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觅天迹 > 第三章 另寻它法

我的书架

第三章 另寻它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房间内,一阵阵急促的呼吸声从床上的陈焕鼻中呼出,此刻他那扭曲的脸加上面目全非的脸庞,双眼翻白。

  陈焕全身抹上蓝色粉末,正是是复脉粉,一种在四季楼的伤药,能够治疗经脉受损的武者,毕竟武者刀口上舔血,受伤是常有之事。

  不过此药也要不少的贡献点,并且只有内门弟子才能够兑换,陈焕也是积蓄两年估计连三分之一都换不到,若不是邱梅替他垫了不少贡献点,他到死估计都拿不到此药。

  陈焕心头对着邱梅只有感激,不管日后如何一定要好好孝敬邱梅。

  “啊~~!!!”疼痛感瞬间冲入其大脑,差点眩晕过去,他紧紧咬牙,那嘴唇不在,有的只是干煸萎缩一般的嘴。

  蓝色粉末慢慢渗入陈焕烧焦的皮肤内,陈焕感觉自己身体的经脉像被人死死拽住一般,不断抽搐着,导致他脸上也隐隐鼓起,冷汗和泪水也流出,似乎下面有着些黄白之物。

  从此次就能够知晓陈焕此刻经历什么,他不是那些有十分有毅力的人,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软弱的纨绔子弟,哪里有经历过这些,但是想到自己的血海深仇,咬咬牙硬撑过去,嘴中不断轻哼,牙齿不断颤抖。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陈焕也似乎慢慢接受这种疼痛的感觉,能够感受到体内开始一股清凉,似乎在修复他的经脉。

  他心中一喜,连忙沉住心,虽然疼痛开始的时候那么严重,但是还是让他汗水直流,打湿了床铺。

  此刻陈焕体内,原本断开的经脉,似乎活了一般,在那些蓝色粉末的作用下,开始慢慢修复着。

  一股不知道潜伏在哪里的红色能量突然在其体内经脉乱串,把原本要修复的经脉重新斩断,这导致陈焕一大口鲜血直接喷出,洒落在床上,然后人一晕倒在床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焕感觉到嘴边有人正在喂东西进他嘴中,是一股浓厚的药味,他感觉身体一暖,有些许力量,缓缓睁开双眼,眼前的人正是邱梅,此刻她已是满头大汗,焦急的目光看着陈焕。

  “焕儿你终于醒了!!!都怪梅姨,不该给你复脉粉的。”邱梅继续喂药,脸色苍白看着陈焕。

  “没事,梅姨...路是我自己选的,可是我不甘心,我不甘心,父母之仇,我不想就这样早早的死去...不!”陈焕无力的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看着天花板,嘴中念叨着。

  “焕儿,剩下时间你就好好修养,有梅姨在这陪你。”邱梅紧握陈焕的手。

  在给陈焕复脉粉之后,有些担心出什么事情,就在今日前来,发现房间内一片安静,推开门发现陈焕已经倒在床上,整个床一片狼藉。

  不久,邱梅从房间离开,此刻她心情不好,在救治陈焕的同时,为其探查身体状况,发现经脉比之前更加严重,并且还火上浇油,导致陈焕的内伤更加深重,甚至剩下的时间也不足一年。

  房间内,陈焕从床上缓缓爬下,扶着墙走到桌前,狠狠拍了下桌子。

  不仅思索着,然后过了一会,他缓缓从房间走出,阳光照射在其脸上,让其睁不开双眼,他只能用手遮住,走到自己装着书籍的房间。

  在房间开始寻找,由于书籍太多,这些书籍他这些年都阅读过一边,陈焕拥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

  但是也花不少时间,终于在傍晚时,他从书堆中找出一本古朴的书籍,这本书封面已经看不清字,只能隐约看到“药......集”两字,他点亮房间的油灯,坐在桌子前,开始查找。

  这些书籍都是邱梅留给陈焕阅读所用,都是四季楼内传承下来的珍贵之物,不过邱梅的地位与医术倒是没有人说什么,再加上陈焕这些年帮助邱梅一同医治内门之人。

  时间过去不知道多久,陈焕一拍桌子,“就是这个。”此刻他脸露出喜色。

  那书籍上残破的一页夹着一张纸,不过也是破破烂烂,‘驱.....丹,能够驱除.....体....真气.....”由于纸张太过古旧,但是依稀能够辨认出来,自己在用复脉粉的时候,感受到那股存在其体内隐藏的真气,若不能将这股真气驱除出去,那么就会像个随时要命的炸弹一般。

  陈焕继续辨认下面的字,将书籍上所说的药材纪录下来,“苦...草,墨玉花,...”为了确认草药是哪种,陈焕将书房中记载的草药一一对应。

  三日后,此刻陈焕恢复了一些,他身穿黑袍,戴上铁面具,背负着一个包袱,手上拿着十多张纸,上面便是这几日他研究出那驱....丹所需的草药,自己给这个丹名为驱气丹,但是看那书籍似乎是多两个字,但是效果应该差不多了多少,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信此书一次。

  连云山脉,是四季楼所属的领地,这里拥有丰富的资源,因此也是四季楼能够长久立住的原因。

  青云镇,是连云山脉中的一座小镇,由四季楼的属地,四季楼提供保护,防止周边山贼洗劫,而后唐官府维持小镇秩序。

  大街上人来人往,一个黑袍人在其中十分不显眼,其背着个小背篓,正是陈焕,他坐上宗门的马车历经一整天才到达青云镇。

  他看着路别喊叫的小贩,与那些来来往往的人,不禁想起谷乡村,他猛的摇了摇头,此刻不是回忆悲伤的时候。

  陈焕看着手上的地图,是他花了几文钱从一个门口商贩买来的地图,看着地图标着一个名为药轩阁的药行。

  此刻药轩阁里人十分多,不断出出进进,陈焕也踏上阶梯进入,迎面就是一个人走到陈焕面前,恭敬道:“不知客官需要什么药材?本阁药材丰富,价格低廉。”店内的人员看到陈焕戴着的铁面具,心道这是个怪人。

  “你将这上面的药材给我找下。”陈焕将一张纸拿给店员,店员双手接过陈焕的纸,看了一眼说道;“客官这上面的药材虽然不是珍贵,但是也算少见,价格嘛...可能不低。”

  “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吧。”陈焕丢出一个令牌,上面刻着四季楼三个字,让店员一惊,周围的人看到此物,纷纷讨论着。

  “这位四季楼的高人跟我来,我们到后厅说。”一个老者缓缓走来。

  陈焕拿回令牌,跟随着老者的步伐,走到一间小屋子中,虽然门外还是吵吵闹闹,但是也算安静挺多。

  “这位小友,老夫姓古,你可以称我古老就行,凡是四季楼弟子在本店购买药材,我们都给予其打八折,不知客官需要什么药材。”老者与陈焕坐在凳子上,老者问道。

  陈焕将那张纸递给老者,老者看着上面的药材,思索了一番。

  “古老如何?这些药你们可都有?”陈焕问道。

  “小友药的这些药虽然不是珍贵的草药,也颇为少见之物,上面大部分药材本阁也拥有,年份也差不多,就是这个‘炎黄花’....本阁没此物。”那老者回道

  “那先有的药材先给我打包,古老,你可知道这炎黄花其他地方可有?若是告知在下,在下会给足您满意的报酬的!”陈焕说道,丢出一个钱袋,这两年他花销不大,四季楼每个月给弟子的俸禄也有十多两,这两年也存不少钱,不过这一次怕是要将他掏空。

  老者打开钱袋,然后笑眯眯道:“小友客气了,炎黄草本店没有,可是其消息的话本阁还是有的。”

  “噢?可否古老告知在下?”陈焕眼神一动。

  “前段时间本阁药队在连云山脉的古灵森林采药时,一位采药人有发现过炎黄草的痕迹,你应该知道此草虽然不是什么珍贵的草药,但是其草味是某一种野兽最喜欢的味道。”古老淡淡道,喝了一杯桌上的茶。

  “听古老意思,有猛兽守护着这株草?”陈焕似乎有所猜测,老者点了点头。

  “是一只血裂豹,守护在那,本阁为此草已经死伤不少护卫,最后只得放弃。”老者叹息。

  陈焕听闻,脸上一变,皱眉思索。

  “还请古老告诉在下那炎黄草位置,还有在下还需要这些药材,就麻烦古老。”陈焕说完,拿起桌上的笔在纸上写出些药材的名字。

  过了一个时辰,陈焕悄悄离开药轩阁。

  药轩阁门口,老者与店员站在一起,店员悄声道:“古老,那炎黄草为何就让给这人。”

  老者笑而不语,身影消失在阁中。

  陈焕找了个住宿的地方,将包袱藏放好后,离开了住宿的地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从一个铁匠铺离开。

  当夜,陈焕在住宿的房间中,捣鼓着什么,房间灯光将影子在窗户上照射出。

  两日后,一个黑袍人跟随药轩阁采药队离开青云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