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41章 第 41 章

我的书架

第41章 第 4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显荣这段时间很闲, 闲到偶尔也会去盛夏工作室晃悠一圈。

迈巴赫停在街边时,豆大的雨滴猝不及防的往下砸,好在车里常备着伞,白显荣取出一把黑伞, 拎着热乎乎的点心下了车。

刚进电梯, 陈彩云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到你哥公司没?”

“到了,在电梯里。”白显荣胡说八道的十分自然。

“嗯, 让他千万记得吃。”

“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

陈彩云笑笑, 他是了解自家儿子有几斤几两的, “行了,别装, 你能喊得动你哥?”

“别小瞧人行吗?”白显荣的胜负欲被激起来了, “等着, 我一会儿就给你录个视频。”

白显荣到的时候, 盛夏刚给一个模特拍完一组服装宣传照。摄影棚里, 盛夏站在三脚架前, 穿着秋装的模特凑到她身边, 正在看刚才拍摄的照片。

模特穿着有些厚的秋装, 摄影棚的空调温度开得很低, 盛夏只穿了件纯色体恤,下意识缩了缩脖颈。

白显荣猜测人在摄影棚,拎着点心直奔摄影棚,果然,摄影棚里那个纤细的身影,不正是他小嫂嫂吗?

他站在门口, 清了清嗓子。

三脚架的人闻声看过来,模特以为是客户拜访,拍摄已经完成,和盛夏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盛夏只淡淡扫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白显荣被无视了,心里有点不爽,拎着点心走过去,“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还用问吗?”盛夏目光仍在摄影机上,“合同里不是约定了吗?您老想什么时候来都行。”

白显荣:……

“对,我有点想念我的玩具了,过来看看。”白显荣指了指手里的点心,“顺便给你们带了点吃的。”

摄影棚有个小茶几,白显荣走过去,将点心放在茶几上,状若闲聊得转了话题,“刚在门口,听你们工作室的人闲聊,说最近有个律师在追你?”

盛夏搭在摄像机的手指一顿,看向白显荣。

白显荣被她看得有些心虚,差点以为她知道了他的身份,白萧不至于那么蠢到直接把他身份自爆了吧?

“我就好奇问问而已。”白显荣决定还是勉为其难的帮他哥打探下,“你对那个律师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发展可能?”

他话音刚落,摄影室门口就出现个长身玉立的身影,盛夏抬眼就扫到了门口那个身影,她抬了抬下巴,“下次问我问题前,记得先和门口的人串下口供。”

白萧目不斜视的走进来,像看白痴的瞅了一眼在茶几前站着的白显荣,“她知道你是我弟。”

白显荣:……

白萧出现在这白显荣也不意外,他刚在车里给白萧发了微信,说给盛夏点吃的。

不过,这人出现得太快了点。

“小嫂嫂怎么会知道?”白显荣觉得盛夏应该不至于猜到,“别告诉我,是你主动告诉小嫂嫂的。”

白萧也没纠正他的称呼,他微提了下嘴角,睨了一眼白显荣,“不行?”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白显荣竟然从那两个字中,听出了一股自豪的感觉。

白显荣满脸黑线,难怪他发觉最近盛夏对他的态度好像有点变化,不像最开始那么警惕地防备他了……

他没想到白萧还有智商这么不够用的时候,他身份要是不泄露,还可以暗搓搓的帮白萧,可现在白萧直接蠢到自爆了,盛夏说不定也会对他避而远之。

白显荣无语:“瞪什么瞪,我还没瞪你呢,你个250,给小嫂嫂说了也不告诉我,害我丢脸丢到家里人面前了,就你这智商,活该追不到人。”

盛夏没忍住,噗呲一笑。白显荣这个性,还挺……可爱的。

白萧浑身气场有些冷沉,一般人压根不敢和他搭话,君也刚成立那会儿,君也的人在他面前也大多是颤颤巍巍的。

她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敢这么怼白萧的。

“小嫂嫂,你笑我做什么?”

“别乱喊,我不是你小嫂嫂。”盛夏面无表情地纠正他的称呼,“另外,不是笑你,就是单纯的觉得你……还挺可爱的。”

白显荣瞬间感受到一道凉飕飕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白显荣知道抱大腿,他直接躲到盛夏身后,抓住盛夏的衣角,“我哥瞪我,小嫂嫂你救我。”

“白显荣!”白萧语气沉沉的喊他的名字,白显荣吓一跳,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刚才当着小嫂嫂的面怼了白萧,是不是让他有颜面扫地了?

他正犹豫要不要有点怂的道歉,下一秒,身侧投下一片阴影,男人瞅着他的手,“把你的手给我拿开!”

白显荣:……………………

难得见到白萧比他还幼稚的一面。

白显荣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他哥完了!

他一定要紧紧抱住小嫂嫂的大腿!

盛夏有些头疼,面前的两个大男人就像两个幼稚的小屁孩似的,她看向白萧,“这个点,你不工作的吗?”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随口一问,甚至还隐约透出点赶人的味道,可白萧却硬生生听出一种被人管教的错觉。

他目光回到盛夏身上,声音和刚才完全不同,“问这话,是要管我吗?”

“男朋友都还不是,就凑上前求人管。”白显荣听出差别了,白萧刚刚和盛夏说话时,嗓音莫名有点温柔,白显荣有点吃醋,“你也就这点出息。”

盛夏:……

白显荣一直都是这样幼稚,白萧本不想搭理他,可他忽的想起刚才,白显荣骂他时,女人笑靥如花的样子,甚至还夸了白显荣可爱。

可他并不擅长骂人。

男人看着白显荣,沉吟半秒,忽的蹦出一句:“你才是250!”

白显荣愣了两秒,而后,像是听到什么不可置信的笑话一般,不顾形象地哈哈大笑起来。

白显荣长这么大,从没见过他哥骂人。男人的语速和平日里无异,他声音好听,普通话标准,字正腔圆的,本来骂人的话从他嘴里蹦出来,硬生生变成了诗朗诵的效果。

身侧,女人也低笑出声,她笑起来眼尾微微上挑,很是好看。

白萧目光短暂的在她身上停留了两秒,然后视线重新回到白显荣身上,像是没有察觉到这话从他口中出来的怪异感。

他神色自若地再次重复了一遍:“250!”

白显荣直接笑趴下了,“哥,你知道你骂起来人像什么吗?”

大概是猜到白萧不会问,白显荣直接撂了答案,“像诗歌朗诵,哎妈呀,我应该给你录下来,你那语气有多滑稽,真是笑死我了,不会骂人就别骂行吗?”

白显荣看了盛夏一眼:“想逗我小嫂嫂开心,我有的是办法,需要你这个250来吗?”

白萧:……

要是换到以往,白萧早就一记冷冷的眼神扫过去了,可现在他不想让盛夏看到他冷淡的模样,于是白显荣说这话后,他没吱声。

白显荣心里有点诧异,但也不算太诧异,原因嘛,他也摸得八九不离十,他闹归闹,没忘记陈彩云给他安排的任务,男人步履悠闲的走向小茶几。陈彩云自己拷了点蛋挞和糕点,分别用两个盒子装好的,白显荣直接将两个盒子扔到白萧手里,“我妈给你和小嫂嫂准备的。”

说完,他潇洒的往外走,“行了,我就不当电灯泡了。”

白显荣走后,摄影室一时静默下来。

男人刚往前走一步,盛夏就开口了:“你先回去,我还要工作。”

她目光仍在专注的落在摄像机上,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白萧忽的想起以前,她闲暇之余,会经常拿着摄像机对着他拍照,那个时候,她看着镜头,眼里是有光的。偶尔,她还会把她拍好的照片拿到他面前,邀功似的,“你看我拍得好看吗?”

几米开外的人没动,盛夏侧眸看向他,这次,她放软了语气:“你先回去,好不好?”

“一分钟。”

“什么”

男人没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定定站在原地,深邃的黑眸紧紧的锁着她,瑞凤眼漆黑,像幽深的潭水,清冷中有股若隐若现的温柔。

在一起三年,白萧从来不会这么过于直白的盯着她看,盛夏一时有些不自在,索性不再理他。

很快,落在她身上那道灼热的视线消失了。

“姑姑做的糕点很好吃,一会儿记得吃。我先走了。”男人放下盒子,离开了。

拿着摄像机的手一顿,盛夏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刚刚那个一分钟的意思。

--

晚上9点,捣腾完工作室某音号后,盛夏关灯锁门。

刚出电梯,就在大楼沙发上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大厅的灯光很亮,门口处有个环形沙发,男人坐在沙发中间,叠着腿,似乎正在看文件。

前方有脚步声响起,他会快速抬头撇一眼,然后视线落下,又重新回到文件上。

盛夏隐约明白他在看什么,她忽的觉得心情有些复杂。

不管她怎么拒绝,他依旧每天在楼下等她,有时候她忙起来忘了时间,下班已经凌晨,他从不上楼,有时候是在车里等,有时候是在大厅等着,她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等的。

她的拒绝对他好像不起任何作用,因为,他好像,只是执拗的再重复一个行为,在固执的证明什么。

盛夏走近,这才注意到男人身侧放着杯双皮奶。

一开始,白萧还只是单纯的在楼下等她,再后来几天,他会每天带着一杯双皮奶过来,甚至从前几天开始,一杯已经不够了,他每天都会准备四杯。

视线范围内出现了一双白皙圆润的小脚,男人收起文件,起身将身侧的双皮奶递给她,“给。”

盛夏没接。

“你同事的,刚她们下班我给她们了。”

盛夏:……

拿着双皮奶上了车,20分钟后,车子抵达小区,白萧把人送到门口,盛夏拿出钥匙准备开门,身后的人没有离开,她动作顿住,回头看他:“还有事?”

“有个问题想问你。”男人一脸认真,“你问”两个字还没说出口,男人又放弃,“算了,还是不问了。”

盛夏:……

这人最近做事……犹犹豫豫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他。

回到家,盛夏先洗了个澡,穿着丝质丝绸睡衣从卫生间出来后,她直接瘫在床上,头顶的白炽灯明亮,女人目光落在光秃秃的天花板上,忽的想起刚才男人在他门口,踌躇不决的样子。

能让他这么纠结的问题……

不会是要问:能不能给他一个机会吧?

安静的房间里,手机叮咚响了两声。

盛夏点开,和往常一样,是白萧发的笑话。笑话有些长,她正一字一句的看,忽地撇到对话框上方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直至她把整个笑话看完,对话框上方依旧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在她打算摁灭屏幕之际,三条消息猝不及防的跳了出来。

【为什么白显荣骂我,你笑了,还夸他可爱?】

【我下午也骂他了,你也笑了。】

他像一个认真完成作业没得到老师夸奖的小孩,【可你为什么…不夸我可爱?】

作者有话要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