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43章 第 43 章

我的书架

第43章 第 4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步入9月, 星城热气散了不少,走出大楼,阳光温柔,空气中带着丝丝凉意。

白显荣的迈巴赫在一众车里很显眼, 可他第一眼看到的不是他的迈巴赫。

迈巴赫前, 停了一辆面包车, 像是在车库了“沉睡”了大半年似的,整个车上镀上一层厚厚的灰。

卧槽, 这哪个傻逼,车子这么脏都不洗?

白显荣顿时想起了白萧那条短信, 是指的这个车?观察啥呀?这破车又脏又破的, 有什么好观察的?

白显荣懒得理会,再都没在看那破面包车一眼, 快步走向迈巴赫的同时, 他倒是没忘记盛夏, 绅士的替盛夏拉开后座车门之际, 余光忽的瞥到了前方那辆破面包上的几个大字。

面包车后备箱车门的玻璃上, 也镀上一层厚厚的灰, 但不同的是, 玻璃上的灰晕染开, 像是用手指划了几个大字, 写着几个大字,委屈巴巴的解释它这么脏的原因—不是我不洗车,是天不下雨!

白显荣一时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于此同时,盛夏也刚好走到车门前,白显荣指了指前面的车:“小嫂嫂, 你看这车,不洗车的理由真是找得好呀。”

盛夏兴致缺缺,她今天确实不在状态,所以也不打算勉强自己不在状态的去应付工作,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因为私事影响到工作了。

出于礼貌,她还是抬眸扫了一眼,入眼的是一辆全是灰的面包车,车后玻璃上那几个大字格外显眼。

女人兴致缺缺的眸子扫过那几个字时,忽的闪过一丝笑意,一上午的坏心情好像因为这个“不下雨”散了不少,她看着那几个字,认真的评价道:“这车主,还挺可爱的。”

白显荣脑子里忽的蹦出一个想法,他觉得太匪夷所思,很快又摇摇头。

两人上了车,车子刚驶出,前面脏兮兮的面包车也动了,面包车似早就准备好似的,见迈巴赫发动,忽的窜到他前方,先一步驶入主路。

被压下去的那个想法又突突往上窜,白显荣撇了眼后视镜,盛夏大概也注意到前方的车,女人红唇浅浅的弯了下。

白显荣撇了眼前方的面包车,忽的深踩了下油门,“小嫂嫂,别回去家了,我带你去玩。”

盛夏知道白显荣是看出自己不开心,她没拒绝,“玩什么?”

“到了你就知道了。”白显荣神秘兮兮道,“保证你喜欢。”

20分钟后,车子停在一个真人cs俱乐部门口,车子刚停下,就有个穿着西装笔挺的男人恭敬的迎过来,见一向吊儿郎当的白显荣竟然十分绅士的给后座的女人拉开车门,他有些诧异。

视线在盛夏身上打量数秒,白显荣察觉到他目光,冷撇他一眼,不耐烦的吩咐:“找两个不太会玩的,陪我和我小嫂嫂玩会儿。”

忽略掉兜里一直不停响的手机,白显荣带着盛夏往里走。

盛夏有些意外,白显荣竟然会带她来玩真人cs,她以往压根就没有玩过这个,“我不会玩这个。”

“没事,我让他们找了两个菜鸟陪我们玩。反正对方也不会。你就把那两个菜鸟当做惹你不开心的人来打。”两人走到了换衣间,白显荣指了指对面的更衣室,“你到对面先换衣服。”

都已经到了,盛夏倒也不至于矫情得浪费白显荣的好意。白显荣先换好衣服,站在门外等,等盛夏出来时,他看愣了两秒。

他是第一次见一个女人穿迷彩都能穿得很好看的,女人身形修长,普通人套上大概会让颜值减分的迷彩服套到她身上,不仅没减分,反倒别有一番韵味。

她是典型的桃花眼,微微上挑的眼尾本就有些勾人,军绿色的迷彩往身上一套,生出了几分制服诱惑的味道。

这里是会员制,出入的人大多非富即贵,人不多,偶尔走过的人目光不经意的像是被她吸引,落到她身上,那目光,甚至有些放肆。

白显荣觉得他哥要是看到这场景,大概会打死他……

于是,他提出了一个看起来十分合理的建议:“小嫂嫂,玩真人cs脸上都要涂迷彩泥的,你不介意吧?”

盛夏摇了摇头,“可以。”

涂好迷彩泥后,两人来到cs场地,场地很开阔,场地中有沙包、油桶、壕沟、弹药箱等,便于掩护和攻击。

盛夏以前虽然没玩过,但也基本知道规则,从白显荣手中接过高仿真金属迷彩弹,两人直接进入战斗模式。

2v2的模式,盛夏虽然是第一次玩,但她以往看过玩过cs的游戏,虽然是第一次“真刀真枪”,但也算驾轻就熟。

她动作矫健,善于隐藏和找寻时机,对面的人大概是真的菜鸟,似乎真的是第一次玩,翻来覆去在她不远处蹦跶,她一连打了5发,竟命中了三发。

子/弹弹出去之际,心里那些烦闷好似也跟着子弹一起飞出去了,她恍惚间有些出神,彩弹猝不及防的打中她手臂,胶囊破碎,红色液体在绿色的迷彩服上留下标记。

被打中的地方隐约还有点疼,白显荣见她中弹,一副大杀特杀的气势:“小嫂嫂,我来保护你。”

男人的声音有点幼稚,不过就是个游戏而已,什么保护不保护的,可盛夏却蓦的感到心底一股暖流流过。

女人扬唇,嗯一声,声音里,是浅浅的愉悦。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敌人似乎发生了内讧,隐约可以听到一个男人咆哮的声音,“你个蠢货,你打我干嘛,你色盲吗?绿衣服的才是敌人!“

白显荣对盛夏比了个手势,盛夏秒懂,顺着声音的方向过去,瞄准后,女人利落的扣动扳机,子弹精准无误的朝着那男人射去。

30米开外,男人隐藏在弹药箱旁,看着不远处的队友中了一枪,全然没有半分立场的微提了下嘴角。

盛夏越玩越投入,也越玩越兴奋,2个小时下来,她几乎每一发都命中了,而且除了最开始被对方击中一枪后,后面再也没有被打中过。

对战结束,盛夏到更衣室换衣服,外面有人嚎了一嗓子,“我x,你他妈是个高手吧,可你刚刚——”

男人的声音在这里戛然而止,可盛夏听出了这个声音,是刚刚,在骂他队友是个傻逼的男人。

那个被骂傻逼的男人,今天确实很菜……

翻来覆去的反复出现在她射程里就算了,而且每次还都是背对着她,让她完全不用防备……

想到这,女人脱衣服的手顿住,刚才cs对战太投入,她压根没多想,这会儿忽的回忆起来,那个背影……挺熟悉。

以往看了太多次,她不会弄错。

所以,刚才他都是在故意送人头?

刚那个男人骂他蠢货时,他都没吱声,是怕被她听出声音吧?

他可曾被人当面这样羞辱骂蠢货都一声不吭过?

白显荣换完衣服出来的时候,盛夏已经坐在门口的椅子上了,刚刚还心情不错的人这会儿情绪仿佛又低落下来,她垂着脑袋,不知道在看什么。

白显荣走过去,他知道盛夏今天心情不好,索性打算陪人陪到底,于是他问,“小嫂嫂,你还想去哪里玩吗?我带你去。”

盛夏抬起眼睑看他,“好呀。”

“那我们去喝酒吧。”

她语气淡淡的,却把白显荣吓得差点站不稳。

带她小嫂嫂去喝酒,他哥知道了,这次不用猜会不会了,是肯定会打死他的!

算了,反正今天已经得罪他哥了,不在乎再得罪一次。

白显荣十分潇洒的说了一句好。

--

白显荣和盛夏离开的时候,白萧还在更衣室换衣服。刚才那个骂他傻逼的男人站在离他五米开外的地方,噤若寒蝉。

他是第一次玩真人cs,被俱乐部经理临时拉凑数的,他以为这人也是第一次玩,可刚刚结束时,男人那熟练的收枪把式,压根不像第一次玩。

更何况,他也没忘记男人刚打他那一枪。那可真是超水平发挥,打的无比精准。

白萧没理会旁边那道视线,他脱下迷彩服之际,扫了眼脏兮兮的白衬衫,顿时眉头微皱。

对面的男人此时已经换上了黑t恤,他目光先是落在白萧紧实的腰部线条上,然后才撇向男人像是拿去当了抹布的衬衣。

他也不傻,这男人不论是身材还是气质都十分出众,断然不会是经理随便拉来凑数的菜鸟。

“喂,我说,你刚为什么只打对面那男人,不打对面那女的?”男人也就随便一猜,“你他妈不会是来泡妞的吧?”

白萧连眼神都没给他一个,利落的抓起白衬衫就往身上套。

男人见白萧不理他,反到来了劲,他目光看向白萧有粘上一层灰的白衬衫:“我说 ,你是去垃圾堆滚了一圈吗?衬衣弄这么脏?”

这次,白萧终于抬眼看向刮躁的男人,“你今天打得很好。”

他说完这句,就快步离开了。

男人眨了眨眼,不自信的摸了摸脑袋,自言自语的说:“哎呀,是比你打得好一点。”



酒吧灯光够筹交错,舞池男男女女随着隐约晃动。

角落的卡座里,白显荣见盛夏面前的酒杯空了一杯又一杯,坐不住了。

“小嫂嫂,随说一醉解千愁,可你还是悠着点,被我哥看到我带你来这,非的弄死我不可。”

“他没那么凶。”女人纤细的手指端着酒杯,徐徐往唇边送。

白萧的电话第三次响起到自动断后,白显荣有点心虚了。

他哥从来没有打夺命call的爱好。

果然,不到三秒,白萧的微信就过来了。

男人耐心已经耗尽,“再不接你试试。”

白显荣耸了,在电话第四次响起的时候,他和盛夏打了个招呼,快步走出酒吧,确定周围安静了,才接了电话。

“带她去哪了?”白萧显然没什么耐心,打过来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问。

“你先保证,你不生我气。”

“赶紧说,我今天心情不错,可以不跟你计较。”

白显荣早就知道刚cs对面那送人头的是白萧,“你被我和我小嫂嫂干掉这么多次,还心情不错?”白显荣觉得他哥最近追人,脑子不太正常。

“当然,我今天被我喜欢的人保护了。”

白显荣:???

你确定不是被你洗完的人翻来覆去按在地上摩擦??

“那人刚骂我,你小嫂嫂替我报仇了。”

白显荣:……

白萧没再继续和他废话,“你小嫂嫂在哪?”

白显荣得到保证,也不那么害怕了,“酒吧。”求生欲很强的补充,“是小嫂嫂自己要求的。”

“她喝醉了会—”男人声音戛然止住,“离她远点!”

末了,他咬牙道:“看好她,别让她乱来。”

白显荣:……

乱来,乱来什么?

--

酒吧的重金属音乐在耳边嗡嗡作响,鼻尖是刺激的酒精味道。

男人长腿迈入酒,目光在酒吧内快速扫了一圈,最后锁定在角落里那个纤细身影上。

她软哒哒的靠在卡座的沙发上,脸色潮红,眼神迷离,纤细的手指此时正指着离她三米远的白显荣。

唇瓣一张一合的,似在念叨着什么。

白萧快步走近,从白显荣身边擦肩而过之际,白显荣看清来人,如获大赦。

“哥,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要喊我离小嫂嫂远点了。”白显荣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孩一样,将胳膊往白萧面前一伸,“小嫂嫂喝醉了会打人,劲还挺大,把我胳膊都打红了。”

“她打你了?”白萧语气沉沉,目光一直落在沙发上歪歪倒倒的身影上,“还有没有对你做别的?”

白显荣以为白萧少见的良心发现,关心起他这个弟弟来,他语气乐滋滋,“放心,小嫂嫂只打了我一下,你也别怪小—”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白萧打断,男人重复了遍他的话,“只打了你?”

白显荣还在懵,下一秒,他就听到男人紧绷的神情蓦的放松下来,“那就好。”

白显荣:……

好什么??

他还以为他哥是良心发现心疼他呢。那就好?

他被打了还好?

酒吧里音乐震耳欲聋,男人蹙眉走到沙发前,目光落在面前的女人身上。

刚离得远,只依稀看到了她微红的脸颊,这会儿凑近一看,女人醉得不成样,手里握着酒杯,柔弱无骨的软在沙发里,玩cs时还扎着的那马尾不想怎得披散开来,脸颊被黑发半遮,绯红色一路蔓延到脖颈。

白萧微弓着身子,伸手,准备抽走她手里的酒杯。

女人眼睛微阖着,像是察觉到有人抢她的酒杯,忽的睁开双眼,她醉态明显,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往上抬,狠狠推了下身前的人。

白萧没防备,女人劲还挺大,他被推得微微后退一步,他稳住身子的同时,怕她摔跤,下意识的伸手拽住她。

盛夏脑袋炸裂,醉的晕头转向的,脚步本就踉跄,被人一拽,整个身子不受控制地直接扑到人怀里。

她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猫,下意识的防备动作,抬手对这人就是一掌,“别碰我。”

正准备上前提醒白萧的白显荣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弄懵了。三米开外,男人线条分明的脸上这会儿是真的“线条分明”了。

五个手指印清清楚楚的挂在男人英俊的脸上。

这一巴掌有些响亮,酒吧霎时有探究的目光看了过来,甚至还有人拿起手机录像。

白显荣有点担心白萧发火,他哥长这么大,应该还是第一次被人扇耳光吧,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他正犹豫要不要过去帮小嫂嫂说下好话,却见三米开外的男人长手一勾,将怀里的人拦腰抱起,男人冷撇他一眼,“改天再找你算账。”

卡座周围围观了一场闹剧的人盯着男人挺括的背影感慨:“那男的脾气真好呀,被女朋友这样打了一巴掌居然都不发火。”

“重点难道不是那男人长得好帅……看起来就是那种特别禁欲的那种男人,好羡慕那个女生呀,男朋友长得又帅脾气又好,而且公主抱,简直男友力爆棚呀,啊啊啊。”

“你们这么就笃定是男女朋友呀?”其中一个人男人离得近,听清了白显荣那句嫂嫂,“说不定是人媳妇儿呢。”

“算了算了,没意思,帅哥都是名花有主的。”

--

出了酒吧,晚间的风有些凉,白萧将怀里的人圈紧了些,在街边拦了辆出租。

两人在一起第一年里,盛夏喝醉过一次,她酒量不算太差,几杯下去一般不会醉。但一旦喝醉,整个人完全短片,压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回到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男人替她脱掉鞋,将人轻放在床上。

闪烁的霓虹透过玻璃斜斜打到女人泛红的脸颊上,她双眼阖着,红唇因为酒精的作用,显得越发诱人,白萧移开视线,喉结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滑了下。

房间里安静,躺在床上的人唇瓣一站一合,嘴里似在小声嘀咕着什么,男人站在床前,忽的想起她上次喝醉酒的情形。

浑身忽得涌起一股热气,他转身就欲离开,手腕忽的被一只柔软的手拽住,不知道是谁的温度烫手,被她捏住的手腕处,温度蹭蹭往上冒。

白萧克制住转身看她的冲动,另一只手正欲拨开她的手,安静的房间忽的响起一道声音。

“别走。”声音很轻,仿佛唇间呓语,带着点无助和彷徨。

男人站在原地,深呼吸一口气后,他认命地回头,“非要这样考验我的自制力吗?”

女人脸颊红得不像话,像是醉酒说胡话似的,嘴里不停在念叨着什么,白萧微弓着身子凑近,试图听清她的话。

女人温热的呼吸撒在耳边,男人眸色渐深,垂在身侧的手紧了又松,像在说胡话,完全听不清,他正欲放弃。耳廓忽的被温热包裹,像是无意识的拂过,只是一瞬,快到几乎是错觉。

意识却无比清晰,男人僵硬的怔在原地。始作俑者却再度开口,这次,她声音依旧是很轻,可白萧听清了。

脑子里那根弦彻底断了,他听到她说:“你抱抱我。”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1 20:35:26~2021-09-13 12:28: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残阳浅黛、寒染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