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儿子我跟你说,老周家那个闺女真的不错!”

厨房内,一部款式老旧屏幕干净的手机正摆放在菜板旁的手机支架上,画面里是一位鬓角花白的老年妈妈桑,拿手机的奇怪角度让她的脸呈等腰梯形状,当然,右上角小屏幕里男人脸型也没好到哪里去。

可不得不说,这二位如果真长成画面中显示的脸型,他们也是这迷之脸型中颜值拔尖的那几个。

在以剁菜声为主的bgm中,声音沙哑的男人无奈吐槽道:“您上次也是这么形容李家那位妹子的。”

“我哪有?你可别瞎说啊!”

“您可别谦虚,您哪儿都有。”男人也不切菜了,他弯腰将正脸对准摄像头,左手食指逐个点过右手五指,一边点一边说:“您看,之前的赵小姐、钱小姐、孙小姐、李小姐,再加上这次的周小姐,您可都是这么念叨的。”

“你这孩子,念书念傻了吧你?怎么说话呢这是?”

“哎?你等等,”男人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他说:“赵钱孙李周,合着今年我的相亲对象,您都是按照《百家姓》安排的?”

“啊!糟糕!咱家水壶开了,我去倒水,再见吧儿子!下次再聊哈!回头我把那闺女的微信推给你,你可得记着加她,这个闺女真的不错!多跟她谈谈,两人争取一起出去吃个饭!”

“妈……”

“嘟嘟嘟……”

男人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怎么觉得自己真相了呢?

他放下菜刀,拿出抽纸擦干净手上的水渍,继续调出刚才没看完的影视剧,之后才继续切他的空心菜。

电视剧是近期很火的赘婿题材,讲的是长相平平无奇的男主入赘大户人家,丈母娘和岳父都看不起他,各种为难他,不让他上桌吃饭,小舅子更是逼迫他与女主接触婚姻关系,结果在家族的生死关头,他们发现这窝囊赘婿竟然是豪门公子修罗战神,男主掉马之后各种装逼打脸,走上人生巅峰。

“啧,剧情虽然俗,但看着还有点爽,现在的观众对故事的内容要求倒是以爽为主了。”

男人发出如是的感慨,“哪有这种好事啊,千金小姐非你不嫁,脸又不好看,咋能这么自信呢?”

顿了顿,他又碎碎念:“就这种富婆看上穷小子的套路,就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真的是令人无……法抗拒呢。”

“有没有富婆看上我啊,我想演戏。”

这位自言自语的人钱西洋,目前三十一岁,等过一阵子到了新年当天,按照北方的算法,他就三十二了。

他正处于一个三十很惑的状态,毕竟他表演系科班毕业的硕士学历,也无法影响他糊得不粘锅都拯救不了的现状。

娱乐圈里从来不乏美丽的皮囊,钱西洋这人嘴上花花,骨子里却是满是骄傲,他不会恭维人,多少带点自闭,毕业多年跑了一堆龙套,台词都没几句,观众早就不认识他了,也或许他们就没认识过他,他现在也就只能在话剧里过足戏瘾了。

娱乐圈从来不缺好演员,只是好演员不一定能找到好资源而已。

“人活着总是要有底线,我要成为一个有底线的演员!”

他看着锅内逐渐软倒的空心菜,目光发空,想起了刚入行时的事情,那件改变他演艺生涯的事情。

那是在八月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经纪人让他去陪圈子里知名的制片人消遣,当时他咬咬牙,寻思着去就去吧,男子汉能屈能伸!

那顿饭吃的非常曲折,制片人和好多人艺人都在,艺人是男男女女都有,他们的共同点是都有着年轻漂亮的皮囊,制片人就坐在年轻俊美的男孩子中间,姿态像是女帝和她的后宫佳丽三千,端着酒杯笑眯眯地与旁边的各个美好皮囊聊天。

钱西洋僵硬地坐在角落里,腰杆挺得笔直,背部渗出的冷汗已经濡湿他毛衫内的白背心,他旁边的经纪人不停地对着他使眼色,于他眼皮抖动的频率来看,如果换个地点,钱西洋可以认为这位老哥的眼皮是抽筋了。

可眼下……

他是真的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表现走过去啊!

钱西洋紧张到浑身颤抖,他扭头看向王总的方向,恰巧对上了她意味深长的视线,他下意识地站起来,经纪人趁机在他手里塞了杯酒,在他背后用力推了一把,钱西洋腿长,便一个踉跄走到了王总面前,他回头看到经纪人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他点点头,然后重新看向王总,尽量放大自己的音量,以免被嘈杂的音乐声盖住:“王总!我是演员钱西洋!我敬您一杯!祝咱们公司红红火火!也祝您健健康康!开心快乐每一天!”

说完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余光瞄到其他男艺人想要开口时,他立刻捡起桌上的麦克风,快步走到点歌台那里跟上一句:“王总!一首《好运来》送给你!”

其他男艺人:???

还有这等操作?

经纪人:心情好复杂,不知道是该夸他聪明还是骂他沙雕,他到底该怎么破?捉急。在线等。

于是伴随着各位男艺人谄媚娱乐公司女总裁的音乐,就是钱西洋美声版《好运来》。

“王总!我叫刘阳!杯垫毕业的学生!”

【好运来!祝你好运来——!】

“王总!我也是杯垫的学生!说起来算是您的师弟呢!”

【好运带来了喜和爱——!】

“王总!我系张东海!您侄子的同班同学!”

【迎着好运兴旺发达走四海——!】

“王总!王总!您太有魅力了,我下次还跟经纪人一起来走局!”

【叠个千纸鹤,再系个红飘带——!】

“王总,我就跟着您干了!我敬您一杯!”

【你勤劳生活美,你健康春常在——!】

【你一生的忙碌为了笑逐颜开——!】

眼下的荒诞浮世绘还是给了他不小的冲击。

钱西洋的经纪人今年四十岁,自认经历过一些风风雨雨,他想,如果现在有一部摄像机,镜头沿着从左至右的顺序,将这浮世绘录下,觥筹交错间,酒杯溢出的都是人们的欲望,娱乐圈,名利场,而这包厢内便是一出精彩的荒诞喜剧。

他坐在那里,随着钱西洋的歌,拍手打着节奏,脸上挂着的,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几分真实的笑容。

他有些倦了。

“西洋这个人,是看不开,还是看得太开呢?”

钱西洋并不知道自己经纪人是怎么看他的,他只是觉得这首歌有些上头,唱得他有些难受,之后他随便扯了一个借口出了包间,去洗手间抽他的廉价香烟。

他右手拇指和食指捏着烟蒂,将烟头按在烟灰缸内,挤压、旋转,最终它失去热度,由烟草变为垃圾。

“还有烟吗?”

一只保养得当的柔荑覆在他捏烟的手背上,钱西洋抬起头,对上了镜中女人似笑非笑的眼。

“当然,如果我有这个荣幸的话。”

“那就看你的表现了。”

单手抽出外套口袋中的烟盒、双手递烟、躬身点烟。

女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慢慢地吐出去,面容在烟雾缭绕中模糊不清,她将唇齿之间的烟蒂抽出,伸到钱西洋唇角边,塞进他微张的两瓣嘴唇之间。

她说:“你这只烟,足够有趣,却不好抽……”

钱西洋:不,我还没有做好为艺术献身的准备!

“我不是很清楚……”

女人一把拽住他的衣领,将其拖入女厕所的一个隔间内,反手将门锁住,直接靠了过去,枕在他的怀里,勾着他的脖颈将人下拉,在他的耳畔轻声说:“你仔细想一想,你有没有办法,将它变得好抽一点?”

“我……”

“嘘,”女人摩挲着他的嘴唇:“你想清楚,你想要的是什么……”

“我想要你离我远一点。”

钱西洋躲开她的手,木着脸答道。

他想,她别再碰他了,他要不干净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