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十八岁才成仙,请问还有救吗? > 第三十五章:君房,收手吧,这世间,真有仙!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五章:君房,收手吧,这世间,真有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很快,朝会散去。

  那些非秦国人的官者一个个的忧心忡忡,皱着眉,离开秦王宫。

  而徐福,却是不去管那么多,若是真的下了逐客令,他也就懒得在咸阳城了,他打算去蜀郡,打算去蜀地看看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他自认为自己已经看透了那人的套路。

  那简直就是将遇良才,棋逢对手。

  这种人,说不定将来会有一番作为,若是再有他的话,两人一起联手,说不定,能在这世上潇洒走一遭。

  所以,他离开了秦王宫,脚步匆匆的回到家。

  紧接着,就立马拿出玉佩,开始观看玉佩中那群发的消息……

  “嗯?领悟功法,遇到了瓶颈?”徐福一愣,旋即,摇头失笑,还跟自己在这装呢?

  旋即,他又看向另一条消息。

  不过,这消息,到不是楚渊发过来的,而是他的一位好友,如今,还在齐地的韩终,是他的好友之一,也是一位方士。

  这韩终发的不是什么群消息,而是对他的私信。

  说实话,有时候,徐福也在感慨,明明这世间没有神,没有仙,可这世间还有这等超凡之物,远在齐国就能与他通话,发消息,简直不可思议……

  当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徐福早已经习惯了,要说震惊,那也震惊过了。

  随意点开韩终发来的消息,起先他还在笑,还想着,待会要不要直接私信给楚渊,好将楚渊的套路给拆穿。

  可是,当他眼睛看到韩终发来的消息,当脑子里接收了那些消息后,他懵了……

  什么?

  这什么?

  徐福满脑子浆糊,愕然看着玉佩中那一行行消息。

  但见的,那玉佩上,消息一条接一条……

  【韩众:荀子诈尸了!】

  【韩众:荀子不仅诈尸,还重返青春了!】

  【韩众:荀子在稷下学宫,舌战群儒,外喷诸子百家,金光照耀,宛若天神!】

  【韩众:君房,吾怀疑,这世间,真有仙!】

  【韩众:君房,收手吧……】

  徐福:???

  上个早朝的功夫,荀子就复活了?还舌战群儒?金光照耀,宛若仙人?

  徐福懵了,他是万万没想到……

  这特么什么鬼?这世间真的有仙?有个屁啊,自己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仙,神像我也尿了,祖坟我也刨了,啥狗屁的仙神不仙神的,早年间,更是骂了一个遍,上至各国神话故事中的的天帝,下至黎民百姓口中唱诵的河神山神等等……

  如今,你跟我说,这世间,真的有仙?

  你在开玩笑呢?

  徐福冷笑,又看着韩终说的那些话,啥玩意,荀子诈尸?

  啧啧……

  【君房散人:叔同啊,莫要开玩笑,这玩笑,开不得!】

  徐福依旧是一脸轻松,有些不以为意,在这群里的人,哪个不是招摇撞骗的神棍?

  就如他这好友韩终一样……

  韩终,齐国人,但年,为齐王采药,王不肯服,于是,他自己服下,成了仙!

  后来,有人称他为韩众!

  或许,在别人看来,这韩众两个字,也没有什么多新奇,没有多牛逼,但是,在齐国,这话两个字就代表仙人。

  说韩众,就相当于是在说神仙本仙,就像是,你跟某个洪荒迷说自己叫鸿钧的意思差不多。

  当然,韩众两个字,比起那【二十八星域主】【三千界道尊】【初度剑神】【地煞魔祖】来,就有些相形见绌了。

  在这群里,你这韩众二字,很容易就被别人给比下去了。

  不过,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韩终本身。

  徐福与韩终是好友,自也是知道这韩终的事迹的,韩终当年为齐王采药了吗?采了!齐王也的确不肯服。

  后来,韩终自己吃了,身化白雾,消失不见,在众人眼皮子面前直接成仙!

  可实际上呢?

  无非就是他们这些方士捣鼓出来的烟雾弹罢了,茫茫烟雾下,谁有能看得清谁?

  韩终直接溜了,至于留下传说啥的?

  那无所谓,他们本身就是搞这一套的。

  装神弄鬼几十年,从来不信鬼神,也不敬鬼神,若是神像挡路,还恨不得将其一脚踢开,那是嚣张到极点……

  偶尔,徐福喝醉了,与三两好友,还在那谈论广寒仙子的美貌,谈论那西王母的姿色,谈论天上女仙的绝世容颜……

  若是能亵渎云云……

  那真就是肆无忌惮。

  可现在……

  韩终竟然叫他收手?

  呵呵……

  关键是,收手也就罢了,这点都无所谓,主要是这荀子复活这事……

  还特娘的周身金光闪耀,舌战群儒?宛若天神?

  这特么不是天神,这是个喷子精吧?

  徐福自是不信的!

  【韩众:哎呀,君房,你怎么就不信呢?吾骗你作甚?又何必与你开玩笑?吾就在稷下学宫躲着,今晨,荀子踏着朝霞,从天而降,吓坏了稷下学宫无数人,哦,我当然不怕,然后,就见荀子身上金光闪耀,才气涌动,背后金色文字虚影若隐若现,一字,竟有定乾坤的威能,简直可怕,哦,我肯定不怕,就是我看着那些人害怕……】

  徐福歪了歪头,看着韩终的话,皱起眉,旋即,又笑着摇摇头,好家伙,还从踏着朝霞,从天而降?

  好家伙,荀子这是飞升又临凡?

  啧,编也不编个像样的……

  徐福想了想,嘴角勾起玩味笑容,那手指微微震动,旋即,一行行字出现……

  【君房散人:接下来,荀子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一挥手,大河之水天上来?脚一踏,天地乾坤任我行?一字定天下,一诗通庭华?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稷下?】

  徐福这话发了出去后,对面似乎是愣了愣……

  紧接着,消息再次传来……

  【韩众:你,你怎么知道的?】

  对此,徐福笑了。

  啧,就这,还想骗我?

  他早就猜到了韩众想要说什么了,完全不放在心上。

  谁还去管这些有的没的……

  不过,既然韩终要演,那就陪他演演呗……

  【君房散人:嘶,恐怖如斯,果然,不愧是荀子,竟然活出了第二世,简直让人感慨唏嘘,吾辈不及也……】

  徐福的话还没说完……

  “嗡!”

  忽然,他手上的玉佩又跟着震动起来……

  徐福低头一看……

  [图片]

  ⠀⣠⣤⣤⣤⡀⠀⠀⢀⣀⣀⣤⣤⣀⣀⡀⠀⠀⠀⠀⠀⠀⠀⠀⠀

  ⠀⣾⣻⣻⣻⣻⡿⠚⠉⠉⠀⠀⠀⠀⠀⠀⠈⠙⠲⣴⣻⣻⣻⣷⣄⠀

  ⢸⣻⣻⣻⣻⠟⠁⠀⠀⠀⠀⠀⠀⠀⠀⠀⠀⠀⠀⠈⢻⣻⣻⣻⣻⡆

  ⠀⠻⣻⣻⠏⠀⠀⠀⠀⣶⠿⠿⢿⣷⣄⢠⡿⠿⠶⠦⠀⢹⣻⣻⣻⠃

  ⠀⠀⢈⡏⠀⠀⠀⠀⠈⠑⠺⣻⠟⠉⠁⠈⠛⢿⠆⠀⠀⠀⢻⠋⠁⠀

  ⠀⠀⡼⠀⠀⠀⠀⠀⠀⠀⠀⣀⣤⠂⠀⢀⠀⢠⡄⠀⠀⠀⢸⡀⠀⠀

  ⢀⣴⡇⠀⠀⠀⠀⠀⠀⠶⢿⣻⣉⣛⣻⣻⣛⣉⡻⣦⠀⠀⠀⣇⠀⠀

  ⣾⣻⡇⠀⠀⠀⠀⠀⠀⠄⢸⡟⢿⣯⣭⣭⣽⣻⠃⠈⠀⠀⠀⣻⣧⠀

  ⣻⣻⣻⣦⡀⠀⠀⠀⠀⠈⠈⠿⠶⣭⣭⣬⡭⠁⠀⠀⠀⢀⣼⣻⣻⣧

  ⣻⣻⣻⣻⣻⣶⣄⡀⠀⠀⠀⠀⠀⠀⠀⠀⠀⠀⣀⣠⣴⣻⣻⣻⣻⣻

  ⣻⣻⣻⣻⣻⣻⣻⣻⣻⣷⣶⣶⣶⣶⣶⣶⣾⣻⣻⣻⣻⣻⣻⣻⣻⣻

  徐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