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40章 第 40 章

我的书架

第40章 第 4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平城回来盛夏就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

工作室的营业执照已经办理下来了, 与此同时,肖玲介绍的化妆师和后期也到位了,盛夏看到两人的时候恨不得暴打肖玲一顿。

这丫头,还瞒她瞒这么紧。

化妆师和后期都是老熟人了, 两人都是盛夏在md时盛夏部门的人。和肖玲一样, 两人在md工作了2年, 几个人默契和配合度完全不在话下。

几个人工作几年都积累了一些资源,尤其是盛夏, 之前合作过的大多对她认可度极高。因此工作室刚营业的这段时间,拍摄排得非常满。

一连好几天, 盛夏都是早出晚归的。

这天, 盛夏刚出门,就看到对面门口的人, 男人拎着一个保温盒倚靠在门框上, 见她出来, 随手带上房门就朝她走来, “给你准备的早餐, 吃了再走吧, 我送你。”

大概是因为孔筱笙的事彻底说开了, 盛夏对他的态度不像之前那么冷淡, 她没接, 只是道:“不用,我吃过了。”

“那要去工作室?我送你。”

“你最近很闲?”自从从平城回来,她每天早上出门都能看到白萧拎着一个饭盒候在门口,他不会来敲她的门,只是倚在他家门口等着。

每天像是机械的重复一件事,她的拒绝完全不起作用。

好像, 只是执拗地在重复一件事。

“今天是周日。”白萧像是没听明白盛夏的意思一般,避重就轻道。

这时,电梯到了,两人进了电梯,白萧没再开口,他不确定盛夏是否愿意让他送她,一连几天,盛夏都拒绝了。

他估摸着今天也是一样,索性沉默到底,男人只按了负一楼。可电梯里有人按了一楼,电梯在一楼停下的时候,他整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他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即便已经隐约猜到结果,可每天电梯停在一楼时,他紧张到手心都在冒汗。

盛夏站在白萧旁边,男人余光偷偷观察着身侧的人,见她似乎没有出去的打算,心底仿佛炸开了烟花。

男人面上不动声色。

电梯停在负一楼,白萧先一步,男人手抵着电梯,等盛夏先走出去后,才不急不缓的跟上。他唇角是有笑意的,因为背对着她,这次,男人的笑并不克制。

车子从车库驶入,早上8点,星城有些堵车,盛夏正在回复肖玲的消息,忽地响起一个问题,与此同时,男人的声音也几乎是同时响起。

“你都没有问我工作室在哪里,是知道我工作室在哪里的?”

“夏夏,有点事,我得给你报告下。”

因为他的用词,盛夏愣了半秒,女人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她偏头看先个窗外,警告道:“好好说话!”

白萧:……

他没好好说话吗?

白萧已经听清了她的问题,男人眼底闪过一丝懊恼,她会不会觉得,是因为她问了这个问题,他才告诉她这个的,可他原本的打算,就是今天告诉他的。

他发现了,自己最近变得给纠结,很多事开始犹豫不决,瞻前顾后,可所有的犹豫不决和瞻前顾后都只和一个人有关。

“你租的工作室,恰好是我堂弟的。”

盛夏视线忽的警惕得看向男人的背影,“所以,那个特别——”

白萧怕她生气,有些着急的解释:“我也是他和你签了合同才知道的,在此之前,我压根就不知道你租的是他的工作室。”像是猜到盛夏在想什么,白萧又道,“我这个堂弟,一直和我不太对盘,他没借机为难你,我已经谢天谢地了。你不用担心因为我的原因,他会特别关照你。”

大概是因为紧张,男人语速有些快。

盛夏有些出神,这人最近话都变多了,以往惜字如金的人,现在动不动就是一大段,语速稍微快一点,她脑速都快跟不上了。

他说完,盛夏就知道自己误会他了。

他这人,是不屑撒谎的,也不至于在这种问题上撒谎。

“抱歉,我误会你了。”

“不用对我抱歉,如果要说抱歉,我欠你很多个对不起,说那么多对不起好像也没有多大意义,所以,以后能不能——” 他顿了一下,提了一个他看来在他们当前的关系,有些得寸进尺的要求,“能不能让我每天接送你?”

可他没忘记,她说,她是羡慕孔筱笙的。

后座的人垂下视线,没答。

白萧也不意外,以前他总是习惯性的不解释,不表达,以致于两人的关系到了如今的地步。她说的没错,即便没有孔筱生的误会,她们大概最后也会分手。

可能是察觉到了盛夏对他态度的微弱变化,他这会儿倒是不担心吓着她了:“其实你刚搬过来那会,我就挺想这样做的,可时我知道你大概是不想见到我的,后来又开始担心,这样做,会不会让你觉得……我吓人。”

这人真不是故意的?盛夏也想起自己那个时候的话,现在回想,好像这话稍微有那么一些冷漠了,毕竟他那个时候是真的没有恶意,不过她也不打算坐他的车。

半晌,她打起了太极,“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坐。”

前方,男人低低嗯了一声。

她没拒绝!

背影里,都是藏不住的愉悦。

--

8月底,星城的夜晚连一丝凉风都不见,树叶仿佛都被热焉了。盛夏所在的办公楼不接受外部车辆,因此白萧的车这段时间都是停在街边的停车线内的。

盛夏是跟着肖玲几个人一起下来的,肖玲瞅了一眼停在街边的迈布加迪,见怪不怪的调侃盛夏:“夏夏姐,白律师现在表现可以哟。”

这段时间,白萧每天晚上都会开车来接盛夏,工作室刚开业,几个人忙得天昏地暗,有时候下班已经接近凌晨,布加迪依旧停在街边。

肖玲甚至觉得,要是盛夏在工作室睡一晚,这车,大概会在楼下停一晚上。

盛夏淡定地往街边走,白萧这段时间天天来接她,对她的拒绝白萧选择了装聋作哑。她并不打算把一段刚将结束的关系再度朝着过于暧昧的方向发展,因此,在男人坚持了大半个月后,她又再次回到了刚开始那副冷冰冰的语气:“我不坐你车,你别来每天接我了,没用的。”

那晚下着小雨,男人将伞撑在她头顶,眼睑低垂,情绪不明,“不坐也没关系,夏夏,你不用有压力。”

“这只是我个人的行为,和你无关,在这里等你,我觉得很安心,也很开心”他顿了下,再次道,“你不想坐我车就坐公交或者打车。”

即便她不坐他车,布加迪也永远跟在她身后。

大概是从未见过这个男人这么执拗的一面,拒绝多次无果后,偶尔太晚,不好打车,她也会搭他的车,“可以什么,顺风车,我有付他油费。”

肖玲:……

卧槽,白律师竟然还敢收钱……活该追不到夏夏姐!

街边,男人瞥见那个熟悉的身影,长腿迈下车,他手里拎着个两个袋子,男人走近,将袋子递给盛夏,只有简单的一个字:“给。”

盛夏看都不用看都知道他买的什么,这段时间,他每天都会拿着一杯双皮奶在车里等她。她的拒绝依旧无用,他依旧每天风雨无阻的准备。

她其实隐约猜到了他这么做的原因。

她接过,有些意外:“今天怎么有四杯?”

两个袋子,双皮奶单独放在一个袋子里,另外一个袋子是三杯奶茶。

白萧看了眼她身后的三个身影:“给你同事喝。”

盛夏错愕的看向他,这事发生在白萧身上太过匪夷所思,以往连对她最好的朋友都不咸不淡的人,竟然也会给她同事买奶茶了?

所以,他这算是在讨好她身边的人?

“既然买给她们的,你怎么自己不拿去给?”

“不是买给她们,是买给你的,你拿给她们。”他解释。

“有区别吗?”盛夏懒得和他争,她转身朝着三人走去,将奶茶递给三人。

“白律师这么贴心的吗?现在连我们都有份了?”肖玲捧着奶茶,笑嘻嘻道。

“夏夏姐。”开口的是小姑娘叫李芹,在工作室担任化妆师,李芹瞅了眼不远处长身而立的男人,她们四人正在这,可那人的眼神,始终只追随着盛夏,她接过盛夏递过来的奶茶,一脸期待的问,“我们以后是不是天天都有奶茶蹭了呀?”

“行了,就你话多。”肖玲拉着两人走了,“夏夏姐,我们先走了。”

盛夏捧着双皮奶走向街边,晚上10点,整个城市半明半昧,朦朦胧胧的灯光影影绰绰的投在男人身上,白衬衫袖口微微卷起,露出劲瘦的胳膊,剪裁合体的西裤熨烫得平整修身。

许是灯光的错觉,男人身上的气场好似和以往不同了,他闲散的倚靠在车门上,目光定定的看着她的方向。

那目光过于灼热,烫得盛夏有些不习惯,她索性垂眸,白皙的手指勾了一勺双皮奶往嘴里塞。

温雪是连她喜欢吃双皮奶都告诉他了吗?

女人始终垂眸没看前方,她目光落在双皮奶上,好似格外喜欢吃,一勺又一勺的往嘴里塞。

行至车门前,头顶忽的传来一道声音,“很好吃吗?”

声音仿佛和这夜色融在一起,带着点别样的暖。

盛夏没抬头,只嗯了一声。

两人站在车前,男人修长身影抵在副驾车门上,盛夏站在距他不到半米的距离,她习惯性的就准备往后座走,男人忽的微微侧身,叫她的名字,“夏夏。”

盛夏脚步顿住,偏头看他。

男人手臂微抬,忽的往前迈了一步,盛夏以为他是要开后座的门,站在原地没动。

“这里——”男人修长的手往上抬,精准无误的触到她唇瓣,食指指腹在红唇上轻柔地摩挲着,男人目光落在女人红唇上,克制又温柔,“沾到双皮奶了。”

唇瓣处仿佛被他身上滚烫的温度烫了一下,温度一路蔓延至耳根。

像触电似的,盛夏猛的伸手,拍开他的手。

一时紧张,她也没收着劲,男人冷白的手背,直接被她拍红了。

男人被她狠狠打了一下,没有半分恼怒,神色都没变一下,他目光依旧落在女人诱人的粉唇上,眸色很深,“抱歉,一时没忍住。”

盛夏:……

没忍住什么?

盛夏不吱声,白萧也要是到自己刚才的行为好像有些过界,他微弓着身子,是哄人的语气,“别生气,下次——我先征得你的同意?”

盛夏:……

“你想都别想!”盛夏无语地瞪他一眼,“没有下次了!”

不待白萧来后座的门,盛夏已经先一步拉开车门,

与此同时,男人骨节分明的手习惯性的去开车门,盛夏先他快一步,车门拉开,毫不留情地撞到男人的手上。

弯腰往车里迈的人回头,看到男人微皱的眉头,不厚道的笑了,“活该!”

女人唇瓣弯弯,在夜色里,格外的明艳动人。

男人在原地低喃一句:“是活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9 20:18:21~2021-09-11 07:18: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残阳浅黛、寒染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