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同学是妖艳小光头 > 四十六章 小坦克

我的书架

四十六章 小坦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四月份的临市还没有夏日的燥热。

  阳光正好,午后的风温凉。

  穿着一身短衣短裤,唐妩懒洋洋地躺在泳池边。

  耳朵里塞着耳机,凤眸轻轻闭着,羽扇般的长睫投下浅浅阴影。

  水面清凌凌,阳光折射下一片晶莹。

  衬得少女裸露的肌肤越发白腻。

  一个女佣走近,“小姐,先生的礼物到了。”

  没有睁眼,唐妩樱唇轻掀,嗓音低哑,散发着丝丝慵懒之气。

  “放在二楼的第六个房间里,我待会儿去看。”

  女佣有些为难。

  “小姐,这次的礼物不一样,正在刘伯那呢。”

  眉梢挑了挑,唐妩才慢慢睁眼,漆黑的眸水润,眼白有浅浅红意。

  “那我就去看看吧。”

  不紧不慢地坐起身,白净秀美的脚踏在象牙金的仿古砖上,那双腿笔直修长。

  “把桌上的书搬进去,放在小书房。”

  “好的。”

  花圃里鹅卵石小道黑白相接,一路繁花点缀。

  还没到庭院,唐妩就听见了女佣们欢笑的声音。

  是什么礼物把她们都逗乐了?

  步子大了些,唐妩远远就看见刘伯老小孩似的蹲在地上左右移动,时不时还发出欢愉的爽朗笑声。

  唇角勾起,凤眸里染上点点笑意。

  越发走近了唐妩才瞧见地上那只左冲右跑的软乎乎的小家伙。

  见到来人,它摇着小尾巴,一双小眼睛湿漉漉地盯着。

  真是,萌得不行!

  唐妩笑着蹲下身唤它,右手朝它来回招着。

  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那小东西也不怕生人,跌跌撞撞地就朝唐妩奔去。

  摸到它的那一刻,唐妩觉得自己的内心软得一塌糊涂。

  “小姐,这就是先生让人带回来的,说是可以陪你学习解闷。”

  唐妩头也没抬,眼睛始终看着跟前的小狗子。

  “它还没名字吧?”

  “这是罗威纳犬,长大了可是凶猛,先生说既是送给你的就让你取。”

  双手掐住它的前腿窝,唐妩一把把他抱起。

  “高大又凶猛啊,那你就叫坦克好了。”

  唐妩用自己的光头蹭蹭它圆润的肚皮,笑得宠溺。

  “不过你现在还是小坦克哦。”

  下午三点多。

  一身黑衣黑裤头戴鸭舌帽的唐妩背着小坦克走出了大门。

  刘伯追上去,“小姐,你这是?”

  将炫黑的迪卡龙滑板放在地上,唐妩才抬头看他。

  “我带小坦克去宠物店逛逛,顺便放放风。”

  “学习使我疲惫。”

  “小姐我送你……”

  “不用了刘伯,待会儿我打电话你再来接我就行。”

  将背包转到胸前,唐妩撸了把小坦克的狗头,心里满足。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小奶狗啊!

  “走了小东西,带你进城。”

  说完唐妩修长的左腿踩上滑板,右脚干净利落一蹬,身姿犹如离弦的箭,破风而出。

  着实是把身后看着的刘伯吓得心尖儿乱颤。

  这一条山路下去,可就没有一块地儿是平坦的!

  哎!

  山路蜿蜒,唐妩一路疾风而驰,很快到了闹市区。

  宽敞的人行道,她晃晃悠悠地滑着,人潮涌动时也能游刃有余地完美避开。

  在商业街最醒目的宠物店前停下。

  唐妩左脚轻踩,滑板乖顺地立起被她拎在手中。

  一身黑衣的少年看不清面容,光是露在外面的光洁白皙的下巴就够人遐想。

  很快吸引了宠物店里逗猫猫狗狗的女客人。

  “请问你需要点什么,是看宠物,还是买用品?”

  唐妩头也未抬,嗓音低沉,雌雄莫辨。

  “看用品。”

  “好的,宠物用品都在里面的区域。”

  唐妩跟着走进去,大厅的沙发上坐着一群打扮前卫的少女,旁边堆放着宠物用品。

  这貌似都是大客户。

  目不暇视。

  挑挑拣拣半小时,唐妩才选好了自己的东西。

  身后那群少女嘻嘻哈哈,全然不顾这是公共场所。

  唐妩走过她们身边被拦下,“帅哥,可以加你的微信吗?”

  “不可以。”

  没有片刻犹豫。

  又斩钉截铁。

  倒也是个心高气傲的。被拒绝后女生坐下继续嘻嘻哈哈,怀里抱着一只伯曼猫。

  唐妩到前台结账,不一会女生们呼呼啦啦从她身后经过,对着前台喊趾高气昂地让他送到老地方。

  往外走,一边高声交谈。

  啧,

  曾经的自己也是这么——目中无人得让人厌烦?

  站在门口,唐妩还能听见她们的声音。

  “对,小米打电话过来说她真的看见她了,现在正让人把她逮住。”

  “真是想不到那丫头居然转到了三中,就她那成绩,我们还真想不到。”

  “她以为她逃得掉?”

  “她就不配得到好生活!”

  “兰姐,小米说抓住安宁那小贱人了!”

  收回漫不经心逗狗的手,唐妩微扬着下巴向那群人瞟去,眼底闪过冷芒。

  安宁?

  拨通了刘伯的电话让他来拿东西,又和店员交代一声后唐妩跟上她们。

  昏暗潮湿的废弃居民楼。

  唐妩拧着眉搜寻她们的身影。

  到了二楼,那抱着伯曼猫的少女率先开口,画着淡妆的脸上带着哂笑。

  “小贱人,没想到吧,又遇上了我?”

  安宁被两个人抓着,半边脸颊已经红肿,大眼里通红,眼角还有未干涸的泪渍。

  贝齿咬着下唇,隐隐泛白。

  一股不服输的倔强劲。

  “也是一年没见了,怎么,你倒是胆子变大了啊?”

  “也是,我看你也快忘了被关厕所的滋味儿了。”

  “我倒是好奇,就你那脑子,怎么进的三中?”

  “不会是你妈又去睡了哪个领导吧?”

  一群人满目讥笑,笑声尖锐得快要刺破安宁的心脏。

  白眼下布着血丝,她拼命挣扎,大声哭吼,歇斯底里。

  “不许你们污蔑我妈妈!”

  杜鑫兰上去反手给她一巴掌,打得安宁无力地歪在一边,靠抓着她的人支撑着才没有倒下。

  “你妈就是婊子,不然你以为你是怎么来的?!”

  “你妈专门破坏人家的家庭”,杜鑫兰扯着嗓子大喊,面目狰狞。

  “就是你们破坏了我的家!”

  寂静的楼道里声音回荡,唐妩找到她们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