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42章 第 42 章

我的书架

第42章 第 4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盛夏眨了眨眼, 确定自己没看错,微信对话框里,确实是白萧的头像。

可这话……

她忽的想起前些天,男人拎着他的衣服袋子和火锅底料, 像个幼稚的小朋友一般, 对她说:“他说裙子很漂亮, 可这话我都还没来得及和那你说。”

那语气,和现在一模一样。

盛夏正盯着微信对话框愣愣出神, 温雪的微信视频就call了过来。

温雪知道盛夏这些天忙着工作室的事,两人都有一段时间没有好好聊天了, 工作室成立初期要打响知名度无比艰难, 她试探的问:“你工作室怎么样?要不要我发条微博帮你宣传下?”

“目前还行,你知道我之前也算积累了一些资源。之前的合作伙伴都对我还算认可。”盛夏不想温雪担心, 也没细说。

事实上, 工作室的问题已经昭然若揭。

她从业几年, 虽然积累了一些资源, 但仅仅依据之前的那点资源, 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所以, 这段时间, 她已经申请了工作室的宣传号。

“行吧。”温雪知道她个性好强, 多半也会不想自己帮忙的。

盛夏盯着手机, 视频里,温雪穿这件v领吊带真丝睡衣,领口有些低,甚至隐约能看到诱人的事业线。

盛夏微微一愣,温雪以往压根不爱穿吊带,别说这有些诱惑暴露的睡衣了, 她正欲开口,视频里忽的传出一道低沉的男声,“她有那么好看?”

盛夏清楚的看到,以往面对调侃面不改色的温大明星,脸顿时就红了,她似是偏头瞪了那人一眼,语气是娇嗔的:“祁远楠,你能不能别那么幼稚呀!!”

“幼稚吗?”男人低笑,“可我只对你幼稚。”

视频里,绯红色迅速爬到女人耳根,盛夏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行了,不打扰你们,我们改天再聊。”

房间再度安静下来,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呼吸声仿佛都越加清晰。

叮咚一声,微信再次响了。盛夏以为是温雪,拿起一看,是白萧。

这次,不是文字,男人发了一条语音。

她重新添加了他微信后,还是他第一次给她发语音。

盛夏点开,将手机挂在耳侧,男人声音低沉好听,带着点懊恼,“我最近,很幼稚是不是?”

停顿了一秒,男人低沉的嗓音再次响起,带了一些别样的情绪,“夏夏,怎么办,我好想你呀。”

手机紧贴着耳根,仿佛被男人带着温度的声音烫了一下,盛夏一把将手机拿来,下意识的摸了摸耳朵。

有些烫。

这晚,盛夏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久才睡着。半梦半醒间,她好似做了一个梦,男人贴在她耳根,声音无比温柔,反反复复说着一句话。



被大雨冲刷了一整晚的城市带了点淡淡的泥土香。

盛夏起床,推开窗,深深吸了一口气,大概是最近太累了,这两天她都起得有些晚,她也没顾得上吃饭,匆忙洗漱完就打算出门。

推门出来时,丝毫不意外的看到了候在电梯口的男人,男人背抵着墙,手里拎着个保温盒,听到声音,温淡的双眸看过来,极具耐心的问:“今天要吃吗?”

这句话,他这段时间每天早上都会问,一连被拒绝了大半个月,他也没气馁,依旧每天重复,不厌其烦的问。

盛夏犹豫几秒,然后和往常一样摇头,男人平静的说了声好。

他好像并不在乎结果。

乘坐电梯到了车库,车子解锁,男人拉开后座的车门,待盛夏上了车后,才将保温盒放在副驾。

回到车上,车子缓缓启动,下了一晚上的暴雨,这会儿雨势小了些,窗户上沾着水珠,透过窗户往外看,城市有些朦胧。

车速很慢,这一带红绿灯多,布加迪停在路口,绿灯亮起,车子刚准备启动,嘭一声,车身受到猛烈撞击,因为惯性,男人胸膛猛的撞到方向盘,他没哼声,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比意识先行,胸口钝痛感强烈,可目光依旧先一步看向后方。

盛夏系着安全带,因为惯性身体整个人前倾,额头撞在前方的真皮座椅上。

白萧脸色微变:“夏夏,你没事吧?”

他一向冷静的大脑此刻完全陷入混沌,只要他稍微冷静下,就能判断这次碰撞压根不严重,车子几乎没怎么滑行,不过是最普通的追尾。

以往他也不是没遇到过,可这次,他完全冷静不了。

盛夏刚听清男人的话,正准备回答,前方又传来一句:“脑袋疼不疼?有没有感觉头晕?有没有眼花之类的?还有,你有没有想吐?”

他语速很快,低沉的嗓音里是明显的担忧。

盛夏懵了两秒,她实在不敢相信这几个问题是一向沉稳淡定的白大律师问的。

不过是个再普通不过的追尾,她因为惯性额头极轻地撞了下皮质座椅,头晕?眼花?还想吐?

就算真有什么,也不至于这么快吧。

“我没事。”盛夏看了他一眼,“你呢?”

“你没事就好。”

隐约响起敲打窗户的声音,白萧收回视线。

车窗降下,一个保养得宜的中年女人撑着伞,微弓着身子看着车内,白皙的手递过来一张名片,“抱歉,是我不小心撞到你车了,我今天赶时间,理赔的问题,你后面可以联系我。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因为惯性,盛夏的手机滑落到车内了,手机刚好滑到主驾座椅下方,她弯腰,伸出两根手指刚把手机夹出来,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随着雨水声一起往车内钻。

她如遭雷击,手顿时像失了力,手机从手里滑落。

“不用。”白萧压根就不关心这个,他没伸手接。

隐约听到东西落地的声音,白萧回头,后座的人弓着身子,头埋得低低的,有点僵硬的维持着一个姿势,白萧以为她不舒服,有些慌的喊她的名字:“夏夏?”

车窗外,始终一脸平静的中年女人因为这两个字表情有了一瞬间的动容。

她目光这才看向车内。

与此同时,盛夏缓缓起身,一双漂亮的脸蛋猝不及防的闯入女人的眸子里。

捏着伞柄的手无意识收紧,中年女人脸色微变,唇一张一合,好半晌,一句话都没有说。

盛夏坐直身子,背脊挺直,她没看窗外的人,只是道,“名片拿着吧!该她赔的,既然做错事就要承担后果。”

她表情冷到极致,9月初,即便下着雨,热气依旧笼罩在整个城市上方,她将头偏向另一边,连余光都看不到那个人了,内心才彻底静了下来。

主驾上,男人握住方向盘的手紧了又松,大概是窗户开着的原因,热气直往里钻。

即便和他分手时,她也从未冷淡成这样,好像,被寒冬腊月的冰环绕着。半秒后,他听到后座的人说。

“有点冷,能关窗吗?”

--

君也。

早上9点,男人信步走进来,众人眼观鼻鼻观心的瞅了一眼,顿时噤若寒蝉。

直到那道修长身影进了办公室,众人才打呼一口气。

江月月鼓嘴吹了吹刘海,“老大今天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最近这段时间不是心情一直挺好的吗?”

“这还用问吗?多半是被前女友拒绝了……”

君也上下都已经达成了共识,只要白萧反常,必然和盛夏有关。

“老大好掺……”江月月有点同情起白萧了,她有点没办法想象,一向情绪自控极好的白萧也会被一个人,完完全全的控制了心情。

“行了,上班,别闲聊。”李明拿着文件往里走。

众人看着李明的背影,啧啧两声,感慨道。“李哥真是勇士呀,明显见老大心情不好,还敢往枪口撞。”

白萧的办公室门没关,李明有些诧异,他走进才发现,男人甚至连灯都没有开。

李明有点担心了,这次是被拒绝得特别狠?

他站在门口,正犹豫要不要进去,办公桌前的人若有所觉的看过来,李明以为他要文件,快步走过去,正准备递过去,男人忽的问:“你难过的时候,会希望有人陪着吗?”

“啊?”李明估摸着这个问题应该也和圣盛夏有关,“当然,一个人的话,可能会更难过吧。”

白萧陷入深思,他难过的时候,永远都是自我调节,不喜欢被人看到他难过的一面,也不希望有人陪着。

他以前总觉得那些陪伴并没有任何意义,始终都是要靠自己走出来。

男人垂眸,思绪忽的飘到很远,他忽的想起盛夏急急忙忙要去找温雪的那个晚上,她说:“她那么难过,但是我却不能陪在他身边。”

男人将文件一合,大步离开了办公室。

--

白萧到的时候,盛夏工作室还有一个不速之客。

白显荣没骨头似的摊在椅子上,手机拿着手机,正低头在编辑什么,正在修图的小姑娘听到动静回头,有些吃惊的站起来:“白律师,你来找夏夏姐的吗?”

她们这段时间蹭了不少免费的奶茶,对白萧倒也不抵触,只不过,以往白萧几乎都是在楼下等盛夏,几乎从未上来过。

今天,怎么忽然上来了?

白显荣听到声音,从沙滩椅上跳起来,他这会儿不像以往那般吊儿郎当,两步走进,他压低声音,“哥,小嫂嫂今天是不是遇到什么事?”

“她心情……好像不是特别好。”

她以往就不会把那些烦心事告诉他,在隐藏情绪上,她向来擅长。

白萧控制不住的心烦,“她人呢?”

“在摄影棚。”白显荣见人已经往摄影棚走,想阻拦他,“你别去,我刚去,就被小嫂嫂赶出来了。”

男人置若罔闻,快步迈向摄影棚。

摄影棚里,盛夏正在给一个男模拍摄一组宣传照,反光板打得很亮,白萧刚走进去就看到被灯光照亮的八块腹肌。

他上半身露着,肌肉线条纹理感极强,整个人看起来很有力量感。

盛夏拿着摄影机,微弓着身子,十分专注的拍摄着,仿佛情绪并未受到早上的事影响。

白萧没打扰她,他轻手轻脚的走到墙角,被抵着墙,目光始终落在女人的背影上。

拍摄结束已经是下午1点,男模本想和盛夏搭讪两句,他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摄影师,不免生了点别的心思,可他没忘了女人后方。

气质绝佳的一个男人背靠着墙,男人气质矜贵,摄影棚有椅子,他也没坐,颀长身影始终立在墙角,男人眼神始终锁着女人。

她站在拍了多久,他就在她后方站了多久。

他是男人,那眼神里代表的东西,他在清楚不过。

他放弃了搭讪,礼貌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摄影棚瞬间静默下来。

盛夏拿着摄像机,目光落在镜头上,像是没发现身后的人。

男人背抵着墙,目光笔直的注视着女人的背影,半晌,他徐徐开口:“站的有点久,脚好像麻了,能过来扶下我吗?”

盛夏闻声回头,她像是没注意到身后的人,愣愣看了两秒,然后走了过去。

刚走进,她正欲伸出手去扶白萧一把,腰间忽的多了一只手,男人力度控制得很好,轻轻将她带入怀里。

盛夏手里还拿着摄像机,男人的动作猝不及防,她手里的摄影机直直撞在男人腰间,发出轻微的声响,他像是没有察觉似的,连呼吸都是平稳的。

盛夏侧脸贴在男人宽厚的胸膛前,和男人强有力的心跳声一起钻入耳廓的,是男人低沉温柔的声音。

“人没有力气的时候,可以靠着墙。”

“以后,你没力气的时候,可以靠着我。”

“夏夏,有我在,你不需要坚强。”

这段时间,他一直尊重她意愿,追人过程里,从未有任何过界的举动,就连拉手都不曾有过。

她如果不愿意,他绝不会强迫她。

可这次,他没有征得她的同意,也不想去思考她是否会抗拒。

不知道是不是太难过了,怀里的人没吱声,但也没有推开他。

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只是一直保持这个姿势,直到门口忽的响起一道声音。

“哥,小嫂嫂,吃饭了,我点了外卖。”

白显荣刚进门,就接到了一记凉飕飕的目光。

摄影棚角落里,小嫂嫂被他哥拥入怀里,“我……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你们继续!”他丢下这句,一溜烟跑了。

怀里的人这次终于有了反应,她声音低低的,“我们去吃饭吧。”



白显荣叫了外卖,是附近一家川菜馆,味道正宗。

工作室一行人围在桌前吃饭,大家都不傻,盛夏状态不对几个人都看出来了。她只闷头吃饭,全程一句话都没说。

吃到一半,大概是气氛有些闷,她挤出一点笑,“我下午有点事,不在工作室,如果有什么要紧事,你们打我电话。”

白萧坐在她身侧,忽地放下碗筷,男人抬眼看了眼对面正扒饭的白显荣,大概是这段时间听白显荣喊习惯了,话下意识就脱口了,“你送下你小嫂——”

最后一个嫂字猛的止住,在众人诧异的视线里,他面不改色的改口,“你一会儿送夏夏回去。”

男人起身,视线最后在盛夏身上落了一眼,才起身往外走。

白显荣虽然一脸懵逼,白萧怎么不自己送?

他忽的想起不久前看到的画面,他哥难道刚才霸王硬上弓把小嫂嫂得罪了?

白显荣不敢多猜了,吃过午饭就准备送盛夏送回家,两人刚下搂,白显荣就收到了白萧的微信,【车牌号xxx1823,停在你车前面的,注意观察。】

白显荣:【什么意思???观察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1 12:59:15~2021-09-11 20:35: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寒染幽 2瓶;残阳浅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