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47章 第 47 章

我的书架

第47章 第 4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晚, 盛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始终睡不着。

她索性起身拿起手机准备刷会微博, 刚拿起手机,白萧的微信就发了过来:【睡了吗?】

盛夏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压根睡不着,于是回:【正准备睡。】

像是看出她的刻意逃避似的,男人回道:【别紧张,不会耽误你睡觉,我只问一个问题,拍摄准备你定在什么时候?我好提前安排。】

今天是周四, 盛夏自然希望越快越好, 可平日白萧要上班, 盛夏也不好意思耽误他工作,【这周六可以吗?】

白萧:【当然可以。】

确定好时间,盛夏以为他不会再发消息过来, 毕竟刚才他说只有一个问题。对话框里她发出去的1314和他发过来的520格外显然, 盛夏越看心越乱, 索性想眼不见为净,正打算嗯灭屏幕,男人发了条语音过来。

他们两聊天很少发语音, 唯一一条,还是那次, 他给她发了个——我好想你。

盛夏盯着那条语音看了两秒,像有所察觉似的, 她没点开。

数秒后, 对话框里那条语音显示对方已撤回。

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内心竟忍不住好奇……他刚刚,发了什么。

安静的空间里, 持续不断的微信语音声响了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给她发语音通话。

她犹豫两秒,点了接听。还没来得及出声,对面就已经徐徐开口,手机靠在耳侧,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也没什么别的事,就是想告诉你,我今天很开心,还有——” 男人说到这的,停住了。

握着屏幕的手都在冒汗,心跳骤然加快,盛夏有些紧张的问,“还有什么?”

耳廓是男人温柔低沉的声音,“还有就是,睡前特别想,听听你的声音。”

“夏夏,天凉,我不睡在你身边,记得盖好被子。”

--

这晚过后,两个人之间的气流仿佛无声无息的发生了变化,周五早上,白萧是将盛夏送到办公室才离开的。

回到君也,白萧刚到办公室,就将李明叫了进去。

还没到上班的点,一般不是有特别紧急的事白萧不会这么着急找他,李明一脸认真地站在白萧面前,等他示下。

办公桌前的男人打开文件,冷不丁冒出一句:“周六那个杂志社的采访推了。”

“为什么?”李明诧异,“老大,你不是说过会好好考虑的吗?”

“我也没说要接。”见李明反应这么大,白萧才抬起眼皮淡淡看了他一眼,“这些采访对我而言没什么意义。”

“怎么没意义,老大,这家不是普通杂志,国内能上这家杂志的人屈指可数,对方愿意等到你今天才给最后回复,真的是已经非常非常有诚意了。”

“好多人砸钱上都上不了,你倒好,主动送上来的机会都不珍惜。”李明是气到了,言辞间也没顾忌那么多。白萧睨了他一眼,不容置喙的语气,“行了,我说推掉就推掉。”

末了,他还是补充一句:“我周六有事,很重要。”

换做以往,他可能压根不会解释。

能让他公私不分的还有什么,答案还用说吗?

李明顿时就懂了,他泄气了地往外走,“算了,和盛夏有关的事,现在在你这就没可比性。”

男人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他第一次觉得,明天是个特别美好的词。

--

盛夏刚到办公室,就被几个人围观着八卦:“夏夏姐,今天居然是白律师送你上楼的?”

肖玲笑着打趣:“昨晚他不都没来接你吗?今天怎么就直接送上楼了?这是快要有身份了?”

“行了,别整天就知道八卦,你们是喝了人家几倍奶茶,就胳膊肘往外拐了是吧。”盛夏不太想讨论这个话题。

她话音刚落,微信忽的响了,盛夏拿起一看,是温历:【之前邀请你给我家人拍照的事,还有效吗?】

盛夏:【当然。】

温历:【明天ok吗?】

【抱歉,这时间可能有些紧张,我爸爸这段时间只有明天有空,周日又要飞国外。如果你那边已经安排了工作,拍摄的事情可以再往后推一推。】

温历拍摄的事是早就约好了,好不容易确定好时间,盛夏也不好一再拖下去,她估摸着家庭摄影半天应该就可搞定,工作室的宣传照拍摄可以安排在下午,这样想着,她应了下来。和温历确定好时间,她才给白萧发了条微信:【我明天上午有个客户要拍摄,宣传照的拍摄下午2点开始可以吗?】

那边回复得很快,没直接回复,而是反问:【你觉得,我会说不可以吗?】

女人手指在屏幕上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最后回复了四个字:【应该不会。】

白萧:【应该?】

盛夏看得莫名心虚,不知道怎么回,最后索性不回了。

半个小时后,男人像是知道了她不会回复,再次发了条消息过来,【没良心的小姑娘,又不回我消息了。】

他最近,似乎格外喜欢叫她姑娘……

这个词本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以前md的同事,偶尔年长的也会称呼她们为小姑娘,可从白萧口中说出来,莫名有点变了味。毕竟,他以前,挺正经一丝不苟的,甚至从未用过姑娘这样的称呼喊过她。

他那时,习惯也喜欢喊她夏夏。

盛夏看着那条信息出神,越看,越觉得,这话言语之间颇有几分委屈巴巴的味道。

她深知现阶段改变两人关系并不合适,工作室创办初期,她忙的晕头转向,压根就没有多余的时间给他。

可目前的关系实在有些暧昧,她没办法心安理得的保持着这种过于暧昧的关系,但又一直不确定关系,这种感觉,他好像莫名成个备胎似的。

像是猜到她在想什么一般,很快,对话框又多了一条消息:【不回就不回,对我,你想怎么样都行。】

【别有负担,夏夏,有你在,每一个时期我都觉得开心。至于你想什么时候步入下一个阶段,我都没意见。】

喉咙忽的哽住,一股酸酸涩涩的感觉涌上心尖。

--

和温历约好的拍摄时间是早上9点,盛夏不到7点就起床了,因为要见温老爷子,素面朝天显得太寡淡,她化了个淡妆。7点半的时候,温历的电话打进来了,他言简意赅:“我在你家楼下。”

“啊?”盛夏反应过来,“你来接我了?不用这么麻烦的,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温历语气淡淡的解释:“昨晚加班晚,没回家,刚好顺路。”

盛夏也没再多想,她还不会自恋到以为温历喜欢她,“那你等我会,我可能还有10分钟。”

收拾好背包出门时,对面的门开着,大概是听到动静,男人走了出来,男人眉眼温和,他还穿着昨晚那套粉色的居家服,衣服下方那半个爱心异常显眼,“过来吃早餐,吃了我送你去。”

盛夏莫名有点心虚,“不用了,我客户在楼下等我。”

“这么好?”他状若不在意淡淡问了一句,“男的女的?”

盛夏:……

这人现在是真幼稚,盛夏斜了他一眼,“男的女的有什么关系,不都是客户。”

男人被她瞪了一眼也没恼,语气淡,听不出情绪,“这么说,就是男客户了。”

电梯来了,盛夏没再和她废话,正抬脚准备进去,男人不知何时走到她身后,长手将人一拽,“你急什么?”

她能不急吗?温历都在楼下等她十多分钟了,总不好意思让人一直等,“你拽我做什么,我得走了,客户等着的。”

白萧看出来她不想让自己送,也不勉强,男人伸手在她额前的碎发捋了捋,手指上顿时粘上一层白乎乎的东西,他低笑,“在我面前这么不修边幅没事,在客户面前还是稍微注意下形象。”他顿了下,忍不住笑了,“有你这么迷糊的吗?头发上蹭到牙膏了都不知道?”

“啊?”盛夏也看清了男人手指上那一层显眼的白色膏状的东西,额头前仿佛还残留着男人手指间温热的触感,她下意识垂下眼,低声道,“谢谢。”

“一句谢谢就完了?”

盛夏进了电梯,颇为无奈的对着门口的男人笑了下,“晚上请你吃饭,行了吧。”

她语气像哄小孩,门外的“小孩”蓦的愣住了。

她今天穿了件纯白色的针织毛衣搭黑色长裤,头发和以往一样束在脑后,额前两缕刘海软哒哒垂着,显得巴掌大的脸越发娇小。

粉唇少见的抹了点口红,衬得她皮肤越发莹白,笑起来唇瓣的弧度分外好看。

他垂眸,低低应了句“好”。

-

盛夏离开后,白萧回屋吃早餐,早上6点就起来熬了粥,本以为她今天应该有时间和他一起吃个早餐,可没想到还是落空了。

吃过早餐洗了碗,男人放松地靠在沙发上,开始继续百度学习拍摄的事,他没有拍摄这类照片的经验,也不太擅长面对镜头,可他想做到最好。

一晃2个小时过去了,男人看得脖颈发酸,他活动了下脖颈,手机响了。白显荣给他发了张图片,鉴于上次那个重要图片被他遗漏,他现在不会习惯性的忽略掉白显荣的消息了。

他点开图片。

是一条微博,白萧扫了眼,简约工作室的logo很显眼。紧接着,白显荣的消息再次发了过来:【哥,这人发微博诋毁小嫂嫂工作室,快,拿律师函砸他!!】

白萧:【上次我们去真人cs的场地,应该是有视频录像的吧?】

白显荣:【有呀,你问这个做什么?】

白萧:【你去调一下我们玩的那场。】

白显荣:【调这个干嘛,你还打算欣赏下自己“死来死去”的滑稽样吗?】

白显荣调侃完立马认怂:【开个玩笑,马上去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