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十八岁才成仙,请问还有救吗? > 第四十七章:那家伙,在钓鱼!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七章:那家伙,在钓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嗡!”

  长剑贯穿心口,闪烁着碎金光泽,点点鲜血滴落。

  “额,你,你……”那人转头,眼中满是惊骇与不可思议,还有些被欺骗之后的愤怒。

  明明,明明……

  这家伙,不讲道义,竟然,对自己下杀手?

  “呵呵,杀人着,人横杀之……既然你想杀我,那……”楚渊笑着摇摇头。

  “你,无,耻!”那人瞪着眼珠子,眼中满是不甘心,用尽最后力气,说出了这么一句。

  成仙梦还没实现,自己竟然死在了这个家伙手中。

  他不甘心……

  可是,不甘心又能如何?最后,还是命丧黄泉。

  他如今,终于是想清楚了,想清楚哪里不对劲了。

  玉佩,寻常人并不知道其功效,甚至,都看不到上面的光,也看不到聊天信息。

  说实话,这玉佩,虽然看上去珍贵,但是,对于仙人来说,也不过是凡物罢了。

  这家伙,一开始就想干掉自己,不可能让自己离开。

  甚至,有可能,他就知道这玉佩是什么,故意装傻……

  呵,自己还傻傻的信了?

  早知道,他就多个心眼,早知道……

  早知道……

  他的眼神逐渐暗淡,他想清楚了,只可惜,想清楚也没有用了。

  “嗡!”楚渊轻轻松开手中长剑,任由这人就这么从房上落了下去。

  “轰!”

  下一秒,肉眼可见的,那人心口处的长剑瞬间炸裂,无数青光金光从那人体内爆发而出!

  风流所过,鲜血挥洒,漫天到处都是,青光耀眼,照亮了楚渊那冷漠神情,照亮了这污秽的街道,震撼了无数人的心神!

  看着那化成流光,随风飘散的光粒子,楚渊微微一笑,身形一晃,重新落在街道上,眼眸,左右环视,看向那街道阴影中,看向那拐角处……

  冷哼一声,却也不做过多反应,迎着月光,漫步回了屋。

  ……

  而此刻,街道阴影处,许多人面面相觑,之前的心思,彻底按了下来。

  试探?好家伙,这试探就是个死啊!

  还好是那人按捺不住,率先动手了,否则,今晚上,说不定死的就是他们……

  而另一边,距离这边稍远处。

  “嘶……”荆轲倒吸口凉气,还有些懵逼的看着先前那边发生的一切,怔然看向那漫天的光粒子,他人都傻了……

  仙?真的有仙?

  亲眼所见,还杀人了……

  那手段,简直匪夷所思,直接炸了?

  直到楚渊的关门声传来,荆轲这才回过神,旋即,神色复杂,阴晴不定的看向盖聂,犹豫着,最终才道:“初度兄,你,怎么看?”

  怎么看?

  当然是用眼睛看了还能怎么看?

  盖聂无言,嘴角抽了抽,到了今天,他才恍然发现,这世间,竟然真的有仙?

  幸好,幸好……

  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对仙不敬,也没有对神不敬……吧?

  “初度兄?”荆轲的声音从耳旁传来。

  盖聂有些恍惚,这才回过神,愕然看向荆轲,下意识询问道:“何事?”

  荆轲无言,好家伙,这是傻了?

  现在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了?

  “初度兄,你我,该如何?是去找那……还是如何?”荆轲询问,眼神示意楚渊的房子。

  仙人!

  这可是活生生的仙人,这可真的就是仙缘了。

  若是不好好的去抱一抱大腿,那又怎么能甘心?

  他们来蜀郡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当然是来找仙人,找仙缘的,如今,仙人仙缘近在眼前,又有什么道理不去抓一把?

  说不定,这一把抓上去,就是登天的机会呢?

  尽管很危险……

  看上去,那楚渊很是凶险的样子。

  可是,凶险归凶险,这可是仙缘!

  去了,可能会死,也可能获得仙缘,至少是五五开。

  但若是不去的话,连五五开的机会都没有。

  他娘的,都走到了这一步了,不去试试怎么能行?

  不管这楚渊到底有多凶残,不管这杜渊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甚至,不管他是楚渊还是杜渊,都要去!

  荆轲跃跃欲试,他是刺客出生,自然愿意铤而走险,就算是死,那也值了……

  他跃跃欲试,眼中满是兴奋的光。

  可一旁的盖聂,却是无动于衷,皱着眉,迟迟没有决定。

  “初度兄……”荆轲低喝,有些急切,这机会,可不多,他们来这里,本身就是来找仙缘的,如今,仙缘近在眼前,还等什么?

  此刻,盖聂眼中有些挣扎之色,可最终,还是一咬牙,低喝出声:“不能去!”

  “为什么?”

  荆轲瞪眼,有些愕然,当初,来蜀郡的决定,可是盖聂下的,如今,仙就在眼前,临了到头,盖聂竟然怂了?什么意思?

  “去?去干什么?送玉佩么?”

  盖聂寒声开口:“你没看到么?若是那人,不交出玉佩,说不定,还能活命,但是,他这玉佩一交出来……”

  盖聂摇摇头,叹息道:“那是个凶徒,那是个杀胚,二话不说,就直接杀!”

  “这……”

  荆轲迟疑,先前发生的一切,他自然也是看在眼里,只是,他并没有盖聂想的那么多。

  在他看来,他只需要表现出好感,只要不去做伤害楚渊的事,虚心请教的话,想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如今盖聂一说……

  “抢玉佩?”

  荆轲手腕一翻,那玉佩,出现在掌中,荧光闪烁,温润异常。

  荆轲皱起眉,仔细端详这玉佩,迟疑道:“难不成,这玉佩中,还有什么玄机不成?抢?这东西,抢过去了又有何用?”

  “何用?”

  盖聂瞥了眼荆轲,幽幽道:“这玉佩,目前看来,绝对不少,若是被一个人掌控,譬如某个国家,譬如某个势力,一声令下,远隔千里都能收到消息。”

  荆轲无言。

  的确是这样,在这个年代,通讯极为不方便。

  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

  可若是有了这玉佩……

  那军情是无延迟的知晓,命令更是能第一时间下达。

  不需要多,一个势力只需要十块,就能左右战场局势。

  “可他是仙人,是修行者,要这东西,又有何用?你我藏好一点,不暴露……”荆轲沉声说,还有些不甘心。

  “正因为他是仙人,是修行者,肯定知晓这玉佩的秘密,我们去,那是自投罗网,这家伙,狠着呢,是想将吾等都一网打尽!”盖聂脸色有些难看,咬着牙,握紧拳……

  那杜渊,绝对是个狠人!

  还不是一点半点的狠!

  那是个狼人,是个狼灭!

  那家伙,在钓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