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觅天迹 > 第七章 青铜棺

我的书架

第七章 青铜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座庞大漆黑的建筑出现在陈焕眼前,陈焕能够看到的是,面前是一道看不到尽头的阶梯。

  陈焕感到疑惑,这里似乎荒废许久,突然心内鸡皮疙瘩起来,心里凉飕飕。

  “这小鼎是怎么回事?太神奇了吧,难道我在做梦?”陈焕平静慌张的内心,拍了拍脸。

  这里就他一人,眼前悬浮发着绿光的小鼎才是他该注意的。

  陈焕触摸着小鼎,当他用手指触摸到小鼎时,小鼎发出一道绿光钻入他的手指,让他不禁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没站稳摔倒。

  “啊~!!”陈焕本来全身是伤,这一坐应该会让他疼得不得了,那些伤口怕是要在裂开。

  除了屁股疼外,身上的突然感觉到一股暖流在身体内徘徊,让他舒服的很。

  “咦!?”陈焕借助小鼎散发的光,看到自己那被针扎破的洞慢慢愈合,恢复如初。

  还不等陈焕缓和回来,陈焕身上的伤也渐渐愈合,除了他那全身被烧伤的皮肤外其他受的伤都在缓缓愈合。

  陈焕经历了一段酥软的感觉后,才从地上慢慢爬起,青铜小鼎的绿光没先前那么亮,倒是暗了少许。

  “莫非此物可以治愈受伤的人?”陈焕猜测道,然后走到小鼎面前,伸手把小鼎拿在掌心中。

  看着手掌中的小鼎不断发着绿光,陈焕对于这个陪伴他几年的传家之宝有些陌生,这是他平生所见。

  “此物指引我来到这个地方,怕是有什么玄机。”陈焕提着小鼎的绳子,这跟绳子已经挣脱开他脖子断掉。

  陈焕借助小鼎的绿光走近建筑物,心中还是有些不安,今天这事情可真是不可思议。

  这个黑影十分巨大,似乎是由巨石堆积而成,有一条不知道有多少层阶梯,阶梯上布满灰尘和蜘蛛丝,看来此地已经有不知道多少年没人来过,甚至有些巨石被岁月磨的残缺不堪。

  “现在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就跟着这个小鼎走吧。”陈焕决定道

  小心翼翼的提着小鼎往上走,注意着那些不平的阶梯,怕不小心踩空。

  一步一步往上走,此地只有陈焕的脚步声十分清晰,伴随着是陈焕的呼吸声。

  “这到底有多高啊....怎么跟爬山一样!不应该啊...那水潭与地面的距离也就十几丈,为何这感觉比四季楼的登云山还高似的?”陈焕气喘吁吁道,他现在身子弱的很,按他这个体格怕是女孩子都打不过。

  不过随即他冷汗冒出,提着小鼎借助绿光看向上方,可是只是乌黑一片,看不清有多高。

  走了一会,陈焕有些体力不支,本身他就没怎么经历过锻炼,甚至连内功心法都没法学习,是个肌无力之辈,三年前的那场伤导致他现在体内情况不容乐观。

  “要不还是下去找别的路吧。”陈焕看着那永远到不了的顶,有些泄气,提起放弃的念头。

  看到小鼎似乎还在牵引着他,陈焕咬咬牙往上走,要是离登顶不远因为自己放弃而错过该怎么办,万一出口就在上方呢?

  陈焕一边想着,一边慢慢继续往上走。

  一刻钟....两刻钟.....半个时辰....一个时辰....

  陈焕此刻已经大汗淋漓,满头大汗,还好上衣没穿,要不上衣已经湿透,他的皮肤烧焦导致他也很难散热。

  不过也奇怪,陈焕的汗腺应该随着那场大火一同被摧毁,但是除了体内糟糕的情况与烧焦的皮肤之外,倒是没有其他大问题。

  “怎么还没到头。”陈焕坐在阶梯上,看着下方那一片漆黑的场景。

  他举起小鼎,回头看着上方的阶梯,一道微弱的光闪烁了一下,陈焕连忙爬起身子,看向那发光的地方。

  “看来功夫不负有心人!差不多要爬到顶。”陈焕心中一喜,深呼吸几口,准备一鼓作气爬到顶。

  一步一步,看着那发着光着地方,陈焕感觉怎么没靠近?

  又过了一刻钟,两刻种,陈焕感觉自己怎么跟原地踏步一般,那发光的点怎么还是那么远。

  “见鬼了!!!”陈焕怒骂道,有些不耐烦,心中浮起了放弃的念头。

  就在此刻,手上的小鼎抖动了一下,一声清脆的“啵”的一声。

  陈焕被这动静吓了一跳,似乎周围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抬头举起小鼎看着四周,四周还是一片黑暗,然后转头看着身后,一个让他见鬼的事情发生,地面离自己就十几步阶梯的距离,自己不是爬了好久,怎么是原地踏步。

  突然一道白光出现,闪到陈焕双眼,陈焕双眼刺痛,突然在漆黑的地方被强光照了下眼睛,没有瞎都算好的,他眼睛不断有泪水流出。

  “这又怎么了?!”陈焕感觉双眼一片白色,过了一会才缓了过来,当他睁开眼睛,发现四周似乎没那么暗,变的明亮了起来。

  “这是?”陈焕发现这阶梯的不远处,有这一道蓝色的波动,似乎是围绕整个建筑物。

  突然小鼎发出发出一道蓝光,直击那蓝色的波动之上。

  陈焕得已看清那蓝色的波动,似乎像一堵墙,这个盘大的建筑物被蓝光所笼罩着,而蓝光上,有着几个缺口。

  陈焕眼见这奇异现象,心头有些不敢相信,没想到奇闻异事居然出现在他眼前。

  而他提的小鼎又浮起,他看着眼前浮起的小鼎,小鼎飘向他身后,正是祭坛上方的位置,陈焕转过身,自己能够看清楚上面的阶梯,似乎不高。

  陈焕手牵着绳子,一步一步往上面走。

  不一会儿,陈焕走到顶端,看清了整个建筑物。

  这是个平台,这里十分宽广,能容纳上千人都不成问题,而这个平台的中央,一个黑影竖立着,其四周有着几道长条的黑影,看不清是什么,从洞穴上面连接着那黑影。

  看了下身后的阶梯,其实并不高,阶梯似乎只有九十九层?为什么自己这九十九层走了那么久?

  回过神来,陈焕跟随着小鼎,慢慢靠近那东西面前,自己能够看清周围的环境,发现平台中央的东西似乎是一具青铜棺材,这具棺材站立着,深深插在平台中间。

  周围的有着几道粗大的铁链连接着,这具青铜棺已经布满灰尘,而那铁链也是,似乎在此地待了不知道多少年。

  “难道我误入到别人的墓穴?”陈焕心中猜测道,要不为何此地有具棺材。

  陈焕走到棺材前,此刻他不需小鼎的绿光看东西,就感觉身边十分明亮。

  小鼎浮到棺材前,就静止不动,陈焕紧跟其后,站在棺材前。

  用手抹去棺材上的灰尘,上面有些图案,不过似乎是残缺的。

  陈焕有些看不懂,难道与青铜小鼎之间有什么联系?

  慢慢抹去那些灰尘,小鼎突然发出一道绿光进入棺材,一幅图在棺材上浮现,一个眼熟的东西让陈焕目不转睛,然后沉思。

  “画上这小鼎怎么与我这小鼎极为相似?”陈焕看着眼前的画,面前的图画着一樽鼎不断冒出蓝火,然后鼎上方有些似乎是药材往下落,不一会一颗丹药从鼎中飞出,周围散发着一层层云雾环绕此丹。

  “为何这画会动!”陈焕一惊,但是再定睛一看,那图已经消失不见,青铜棺只有那残缺的图案。

  还不等陈焕理解图的意思时,图已经消失不见。

  “这图画的好像是炼制丹药?”陈焕有些不解,丹药炼制他当然知晓,他此行不也是为了炼制驱气丹。

  青铜鼎突然抖动了一下,那棺材板突然打开了一丝,吓得陈焕往后跳了一步,不会跑出什么东西吧?

  陈焕心中默念着灭魔退散之类的话语,深怕里面突然出现不干净的东西。

  “不会跑出什么妖魔鬼怪吧。”陈焕将小鼎拿在手中,急忙往后跑,在阶梯面前观察着青铜馆的动静,万一真出现什么变故就往下面跑。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什么都没发生。

  陈焕只能鼓起勇气,重新回到青铜棺面前,心中一狠下心,用双手拔住青铜馆的棺材板,然后用力推开,青铜馆缓缓打开。

  PS:谢谢各位的推荐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