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觅天迹 > 第三十六章 重返故土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六章 重返故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道身影站在一片巨大的废墟前,静止不动注视此地。

  这片废墟面积十分大,残垣断壁,满目疮痍,许多建筑的木梁都被烧断,烧的漆黑。

  这人的身体不断颤抖着,几滴泪水滴落在地。

  陈焕的双脚巍巍颤颤的走进废墟内,生活在谷乡镇十数年,陈焕就算闭上眼也能找到家的位置。

  他内心一紧,脑子一片空白,眼皮开始不知觉跳动。

  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化为废墟,昔日旧人也如今不在,陈焕的心如同被刀绞一般。

  陈焕不敢走的太快,他怕再次亲眼见到自己父母的尸骸时会受不了。

  先前有了解到四季楼三年前虽然前来支援过,但是那一把火烧了整整几日几夜,而中途有敌对势力试图进入四季楼的地盘。

  邱梅一行人只得放弃镇子,带着陈焕离开此地,没有再理会此地。

  走到漆黑的街道上,一路上坑坑洼洼,石头砌成的路面满目苍夷,还有被烧毁后的房梁和墙壁倒塌在路上,地上还能看到已经发黑的血迹。

  陈焕的手不禁紧紧握住,目光充满杀意看着周围。

  “寻香楼。”陈焕路过一座已经化为废墟的建筑,嘴中小声念道。

  这是一家曾经与家人或者好友一同前来的酒楼,可惜再也吃不到那熟悉的味道。

  陈焕将路面上的堵塞物搬移开,缓缓往自己的家走去。

  不久后,陈焕走到一间巨大的府邸前,一块牌匾掉落在地上,能够看到上面有个残缺的‘陈’字,那原本洁白的墙壁此刻被烧的漆黑。

  陈焕举起的右手开始颤抖,脚居然有些不听使唤,狠下心艰难推开门,眼皮也抽搐起来。

  “爹娘,我回来了...”

  他深吸一口气,伸脚踏入府邸内,院子内被烧的不成样子,地上还沾染着已经发黑的血迹。

  那些假山和园艺摆饰之物也被毁的不成样子,狼藉一片

  陈焕几乎不能够呼吸,心痛看着自己曾经的家,眼睛开始泛红...

  若不是三年前父母以命拼搏,为自己争取到一丝逃脱的机会,怕是自己也死于三年前。

  “啊!”陈焕居然放开声大哭,一声嘶吼长啸道。

  陈焕膝盖重重跪下,在地面上重重磕头。

  磕头十分用力,居然将大理石铺成的地面磕出了一个坑来,透过面具能看到那一双眼睛的眼角不断有泪水泛出。

  跪在地上许久,陈焕才站起身子,意识有些模糊,模糊看着四周自己熟悉的环境,昔日的繁华如今化为空。

  爹娘的尸体!

  陈焕脚步一颤一颤的往院子中寻找父母的尸体,他此刻几乎不敢呼吸,心脏如同被人捏住。

  院子中没有,大厅的废墟中没有,客厅没有,能找的地方陈焕找遍了,居然尸体都不见了。

  “我爹娘呢!我爹娘呢!”陈焕嘶喊着,神智被愤怒占据。

  回忆起那痛苦的记忆,只记得那晚父母在院子内为自己拼死争夺出一丝逃命的机会,怎么如今尸骸消失不见!

  “你们该死!”陈焕咬牙切齿道,眼中充满了怒火。

  不过他突然回想起来,刚刚进镇子的时候,那谷乡镇乡民的尸骸呢?怎么也消失不见,要不是路面上的血迹代表此地有过惨绝人寰的痕迹...

  “怕是当日那群人已经毁尸灭迹!”陈焕愤怒道,他气愤的一拳砸向地面。

  一个大坑被他打出来,这动静惊扰到那些潜伏在附近的乌鸦。

  陈焕心灰意冷的从地上缓缓站起来,身子居然走着走着摔失去力气倒在地上。

  想要爬起都爬不起来,铁面具也摔落在地上,身上披着的袍子也露出陈焕那面目全非的样子。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落在陈焕的身旁,陈焕还处于伤心之中,居然没有察觉此人的存在。

  一道试探的声音传入陈焕的耳中,将陈焕从悲伤中拉回来,突然感觉心头一震。

  “请问阁下可是陈焕?陈公子?”

  陈焕心中一惊,连忙一个翻身从地上爬起,以一幅即将战斗的姿态,警惕的看向说话之人。

  说话之人是一个青年,身穿蓝袍,面容英俊。

  感觉人十分温和一般,让陈焕心中惊骇的是,此人是一个修士,体内虽然刻意压住那强大的气息,但是却让陈焕感觉有些窒息。

  此人的气息,远远超出那黄天炎,怕是一个真正的炼气期修士!

  那人见陈焕的反应后,叹息无奈道:“小友不必那么警惕在下...,可否请先回在下的问题,阁下是不是陈焕陈公子?”

  看着陈焕那已经毁容的脸,他心中有所感觉眼前之人应该是自己是等的那人。

  陈焕见此人没有任何歹意,儒雅随和的看着自己。

  陈焕神识从体内探出,搜查四周是否还有人躲藏着,以防万一。

  “阁下既然也是修士,在下也不隐瞒了。在下受某人嘱托在此地等一位名为陈焕的人,乃是谷乡镇的陈府陈阳天之子陈焕。”

  陈焕目光划过一道银光,一股杀气在心中浮起。

  就算是真正的练气期,打不过要拼死让这人掉一层皮,哪怕是以命相博!

  “小友怕是误会了,看来你应该就是那陈公子。”蓝袍青年微笑道。

  他察觉到陈焕的杀气,一道强大气息从身上传出,陈焕感觉一股强大的气势压着自己无法动弹。

  “小友倒是有些天赋,能够短短三年内就达到筑基中期修为,倒是不凡。”蓝袍青年陈焕的底细说出。

  “不过小友应该是散修身份,没有加入仙门中修行。”蓝袍青年自言自语道。

  “小友刚刚大声失声大哭,莫非是因为寻不到父母的遗体?”蓝袍青年突然说道。

  陈焕听闻,眼睛一动,双手不知觉动了一下,眼神中透露渴望从此人嘴中得知答案

  “在下三年前便将令尊令堂安葬好,还有整个谷乡镇之人也好好安葬好了,唉...入土为安。”

  陈焕听闻,身体一抖,迫切的想要张口问道。

  “小友先别急,你可真是陈焕?”蓝袍青年似乎也迫切想得知陈焕的回答,陈焕只得连忙点头回应。

  “那便可,谅小友也不敢乱冒充。”青年微笑说完,从怀中掏出一枚玉牌,手一用力将其捏碎。

  然后面露微笑看着陈焕,轻声道:“不妨我携带小友前去令尊令堂的坟前?”

  陈焕连忙点头,迫切想去寻到自己爹娘的安葬之地。

  蓝袍青年轻笑一声,他右手一挥,陈焕的身子不受控制往天上飞,不管怎么挣扎都没有。

  “看来小友这三年多有些机遇,这肉身实力不容小视。”蓝袍青年不知道是说真话赞叹还是客气话,露出懒散模样带着陈焕来到谷乡镇几里外的一处地方。

  此地在陈焕印象中原本是一片森林,但是现在变成平地,地面上有着上百个石碑竖立在上面。

  两个人的身影落在此地,陈焕才得以看清,居然是一块块石碑。

  上面只是草草了事刻着“无名氏死于街道上”“

  还有的石碑刻着“吴姓无名氏死于房屋倒塌内”

  少有石碑写有人名,大部分都是无名石碑。

  蓝袍青年解释道:“这些石碑都是我雕刻的,许多死者身份都烧毁于那场大火中,少有人可辨别出来,不得已才这般行之。”

  陈焕目光一动,看向蓝袍青年问道;“请问阁下是如何确定哪个是我爹娘?我陈府内可不止我爹娘...”

  想起陈府内那些亲近之人,曾经的下人,仆人...

  蓝袍青年听闻,轻声一笑,摇头道:“其实我也不确定,不过那陈府中有两道尸体生前身穿华丽衣袍的人,说明生前地位并不低。况且在两道尸体中的男尸搜到这件东西,更加能确定。”

  蓝袍青年说完,丢出一道玉佩,上面刻着陈字。

  陈焕将玉佩拿在手中,紧紧握住玉佩,双眼瞬间湿透,此物确实是其父之物。

  “你爹娘的墓在那,还有陈府发现的其他人我也安葬在附近。”蓝袍青年道。

  “多谢前辈!”陈焕感激道,跪下磕头感谢,这个恩情可不低。

  作为爹娘的孩子没有及时为父母亲自下葬就是让他最心痛之处,而且还晚了三年...

  “小友无需客气,在下也是受人所托罢了...小友还是先去祭拜你的父母吧。”蓝袍青年指着远处一个角落。

  陈焕顾不得什么,激动的跑到那墓碑前,身子都有些不稳。

  墓碑前刻着陈府陈阳天夫妇之墓,陈焕想都不想便磕头跪拜。

  当日父母在庭院替他挡了那致命的一刀,也就是现在身后那道刀疤,那把银刀被陈焕的爹娘舍命挡住,但是还是透过父母两人的身体伤到陈焕。

  现在回想起来,那柄刀似乎是修士的法宝,那柄银刀的主人似乎是一个脸色戴着金色面具之人...

  陈焕重重磕头,长跪在地久久不起。

  身旁的蓝袍青年摇了摇头叹息,这种事情他见太多。

  不过眼前的小子还算好,起码踏入修仙界,算是老天还怜惜他。

  陈焕痛哭着,脑中不断回想起与父母的回忆。

  一个时辰后,陈焕才从墓碑前爬起,用轻轻触摸石碑,声音颤抖道:“爹娘,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

  他站起身子,看向蓝袍青年,发现蓝袍青年还在原地等待他。

  陈焕十分感谢蓝袍青年,眼前的蓝袍青年替他安葬父母和谷乡镇的乡亲父老们,这份恩情自己一定要偿还。

  “前辈这份情晚辈深深记在心中,日后若是需要晚辈,定当万死不辞!”

  蓝袍青年微笑看着陈焕,刚想出口说些什么。

  突然蓝袍青年看向远处,一道青光从远处的天边往着两人的方向赶来。

  “看来到了。”蓝袍青年轻声道,示意陈焕走到他身旁。

  二人来到一片空地前,等待那青光的到来。

  很快青光停在两人的身前,一道倩影在上面显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