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世嫣红 > 第48章 城楼事件

我的书架

第48章 城楼事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城楼下的百姓们也顾不上自己是出城还是进城?全都昂头首看向城楼上的精彩一幕。

  士兵们确实奈何不了两人,而两人却可以将士兵们全全杀害。

  长白山的十五年学艺,对付这些虾兵蟹将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小禹虽不是白行山弟子,可他十五年跟随在吕贤身边,也练得一身本领,对付这些士兵根本不在话下。

  可两人并没有杀戮之心,只是一时觉得有趣,不愿离开罢了。

  “快看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城楼下两个姑娘也如别的路人一样,昂首看向城楼,说话的是容华,而另外一个则是赵秀宁。

  “发生了什么事?看着像是有人跟守兵打了起来。”赵秀宁眯着眼睛盯着城楼,具体情况她也不太能看得清楚。

  “快去报官吧!搞不好是刺客。”容华说到。

  “管那么多闲事作甚?先看看热闹再说,你瞧,刺客只有两人,闹不出什么大动静的,再说了也殃及不到我们呀!你说是吗?”赵秀宁说完看向容华。

  而此时容华已经不再观看城楼上的打闹,而是将脸转向了赵秀宁,她盯着赵秀宁仔细打量。

  最近她越发觉得赵秀宁像变了一个人,嫌东嫌西不说了,还总是喜欢挑是非。

  或许不是赵秀宁变了,而是她的本性露了出来。

  “喂,怎么了?发什么呆?”赵秀宁用手在容华眼前晃了晃并问到。

  “没,没什么!”容华敷衍,随后又继续说道:“我们还是回去吧!城门口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万一再出了什么事?姑娘会担心的,要不我陪你到别的地方逛逛。”

  “不行,我就要在这里。你瞧,打的多热闹。”赵秀宁边说边开心的蹦了起来。

  容华无奈,只好陪她在那儿多待上一会,若不是她家姑娘吩咐让她陪赵秀宁出来透透气,她才不勉强在这儿呆着呢!

  此时城墙上闹得越来越激烈,守城士兵们是刀刀致命。不在是所有人同时出招,而是摆出了阵法,不过对于两人来说也就是小菜一碟罢了。

  不管是排兵布阵,还是单打独斗,对于吕贤来说都不在话下,所以一个小小的阵法便被吕贤轻而易举的破除。

  十五年白行山学艺,学的可都是真本领。

  一群士兵全都倒在地上抱着肚子打滚。

  原来,他们在袭击吕贤的时候,也不知突然发生了何事,尽然剑柄像是有一股很大的力道全都反弹,向自己袭击,着实吓了他们一大跳。

  “撞邪了,撞邪了。”

  其中一个士兵疼的抱着肚子躺在地上,嘴里还不停的嚷嚷到。

  此时城楼下的众人还不知城楼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眼睛所见到的便是一群守城将士围着两个男子袭击,而最终那一群士兵却被两个男子打倒。

  “你瞧!那俩人多厉害,一群士兵竟然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不知是谁家的公子?竟然如此了得,也不知与表哥相比如何?”赵秀宁看着城楼上自言自语的嘟囔着。

  容华偷笑,打趣道:“整天把你表哥挂在嘴上,你表哥心里惦记的,可都是我们家姑娘。”

  赵秀宁知道容华这是玩笑话,并没有多在意。

  因为她发现她的表哥对姜红鸾的感情并没有像容华说的那么上心。自她来到月阳楼之后,她的表哥就从来没有出现过,若是真的对姜红鸾感情极深,又岂会这么久不来看望她。

  加之姜红鸾的身份尴尬,而她自己却是清廉之家,又是表哥的外祖家,所以这一点他还是很有自信的。

  吕符的离开,导致赵氏根本没能有机会出府接走赵秀宁,而赵秀宁也没有亲自去太师府认亲。

  这一段时间她一直与姜红鸾以及容华生活在一起。

  三人也熟悉了很多,只是心里都各自怀揣着芥蒂,

  “才不是呢!”赵秀宁反驳到。

  “哪里不是了,你整天把表哥挂在嘴上,到现在为止你恐怕连见都没有见过他吧?”

  “那又如何?两情若能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还年轻,有赵秀宁的是时间与耐心。”

  “是是是,”容华便不与她作过多辩解,反正她口中的表哥也是个冒牌货。

  若是让赵秀宁知道她心心念念的表哥其实是个冒名顶替的,她该有多失望,每次想到这里容华都自觉好笑。

  此时从楼上倒下的士兵都纷纷爬了起来,虎视眈眈的望着吕贤及小禹,预要将两人生吞活剥。

  士兵们一点一点朝中间挪着步子,眼看一步步,毕竟包围圈越来越小。

  此时吕贤给小禹递了个眼色,二人相望点头,表示已经会意,下一刻便是两人从高高的城楼上跳了下来。

  白衣飘飘,凌空踏步。看傻了城楼下的赵秀宁以及容华。

  而此时,城楼上的那些守城将士们都纷纷朝楼下跑来。

  由于需要从楼梯下来,所以速度慢了很多,等一群守将下楼后,两人已经不见踪影。

  即使看不见两人的踪影,守将们依旧不罢手的四处寻找,眼下不光光只有守将在四处寻找两人,就连溧阳城内的侍卫军也被惊动了。

  “分头找,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两名刺客找出来。”那边已经下了死命令。

  而人生地不熟的两人竟无处可躲。

  “公子,不行,实在跑不动了,咱又没要了那些人的性命,咱跑什么呀?”小禹弯着腰,双手扶着双膝,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

  然而一旁的吕贤却像是个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面容镇定,语气平平,一点也没有剧烈运动过后的粗壮喘息声。

  “既如此,那你跑什么呀?”

  “公子,我这不是看你跑我才跑的嘛!要不咱就光明正大的出去跟他们说说,咱也没什么过分的要求,就是想过那扇门罢了。”

  “要说你去说,本公子可不去冒这个险,再说了,他们也追不上来呀!怕什么?”

  “公子,咱们就这么一直躲着也不是办法呀!城里官兵这么多,搞不好哪天就被抓走了。”

  “放心好了,敌在明我在暗,就凭你家公子来对付他们,还不是绰绰有余。”吕贤玩笑的说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