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36章 第 36 章

我的书架

第36章 第 3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宴会结束的时候, 已经是晚上10点,白萧走之前,白显荣拦住他, 依旧是以往那副吊儿郎当的语气:“我发你的微信记得看, 友情提醒,不看会后悔的。”

白萧睨他一眼:“你有那时间,不如多放心在工作上。”

他语气依旧冷淡,可白显荣却察觉到了不同, 男人冷冰冰的话语下, 是不易察觉的关心。

男人说完转身就走了, 白显荣看着男人清瘦的背影,表情有些不自然。

他其实有发现, 这几年, 白萧也不是完全没有变化, 虽然还是那么冷冰冰的, 但就像现在这样, 偶尔也会冷冰冰的关心人了。

原因嘛, 他大概能猜到。

白显荣忽的扯唇笑了下,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的想起白萧那条在追的朋友圈。

算了, 看在白萧今天惨兮兮地被杨瑜冷嘲热讽的份上, 他这个弟弟还是帮他一把吧。

怕白萧又不看他微信, 这次,白显荣直接把盛夏的名字拎出来放在微信最前方:【是盛夏!我早上给你发的图,是关于盛夏的。】

白萧回到家洗完澡出来才看到这条微信,男人从浴室出来,碎发湿哒哒的滴着水, 腰上围着一条薄薄的浴巾,露出劲瘦的腰部线条,他扯了张毛巾,随意地搓了搓头发。

男人拿起手机,习惯性地准备点开盛夏的微信,刚摁亮屏幕,白显荣的头像就跳了出来,他下意识就准备忽略,忽的就扫到了那两个熟悉的字眼,男人手指一顿,滑开。

看清白显荣的消息,他愣了两秒,男人眉宇间闪过一丝烦躁。

白萧:……

早上发的……他看都没看都把白显荣的对话框给删了。

男人走到窗前,直接拨通了白显荣的电话。电话接通,白显荣在电话那端很嘚瑟,“是不是看到我给你发的图了?怎么样,很羡慕对吧?别羡——”

他的话还没说完,男人就没什么耐心的打断他:“你早上发的,重新发一遍。”

白显荣:……

白显荣反应了几秒才明白过来这话的意思,“我x,你不看也就罢了,竟然不看直接就把我的对话框给删了,我是连躺在你对话列表的资格都没有?”

白显荣顿时不高兴了,“我不发,除非你求我。”

“求你。”

白显荣:……

白显荣压根没想到白萧秒说,那么高傲一个人,说求就求,没自尊的吗?

太容易得到了感觉完全没意思,白显荣顿感无趣,“行了,发你——”

他话还没说完,电话就已经被挂断,xxx,刚还求他呢!!!

这是求人的姿态吗?

1分钟后,白显荣一连收到了好几条微信。

【你工作室租给夏夏了?你加这个特别条款干嘛?你和她签合同没欺负她吧?】 【你以后不许经常往她工作室跑。】

【她知不知道你和我的关系?】

白显荣正准备回,电话又再次打了过来,想起今晚的事,他又同情心作祟了,一五一十的把来龙去脉交代了,最后还不忘补充:“你放心,我对她没兴趣,我敢打我未来嫂子的主意,我活腻了吗?”

好半晌,那边才开口,两个字,带有太多的情绪,“谢谢。”

--

工作室租好后,接下来几天,因为工作室营业执照还没有下来,盛夏和肖玲一大早就赶到了工作室,把工作室的清洁彻底做了一遍,做完后,已经是正午了,两个人累瘫在沙发里,盛夏在沙发上歇了一会儿,绕到沙发后方,力度不轻不重地给肖玲捏了捏肩,肖玲有点惶恐:“夏夏姐,你干嘛呢?别别别!”

“客气什么,你这些天和我跑前跑后也累坏了,给你捏捏肩算什么。”见肖玲想起身,盛夏一把将她嗯回去。

肖玲也没再推托,她和盛夏共事了三年,多少是有些了解盛夏的,盛夏就是那种你对她好,她会加倍的对你好的人。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她从md辞职,就毅然决然的要加入盛夏的工作室。

她再也不想遇到md那种恶心的公司了。

工作室只有她和肖玲两个人,人手明显不足,两人点了个外卖,吃过午饭后,盛夏在招聘网站上挂了2职位招聘——化妆师和后期,同时,将工作室的工资、福利待遇都写的清清楚楚。

不浪费彼此的时间。

至于宣传那块,现阶段她断然不可能专门招聘一个人来负责宣传,而且就他们现在这阶段,宣传的意义也不大。

招聘挂上去的第二天,肖玲就神秘兮兮的找到盛夏,让她把招聘彻下来,盛夏问什么,肖玲还卖起了关子,说她恰好有两个熟悉的朋友要找工作,她可以保证,两个人都是好相处、工作务实的人,而且工资这块也不用盛夏担心,两人看了网上的招聘说明,接受网上的工资。

盛夏想了下,比起在外招聘,走内线介绍这块肯定最好。

工作室的营业执照还要两天才能下来,这几天工作室的前期工作已经准备就绪,一连忙活了几天,盛夏准备好好犒劳下肖玲。

周五晚上,盛夏请肖玲到到烧香馆吃了顿大餐,吃完饭回到小区时,小区门禁的地方,有工作人员正在安装人脸识别系统。

盛夏拿出门禁卡刷卡进去,身后几个人在闲聊。

“哟,我们小区也搞这么先进的玩意了?真好呀,以后出门不用带门禁卡了。”

“对呀,物业总算干了件良心事。不过我们这一毛不拔的破物业,竟然愿意花钱搞人脸识别,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你管他那么多 ,反正安好我们方便就行了。”

小区里灯光似比往常亮了许多,像是刚换过新的路灯,盛夏往里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灯光亮了些许的原因,阴森感似乎没以往那么强了。

晚上10点,电梯口没人,电梯从负一层上来,门刚打开,一个颀长的身影就落入视线里。

电梯里白炽灯明亮,男人站在角落里,白衬衫黑长裤,黑色西装外套松松垮垮的搭在臂弯里,单手拿着手机,电梯门开男人也没有抬头,他的视线一直落在手机屏幕上。

黑色行李箱立在男人身侧,很明显,他是刚出差回来。

大概是一直没动静,男人抬起眼皮,盛夏此时正抬脚往里走,她今天穿了件雾蓝色碎花连衣裙,裙摆堪堪没过膝盖,露出纤细白皙的小腿。

男人冷淡的视线忽的敛住,目光顿时柔和下来,他视线扫过她右脚脚后跟,光滑白皙,没有留下任何疤痕。

男人抬手扫了眼腕表,下意识就想问她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盛夏进了电梯,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她站到了电梯另一角。明明是逼仄的空间,却好像距离看不到尽头的远。

电梯缓缓向上,男人沉吟数秒后开口,“以后尽量别这么晚回来,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顿了顿,他补充道,“如果实在有事耽误了,我告诉我,我来接你。”

他说这话时,偏头看向盛夏,男人眼底淡青色明显,是藏不住的长途疲惫感,可黑眸盯着身侧的人时,那些疲惫好像得到了疏解。

他的声音是平静的,可垂在身侧的手无意识的蜷了蜷。

这次出差,原本要一周,可他硬生生将周期缩短到了三天,这么拼地压缩时间,原因,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

他大概是真得了被害妄想症了。

他每天早中晚都会给她发消息,她几乎没有回过,手机他还可以欺骗自己她或许太忙。

可现在她就在他面前,他害怕无声的宣判。

盛夏淡淡嗯了一声,撇了一眼他手里的外套,“穿这么多,你不热吗?”

她的声音不算温软,大概是太久没听到她声音了,白萧忽的觉得这声音像是蜜饯一样,带着后劲的甜。

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回答了,“不热。”

盛夏:……

大概是压根没料到这个答案,女人的话几乎是下意识就脱口而出,“你以前不是挺怕热的吗?”

说完这话,电梯瞬间静默下来。白萧眼底一丝震惊划过,很快敛下来,压住嘴角的笑意,可声音里还是透着一丝藏都藏不住的愉悦。

“刚从y市回来,那边温度不高。”男人声音低沉好听,像是钢琴上的低音区,清透,带着点别样的温柔。

空间逼仄,他的声音仿佛扫在耳廓,温柔,但也陌生。

盛夏垂眸,沉默着没吱声。

“而且,我最近…也习惯了,还挺耐热的。”

习惯了?这是什么意思?

电梯停在六楼,男人修长手指落在行李箱上,先一步提脚,盛夏下意识以为他是出电梯,可男人只走到电梯口就停了下来。

男人抬手,冷白的手抵在电梯门口,回头看她,深邃的黑眸是少见的柔和,“到了。”

快步出了电梯,盛夏摸出钥匙开门进屋,后背那道灼热视线被合上的房门挡住了。

半个小时后,盛夏洗完澡躺在床上,这几天忙工作室的事,她整个人很是疲惫,正准备拿出手机看会电视剧放松下,白萧的消息就弹了出来。

对话框里,自从重新加上她微信后,他每天都会给他发消息,早中晚都有,有时候早上会提醒她记得早餐,有时候晚上会给她发晚安,让她早点休息。

也有时候,像碎碎念的,给她发一些他当天的琐事。也有时候,会给她发一些挺冷的笑话。

她回得很少,大部分时候都不会回复,可对方浑然不在意她的冷淡,乐此不疲的给她发着消息。

最新一条消息,是他刚刚发的。盛夏扫了眼,似乎是个段子?

【有个业主到车库选车位,在车库逛了一圈,发现不少宽一点的车位都卖光了,最后只有438和514这两个车位稍微宽一点。她当即准备买这其中一个,销售中心的人听完对方想买的车位号后,憋着笑解释:“不好意思,我们这是抵款车位,这两个车位我们确实没选?”

“为什么不选?”业主有点生气,“这两个车位不是挺宽敞的吗?”

“你再把那两个号码多念几遍试试?”】

消息到这就完了,盛夏没懂,于是下意识的按照最后一句话将那两个号码念了一次。

女人念得很慢,“438、514。”念完后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没忍住,轻笑出了声。

笑过后,有恍惚的涌现一股不真实感。她上滑对话框,大半个月,她只有偶尔一两条有过回复,其他时间,更多的像男人的独角戏。

盛夏忽的想起她以前追他的时候,虽然他大部分时间都很冷淡,可她发的微信,他会回复,她忍不住想,如果那个时候他大半个月都不回复她,她能否坚持得下去?

女人细嫩的指尖滑在屏幕,数秒后,她又删掉对话框里的文字。

另一边,白萧发出那条消息后,手机屏幕一直停留在太阳花的界面上,男人修长手指滑在屏幕上,目光落在盛夏那条回复上。

他暗自琢磨了下,以后早上给她发消息的时间,是不是要稍微往后挪一点?

这时,对话框最上方,“对方正在输入”六个字,像清甜的水一般,将闷热的空间都沾染几分清凉感。

男人目光定定的盯着对话框,心跳速度完全不受控制。数秒后,对话框里没有任何消息,连对方正在输入也彻底消失在视线里。

客厅里没开灯,男人睡在沙发里,客厅的沙发不大,他身高腿长的,脚完全露在了外面,就像大人穿了件小孩衣服似的,哪哪都不合适。

男人眼底的光被手机屏幕的蓝色光芒彻底盖住。

不知道是认床还是其他原因,他搬到这里后,睡眠一直不好。

他贪心的想,下次,她能不能给他发一条语音呢?那样,他应该会好入眠一些。

--

晚上2点,电闪雷鸣,盛夏是在被惊雷声惊醒的,她迷迷糊糊的摸起床头柜的手机,下意识想看一眼时间。

跳入屏幕的却是温雪的微信头像,朦胧的睡意一下子就散了,她瞬间惊醒,从床上弹起来。屏幕滑开,现在是凌晨2点半,一个小时前,温雪给她发了条微信,【夏夏,我好像…难过得快要死掉了。】

盛夏也顾不得现在几点了,她和温雪认识这多年,从没见过温雪说这么丧的话,一边拨温雪的电话,从衣柜里胡乱的抓起件衣服就迅速往身上套。

电话始终没人接听,她再拨,还是没人接听,她几乎方寸大乱,抓起手机就准备往外走,刚拉开房门,又猛的想起自己没带身份证,她又返回去,前两天办营业执照,身份证被她放在了卧室的抽屉里,她跑进卧室拿了身份证就往外走。

大门砰一声合上。

刚到电梯口,女人慌乱的去按电梯按钮,这时,对面的房门忽的开了,男人穿着冰凉的藏青色真丝丝绸家居服,额间隐隐有薄汗,见到电梯口的人,他明显松了一口气。然后,他快步走近,“大晚上的,要到哪里去?”

盛夏此时整个人都慌乱到了极点,她和温雪从小几乎是一起长大,与其说好闺蜜,不如说姐妹更合适,甚至,在外婆走后,温雪几乎成了她最亲近的人。

她此时头脑发昏,压根就没有正常的思考能力了,那个丫头会不会一时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

白萧走进,这才发现面前的人脸色惨败得不像话,甚至好像连他刚才和她说话,她都没听到,他眸子里隐隐有担忧,喊她的名字:“夏夏——”

手机屏幕上,电话再一次到时间自动切断,女人依旧没反应,执拗地再次拨了温雪的电话。

随着她的动作,白萧这才看清手机屏幕上的名字,她这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白萧心疼极了。

“到底出什么事了?你告诉我,你这样,你知不知道,我会——”男人修长的手搭在她肩膀上,强迫她看向自己,说到这,他语气有低了几分,后面的话像消了因。

天知道刚才他躺在沙发里,听到砰的一声声音惊醒的时候,脑子里在想什么。

幸好她没出事,不然……

盛夏还是没吱声,视线在电梯和手机屏幕来回切换。

“是不是温雪出了什么事?”白萧看她这反应,隐约猜到了,男人的手心渗着汗,安抚的握住女人微颤的手,“别怕,我这就带你去找她。”

盛夏还是没吱声,视线在电梯和手机屏幕来回切换。

她穿着件雾蓝色碎花连衣裙,连衣裙微皱,白萧走进才注意到,连衣裙侧方的拉链敞着,露出女人光滑白皙的腰部线条。

白萧从未见过她这么方寸大乱的时候,男人微弓着身子,冷白的手指勾在拉链上,动作小心的帮她拉上拉链。

大概是察觉到了男人的动作,这次女人终于有了点反应,她微微偏头,白萧怕她挣扎弄上她,温声提醒:“别动。”

两个人离得近,盛夏这才注意到男人额前的薄汗。拉链合上,男人站直身体,瞥见女人手里紧紧捏着的身份证,心里隐约有了猜测。她慌慌张张的跑出来,不停的拨通温雪的电话,甚至连连衣裙的拉链都忘了拉。

“是不是温雪出了什么事?”

盛夏无助的点了点头。

她只带了手机和身份证,可想而至,刚刚出门有多着急。凌晨2点多,整个城市的静谧被忽然响起的惊雷打破,白萧扫了一眼外面,“非要现在去找她吗?”

“我怕——”盛夏抬头看她,眼底已经忽的就蓄满了泪水,她声音都是颤的,“温雪给我发了消息,说…说她难受得快要死掉了…我打她手机,一直没人接,我好怕。”

男人伸手,握住女人有些微颤的手,手心的薄汗不知道是谁的。

理智告诉他,现在这个天气不适合出行,可看到女人蓄满眼泪的双眼,他拒绝不了。

他们在一起三年,她只在他面前哭过一次,因为被一个小明星嘲讽她名字的事,除此之外,白萧再也没有看到她哭过,甚至,连分手,她都没哭。

他听到自己有些嫉妒又无奈的声音响起,“不怕,我现在就带你去找她,好不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