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55章 正文完结

我的书架

第55章 正文完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天晚上回去, 盛夏抱着白萧的手机翻来覆去的看了1个小时。

以前在一起时,她从未看过他手机,一是她从未提过要求要看, 二来有种查岗不信任他的感觉。

这次,手机是白萧主动递给她的,当时男人将她搂在怀里,在她耳边低声念着密码——180717。

盛夏反应了一会儿都没有明白那个密码是什么日子,不是她的生日,也不是两人第一次在一起的日子。

白萧似是看出她的疑惑, “这个密码,是我们同居的第一天。”

盛夏觉得这人果然是不按常理出牌,其他人大多都是以女朋友的生日作为密码,他倒好, 别出心裁的弄个同居的第一天。

她没多想,那晚整个心思都在从他手机里翻到一张性别“女”的照片。

女人她估摸着是不可能的, 但小女孩之类的可能会有吧, 比如他侄女之类的?

她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去点开相册的, 可点开相册的一瞬间,女人完全愣住了。

满屏都是她的照片,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她只感觉指尖都在发麻。很多角度的照片, 她的背影, 她的侧颜,能看得出来,都是偷拍,甚至还有不少她睡觉时的囧照。

她以前压根不知道他偷拍了她这么多照片,他的相册里, 甚至连一张风景照都没有,只有她一个。

她那时才终于明白,那句只拍她,是什么意思了。

她看着看着就哭了,男人温柔的吻掉她眼角的泪。

冬日的风刺骨,窗户紧闭,屋内温度骤然升高,结束后,盛夏趴在男人胸口,后背挂着一层薄汗。

她嗓音少见的娇软:“我现在觉得,你好像,真的好爱好爱我。”

以前两人在一起时,她偶尔也会说这样的话,只不过那时言语之间有诸多保留,她用词谨慎,更像在试探,她会对他说:你好像真的还挺喜欢我的。那时候白萧不答,只是去吻她,他那时觉得行动就已然是答案。

男人低头,吻了吻女人的黑发,情绪再也没有一分一毫的隐藏,“当然很爱很爱。”

像被羽毛拂过,心尖有些痒有些麻,大概是没怎么听过他说情话,现在听到依旧感觉没什么招架力。

能这么直白的表达情绪,白律师,已经进步很多了呀。她在心底偷笑。

夜里安静,白萧又想起了那晚她抱着□□,一发又一发的发泄的模样,他头一次产生了一种极度憎恶自己的情绪,他牵着女人的手,十指紧扣间,是承诺:“还不够,以后,要更爱更爱。”

--

步入12月,星城开始飘雪。

办公室里开着暖气,几个姑娘穿得并不臃肿。整整齐齐的瘫在沙发上。

肖玲和往常一样,一边刷着工作室的微博评论一边和几人闲聊,视线忽的扫到一条评论:【蓝天姐姐要过生日了吧,生日福利能不能发点姐姐的美图呀!听说姐姐长得可漂亮了。】

蓝天姐姐是粉丝对盛夏的爱称。因为温雪的原因,盛夏现在热度不小。

李芹也摊在沙发上玩手机,消息推送不少和盛夏有关的,她点进去看,不禁感慨道:“我们夏夏姐,现在是不是算网红了呀?我昨天还看到有粉丝给夏夏姐送玫瑰。”

“你还好意思说,以后别看到个玫瑰就往办公室拿,你没看到白律师昨天来看到把夏夏姐那多了一束玫瑰,脸色多黑。”

李芹有些委屈:“我怎么知道呀,白律师天天送玫瑰,我以为是白律师送的,下意识就拿到夏夏姐位置那了。”

李芹见肖玲一直没坑声,撞了撞她胳膊:“你评评理,这怎么算我的错嘛,我又不敢偷看卡片,万一白律师写了什么肉麻兮兮的情话。”

肖玲还在想盛夏生日的事,闻言这才回神,她压根没注意听两人的对话,一脸懵:“什么?”

李芹:“你看什么呢?这么出神?”

“在想夏夏姐生日的事。过两天就是夏夏姐的生日了,我在想,我们要不要给她过生日。”

肖玲和盛夏同事几年,自然是记得盛夏生日的,一开始她还以为盛夏生日在夏天,毕竟“顾名思义”嘛,既然叫盛夏,大概就是在夏天出生?

可偏偏盛夏的生日在冬天,12月20号。

李芹拍了拍脑袋:“对呀,最近太忙了,都差点忘了,过呀,怎么不过,我们好好策划下,给夏夏姐过个难忘的生日。”

肖玲撇她一眼:“你确定夏夏姐想和我们一起过……”

李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也是哦,就算夏夏姐愿意,白律师那个醋精大概也想和她过二人世界。”

事实上,盛夏也在愁这个生日怎么过,她以往生日几乎都是中午和温雪过,晚上和白萧一起吃饭。上次温雪回星城,两人连面都没见到,温雪次日一大早就被祁远楠逮了回去。

这次,温雪早早的把时间空了出来,她这两天没安排工作,怕祁远楠再来逮人,直接带着祁远楠一起回了星城。

赶着给她过生日的还不止温雪一个,姜可小可爱前段时间被她爸派去国外公司学习,这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爸哄好,专门从国外赶回来给盛夏庆生。

更别说工作室那几个姑娘了,不敢明着问她生日打算怎么过,一直暗搓搓问她周六有没有安排?

除此之外,还外加一个凑热闹的白显荣。

生日前一天晚上,盛夏洗完澡躺在床上发愁,和其他几人急切的心态不同,家里这位显得格外淡定,也没问她打算怎么安排,也没主动告诉他,他有什么安排,盛夏差点怀疑他打算和以前一样,一切从简了。

卧室里脚步声响起,男人穿着松松垮垮的浴袍,黑发湿漉漉的,他走到她旁边,将女人的身子微微挪了挪,带着温度的手放在女人肩上,熟练的给她捏肩。

“还在为生日的事发愁?”

“你怎么知道?”男人最近手法越来越专业了,盛夏被她捏得十分舒服。

他又开始醋言醋语,“我女朋友魅力非凡,连微博上都有不少粉丝赶着给你过生日,别说你身边这些对你虎视眈眈的了。”

盛夏被他揶揄,转身去打他,白萧躲都没躲一下,他还挺喜欢她这副娇羞的模样。

盛夏闹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问他:“你好像,对我的生日,没有任何想法。”

“当然没有,不怕你笑,我这些天做了很多功课,一直在想怎么给你过生日,希望让你过一个毕生难忘的生日。”白萧将女人身子板正,继续给她捏肩,他坦诚道,“我还为此做了几个方案。”

盛夏:……

“那你怎么不把方案拿给我看?”

“被我扔了。”

盛夏不懂:“辛苦做了又为什么扔?”

“因为,你的想法最重要。”他声音低沉,带着一股难言的情绪,“我大概是太紧张,太想让你过一个开心难忘的生日,又陷入了以前的怪圈,觉得你会喜欢。”

“你想怎么过都行,我陪着。”

盛夏扑到他怀抱,“白律师,感觉你现在有一点点宠我。”

“只有一点点吗?”男人搂住她,轻笑,“那我努力,争取下次让你感受到不止一点点。”

心里好像炸开了烟花,愉悦感瞬间蔓延四肢百骸,窝在男人怀里的人嘴角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最终盛夏决定大家一起吃个饭,可她忘了一个重要的事,她没预约包厢,“掺了,我明早去定,会不会没有位置了?”

“不会。”白萧见她一脸愁容,“你常去的那几家,我都已经预定了。”

盛夏:……

“你现在还挺细心的。”

“最近在学。”男人一副求夸张的语气,“你男朋友是不是很棒?”

盛夏没吝啬夸奖他,“对,很棒,超级棒。”

最后盛夏还是决定去烧香棺,毕竟温雪那身份,一般的地哪里真不敢随便出入,给一行人通知完后,已经是晚上11点。

白萧:“我们去客厅看会电视。”

“睡觉吧,我困了。”

“不行。”白萧这次很坚决,见女人气鼓鼓的看着他,他微微叹气,放软了语气,“等到12点过了再睡。”

盛夏隐约猜到了,白萧将人拦腰抱起,直接抱到了沙发上。

12点的钟声响起时,两个人正窝在沙发上看综艺,盛夏靠在男人怀里,头顶传来男人低沉持磁性的嗓音:“夏夏,生日快乐。”

“以后,我每年都要做第一个。”

盛夏窝在他怀里笑,假装没听懂他的意思,“想每年都做第一个,那你还得继续努力。”

--

12月20号,连续下了两天雪的星城迎来了暖阳,雪花消融,空气中都是一股寒气。

这是盛夏过的最热闹的一个生日。

她朋友不多,交心的更少,以往生日几乎大多和温雪一起过。

姜可带来了季彦泽,也自然还有温历,知道他的心意后盛夏见到他多少有点尴尬,可温历态度大方,她要是扭捏反倒让人难堪。

她其实有点担心醋精又不高兴,但意外的是,白萧一整晚对温历态度都极好,甚至一群人闹着将生日蛋糕砸向盛夏之际,两人还在旁边聊了几句。

包厢里热闹非凡,女人一整晚嘴角的笑意几乎没停过,姜可这个开心果,一直在想方设法地逗盛夏开心。

笑话一个接一个,不同于白萧的冷笑话,姜可讲的笑话是真好笑,加之小姑娘形象又生动的表情,包厢里的人都被她逗得哈哈大笑。

最后唱生日歌时,盛夏感动得眼泪花花,第一次这么多人一起给她过生日,一起这么多人一起给她唱生日快乐歌。

生日宴会结束已经是晚上10点。一行人陆续离开,盛夏整理完大家送她的礼物后,这才看向白萧,女人的眼里有期待,“白律师,你给我准备的礼物呢?”

女人脸颊上还粘着奶油,白萧走过去,抽了张纸认真又温柔地替她擦拭,“这份礼物有点重。”

盛夏早就摸过他大衣口袋里,里面什么都没有,“你别告诉我,因为太重,你没有带?”

“不用带。它只属于你。”

包厢安静,盛夏一颗心直跳,女人的眼底有星星,声音都是紧张的,“什么东西?”

男人的手忽的抓住女人纤细的手指,带着她的手贴在男人的胸膛上,可以清楚地可以感觉到他强有力的心跳。

“这里,许给你。一辈子。”

遇到你后,你就是我的岁月昭昭。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了, 休息两天开始写甜甜番外日常。

没看够的小可爱们继续看甜甜的番外日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