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十八岁才成仙,请问还有救吗? > 第七十七章:孔圣人的刻刀!

我的书架

第七十七章:孔圣人的刻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君房散人……”

  荀子皱眉,许久后,才摇摇头:“不知,没听过名号,或许,就如上古仙人赤松子、广成子、彭祖一样!”

  “这样么……”楚渊点点头。

  “对了……”

  楚渊又是心中一动,抓起玉佩,点开群聊界面,看向荀子,询问道:“我观此间,似乎还有很多人手持此物,这里面,到底有多少是普通人,又有多少是仙人?”

  “在你之前,我感觉全都是普通人,许多人,老夫更是认识,但是,在你之后,老夫就有些不确定了……”荀子摇头一叹,神色有些复杂。

  说不定,当年他们在群里嗨聊的时候,已经被潜水在群里的仙人看完了,指不定还在嘲讽他们这些愚昧无知的凡人呢……

  凡人,仙神……

  这群里,还真是鱼龙混杂。

  真真假假,混不清楚。

  想要分辨,一时间,还真无从分起……

  “对了,老赵,你知道蜀地降临的两位仙人是谁吗?”楚渊又想到了什么,连忙看向荀子,连声询问。

  “这个……不知……”

  荀子摇头,第一次,他看到了,只是看到了个尾巴,然后就消失了。

  第二次,他也在场,甚至,因为这一次,他还重返青春,活出了第二世。

  但是,你要问他这两位仙人是谁,那他就不清楚了。

  “唉,可惜了,我没有亲眼见证,怪我疏忽大意,沉浸式修行不可取啊!”楚渊叹息,两次他都没看到,就真的很可惜。

  “那个,我只是猜测啊……”

  荀子看向楚渊,有些纠结道:“你说,有没有可能……只是可能啊,那仙,其实就是你?”

  “不可能!”楚渊哑然失笑,这怎么可能?

  完全是无稽之谈,滑天下之大稽。

  “你说是天上的仙打算冲破封锁,降临现世还有可能,但你说那是我,啧啧,我要是有那么强的能耐,我也不在这跟你扯淡了!”楚渊摇头否认,觉得自己没有那种手段。

  “老夫还是感觉,那就是你!”荀子还是这般说,隐隐约约,就感觉,那仙人,肯定与楚渊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再有,楚渊都说了,天上的仙人,天上的神,都死绝了。

  那不是楚渊造成的异象,又是谁造成的?

  “算了,不说这个……”

  楚渊摇头大不了等将来实力强了,神念一扫,瞬间就能扫便整个九州,这个世界的秘密,也能挖掘的一清二楚,甚至,他还能回溯时间,观看过往,是不是自己,不就一清二楚了?

  再说,这本身也是小事……

  “行了,老赵,我也该走了,有事直接给我发消息,你修行,是读圣贤书,我修行,是走遍山川!”楚渊站起身,生了个懒腰,背后骨头咔咔作响。

  虽然还有很多疑云,还有很多搞不清楚,但是,楚渊却能隐隐约约看到前方的光明!

  这一刻,他对未来,才是真的无比的期待……

  “等下……”荀子连忙喊了声。

  “嗯?还有事?”楚渊疑惑看向荀子。

  他在这边的疑问几乎都解决了,知道了老赵就是荀子,知道了曾经没有仙,收货不可为不丰富。

  既然在他之前,以及黑帝绝地天通之后这段时间没有仙……

  那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去刨祖坟,去寻找遗迹了。

  遗迹先不谈,就说那些祖坟……

  啧,这个时代的名人不可为不多,夏桀、商纣王、姜子牙、老子、列子、庄子、亢仓子、辛鈃,还有孔子、孟子、子夏等等……

  这些可都是名人,陪葬品肯定不少。

  虽然,有些人,年代还不是很久远,那些陪葬品的灵光也不一定很强,但是,说不定有意外收获呢?

  当然,也就荀子不知道楚渊在想什么,若是知道了,恐怕会气的三尸神暴跳,颅内生烟!

  而此时,就见荀子从怀中掏出一用黄绸包裹的事物。

  就见荀子小心翼翼的将其放在桌上,然后,又轻轻的揭开黄绸……

  楚渊好奇看着,实在是想不明白,这玩意是个啥,竟然让荀子都这般的小心对待?

  终于,黄绸打开,露出里面的事物来……

  那是个漆黑闪烁着金属光泽的刻刀,就是那种寻常见的刻刀,专门在竹简上刻字的。

  刻刀上,多多少少有些划痕,显然是有些年头了,就连刻刀木质手柄上,也被盘出了爆浆。

  这东西,不说历史价值,就单单这般好的成色,就值不少钱!

  “好东西啊,老赵,你哪来的?”楚渊一脸好奇看着荀子,当然,他虽然觉得这是好东西,但是,他感觉,对他来说,没用,他又不需要刻刀去刻字。

  “这东西……”

  荀子顿了顿,看着这刻刀,有些感慨,许久之后,才到处其中旋即:“此乃孔圣用的刻刀!”

  “嗯?”

  楚渊一愣,又仔细打量这刻刀,实在是没看出来什么,不由得好笑的摇摇头:“这东西,怎么说也算得上是个先师的遗物,你不供奉在孔庙,拿出来作甚?”

  “此物,有些非同寻常,你能感受到么?其内,蕴含着庞大的文气!”荀子郑重看向楚渊,刻刀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刻刀内的文气。

  文气,乃儒家修行的根本,蕴养膻中,乃浩然正气,修行之根本!

  这东西,很重要,他一个人搞不定,所以,才找楚渊来看看。

  “哦?文气?”

  楚渊皱眉,仔细端详那刻刀,感应片刻,只能感受到微弱的波动,具体是什么,他也不是很清楚……

  他终究不是修儒的,走的路子与荀子不一样,感受不出来也很正常。

  “你搞不定?”楚渊一脸奇怪的看着荀子。

  堂堂后圣,竟然还搞不定一个刻刀?

  就算这刻刀再怎么神奇,你都搞不定,还指望我?我又不是你们儒家的!

  “嗯!”

  荀子点头,许久之后,这才道:“这刻刀内,蕴含庞大文气,但是,老夫实在是没办法吸纳,就像是被封印了一般,若是可以,你我可共同破开封印!”

  “封印?”

  楚渊皱眉,若有所思道:“那我先试试,先说好,若是这东西坏了,可不能找我!”

  “可!”荀子点头,答应了下来。

  “定,乾坤!”

  楚渊瞬间闭眼,盘膝而坐,刹那间,再次进入那种玄之又玄,不可言,不可名状的世界中!

  然后,打眼朝那刻刀一瞧……

  “卧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