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十八岁才成仙,请问还有救吗? > 第五章:自己这是,修仙成功了?

我的书架

第五章:自己这是,修仙成功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渊没有什么专门的修仙场所。

  啥洞天福地不洞天福地的,那更加没有,他只有他的一个小破屋。

  可也没办法,这地方,就没有什么能够修仙的地方,他也只能一个人坐在床上,仔细回想着那君房散人说的话。

  这的确是言简意赅,就是熬……

  可这熬,又需要怎么熬?

  楚渊学着前世那些电视剧中的修行法,盘膝坐在船上,双盘腿,脚掌心朝外,两手摊开。

  这就是所谓的五心朝天。

  是为两手心,两脚心,头顶心。

  这就是五心朝天。

  在前世,楚渊也没少看这些东西,久而久之,自然也就记住了。

  既然那君房散人没有说自己该如何做,那就学学前世,想来应该是没有错的。

  然后还要啥?对了,闭眼,屏息凝神。

  楚渊对比着前世的那些要点,一一做了下去,然后,又回想起君房散人的话。

  感悟气机?感悟天地?气机贯通全身?

  楚渊就这么坐在床上,腿麻了,也强忍着,眼前一片漆黑,时不时还有光点出现……

  这光点,也并非是什么灵气,就是正常闭眼之后出现的光斑。

  眼前光斑闪烁,时间长了,就有些孤寂……

  说实话,楚渊有些受不了,想要睁开眼,可紧接着,又想到了什么,身躯忽然紧绷……

  等等,难不成,这就是君房散人所说的熬?

  要熬过这一段孤寂欺,就能气机自称?熬得住,成仙有望;熬不住,万事皆休?

  这……

  楚渊深吸口气,强忍着睁开眼的冲动。

  这一刻,他悟了,原来,这君房散人说的熬,是这个意思。

  这下,他就更加深信不疑了。

  那么……

  楚渊赶忙沉下心,开始熬,同时,他也开始按照君房散人说的去做。

  所谓感悟气机,这东西,他也没有什么体会,也没有什么感悟,就只有东感应感应,西感应感应,屁都没感应到……

  就只是听着窗外的风声,听着外面的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

  楚渊也不急,也不慌,就这么沉下心,盘腿坐在床上,五心朝天,腿麻手麻也强忍着,细细的感悟自身……

  可他终究是个正常人,时间一长,这腿麻脚麻也就不说了,眼前的光斑越来越多,甚至,还出现些许耳鸣之音。

  那心脏的跳动声好似擂鼓……

  可这一切,楚渊都强行忍着,认真的执行着那君房散人说的一切。

  这是他修仙唯一的机会了,他怕自己一松懈,啥都没了,所以,他不肯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现在,就算他腿麻了,手麻了,人麻了,那也都无所谓。

  只要人不死,就往死里干!

  抱着这个念头,抱着这个信念,楚渊硬是扛着那酸麻感,扛着眼前的光斑,硬顶着耳边的嗡鸣,沉下心,定下神……

  渐渐的,身上的知觉远去了,他感受不到自己腿麻手麻。

  耳边的心跳声消失了,就像是从来都没有过一样……

  甚至,楚渊有那么一瞬间,都感觉自己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了,没有手,没有脚,无天无地,混沌一片……

  这种感觉,前世也有过……

  就是一瞬间的贫血。

  但贫血是一瞬间失去意识,而这一次,楚渊却感觉,自己意识格外清醒。

  他心中不慌,面上不急,总以为自己在修仙……

  殊不知,按照正常的说法,他这还是叫贫血。

  啥意识清醒,纯粹是他自我催眠的缘故。

  当然,这是正常说法,总有些不正常的东西……

  也就在楚渊瞎搞乱炼之时,他这间房屋正下方,那地底不知多深之处……

  “嗡!”一面由纯金打造的黄金纵目面具散发出幽幽金光。

  金光璀璨,一点点的蔓延向周围。

  金光所过之处,逐渐点亮周围的一切……

  有青铜人面像、跪坐人像、龙形饰、龙柱形器、虎形器、戈、环、戚形方孔璧、龙虎尊、羊尊、瓿、器盖、盘等等……

  甚至,不仅仅是这些,这一整片面积处,还有兽面、神坛、神树、太阳形器、眼形器、眼泡、铜铃、铜挂饰、铜戈、铜戚形方孔璧、鸟、蛇、鸡、怪兽、水牛头、鹿、鲶鱼等等……

  这地方,赫然是个祭祀坑,很久远的祭祀坑!

  而此时,这祭祀坑内,最耀眼,最夺目的,却是两件器物……

  一件是黄金纵目面具,另一件,却是一根黄金权杖。

  到也不是说着两件东西最为珍贵,而是说,这两件东西,似乎是与什么东西有些契合度,那残存的灵粹在这一刻被激活。

  那面具与权杖上的金光逐渐向地面蔓延,一点点的穿过周围那些器物,逐渐的靠向地面。

  最后,在楚渊毫无所觉的情况下,那两道金光,钻入了楚渊体内……

  “嗯?”

  也就在这一瞬间,楚渊意识回归,再次感受到了自身,突然出现的两股暖流让他灵台清明,在这一刻,才能称得上是意识清醒。

  在感受到那两股暖流的一刻,楚渊狂喜。

  自己这是,修仙成功了?

  强忍着睁开眼看看的冲动,楚渊依旧闭着眼,试图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变化……

  也就在这时,楚渊只感觉眼前再次出现两颗光斑。

  这光斑是如此的耀眼夺目,逐渐在视野内变大,逐渐笼罩楚渊周身……

  “这……”

  ‘看’着眼前的光斑,楚渊愣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些茫然。

  终于,那光斑逐渐暗淡,那刺眼的光芒缓缓内敛,也就在这一瞬间,楚渊看清了眼前这两个光斑内的事物。

  一张黄金面具,一根黄金权杖……

  “这不是……”

  楚渊惊呼,心中骇然,豁然睁开眼。

  “额?”睁开眼的一瞬间,周围空荡荡一片,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出现,那黄金面具与黄金权杖就像是他的臆想一般,从未出现过,压根就不存在。

  啥情况?

  楚渊懵逼……

  同时,心脏又砰砰狂跳,糟了,自己这是修仙失败了?

  他有些懊恼。

  不过,他还是有些不信邪似的,重新闭上眼,试图再次看到那黄金权杖与黄金面具。

  闭上眼,周围再次出现光斑,就是很正常的那种光斑,其中两颗却是最耀眼,最夺目……

  楚渊心脏砰砰狂跳,脸上的喜意那是压根掩饰不住……

  终于,在他忐忑与激动之中,那光斑光芒内敛,那黄金面具与权杖,就这么静静的悬浮在自己眼前,触手可及!

  这是……

  楚渊激动……

  “古蜀国三星堆遗址祭祀坑的黄金面与黄金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