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钱西洋遇上事之后,给林琴打了个电话,苏嘉上在一定时间点之后不能吃饭,他这边可能要做笔录,一时半会也走不开,苏嘉上的饭需要团队安排购买。

等他赶到片场的时候,和上次一样,是杨佳音来接的他。

“hey,这是谁啊?”杨佳音拍掉钱西洋后背的灰,怪声怪气地说:“这不是大英雄吗?”

钱西洋苦笑一声:“你可别提了。”

“看来是经历了一点不愉快,”杨佳音围着他转了一圈:“怎么样?你没受伤吧?”

“身体上没事,”钱西洋单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低落地说:“但我这心里过意不去,我心疼我做的饭,心疼我买的饭盒,我还心疼吃不到饭的苏老板。”

他的语气激动起来,手脚并用给杨佳音比划道:“佳音你不知道!饭撒了以后来了只斗牛犬,闻了一下居然不屑地走开了!多气人啊!”

杨佳音以怀疑的眼神看向他,说:“那说明你这晚饭做的不行,幸亏嘉上没吃!”

“还有,这是在外国啊大哥!你能不能低调一点?让我们省点心?”杨佳音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说道:“这你要是见义勇为变成壮烈牺牲,你让我们怎么交代?三十多岁的人了,长点心行不行?”

“我……”钱西洋眼神飘忽,为自己辩解道:“我真看不过去。”

“可那时候你是在工作!你这算是旷工了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工作固然很重要,可是在那个情况下,对于受害者而言,如果没有人帮助他,他受到的伤害会更加严重。”钱西洋停下脚步,表情严肃地看向比他矮了几截的杨佳音,认真地说:“具体事件具体分析,在抢劫这一情况下,无论我能帮上多大的忙,只要我站出来了,就可以减轻一些受害者的焦虑,缓解一些他的不安。”

“即便是冒着丢掉工作的危险,我依旧会去做,失去工作的痛苦对于我只是暂时的,而如果受害人遭受到了抢劫,所有人只是围观,没有人真正地去为他做什么,人们的冷漠会成为他一辈子的心理阴影。”

杨佳音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沉默地与他对视,片刻后,她叹了口气:“理智上我还是认为你太冲动。”

“可是情感上我以为你做的很对。”她低下头将一缕碎发别至耳后:“我甚至还觉得你这么做挺帅的。”

她抿着唇点点头:“总之你长点心,注意安全,咱们的电影两个星期就能拍完了,到时候回国,随便你见义勇为,我会支持你的。”

“昂,知道了,”钱西洋笑了:“我会注意安全的。”

他眉眼弯弯地对杨佳音说:“谢谢你哦。”

“谢我做什么……”杨佳音小声地说:“你应该感谢嘉上!”

“他是我的恩人,我会对他好的。”

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然而这个时间的巴黎的天并没有陷入完全的漆黑,而是具有一种别样的傍晚昏暗,天空染了一些粉色,也带着些暗淡的橙黄。

在美丽的湖畔边,正拍摄着浪漫的爱情故事——霸道总裁苏嘉上和富二代的初见面。

钱西洋见到那个画面,就忍不住想起剧本,并将其转化为小说文本格式,开始在脑海里配音:

【他是高不可攀的总裁,他是亿万富翁,他是太阳神一般耀眼的男人——龙阳。】

钱西洋想道:“有事吗?这个名字?”

【他每天都要换一套西装,喝咖啡从来不加糖!可见他是一个以咖啡来掩盖内心苦涩的男人!】

“并没有感觉到哪里掩盖了……”

【看啊,他迎着傍晚的霞光,踏上了那座发生过无数浪漫爱情故事的桥,他要从这里经过,去桥对岸的公司谈生意。】

“怎么霸道总裁都不配坐车呗?”

【对面走来混血女郎脚下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曼妙的身材包裹在修身的职业包臀短裙里,迈着性感的步伐——送外卖!】

钱西洋感到无话可说……

“踩高跟鞋送外卖,脚不疼吗?

还有这个富家小姐送外卖的设定,和做租房生意的富二代克莱尔、夏尔兄妹有异曲同工之妙……

可见艺术源自于生活……”

【啊!她就是我们的女主角克里斯汀!她甜美的脸蛋和棕红色的发丝可以令任何男人为她着迷!】

“我没有……”

【大概是命运的邂逅吧,克里斯汀与龙阳擦肩而过而那一刻,她的脚崴了,她和她的咖啡一起跌进了龙阳怀里!】

【龙阳心跳加速,体温上升……因为这咖啡实在是太烫了!】

“拍摄时估计会用常温咖啡吧,不然太遭罪了……”

【三秒后,龙阳的心跳频率更上一层楼!龙阳并没有得心脏病!而是他看到了女主角如花似玉的脸,龙阳一瞬间觉得,自己怕是恋爱了,可是作为花心的总裁,他不愿此生三千弱水只取一瓢,于是又过了一秒,他宣布自己失恋了!】

【而女主角看到龙阳的脸之后,对她一见钟情,于是她当场决定回家继承家产,然后疯狂地追求龙阳!她坚信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她才是那个能给龙阳幸福的女人!】

……什么跟什么玩意儿啊这是!

钱西洋问旁边站着的苏杭:“对于苏先生这种卓越的挑剧本能力,咱们团队没有人对他提个建议啥的吗?琴姐私下没跟他谈过这些吗?”

苏杭捧着白衬衫看向不远处正在发生的画面,回答道:“我们每个人都暗示过他,琴姐私下也跟他也谈过,但是上哥在这方面的自信心太强了,他觉得自己对,别人怎么劝都很难动摇他,而且他自尊心也很强,我们也不好总提。”

目前这段拍摄内容不多,可是总被导演喊卡,苏嘉上这边问题不大,主要原因出在另一名演员身上,钱西洋认不出这个女演员是谁,看模样像是个新人。

“那是投资商的侄女,”苏杭冷冰冰地说:“a国知名音乐学院作曲专业的学生,这是她首次拍戏。”

“首次拍戏就能接到这种角色,大导演、大制作,啧啧啧,”钱西洋嗤笑一声:“比不了比不了。”

“算上这次的咖啡,她已经ng九次,这导演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非追求什么一镜到底长镜头,”苏杭压低声音抱怨道:“他也不掂量掂量演员素质究竟是什么样?逼母猪上树真的现实吗?”

钱西洋微微侧目:“大兄弟,你这嘴有点毒,形容词很是刁钻。”

“你看这天,多冷,”苏杭咬牙切齿道:“上哥很敬业,拍戏用的道具尽量贴合剧本要求,那个女人洒在他身上的咖啡都是真正的热咖啡。”

“停!”

拍摄再次停止,苏杭走过去将手中的白衬衣递给苏嘉上,苏嘉上默默脱下自己脏了的白衬衫,换上崭新的一件。

钱西洋帮忙一起整理他的着装,帮忙打领带,刚才苏嘉上换衣服的时候他发现一个秘密,原来仙子也是穿秋衣的。

他的眼神向下瞥一眼,估计下半身也很可能穿秋裤。

导演大步走过来,手脚并用给女主角说戏,旁边的翻译在同声传译,竭尽全力将导演说的话翻译得平实易懂一些,也尽量让话语里的情绪听起来平和一些。

翻译的额头冒了冷汗,这位导演已经处于愤怒的边缘……

导演原话是这样的:“你难道不会演戏吗?为什么你瞪大的眼睛里什么情绪都没有?我要的爱慕在哪里?”

经过翻译润色后是这样的:“你需要提升演技的内容很多,比如你的眼神,需要有爱慕的情绪。”

导演激动到语速飞快:“他们跟我说你是花国新生代演员里非常不错的一位!说你很有才华,今天看来你的才华就是瞪眼睛吗?我在你的脸上根本找不到应有的情绪变化?

还有,为什么你崴脚后摔进苏怀里的动作透着诡异?仿佛早有预谋一样?我要的是不期而遇、命中注定的那种感觉你懂吗?”

翻译口咽咽口水,默默地翻译道:“他说他听说你是花国演艺界的潜力股,但是你并没有达到他期望的那个点,他很失望,他希望你的脸上多展现一些情绪变化。”

女演员听完翻译,将信将疑道:“只有这些吗?可是刚才他说了好多的样子。”

翻译舔舔干燥的嘴唇,正色道:“相信我,小姑娘,真的就这么多。”

裹在大衣里的苏嘉上在旁边给小姑娘讲戏,尽管听不懂导演具体说些什么,但是他语气里的不悦他还是能听出来的。

“对,苏,你多给她讲讲戏,我们暂停拍摄一段时间,你多教教她,天呐,你知道吗?你们两个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她为什么不能像你一样?”

钱西洋听到这里默默地扭头偷笑,刚才那翻译跟女演员说话的时候他就想笑了,只能说听不懂有时也算是一种收获,不然这小姑娘得被说哭吧。

苏嘉上跟他说了一段戏,看着这位克里斯汀一脸似懂非懂的样子,良好的修养还是令他维持谈吐得体的状态,只能内心里默默肝疼……

“小妹妹,这样吧,自我介绍一下,苏先生的私人厨师,我是种秧戏剧学院的表演系硕士,”

钱西洋手肘拄在苏嘉上肩膀上,嘴角上扬对着这位克里斯汀说道:如果你瞧得上我这个学历,我给你示范一下如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