

目睹了整个过程,杨瑜已经完全没办法淡定,她隐约意识到了不对,可不愿意相信。5分钟后,车子从车库驶出,女孩子坐在后座,杨瑜吩咐司机跟上。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街边,女孩子下了车,杨瑜以为白萧会离开,可没有。

男人从驾驶座下来,他手里拿着一把黑伞,追上女孩子,直接撑开在女孩子头顶,他没多说什么,直接将伞塞到女孩子手里,然后转身回了车内。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车子依旧停在街边。

直到女孩子彻底消失在视线里,男人才从车内下来,颀长身影站在细雨里,杨瑜不知道他要干嘛,她当时整个人气得发抖,他把伞给了那个女孩,竟然还站在雨里等?

夜晚,灯光昏暗,杨瑜的角度看不清男人的表情,他就那样在雨里站了很久,几分钟后,男人仰头,像是确认了什么似的,他放心的收回视线。

杨瑜当时已经隐隐有预感。果然,白萧没让她“失望”。

1个月后,白萧创办了君也,创办君也后没几天,白萧和那个女孩在一起了。

杨瑜当即给他打了电话,一句话,带着浓浓的提醒和警告:“你都要30了,谈下恋爱也无可厚非。”

白萧打起了迂回战术,他太明白自己这个母亲对达到目的可以做到什么程度,“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

杨瑜以为他听懂了自己的暗示,一直没有多加干涉。

要不是半年前那件事,她甚至还一直以为他当时那句话是在和她保证。

杨瑜在众人的注视下,踩着高跟走到白萧面前,她嘴角勾着笑,“我早就提醒过你,她的喜欢维持不了多久。”

她这人,拔剑向来都是对准心口,那些小打小闹的攻击压根不会勾起他半分情绪。

她知道他的弱点在哪里。

剑拔弩张的气氛仿佛一触即发。

可男人神色平静,甚至还笑了下,“她很聪明不是吗?至少她知道及时止损。我让她受了……那么多年的委屈。”

他庆幸她没有一直委屈自己来一直喜欢他。

陈彩云看不下去了,这么多年,杨瑜没有给他应有的母爱也就罢了,甚至,还对一个十多岁的小孩做出那样残忍的事,这些年,她不仅没有丝毫悔改,还总是白萧冷嘲热讽,甚至,很多时候,对一个外人都比对白萧好。

陈彩云也顾不上招呼宾客,快步走上前,低声对白萧道,“跟姑姑过来。”

在一众人的注视下,白萧跟着陈彩云出了客厅,客厅外的阳台,陈彩云轻轻将窗户合上,郊区的温度比市区略低,微风打在身上,带着微微凉意。

陈彩云故意没开阳台上的灯,借着客厅的灯光,她隐约可以看清白萧的表情。

白萧这反应,答案并不难猜,她语气是肯定的,“夏夏提的分手。”

男人后背贴着冰凉的墙壁,眼睑低垂,微不可闻的恩了一声。

陈彩云不问缘由,也不多做劝诫,只是一句,“还喜欢?”

男人垂眸,自嘲的扯了下嘴角,“姑姑,我有那么容易变心?”

陈彩云没料到他会这么说,一时愣在原地。有时候,她觉得白萧对待感情的态度,执拗到近乎偏执。

一开始他拒绝了所有的可能,可真跨出那一步后,好像又是抵死认定了这个人?

可一辈子只喜欢一个人这种事?本就是一件接近悖论的事。

“既然还喜欢就努力去追,如果实在追不回去,也别太强求。感情这事,本就无法强求。人这一辈子很长,你以后也能遇到其他姑娘——”

像是猜到陈彩云要说什么,白萧偏头看她,男人眸子漆黑,仿佛被细碎的黑色光芒填满,却再不会如光芒般明亮,“姑姑,不会——再遇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4 12:56:36~2021-09-06 17:49: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别喊我不扔雷 72瓶;残阳浅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