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十八岁才成仙,请问还有救吗? > 第八十二章:寒碜,很**寒碜!

我的书架

第八十二章:寒碜,很**寒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嗡!”

  此时,凉亭外,张苍周身金光环绕,就见那金光迅速朝着手中汇聚,很快,一卷空白的竹简出现在手中。

  竹简上,隐约有些金色文字出现,可很快,那些文字就隐退消失不见,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本命文宝凝聚,在这一瞬间,张苍踏入了一品腐儒境!

  “轰!”狂暴金光陡然扩散,威压碾压方圆百米。

  “嗯……”

  张苍晃了晃头,终于是回过神,可紧接着,他又有些茫然,下意识看着自己手中凝聚出来的竹简……

  好像,成功了?

  在这一瞬间,他脑海中多了很多关于儒家修行体系的知识。

  儒家修浩然气,文气才气,文可安天下,一言出,定乾坤,言出法随……

  而现在,他就踏上了儒家修行体系的起点,未来,可期!

  “成功了!”

  张苍喃喃着,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明显,最后硬是演变成狂喜!

  “师父!师父,弟子成功了,弟子成功了!”

  他说着,左右环视,似想要找到荀子,似想要找到楚渊……

  然而,周围哪还有人?

  “唉?”张苍懵逼,人呢?先前还在的?现在人怎么就没了?

  “先生与小先生走了!”这时候,有下人上前,看向张苍,一脸敬畏,恭声开口。

  “走?走了?”

  张苍愕然,下意识询问道:“我入定多久?”

  “就……”

  那下人皱着眉,小声道:“就一盏茶功夫!”

  “一盏茶功夫?”张苍默然,一盏茶功夫,师父就走了?

  “那,师父他们有说去何地?”张苍再问。

  那下人继续道:“说是去孔庙。”

  “孔庙!哈哈,好!”

  张苍一喜,自言自语道:“孔庙距离此地也有千里,以我现在的实力,现在追,不是问题。”

  说着,张苍就要动身……

  这一刻,他信心满满,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试试自己的新能力,他感觉自己很强大,很牛逼,膨胀的不行,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荀子面前展现一番。

  “那个……”这时候,那下人却是一脸尴尬,欲言又止……

  “嗯?何事?”张苍皱眉,不过,到也没有什么不悦的,若是换做旁人,说不定就感觉高人一等,成为了超凡。

  但张苍还算是理智,毕竟是修儒的,不会因为力量膨胀过头……

  嗯,小膨胀肯定还是有些的。

  一见张苍皱眉,那下人赶忙道:“先生与小先生,恐怕已经到孔庙了……”

  “额?你说什么?”

  张苍一愣,拧眉看着这下人,沉声道:“你想清楚了,你确定,老师已经到了?这可是千里之遥,一盏茶功夫,能跨越千里?”

  “这个,先生是这么说的,他们走的时候……走的时候……”那下人欲言又止,一时间,竟找不到言语来形容当时发生的一切……

  “走的时候怎的?”张苍还是拧眉,总感觉稀里糊涂的。

  “就是,明明看着先生与小先生聊得还好好的,可聊着聊着,没有先兆的,一晃眼就不见了!”那下人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将先前发生的一切说出来……

  就贼诡异……

  明明看着两人还很正常的交谈,周围人也都看的清清楚楚,可看着看着,就那么一瞬间,人没了……

  关键是,他们都还没反应过来,就像这一切都很正常一样,直到张苍醒来,在那喊,他们才突然惊觉,荀子与楚渊,已经不见了!

  太诡异了,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那种感受……

  就像是……

  “道法自然!”张苍喃喃着,心中惊骇,就按照这下人的描述,张苍脑海中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个词……

  一切发生的都是那般的自然,就像本该如此一样,没有任何突兀,与周围的一切融为一体……

  直到现在,他才像是被一盆冷水浇在头上一样,心凉,彻底冷静下来。

  好家伙,自己初入修行界,就这般的沾沾自喜,这般的狂妄……

  还想着去老师与小先生面前炫耀?

  殊不知,人家已经达到了某个新的境界,那种不可言的境界,碾压自己不知道多少。

  张苍惊疑不定。

  说实话,他现在是真的想去孔庙看看,想去看看大修士之间是如何做事斗法的。

  他也想学过来,想要学会那种道法自然的感觉……

  学……

  张苍目光微微转动,看向了自己手中凝聚出来的竹简,竹简空空荡荡,没有任何文字字体出现,只是偶尔会闪烁些许金光字符。

  金光字符给人一种极为神秘的感觉,旁人根本看不懂那是啥……

  也只有张苍自己知道……

  他这竹简,有一项专属的特性,那就是,记录……

  当然,正常竹简也都能记录,只不过,张苍这文宝记录的东西有些不一样,有些特别……

  就比如……

  现在,张苍就很想去记录记录楚渊的道法自然,然后,学会!

  ……

  而此时,孔庙处……

  也就楚渊不知道张苍的特性,若是知道的话,恐怕……得把这能力偷过来……

  当然,就现在而言,楚渊可不回去关心张苍如何,他更关心的是面前这孔庙……

  “这就是,孔庙?”楚渊愕然看着面前这三间小房子,看着这三间小庙,有些懵。

  如果荀子不说这是孔庙,楚渊都以为这是哪的土地庙。

  是的,孔庙很破,很小,别说与后世规格相比了,就是比之一些小神神庙都有所不如。

  这庙小的,与孔子的地位及其不相符。

  而且,关键是,这还不是专门建造起来的庙,而就只是一座宅,因宅立庙,这其实是孔子的故居,孔子曾经住过的地方。

  为了悼念孔子,就将孔子穿过的衣服,乘过的车,用过的琴等等遗物收集在这以作纪念。

  “认为小了?”荀子看向楚渊,笑着询问。

  听楚渊的语气就知道,这孔庙似乎是小的有些意外。

  “确实……”楚渊点点头。

  他努力的回想自己以及中关于孔庙的描述,到模模糊糊的知道,孔庙共有五殿、一祠、一阁、一坛、两堂、十七碑亭、五十三门坊,共计有殿庑四百六十六间……

  但眼前这三间小屋……

  “好歹也是孔圣人,这三间小屋,是不是太寒碜了些?”楚渊看向荀子,歪头询问。

  “寒碜么?”

  “寒碜,很他妈寒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