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觅天迹 > 第十六章 内门弟子之争

我的书架

第十六章 内门弟子之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四季楼的外门大比已经进行两日,不少黑马脱颖而出,许多原本在宗门内默默无闻的弟子也在大比中展现出强劲的实力。

  不少人心中认为的强劲弟子被打落神坛,引得不少人更加期待第三日的决赛,第三日的决赛都是那些黑马之间的战斗,也会更加精彩。

  第二日晚上,陈焕偏僻的院子,不少人在门外,似乎想拜访陈焕,陈焕在此次外门大比中表现出的实力,让不少弟子想前来攀上陈焕交好关系。万一陈焕成为内门弟子,他们也有个靠山。

  陈焕的房间虽然亮着油灯的光,房门却是迟迟未开,紧闭不动。使得不少弟子只能叹气离开,看来这陈焕是个孤僻之人,不过之前便有所了解此人在门内确实默默无闻,也只是在这半年左右活动的多,做了不少门内任务。

  “都走了吗?看来此次表现的还是太显眼,以后还是得隐藏一番!”陈焕盘坐在床上,自己这两日暴露的实力还是太引人注意,还是低调点好。

  “明日是最后一日,上午就能够决出十个内门弟子之人,下午便是十位外门弟子之间的排名战,就故意放水吧。”陈焕心中有所打算,手一挥油灯熄灭。

  盘坐在床上,闭目养神,继续修练。

  “进入筑基境中期已经有少许月之久,这后期短时间估计难。”陈焕的神识探查体内的情况,看到一根灵根只有一半亮着金光,而另一半却是漆黑一片。

  这便是陈焕的灵根,现在他也激活了此灵根的一半,达到修士中的筑基中期,不过对比其他筑基修士,陈焕还是会吃亏。

  法术是修士最重要的手段,陈焕也有些无奈,不过还是没有放弃泄气,他现在脑海中只有血海深仇,日后一定要将那些人一一揪出,以祭父母之仇!

  “现在对战先天高手不成问题,如果动用那柄‘逆命剑’,宗师也可一战。”陈焕的神识观察屋檐上,有着一个包裹着十分严实。

  正是他从顾长运尸体上取得的兵器,一柄剑,他为这柄剑取名‘逆命’,也是从那时候起,自己踏上了一条不同的路。

  “成为内门弟子后,必须要寻找更多的强身健体之药,自从身体在泡了强体液之后,配合那口诀后,肉身每日都在变强。”陈焕每日除了修练吐纳之法外,还有不断训练,例如夜晚在外挑战负重行走等训练。

  陈焕在其间发现肉身实力提升,似乎灵根的激活促进的效果,好似更容易激活灵根的感觉更加灵敏,正常修士需要不断感悟天地,吸收天地灵气才能够突破。

  而陈焕运起那吐纳之法,灵气不断锤炼肉身,也促进体内灵根的变化,不知修士也是否也是同样用此办法激活灵根。

  一夜无眠,陈焕一直在修练,自从修练之后,他也很少睡眠。

  第二日,陈焕没有休息,此刻他精神饱满,他穿上黑袍,戴上铁面具,缓缓走出房门。

  四季楼外门擂台附近,今日比前几日还多了不少人,有些弟子穿的衣服款式与其他外门弟子不同。

  他们就是四季楼的内门弟子,每个内门弟子都拥有起码后天高手实力!

  “吴师兄,你说这届的外门弟子中有没有会威胁到我们的人?”一个黄衣青年站在擂台远处的树上,对着下方的白衣男子问道。

  白衣青年摇头道:“我也是昨日才完成任务回来,对于前几日的外门大比丝毫不知,张师弟有情报?”

  树上的黄衣青年往白衣青年丢了一个东西,是一幅卷轴。

  “上面记录着这几日实力突出的弟子,这些人可以考虑招纳。”黄衣青年笑道。

  “倒是麻烦师弟了。”白衣青年看着卷轴,陷入沉思。

  擂台附近,也有不少身影默默观察着,知晓这些人身份的人远远避开,也有些人举起勇气上去攀交。

  “你看!那可是胡师兄,是秋堂的人!在内门弟子中排名前两百!走...我们去跟他交流下,认识一番也是好事...”有些外门弟子窃窃私语,指着一个黄衣青年。

  “不会吧!古师兄也来了!”那人发现一个灰袍青年,“古师兄可是冬堂前五的存在!”

  “古师兄算什么,你看那,那人是顾师姐,人家顾师姐可是夏堂第一人!”有个人指着一个紫衣美貌女子。

  此女子的出现吸引不少外门弟子的目光,但是女子冰冷的气质让不少人不敢靠近,是一个冰山美人。

  “今日来好多大人物,这是咋回事?”一个弟子不解道。

  “嘿嘿你不懂了吧,四堂之间是有纷争的。不止四堂之间,弟子之间也有竞争,今日决出的十位弟子,他们就是来拉拢,希望能够加入他们堂内。”一个了解内情的外门弟子小声道。

  “宗门内的内门弟子只能三百六十五个,多一个也不行,每三年一场内门大比决定内门弟子之间的排名。除刚晋升外门弟子变成内门弟子的人,其他内门弟子要是掉落出三百六十五之外,就只能被派往宗门内的其他地方,等三年大比重新重返三百六十五名内!”那个外门弟子解释道。

  “还有就是这次外门大比的前三名才有资格自主选择加入四堂的权力,其余七名弟子只能被分配。”

  “哇,没想到这些师兄之间的竞争那么激烈!”

  “嘿嘿,要不是我的表哥是内门弟子,否则我哪里能知道那么多,虽然我表哥只是三百开外,但是也很强的!”那人自豪道,不少人投来羡慕的眼神,能在门内有靠山是不一样的。

  “快看!比赛开始了!也不知道今年谁能成为内门弟子。”

  擂台上,一道道身影不断交手,有时候之间的对决很快,数息就解决战斗,也有的打斗到精疲力竭,最后支撑不住倒下。

  外门弟子们也不断喝彩,不少经验他们看在眼中,也是为了之后的外门大比积累不少。

  陈焕在台下等待了一个多时辰后被叫上场,对手实力不弱。

  他这次没有以强硬的实力,而是假装打的双方遍体鳞伤,最后以对方先倒下勉强获胜。

  陈焕一瘸一瘸的走下台,这都是他伪装出的,不想再过多暴露实力,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邱梅也来到他身前,心疼的给了他一些伤药,亲自为陈焕上药。

  然后邱梅嘱咐让他好好休息,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若是不行就放弃,大不了明年再战!

  远处的树上,黄衣青年问树下靠着树的白衣青年:“吴师兄,可有发现适合的人?”

  白衣青年看了看手上的卷轴,划掉一些名字,然后丢回上面之人。

  “这几人实力不错,获得此次外门大比前三应该是十有八九。”白衣青年说完,离开此地,“我任务完成,剩下的事情就靠你了。”

  黄衣青年看着卷轴上的信息,嘴边一笑。

  被淘汰的人越来越多,只剩下二十个外门弟子之间的比试,战斗也越来越激烈,双方隐藏的手段也纷纷显出,给台下的外门弟子看的热血起来。

  “第五擂台,陈焕对战莫云飞!”一道声音使得台下弟子议论纷纷。

  “这陈焕运气不太好,居然遇到莫师兄!不过剩余的弟子也不是省油的灯。”有些弟子似乎很崇拜莫云飞,出口道。

  “莫师兄在这几日的比试之中,都是几招内就轻易解决对手。这陈焕我估计撑不住五招,他上一场比试都打的那么吃力,这场怕是悬了。”外门弟子讨论着,有些人赞同他的观点,也有人否定。

  第五擂台上,一道身影寂寞等待着,擂台的阶梯,一个黑袍人缓缓踏上阶梯。

  那寂寞的身影目光一闪,脸上露出微笑。

  “外门弟子莫飞云,请!”那等待的青袍壮硕青年笑道。

  “外门弟子陈焕,请赐教!”黑袍人陈焕回礼道。

  一股火药味在擂台弥散着,火药桶随时准备爆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