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觅天迹 > 第十章 离开洞穴

我的书架

第十章 离开洞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焕手中握住的晶石,上面显露出光芒,然后一行字缓缓在陈焕面前出现。

  “五属性灵根。”

  这五个大字虽然让陈焕有些失望,但是自己起码也是有修练的希望。

  多少人因为灵根无法踏入修仙一途,数百万人才能出现一位修士,自己居然能撞上也是大幸。

  “根据顾长运所述,废灵根资质太差,日后成就结晶寥寥无几,大部分废灵根修士也只能在筑基与练气之间徘徊。

  陈焕手中的那颗晶石化为齑粉,落在地上。

  “走一步看一步,顾长运也是在赌日后,况且我也有了报仇的希望!”陈焕心中打气道,脑海中想起三年前那晚发生的事情,那一双双永远忘却不了的目光....

  接着陈焕蹲起身子,清点着从尸体上搜出的东西。

  “这瓶药是什么?”陈焕打开瓶子,嗅了嗅瓶内,一股清香的味道飘入陈焕鼻中。

  陈焕将药瓶里的东西倒出来,几颗雪白色的药丸出现在陈焕手中,药丸小巧可爱,味道飘着一股淡淡清香,上面似乎有着几圈精致的纹路。

  “这难道就是修士服用的丹药?”陈焕思索着,然后刚想把药丸倒回瓶中,那几颗雪白色的丹药突然化为齑粉,不知道是时间太久还是其他原因,粉末堆积在陈焕掌心中。

  “可惜,日后看能不能利用一下。”陈焕倒是没有泄气,将粉末倒入瓶中,收了起来。

  然后他看向地上的一本书,上面写着三个字‘药仙集’。

  “这....?不是我书房中那本残缺的书籍?”陈焕惊讶道。

  自己之前虽然把那本书看了不下十遍,但是因为实在太残破,因此有许多不太理解,主要那本书籍是四季楼的前辈流传下来,时间太过长久。

  “这本似乎是用灵文所绘,与我那本也有些区别。”陈焕粗略看了一遍,发现此书跟自己书房的那本还是有些区别。

  陈焕将这本书放好,他拿起剑,小心翼翼爬下巨石,在巨石附近寻了处位置,徒手开始挖坑。

  “这柄剑还挺好用。”陈焕拿出那柄剑来刨坑,看着手中的剑轻松的就将泥土挖出,感慨几句,他不禁摸了摸自己胸口的小鼎。

  “莫非我身上的小鼎也是个宝物?”陈焕将小鼎拿在手中查看,但是上面的铭文似乎不是灵文,他还是看不太懂。

  “不管那么多,先将顾长运埋葬再说。”对于顾长运,陈焕说不上厌恶也谈不上有好感,比较对方强制与其立下天道誓言,这本就是强迫他,有所目的。

  不过顾长运临死前留下关于修仙界的书籍,也让他知道世界还有另一番天地,算是引导他入了修仙界。

  “我还剩两年不到的时间,若是能够突破到筑基境,那么就能延寿百年!”陈焕心中有些希望。

  修士每突破一次境界,寿元和实力都能大幅度提升,按照书中所描述,凡人突破到筑基期后就能将寿命延寿百年。

  须知凡人能够活到百岁都是少见,就算是江湖中的大宗师也少有活过百岁之上,不过这只是大概罢了。

  筑基期修士能够能够活到百岁左右也需要看身体的情况,调养保养的好的话,活个上百年不成问题。像陈焕这种体内受过重伤之人,原本寿元就不多,估计只能增加数十年寿元就走运。

  过了一会,一个可以容纳一个人的坑挖好,陈焕重新爬上巨石,将遗物和尸体慢慢搬运下来。

  陈焕将顾长运身上的衣袍脱下,顾长运里面穿着一套白色的衣裳,不过其腹部那破了一个口,还有着干涸血迹。

  将尸体搬入坑中,衣袍披在在尸体上,然后将泥土用手重新盖上。

  “入土为安。”陈焕说道,然后站起身子,把顾长运的遗物收好,然后将剑拿在手中。

  陈焕离开巨石,向着巨大的石门走去。

  走到石门面前,陈焕将从顾长运那得到的令牌取出,这令牌通身又黑,这是四季殿的禁地令牌。

  据顾长运所述,四季殿拥有一块神秘禁地,历代只有四季殿掌门知晓在何处。因为四季殿的殿主即将飞升,便提前将这事情告知顾长运,也代表其将成为四季殿的下一任殿主,可惜天意难测,原本强盛的仙门一夜之间被毁灭。

  还有此物不止是四季殿的禁地令牌,也是四季殿殿主才能拥有的掌令。

  “不过就算回去拿出这个令牌估计也没人认得了吧。”陈焕不禁摇头叹息道,当年堂堂强势的修仙宗门竟在一夜之后变成如今固守一隅的江湖势力,不过还终是在故地之上,没迁移到其他地方。

  “估计那些袭击四季殿之人也不屑于剩下的蝼蚁,达成某些事就不管不顾。”陈焕抬起头,手上的令牌自行飞向巨门,直接融入巨门后,令牌又飞回陈焕手上。

  轰隆一声,巨门缓缓打开,声音有些响。

  ........

  夜间,一道身影在古灵森林深处穿梭,往外围走去。

  突然,草丛中出现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是一只狼狗,这狼狗扑向身影。

  只见身影手中发出一道银光射向狼狗,一根银针插入狼狗的颈部,疼的狼狗一声惨叫,扑了个空。

  就在这个间隙,身影的手中的剑往下一劈,一颗狼首滚落在地,身影手上的剑沾染了鲜血。

  “这柄剑真是削铁如泥,轻易就将这狼首斩落...而且我的力量似乎有所提升,似乎不弱于后天高手,这是发生什么了?”此人便是从洞穴中出来的陈焕,陈焕摸了摸手中的剑,越来越喜欢,然后将狼尸体上的铁箭取回,装回到弩上。

  陈焕发觉自从从洞穴出来后,自己的感官似乎更加灵敏,周围二三十丈的一草一物都能被他观察到。

  “莫非这就是神识....”陈焕嘴中念叨着,好奇的尝试这新获得的能力。

  神识是修士才能使用的一种能力,这是当灵根激活后踏入筑基期便拥有,能够洞察周围的一切,并且这个能力随着境界增长也会越来越强大。

  按照书中所述,神识是灵魂的力量,每个人都拥有灵魂,不过如何去使用灵魂的力量是个大问题。

  据说那些境界高深之人,都能够灵魂出窍,夺舍他人之身,重获新生。

  不过顾长运倒不是没有想过此法,只是他的灵魂与生机都被那一剑毁掉。

  走了一会,不远处,有火光,陈焕屏住呼吸,慢慢靠近。

  有三四个身影,围在一个火篝,似乎在交谈什么。

  陈焕贴着草丛靠近,屏住呼吸,走进一看,目光凝聚。

  “是他们!”这些人不是别人,而是之前追杀其药轩阁的青衣青年,不过似乎他们都受了伤。

  “王供奉,此行我们损失惨重,不过也得到那青灵花,足以弥补此行的亏损,多亏您最后力挽狂澜。”青衣青年坐在地,恭敬对着身边的中年男子说道。

  “不光王某一人功劳,这次靠的是元老弟,若没元老弟最后将那猛虎击杀,我们也不可能得手。”中年男子笑道。

  眼神还是注意着身边的环境,虽然火能够驱赶大部分野兽,但是还是有些野兽会袭击。

  “我们再休息一会便离开此地,虽然这是古灵森林外围,还是小心为上,尽早离开此地。”中年男子担心道。

  “王兄那么担心干嘛?虽然我们此行损失了十多人。那青灵花可是天才地宝,阁主知道了定当不会责罚我等,甚至会嘉奖我等。”一个大汉笑道,两柄大锤放在身后。

  “希望如此。”中年人叹气道。

  看着青衣青年和大汉,突然耳朵微动,手上一道飞影飞向附近的草丛之中。

  “小心,有人!”中年人随即道。

  叮!

  只听到这一声,草丛中走出一道身影,虽然此人身穿着黑袍,脸上戴着一具铁面具,但是中年人和身旁的青衣青年还是认得此人。

  “你是那日逃走的四季楼外门弟子!”青衣青年惊讶道。

  他本以为陈焕这一个武功都不会之人跑进那深处后,必有死无生,没想到却站在他们面前。

  “兄台十多日不见,没想到还活着,还遇到我们,真是冤家路窄。”青衣青年笑道。

  “哼!若不是在下运气好,可能早就在九泉之下。”陈焕目光闪过一道银光。

  “你!~”青衣青年一怒,刚想拔出剑杀向陈焕。

  “少阁主别发怒,我们都因那狂虎深受重伤,实力十存不留一,还是先观察一下。”中年人轻声道。

  “这位客官,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既然是误会就有解决余地,毕竟这位客官也没损失什么是吗?”王姓中年人笑道。

  就在中年人说话的期间,身边的汉子将手往后放,一个闪身掏出锤子往陈焕身上一砸。

  陈焕见状,目光有些惊慌,不过还是提起手中的剑直接对着大汉手中的铁锤一斩,只见那铁锤被陈焕一剑斩成两半。

  还不及大汉惊讶,陈焕一剑直接划向大汉的喉咙,这速度让大汉还反应不过来躲闪。

  “啊~”还不及惨叫,大汉倒在血泊中,脖子上不断冒出鲜血。

  “你...不可能!前段时间此人不是连武者都不是,怎么突然拥有如此实力!”青衣青年和中年人三人目光中露出惊讶之色。

  陈焕先行一步,手上的剑直接刺向青衣青年。

  中年男子抓住青衣青年往后一退,一脚把身边的唯一幸存的护卫往陈焕的剑上踢,一声惨叫声又响起,剑插入侍卫的身体。

  咻!

  一道快速的飞影往陈焕头部飞来,陈焕一脚踢在侍卫的腹部,把侍卫当作借力的点往后一番,剑也从侍卫的身体中拔出来,侍卫也随即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陈焕一个后空翻,抬起手一道银光飞出,射向那两人,青衣青年躲闪不及,那铁箭深深扎入青衣青年的大腿根,是一根铁箭。

  “王供奉给我杀了他!我要他碎尸万断!!!!”青衣青年捂着大腿,弯着腰嘶叫着,双眼不断冒出泪水。

  中年男子一听,动身袭来,一只脚往陈焕的脑袋踢来,只见陈焕腰往后一曲,用剑撑住地面,脚往上一抬,踢在中年人的腹中。

  陈焕本能做出反应,自己的身手更加敏捷,能够察觉此人的一举一动,而且似乎都是破绽。

  中年人本来就受了伤,实力大跌,这一脚踢得他往后一倒,狠狠摔在地上。

  陈焕抓住机会抬起剑想要往下一刺,中年人这时手指一闪,一根银针往陈焕双眼袭来,陈焕感觉这银针有些慢,只是微微歪头躲了过去。

  “什么!”还不及中年人震惊,中年人突然感觉喉咙一冷,视野慢慢黑去。

  “还剩你一个人了。”陈焕将剑从中年男人喉中拔出,缓缓走向青衣青年。

  “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我...可是...药轩阁少阁主!不要杀我!”青衣青年眼见身边的人一个一个被陈焕杀掉,吓得摔倒在地,顾不得腿上的疼痛,身子不断往后退,用剑向着陈焕乱挥。

  “因果报应,算计人的时候,可有想过今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