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钱西洋今天穿了一套运动套装去相亲,这个打扮比较方便他相亲之后的行程,毕竟明天就得上班了,也是时候做准备,不能再懒了。

他提前二十分钟到达约好的相亲场地,先点了一杯酸梅汤用吸管嗦着喝,今天和周小姐吃烤鱼,需要做半个小时左右,他先点着,等女方那边到了,就不用等太久食物。

这顿饭他掏钱,两个人聊聊天,吃的开心一些,吃完一拍两散,不会再联系,这种事非常正常,他经历过太多次了,况且这回他确实也不想找了,等工作稳定稳定再说吧。

听到手机微信提示音,钱西洋停止发呆,将桌面上的手机拿起来,上面有未读消息的提示,周小姐说自己快到店门口了,希望他出来迎接一下。

钱西洋当下回了一句好的,便不再多说,立刻站起身走向店门口,准备根据他妈妈打给他的照片看脸接妹子。

他这一出来,恰好与一位看起来很知性的中长发妹子对上了视线,照片上看起来不觉得有些什么,可当二次元走进现实,这位的气质戳了他一下,睿智、理性、温婉成熟。

钱西洋抬手打了个招呼:“hello……周孝涵小姐对吧?我是钱西洋。”

“你好,钱西洋,我是周孝涵,”女方笑容温婉,她主动伸出右手:“很高兴见到你。”

这顿饭吃下来,两个人可谓是相谈甚欢,对彼此都很满意,钱西洋有些意动,也有些不安,这位周孝涵无论是谈吐还是外形都非常戳他喜欢的点,无论是学生时代还是后来,他都喜欢漂亮温柔成熟的人,他有一些恋母情节,喜欢这种能带给自己包容感的人。

说起这个,钱西洋觉得苏嘉上的大部分硬照都很贴合这些点,然而无论是作为圈子里的人,还是作为他的同学,他都对苏嘉上有一点粗略的了解,当然知道这位神仙哥哥生活中可能并不是这个样子,会有一些区别……

啊……假期为什么要想起老板这种物种,多影响心情啊!快点打住!

对啊……老板。

明天开始,他得跟着老板满世界跑了!昨天工作相关的合同签完,他就被告知要开始陪老板全国跑通告了,大约要去五个城市,衣食住行除了“衣”,剩下的都是老板掏钱,他的机票已经一起买完了,出差那天人直接去老板那边,给他做完早饭,等他吃完,大家就出发去机场。

这顿饭吃到尾声时,周孝涵很直接的问钱西洋:“我觉得你这个人很好,你觉得我怎么样?”

“你很好,你值得更好的,你一个大学老师,而且还是博士,有渊博的学识和稳定的工作,而且还有房有车,”钱西洋自嘲地笑笑:“你看看我,今年31岁,才刚刚踏上做厨师的路,无房无车无积蓄,算是个三无产品,而且我工作的性质,天南海北到处飞,一年到头也不能回家几次。”

他坦诚地看向周孝涵的双眼:“我觉得你值得更好的人陪伴。”

周孝涵楞了一下,随即莞尔一笑:“我妈妈总是说我年龄大了,又是个博士,公园相亲角的大爷甚至说我是郊区房型不错的房子,年龄大了不值钱,又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读博士没有必要。”

“啧,”钱西洋睥睨地笑了一声:“你听他们瞎掰,自己儿子没能耐也就算了,还嫌女方能力太强太优秀,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话就是封建社会拘束女性思想的洗脑枷锁,现在都9012了,大清早亡国了,怎么它留下的糟粕思想还在死板者的脑袋里存在呢?他们甚至还引以为豪,想要去荼毒其他正常人,这是个什么道理?”

他抬手拧开桌子上的红茶,为周孝涵的杯子里填了一些:“博士怎么了,有文化有学识的人,难道就要因为性别而不被尊重,甚至受到歧视吗?没这个道理,我也是不懂一些老人怎么想的,自己的女儿是个博士,她难道不值得骄傲和自豪吗?”

“是,可能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慢慢地从‘女儿’这一概念,过渡到‘适婚女性’,”周孝涵怔愣地看着盘子中所剩无几的烤鱼,接着抬眸看向钱西洋:“蟹蟹你的认可,我很开心。”

“你的开心就是我的荣幸,”钱西洋微笑着眨了一下右眼:“其实我觉得你在百合里绝对是抢手的那一款,知性御姐,百合文标配。”

“阳光温柔美男子,耽美文男主标配,”周孝涵唇角上扬,使出会心一击:“你现在还单身,应该反省一下自己,是否对性别要求过严了?”

她在钱西洋一脸懵逼时发出邀请:“现在时间还早,我们饭后去散散步怎么样?”

钱西洋拒绝:“我明天要开始出差,今天得去超市买些衣物和随身用品。”

“反正我没什么事情,不如陪你逛逛,全当散步消食,”周孝涵态度坚持:“这样可以吧?”

钱西洋挑起眉毛,点点头,说:“好吧,看来今天有人能在逛街的时候给我建议了。”

毕竟他马上要跟着苏嘉上到处飞行,这货马上得全国跑宣传,去五个城市跑路演,那个《钱塘此案》,他自己的衣服都有些旧了,毕竟是明星的厨师,得收拾收拾自己,捡起一丢丢明星……的厨师包袱,多个品味不错的人帮自己参谋参谋着装,总是不错的。

事实证明,周孝涵不是品味不错,而是品味相当卓越,她帮钱西洋挑的衣服性价比都很高,穿上身舒服又有型,价格也在他能接受的范围之内,经济适用。

周孝涵可谓是个非常好的相亲对象,不嫌弃他穷,还帮他打扮,可是她越好,钱西洋越觉得自己不应该耽误她。

俩人在搭乘自动扶梯下楼时,正好看见购物广场上方大屏幕上的预告片,上面正在播放苏嘉上《钱塘此案》的预告片。

周孝涵仰着头语带感叹:“苏嘉上是真的好看,当年那一位翩翩白衣少年郎,可是万千女性的梦中情人。”

“确实,”钱西洋深以为然:“他人本就长得好看,加上人设讨喜,再加上角色英年早逝的杯具命运,我还记得有一位网友对他形容——‘谈起白月光总会想到他。’”

周孝涵接上他的话:“可惜他现在拍了好多烂片,有时我怀疑当年的白衣少年是否就是他演技的巅峰了。”

钱西洋并不赞同,他说:“此言差矣。”

他展开解释道:“其实苏嘉上算是演技不错的年轻演员了,他去年的《她的青春,随风而逝》,片子确实不咋地,可他的演技确实可圈可点。”钱西洋表情郑重:“他哭戏很厉害,从开心到无措再到愤怒最后转为悲哀的情绪转变,你都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来。”

“比如和女主怀疑他劈腿,扇了他一巴掌,硬要和他分手那段。”

“女主约他出来的时候,他是开心的,扇他一巴掌,他是懵的,被她指责劈腿是愤怒的,在女主选择不听他解释,直接跑掉时,他是悲哀中带着一点委屈的,眼泪始终含在眼圈里,没有掉出来。”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真没有太多的印象。”周孝涵仔细回想着内容:“那个电影太过雷人,好奇心让我点进去,求生欲让我退出来。”

“昂,确实这样,烂片。”钱西洋表示肯定:“还有他的那个《请回答1840》,有一段他走着走着路哭起来的戏,你记不记得,呦,那委屈的小情绪非常容易引起观众共鸣!”

“那个戏我知道,那绝对是我看过最雷人的年代剧,非常可怕,”周孝涵皱着眉头:“明明那么严肃的大时代,那么悲怆的家国情怀,电影却专注于拍两男一女的狗血爱情?”

她说:“如果这部剧没有苏嘉上,我两星都不会评给它。”

钱西洋歪头一笑:“苏嘉上路人缘是真的好啊。”

周孝涵表示赞同:“他出道这么多年,从来没炒过绯闻,也没有传出过□□,综艺很少上,他可以说是一位专注于演戏事业的演员,除了他的电影过于糟糕,没有其他的缺点,大家自然对他有一个比较好的观感。”

“我也这么觉得,”钱西洋向前一步,迈出扶梯,回身伸手扶了一把穿着高跟鞋的周孝涵,叮嘱道:“当心一些。”

“谢谢。”

“是我该谢谢你才对,”钱西洋抿唇微笑:“今天很愉快,你是一个很好的人。”

“你也是一个很好的人,”周孝涵与他肩并肩向着商场的大门走去,语气温柔:“你一定会遇上合适的人,祝你幸福。”

“你也是。”

“再见了。”

“再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