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十八岁才成仙,请问还有救吗? > 第二十一章:人还没死就要下葬?啧啧,五孽不孝啊!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人还没死就要下葬?啧啧,五孽不孝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终于,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或许是一瞬,又或许是三五时辰。

  天,逐渐的暗了,苍穹上的太阳逐渐西斜,一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这一天,对蜀郡内的百姓无疑是煎熬的。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天上的仙迹挂了半天,他们却是无能为力,就连靠近的能力都没有,就更别说其他的了……

  关键是,你说他是仙迹吧,又有些不尽然,虽然烈日当空,却让人脊背发寒,好似置身地狱。

  蜀郡内的百姓一个个心惊胆战的,生怕这领域扩大,若是将整个蜀郡笼罩,这蜀郡,可就成了死域了。

  好在,到了最后,那领域也没有过多的变化。

  道现在,日头西斜,终于,那金光柱逐渐消失了,苍穹上,那人影,也跟着逐渐消失。

  这终于是让人心中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这蜀郡,最终也没有成为死域或者绝域。

  “嗡……”金光消散,人影消失。

  那地上,唯有一干枯的尸体矗立在原地……

  “老师……”此时,韩非子连滚带爬,眼中噙满泪水,赶忙爬向荀子。

  此时,他身上也没好到哪里去,皮肤龟裂,满身狼狈。

  可对此,他已经不管不顾,赶忙跑到荀子身边。

  一转身,到了荀子正对面,看着荀子那张干枯烧焦的脸,眼泪唰的就落下来了。

  他的老师,当代圣人,被人称为后圣的存在,儒家大儒,思想影响一代人,门人弟子无数。

  可是,就这么一位存在,最后,却是硬生生的被火给烧成了焦炭……

  此时的荀子,已经是面目全非,也就勉强看得出来是个人。

  “老师……”韩非子悲戚。

  在此之前,老师还是假死,可现在,那是真死了……

  关键是,这死的,还无比凄惨,硬生生被烧死,临死,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来。

  好似梦回上古年前,被施以炮烙之刑。

  “唉,年轻人,节哀吧!”

  后方,有百姓走上前几步,叹着气,拍着韩非子的肩膀……

  他们虽然不知道这师徒是谁……

  但是,将心比心,换位思考,若是自己眼睁睁看着自己老师在眼前被烧死,又是个什么心情?

  “唉……”周围人也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这老人,虽非天灾至死,有仇人,可报仇……

  可是,面对仙神,这又与天灾何异?报仇?说的好听,让凡人去找仙神报仇?是在想什么?是在想屁吃吧!

  或许,那位仙人甚至都没想到,竟然有凡人作死的靠近。

  甚至,很可能,到了最后,这老人死的时候,那仙人都不知道……

  就像是走路踩死两只蚂蚁一样,无心之举,却是对蝼蚁造成了毁灭性的灾难。

  可是,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踩死了几只蝼蚁……

  这才是最让人绝望的……

  “小哥,上好的楠木棺材?你看看?”忽然,韩非子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韩非子眼眸动了动,默然看着那说话之人……

  呵,棺材铺的老板……

  还真是会做生意……

  “小哥,这是你老师,便与你父亲无异,既身为人子,那该厚葬啊!”那棺材铺老板声音再次响起,韩非子恨不得将其锤死……

  彼其娘之,这说的是什么话?

  不过,这棺材铺老板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而且,老师已经死了……

  唉,最后,还是埋骨他乡。

  韩非子心中长长的叹了口气,许久后,才木然道:“用上好的金丝楠木红漆棺材,再用青冈石做棺椁!”

  大户人家!

  还有一定的身份地位!

  那棺材铺老板一听韩非子这话,眼睛就是一亮。

  一般寻常百姓,可用不上棺椁,这玩意,非得有钱有地位的不可。

  寻常百姓,稍微有点棺材本的,拿着黄棺一装,也就下葬了,穷一点的,大不了直接裹凉席,也就下葬了。

  棺材都不一定是最好的,就更别说棺椁了……

  而所谓红漆棺材,就是将棺材涂成红色的。

  棺材自然也是有讲究的,有五种颜色的棺材,分别是黑棺、红棺、白棺、黄棺、金棺!

  黑棺,是用于埋葬枉死的。

  红棺,是用来埋葬寿终正寝的,算是喜丧。

  白棺,是用来埋葬没嫁人就死去女子的。

  黄棺,是最寻常老百姓的棺材,就普通的黄木棺材。

  金棺,那是王侯将相才用得起的棺材。

  而荀子,已然年过古稀,用红棺,自然没有什么问题……

  嗯,在韩非子看来是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在棺材铺老板看来,就有些不对劲了……

  “那个,小哥,这,还是得用黑棺……”那棺材铺老板嗫嚅两声。

  这人虽然是老人,年过古稀,正常死亡的话,的确是用红棺,但是,这老人却是被火硬生生给烧死的,算是枉死,所以,还不能用红棺,得用黑棺……

  韩非子木然看着那棺材铺老板……

  棺材铺老板被这眼神看的心里发麻,许久之后,才讪讪一笑:“红棺就红棺……可是……”

  很快,他又迟疑起来,无奈道:“可是,小哥啊,咱这地,店小,蜀地偏远,金丝楠木都是上贡的,这个……”

  金丝楠木,这玩意,珍贵的很,他若是能搞一副金丝楠木棺材来,那自然是赚的盆满钵满……

  但,关键就是没有金丝楠木……

  就算有金丝楠木,说实话,他还舍不得将其弄成棺材呢,这玩意,都能当成传家宝了。

  而眼前这年轻人,张口就是金丝楠木,还要红漆,还要棺椁……

  啧……

  棺椁是小事,红漆也是小事,这金丝楠木……

  “没有金丝楠木?”

  韩非子皱眉,有些不悦,若是放在稷下,这金丝楠木,那是想要多少就要多少。

  现在好了,连金丝楠木都没了。

  堂堂一代后圣,连死后的体面都没有……

  想到这,韩非子又有些悲哀。

  可显然,死人还是得下葬。

  最终,韩非子也只是叹了口:“且用上好的红木就是!”

  “唉唉,好嘞,好嘞!”那棺材铺老板点头哈腰,也没敢要什么定金啥的。

  眼前这小哥,虽然穿的朴素,但身上的气质却是无可比拟的。

  身为棺材铺老板,自是有些识人之能……

  这棺材铺老板,赶忙就要离开……

  然而,却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啥呀这是?人还没死就要下葬?啧啧,五孽不孝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