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觅天迹 > 第八章 棺中物

我的书架

第八章 棺中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青铜棺的棺材板被陈焕缓缓推开,陈焕缓了一口气,心中有些愧疚感,这样拔人棺材是不是不太好。

  里面没有什么异动,陈焕的身子躲在棺材板后探出头看棺材内。

  看向棺材内,一颗黑影出现在他眼中,这个黑影是一颗头颅,布满灰尘。

  这个头颅十分凄惨,青铜棺外有着几道漆黑的铁索深入棺材内,铁索上面带着钩子,狠狠的插入头颅的太阳穴,天灵盖,双耳,眼孔,鼻孔和嘴,让陈焕看着心都一颤。

  “谁那么狠,这人死了都被这样对待。”陈焕叹息道。

  他有些同情这头颅的主人,死都不得安宁,怕不是作恶多端才给人这样对待。

  突然,头颅内发出一道微微的光线,引起陈焕的注意力。

  “得罪了!”陈焕提起胆子,用手指去掰开头颅的下颚,探头一看,里面似乎有东西。

  叮!

  陈焕手掌握着的小鼎突然发出一道清脆的声音,吓了陈焕一跳,还以为这头颅活了似的,那头颅还真在陈焕手中动了几下。

  小鼎挣脱出陈焕手中,陈焕退了几步,看着小鼎的异变。

  只见那青铜鼎在空中不断旋转,而那头颅似乎与其共鸣,也开始摇动,那锁着头颅的铁链也开始要摇动起来,咔咔声不断响起。

  头颅似乎跟活了一样,突然冲向小鼎,不断挣扎,像是想挣脱出铁索的束缚。

  陈焕被这情况吓了一跳,虽然这短短半日时间经历了太多超出他眼界的事情,眼前这个情况还是让他有些惊恐。

  陈焕的身子躲在棺材板后,内心慢慢平静下来,在小鼎后静静观察,只发现似乎是青铜鼎发出的吸力,导致头颅向小鼎飞去。

  “这头颅真硬。”陈焕看着那铁索紧紧拽着头颅,不想让其挣脱,那头颅也颇为坚硬,而且似乎这个头颅虽然表面漆黑,但是似乎是玉质的?

  人的头颅会有玉质?难道这不是人的头颅吗?

  陈焕脑海中充满疑惑看着眼前的场景,他轻咦一声。

  因为那铁索突然发出砰的一声,一根束缚着头颅天灵盖的铁索断开,慢慢的其他铁索也一根一根断开。

  就在头颅挣脱出最后一根铁索的时候,一道紫光从洞穴上方发出,笼罩住头颅,让头颅动弹不得。

  “这些光到底是什么?我怎么感觉这些光我碰到我就会直接化为齑粉?”陈焕心中猜想,脚有些发抖。

  从地上的平台捡起一块碎石,往那紫光那一扔,只见那碎石一触碰紫光就变成气体,消失不见。

  “这这这!!!”陈焕脚不禁往后退了几步,还好自己先前没手贱去触摸,今天运气还好,要是今天摸到这些东西自己不也跟那碎石一般瞬间消失不见?

  叮!

  青铜鼎似乎又弹动了一下,一道微弱的绿光传入紫光中,一声震耳的爆炸声不断在这地方回响,只见那紫光像是破碎了一般,上面出现一道道裂痕,然后慢慢消,一会不到就消失在陈焕眼前。

  头颅摆脱紫光的束缚,一头冲向青铜鼎,只见小小的青铜鼎,在那一瞬间,突然变的比陈焕还大,把陈焕撞倒在地。

  看着眼前的巨物,陈焕满眼都是震惊,这迷你的小鼎怎么变的那么巨大!

  “我~~”陈焕还来不及说什么,嘴边的话说不出口。

  只见那头颅化成一束光直接撞向变大的青铜鼎上,消失不见,然后似乎有什么东西掉落在地,可是陈焕此刻的注意力都在青铜鼎身上。

  青铜鼎缓缓旋转,渐渐变小,最后变成陈焕佩戴时的大小。

  咣啷一声,青铜鼎像是失去力量,掉落在地上,清脆的声音传入陈焕耳中。

  陈焕爬起身子,将青铜鼎捡起来,在手中仔细查看,只是那小鼎跟原先没什么变化,唯一有的变化就是青铜鼎原本没有图案,现在有了些图案,似乎是铭文之类的文字?但是陈焕看不懂。

  “你这小东西到底有什么秘密。”陈焕用手指不断摸着青铜鼎,然后不再猜想,捡起之前青铜鼎变大而脱落的绳子,重新系上去,挂在脖子上。

  发现青铜鼎不简单,陈焕更加珍惜它,这东西不光是神秘还是什么,最重要青铜鼎是陈焕父亲交付给他的最后遗物,绝不可能弄丢此物!

  “不管你是好还是坏,我都要把你保存好!”陈焕放下手,发现脚下不远处有个东西,似乎是刚刚那头颅内掉的。

  陈焕走向前,是个卷轴,他确定没什么问题才捡起,然后缓缓打开卷轴。

  卷轴有些破破烂烂,上面是一些文字和图案,但是并不全,甚至后面还少了很多东西,此物是残缺的。

  这些文字陈焕看不懂,但是似乎和青铜鼎上的铭文有些相似,而图案是一个金色小人,只见那小人像是活的一样,在陈焕面前栩栩如生。

  还不及陈焕观察,金光小人突然从卷轴内飞向陈焕大脑,陈焕下意识头往后一偏,想要躲闪。

  小人直接化成一道光冲入陈焕大脑,陈焕开始紧张起来,什么怪东西跑进他身体内。

  就在陈焕检查自己身体的时候,摸了摸自己的脸,那卷轴上的字像是活了一样,慢慢浮起。

  “这是?”陈焕感觉这些字自己似乎又认识,但是这陌生的字自己可是第一次见,为何会如此?

  看着那文字缓缓漂浮,化成一段文字,陈焕闭上眼不知觉嘴中默念着:“筑根基...淬肉体...锻肉骨...洗真髓.....”

  在陈焕的大脑里,出现那金光小人在他脑海中缓缓浮现,此刻小人不再散发金光,慢慢的变的透明,而陈焕发现能够看到小人体内的血肉。

  “千锤百炼...吐纳真气...淬炼骨肉...筑万丈根基....”一个个字符在陈焕脑海浮现。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小人一直在演化,最后透明消失不见。

  当陈焕睁开眼,手上的卷轴已经化为齑粉。

  “这卷轴似乎是一门修练功法?好像是修练肉身之力?武者不应该修内力吗?”陈焕有些疑惑道,回想着刚刚卷轴内的内容。

  “此法分为筑基,淬体,锻骨,洗髓四境,似乎是残缺的,也没介绍功法有何用处。”

  “也不知道这前所未闻的境界与武林高手之间的体系是否相同?”

  “还有就是这筑基是什么意思?我先前为何没听说闻?”陈焕疑惑道。

  自己对于江湖高手的境界认知只有武者,后天高手,先天高手,宗师之分。

  陈焕无法运气因此连武者之境都不算,四季楼内的内力之法都无法修练。

  “唉,坐拥金山却无法花费其一丝,这可能就是我现在的处境吧。”陈焕自嘲道。

  不过此刻他想到一个让他印象非常深刻的人,这三年他每夜都会梦到的那个噩梦。

  那个三年前那追杀他和导致他变成如此的银白面具人,那人当时让他到现在还是十分震惊的凭空手指上出现的火球,如同变戏法一般。

  可是那不是戏法,那道火球造就陈焕现在的情况,事后就算是邱梅也只是以为陈焕那夜太过惊慌,把火把看错罢了。

  “那绝非常人!”陈焕这些人也没有停止追查这些人,但那伙人就洗劫谷乡镇之后便毫无音讯,四季楼内也没有这伙人的消息。

  陈焕越觉得这筑基境和那银白面具人之间有联系,难道世间有着他们不知道的另一面?

  “回去还是得查找下关于这筑基境的资料。”陈焕有所决定,准备动身寻找离开出路。

  突然地上的平台开始动摇,一道道裂纹在平台上出现。

  “糟糕!这里要倒塌!”陈焕二话不说,连忙冲下阶梯,陈焕拼劲吃奶的力奔跑,身后的路一点一点往内塌陷。

  “这要是掉下去十条命都不够。”陈焕不敢丝毫怠慢,余光看到周围的石板直接塌陷。

  上山慢下山快,陈焕从最后一步阶梯踏下,身后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传入陈焕耳中。

  他回头一看,身后的祭坛变为一个深坑,深不见底,里面漆黑一片,不知有多深。

  陈焕抬头看向上方,那青铜棺此刻吊在那不动,似乎平台倒塌没影响,只是此刻的青铜棺是打开的。

  “我该怎么出去。”陈焕沉思着,看到深坑的对面,一道巨大的石门,之前因为太黑没注意到,他连忙围着深坑往那走去。

  就在去石门的路上,有一块巨石引起陈焕的注意,上面似乎有道身影,一动不动。

  陈焕爬上巨石,见到巨石上的身影后,陈焕的瞳孔缓缓微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