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十八岁才成仙,请问还有救吗? > 第二十九章:他曾经不信神,现在信了,因为……未来他就是神!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他曾经不信神,现在信了,因为……未来他就是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嗯?”

  楚渊一愣,旋即,心中一惊,糟了,说漏嘴了……

  秀才、举人、进士,可不是这个时代能有的东西。

  这个时代,读书人想要出头,靠的不是考取功名,而是……他们本身就能做官。

  在这春秋战国时代,是世官制。

  所谓世官制,指世代为官,只要一个世家大族不倒,其家庭成员随时可以出任重要官职。

  至于你这家庭成员是不是读书人,有没有能力?那不重要……

  在这个时代,就没有寒门学子的说法。

  因为,寻常老百姓,就没有读书的机会,就算你读出来了,也不一定会有人鸟你,当然,运气好,可以碰到些识人仁人,收你当门客,或者,将你推荐到哪里去……

  这就涉及到后面的推举制。

  只不过,在春秋战国时代,推举制还不兴盛,主要是,这个时代的读书人就没有穷人,就算不读书,靠着家里的关系,也能当官。

  而所谓的秀才、举人、进士……

  那是比推举制还要先进的科举制。

  那是晚于这个年代八百年的东西。

  科举制影响了楚渊,楚渊自是对秀才、举人、进士章口就来……

  可现在,章口就来的后果就是……

  “啊这……”楚渊有些犹豫,支支吾吾,看着对面荀子,一脸的尴尬,他不知道该怎么去说,难不成说自己是仙人,能知未来五百年?

  嗯,也不是不可以……

  就是,就是有些惊世骇俗了些……

  楚渊还在那想,想到底该如何与“赵况”解释。

  这时候,荀子看着楚渊一脸为难的样子,不由得询问出声:“小兄弟,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吗?”

  “嗯,到也不是不方便……”

  楚渊摇摇头,开口道:“这东西,若是说出来,有泄露天机之意……”

  “泄露天机?”荀子意外,他没想到,竟然能从楚渊口中听到这些。

  若是今天以前,有人对他说这话,他定然会嗤之以鼻,可是,当他成为了修行者之后,这想法又转变了。

  “既如此,那老朽也不勉强小兄弟了!”荀子一笑,很是洒脱,压根没有将这秀才、举人之类的放在心上。

  对此,楚渊倒是松了口气,旋即,又有些好奇看向荀子,不由得询问道:“还请问先生,不知道儒家学派,各种境界是如何划分的?”

  他是真的有些好奇,这时候他是反应过来了,在这个年代,就没有什么秀才、举人之类的,读书人没办法定品级,就只是单纯的读书,想要出人头地,就直接做官,直接忽悠,说自己如何如何的牛逼,举个孝廉也就差不多了。

  远没有后世那般的法度明确。

  所以,楚渊真的很好奇……

  “境界?等阶?”

  荀子皱眉,脑海中,思绪转动,很快,他就想到了楚渊之前的话。

  莫不成,这秀才、举人、进士,就是读书人的品级不成?

  读书怎么能分品级呢?

  读书人更不行……

  所以……

  荀子摇摇头道:“儒家无品无境,儒家,当修身养性,不争名逐利是也!更不可为了追求境界而读书,否则,就不是读书人,就不是儒家学者了!”

  有道理……

  楚渊暗自点头,这才是读书人嘛,未来时代中那些所谓的文人算个屁的文人,一个个的自视甚高,不知天高地厚,认为自己读两个书就了不起了……

  还说什么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风骨是要有,但不能太狂!

  什么是君子?

  楚渊感觉,面前这“赵况”就是君子。

  不过……

  很快,楚渊又想到了什么,对着赵况却是摇摇头道:“先生既然说儒家学者,读书人不应该有品级,那为何,还有圣人一说?”

  他这到也不是杠,就是纯粹的好奇。

  对此,荀子似乎颇有自信,笑着对楚渊道:“所谓圣人,不过是世人对先贤的一种敬称罢了,是后人对先贤的一种敬仰,一种尊敬!”

  对此,楚渊笑了……

  称呼?

  那境界不也是一种称呼么?

  荀子看楚渊笑,瞬间意识到了楚渊在想什么,脸色微微一变,旋即,皱眉看向楚渊……

  他到不是觉得楚渊无力,只是,忽然感觉,好像,楚渊的想法,应该是对的?

  圣人是一种称呼,那其他这些境界,不也都是一种称呼么……

  以前,他从来都没有研究过这方面,不仅是他没有研究过这方面,就连孔子,孟子等等都没有研究过这方面……

  可现在,他感觉,这重任,得落在他头上了。

  因为,孔子没有掌握超凡力量,孟子也没有掌握超凡力量,而现在,他掌握了,也就相当于,开创了一新的一派,中兴儒家,将儒家彻底推上神坛!

  这一刻,荀子眼中金光闪烁,胸中浩然气越发的壮大。

  他想到了,想到了自己的使命,想到了自己未来该干什么。

  他曾经不信神,现在信了,因为未来……他就是神!

  “儒家境界……”

  荀子若有所思,这必须要有,不管是什么境界,不管是那什么秀才、举人、进士还是其他什么……

  他都要去将其创出来!

  而且,他知道,现在,天下间,许许多多的学派中,都没有所谓的超凡之力。

  在他看来,既然他都能成为超凡者,成为修士,那这天下学派各学者,都会成为超凡者……

  或许,蜀地的仙,是一个契机,赋予天下九州超凡的契机!

  让这天下,重新拥有超凡,让这九州,再现上古辉煌!

  当超凡重新降临,当传说重新落于人间……

  那必将掀起一场修士的狂潮,说不定,现在还是凡人的,将来就是超凡,现在还是蝼蚁的,将来就是天神!

  而自己……

  要创造一个天下所有修士都共用的境界!

  届时,他不再是后圣,而是——至圣!

  这一刻,荀子眼中火焰升腾!

  他有了新的目标,有了新的方向,这是,超凡的力量!

  “小兄弟,多谢救命之恩,将来,若有所需,持此印来稷下学宫,定能助你!”

  荀子说着,站起身,从怀中掏出一方小印,放在楚渊手中。

  旋即,说了声告辞,就急匆匆带着韩非子离开了……

  楚渊望着荀子与韩非子的背影,又下意识看了看手中的印,嘴角抽了抽……

  这春秋战国,都兴给别人印的么?

  那自己是不是也要去搞个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