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38章 第 38 章

我的书架

第38章 第 3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空气的流速仿佛都因为这话被搅乱。

女人错愕的抬眸, 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开了五个小时的长途,男人眼底是明显的疲态。

“只喜欢过我一个?”盛夏有些恍惚,忽的就想起了那个名字, “那孔筱笙呢?”

在白萧微微震惊的眼神里, 盛夏缓缓开口, 她语气很平静,“有人推荐她来我这拍婚纱照, 拍摄的过程有些不巧,刚好听到你以前在学校追人的浪漫事迹。说你会每晚风雨无阻的送她回寝室, 说你会陪着她去上课, 还会给她带热水。”盛夏笑了下,“我以前总觉得你的不热烈, 都是因为你的性格使然, 可没想到有一天, 我也会在别人口中, 听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你。原来, 你也可以热烈的, 只是热烈的对象, 不能是我。”

“你知道, 我那个时候多羡慕她吗?”

男人眼底是明显的痛色, 他痛恨自己以往对这些混不在乎,要是当时稍微解释一下,就不至于造成这些误会。

可哪怕再来一次,当时的他也是不会解释的,那个时候,他压根就不觉得, 他这辈子就喜欢上一个人。

他苦笑,那是他最不想让她知道的丑陋面,半晌,男人几近艰难的开口,“夏夏,筱笙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因为我母亲的原因,那一年她遭遇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所以才会有别人口中的那些所谓追求。”

“什么!”盛夏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她记得孔筱笙当时说,她爸爸是庆大的教授,可白父压根就不是什么大学教授。

“可她父亲——”

“她妈妈和我爸分开时,已经怀上她了。她继父没有生育能力,因为并不介意这事,多年来一直把她视如己出。”

白萧现在才明白了她当时那句我不开心的原因,他从来没想过,她会知道孔筱笙的存在,甚至还把他以前那些行为误以为是追求。

“夏夏,以前是我不好——”

盛夏平静地打断他,“不用把问题都往你自己身上揽。”

对这个结果除了刚听到有一丝震惊外,她没有太大的波动,她从来不认为这段感情失败是白萧一个人的问题。

就像温雪说的,她在这段感情里,也在逐渐迷失。

好像,什么都习惯了闷在心里,闷到越来越没有安全感,也越来越没有自我。而恰恰,白萧性子本就沉闷。

他们两个,在性格上,其实并不合适,当初年纪小,总觉得喜欢一个人就够了,其他的压根不重要,可怎么能不重要呢?

“我们两走到现在这样,也有我自己的问题。就像孔筱笙的问题,我从来没想过去向你求证,可能是我对自己、对你都信心不足吧。”

“其实分开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那个时候我可能是太喜欢你了,喜欢你到逐渐失去自我,很多事下意识的去迁就你,烦心事也习惯性的不告诉你,那个时候,我也有错。”

“两个人在一起这样是不行的,不管开心还是不开心都应该和对方分享,喜欢还是不喜欢都应该明确告诉对方。”

“所以,孔筱笙的事,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即便没有这件事,我们大概最后也会分手。”

再听她提及分手的话题,白萧内心逐渐平静,甚至还表示赞同的低低嗯了一声。

“嗯的意思是,你也觉得,我们不合适?分手是对我们彼此最好的选择。”

盛夏是希望他能想通的,她们确实不合适,已经试过一次,结果惨烈,没必要再浪费彼此的时间。

“夏夏,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和你分手,可这段感情让你不开心了。”

白萧忽的想起她刚才那句羡慕,心底的痛意如潮水般侵袭,不受控制的反复翻涌。

其实一开始她出现在他身边时,他就隐约意识到不对劲,13岁以后,他就极度讨厌女生的触碰,却唯独不讨厌她的。

拒绝她时的那话也不假,他并不喜欢女人。

13岁那年,杨瑜的婚姻走到了尽头,白父忍受不了,终于和杨瑜提了离婚,头也不回的搬走了。

在白父搬走后,她就彻底陷入崩溃又疯狂的边缘,以往秀的恩爱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笑话。

甚至连白萧,都成了彻底的笑话。

以往杨瑜的高调的秀恩爱都成了伤人的利器,学校里那些无聊的人会像找乐子一样,故意在他面前谈及杨瑜以往秀的那些恩爱假象。

少年充耳不闻。

可她还在试图营造恩爱的假象,强行将白父的离开解释为出差,13岁的少年,仿佛彻底变了一个人,褪去温柔,只剩冰冷,“你真的爱爸爸吗?可真爱一个人为什么非要秀呢?”

那是少年最后一次喊杨瑜母亲,“妈妈,你应该听过那句话。一个人越是缺什么,越是炫耀什么。”

杨瑜冷笑一声,并未理他。

白父离开后一个月,杨瑜终于认清了现实,也彻底陷入疯狂。

她仿佛在矫正儿子错误的感情观。

杨瑜将他关在房间里,白萧就像一个囚徒被彻底囚禁,杨瑜会每天安排一个女人进来,她们就坐在他对面,画着大浓妆,性感的包臀裙,开口就是姐姐漂亮吗?

13岁的少年,那双以往温柔的眸子已经逐渐变得冷到冻人。

那些女人只是拿钱办事,对他的冷淡视而不见,见他没什么反应也不生气,只是机械的念着杨瑜给她们安排好的“各种秀恩爱的文字记录”,像个不知疲倦的复读机似的,一念就是一整天。

就像魔咒似的,一遍又一遍的不断回放。

整整2个月,他反抗就会迎来杨瑜的变本加厉,杨瑜像疯了一样,会不分白天黑夜的安排人继续朗读着她以往的各种恩爱记录。

每次那些女人完成任务后,还不忘对他洗脑:“喜欢一个人就是要秀的,热烈到想让每一个人都知道的,才是真爱,小弟弟,以后你长大了就懂了。”

他知道,那些话都是杨瑜安排的,她在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他,不要质疑她的感情。她疯狂的想证明她没有错,喜欢一个人就应该是这样。

文字带来的精神折磨,他开始整晚整晚的睡不好,甚至很多时候只要一入眠,脑子里就自动回放那些声音。

要不是陈彩云无意中发现,杨瑜的疯狂不知道还会持续多久。

13岁的少年,在还没体会过什么是喜欢时,就已经把喜欢彻底埋葬了起来。

彻彻底底的抗拒。

她的母亲以前多温柔知性一个人,因为喜欢上一个人,好像变成了一个……魔鬼。

那一年,白萧从一个温柔的少年,变得冷淡寡言。

陈彩云甚至以为他有抑郁症,带他看过很多心理医生,结果无一例外,心理测试显示白萧心理一切正常。

而他的排外,完全是他个人意愿的选择。

28年的人生里,他从未因为任何人动心过,甚至那个时候,他一直认为,他这辈子不会喜欢上任何人。

结婚,就更不可能了。

直到盛夏的出现,他发现他并不排斥这姑娘的触碰,甚至,有时候,会格外期待听到她的声音。

可自13岁以后,他也几乎没有任何和异性相处的经验,也并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喜欢一个人。

一开始他是抗拒的,他以为这种喜欢不过是错觉,可时间越久,这种感觉反倒越发强烈,他喜欢和她安安静静待在一起的感觉,他抗拒不了,索性遵从了内心。

他们的感情,从一开始,就是安静的,不浓烈。

他没有和女性过多接触的经验,甚至从来没有喜欢过女生,很多时候,她安安静静的坐在那,说和他在一起很开心时,他也天真的以为她是真的开心。

两个人窝在房间里,即便什么都不做,他抬眼看去,眼底只有她。

13岁的记忆深深刻入骨髓,对少年本就不成熟的感情观上撕开了一道伤口。

喜欢为什么一定要让全世界知道?他知道,他喜欢的姑娘知道,不就够了吗?

喜欢,是需要拿出来炫耀的吗?

天空忽的响起一道惊雷,天空越发昏暗。

男人抬眸看向面前的人,眼眶忽的红了。

他讨厌过分张扬的爱,以致于他的姑娘,总是习惯性的委屈自己来迁就他,他好像,从来没有问过她的姑娘,是真的喜欢吗?

“夏夏,我有在学。”男人嗓音控制不住的哑了,“以后,会很认真的去学。”

学着以你喜欢的方式,去爱你。

所以,别放弃我,行吗?

长久的静默,每一秒都像是有针往心窝狠狠戳,白萧甚至不敢抬头去看她的眼神。

他不敢回想,也不想去回想,她提及孔筱笙的语气,平静到好像是在讲一个完全和自己无关的人。

可她明明说,那个时候,她很羡慕她。

“不用这样,不用勉强自己去学,时间长了,你会委屈的。”面前的人终于缓缓开口,她唇边是挂着笑的,过来人的语气,像是在教育一个迷失的小朋友,“所以,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不对。”

对她的态度,白萧不算太意外,他甚至还能平静的否定她的话。房间里白炽灯明亮,和窗外男人阴沉的天色形成鲜明对比,男人走近,垂眸看着面前的女人,盛夏低头,没看他,男人低低叹气,渐深的眸色里,是温柔旖旎,“夏夏,对喜欢的人?怎么能算浪费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7 21:50:47~2021-09-09 17:34: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寒染幽、亦梦之下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