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觅天迹 > 第三十九章 符器和秘境传闻

我的书架

第三十九章 符器和秘境传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发老者将手中的通红铁剑还给陈焕,然后面露微笑。

  老者用和善语气道:“这位客人,这件符器我天宝阁愿意用三十灵石收购。”

  陈焕听到天宝阁的报价后,陷入沉思。

  自己对于符器的价格并没有什么认知,怕给人瞒骗。

  老者看到陈焕目光疑惑,纠结思索的样子,当然知晓陈焕内心的想法。

  老者轻笑道:“这位客人,您第一次来我们天宝阁吧?天宝阁在后唐国境内拥有许多分店,这信誉名声是公认的。而且本店也不会诳骗任何客人,所报出的价格都是按照市场上,也是最合理的。”

  “您手中的符器,是拥有四道禁制的下品符器,算是攻击性符器。”

  “这类符器通常在市场上也拥有很多,不如防御型符器那么珍贵。”老者解释道。

  “店家能否告知在下何为禁制?还有这攻击性符器和防御性符器有何区别?”陈焕询问道。

  “看来客人应该是刚踏入修仙界不久,对符器一无所知。”

  “这符器也分好坏,通常以符器中的禁制作为标准,禁制越多代表品质越高。不过前提是修士能掌握手中的符器,若是修士境界与修为不够,就算给予筑基修士一件符宝,也无法驱动符宝。”老者说完,陈焕点了点头。

  回想起自己那柄逆命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法宝,自己也无法驱动此物,只能当作普通兵器使用。

  “符器是修士最常见的一种法宝,其中禁制最高有十八道,符器内的禁制拥有多少道就代表符器的品阶。一至五道禁制为下品符器,通常是筑基前中期修士所用;六至十一道禁制为中品符器,通常为筑基中后期所用;十二至十五道禁制而是上品符器,需要拥有炼气期修为才能催动。”

  “不过筑基后期修士倒是能勉强驱动上品符器,就是驱动符器耗费法力太大。至于十六至十八道禁制的符器被称为极品符器,极品符器就算是炼气期修士也少有人拥有,通常炼气修士也只有数件上品符器罢了。”

  “再往上就是符宝,那就是结晶大能所用的法宝,客人您暂时不需了解那么多。”老者细心讲解道。

  “而且符器内也通常拥有一种特殊能力的术法,符器内的禁制越多,那符器中蕴含的术法也就越强!”

  陈焕感谢老者解惑,然后还是将手中的符器出售于天宝阁,现在还是缺灵石。

  而且自己现在最强的武器,便是自己的肉身,通过肉身去战斗。

  自己也身负数种不弱的武技,虽然比不上修士的术法,但是也能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小友放心,我们天宝阁富有清誉,不可能亏待任何客人。”说完,老者笑盈盈接过那柄通红铁剑,然后手上出现一个袋子,丢给陈焕。

  陈焕接过袋子,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三十三块蓝色石头,石头内蕴含一道浓厚的灵气,身体本能控制不住一般去吸取此物之中的灵气。

  “看小友修行不久,此次交易便多送小友几块灵石,日后若是小友想要售卖符器,可以第一时间来我们天宝阁中...”老者笑道,扶了扶胡须。

  “还有小友记住,身上宝物最好就别在他人眼皮低下显露,若是被有人心惦记...”老者出言提醒道,陈焕感觉老者教诲。

  陈焕将灵石收到衣裳中,听老者一眼倒是不敢把储物法宝显露出来。

  老者笑着送陈焕出天宝阁,看着陈焕离开的身影。

  “看此人对于拥有的符器一无所知,应该来路不明,,,”老者对着身旁出现的一道身影轻声道。

  “是否出手?”那身影平静问道。

  “没必要,估计就是个小鱼小虾,不值得出手。”老者回答道,转身进入天宝阁中。

  半日后,陈焕在之前已经看了一遍的摊位,找到那些有售卖自己所需药材的摊位,购买之后心满意足的离开。

  “这灵石真不耐花...”陈焕心疼道,不过看着须弥戒中那一株株药材,内心有些激动。

  这些放在外界都极为稀罕,都是对筑基修士有用之物,会惹得不少人眼红。

  “现在只剩八块灵石,这复脉丹只差一株药材...银血人参。”陈焕思索着,身子走到一所阁楼前,阁楼内传出一股药材的浓厚味道。

  “药轩阁。”陈焕见到牌匾之后,先是一愣,随即回神。

  “看来这药轩阁的势力不止在插手越州之内,竟然还渗透入泉州之内,不知这泉州的仙门为何会同意药轩阁的手脚进入泉州...”

  陈焕思考着,脚踏入药轩阁内。

  这间药轩阁与青云镇的药轩阁可谓是天差地别,估计药轩阁的大部分药材都不会摆放在此地。

  估计也就陈焕从药轩阁分阁阁主身上获得的几株百年药材,才勉强能够在此地摆放。

  这里摆放的大部分还是百年左右的药材,不过都是前所未闻的药材。

  看来药材之间也有差距,就算年份再高,没有任何用处,修士也看不上眼。

  修士追求的药材都是那些具有灵性的药材,这类药材能够吸收天地灵气,其中的药性远超那些普通药材。

  药轩阁内许多修士都在查看药材,与药轩阁中的修士交谈着。

  一个个木架上摆放着药材,上面标着价格。

  “东西真贵!”

  这是陈焕的第一反应,看到那木架上摆放的药材,都标着价格。

  这里的药材比外面摊位卖的贵上一些,不过品质却好很多,大部分药性都保存的很好。

  “若不是外面的商贩没有银血人参,我可能来都不敢来。”陈焕内心感叹道。

  看着那一株株昂贵的药材,发现原来自己并不富有。

  “这位客人不止需要什么药材?我们药轩阁在越州泉州境内拥有众多的商铺,什么药材我们药轩阁都有售卖。”一位药轩阁的修士上前询问陈焕。

  “可有银血人参?”陈焕淡淡道。

  之前被药轩阁的人坑过,差点因此而死,他对药轩阁并没有什么好感。

  药轩阁修士听闻,擦汗尴尬道:“这位客人不好意思,这银血人参不止对筑基修士有大用,就连炼气修士也需此物。”

  “就在不久前,泉州四大仙门之一雪涯宫大肆收购市面上的银血人参,我们药轩阁中的银血人参也被其收购完。”药轩阁修士尴尬道,他先前刚说完什么药材都有卖,现在转身就被打脸。

  “雪涯宫?为何他们要大肆收购银血人参?”陈焕疑惑道。

  “这小的就不知了,雪涯宫行事小的哪里敢过问...不过阁下若是真想要银血人参倒不是没有办法?”药轩阁修士突然轻声道。

  “莫非你让我去找他们要?”陈焕平淡道。

  “不不不...雪涯宫对银血人参疯狂收集,看来需要大量银血人参,怕是不会轻易出售手中的银血人参,但...”药轩阁修士摇头说道。

  那药轩阁修士靠近陈焕的耳旁轻声道:“就在前不久,我们药轩阁的队伍在一处深山中发现一座秘境,初入此秘境就发现许多银血人参。但是此境内有着不少妖兽徘徊,甚至还有所限制,秘境内只能容纳筑基期修士。”

  “秘境?”陈焕疑惑道,他倒是第一次听闻这词。

  “秘境是一些大能开辟出来的小世界,小的也只了解这么多,不过据说这秘境是无主的...”

  “你为何会告知我这件事,这种事情不应该人越少知道越好?”陈焕眼中不善问道,他已经给药轩阁坑怕了。

  “客人放心,小的之所以告知客人这件事,是因为当时发现秘境的不止我药轩阁一家,泉州四大仙门也知晓此处。甚至还有众多散修也得知此消息,因此这个消息并不是很隐蔽。”药轩阁修士发现陈焕眼神有些不善,急忙解释道。

  “四大仙门眼见此事压制不住,因此这件事情也就在修士之间传播开来,不过四大仙门也阻止其他仙门势力插手这秘境...”

  “并且秘境能够进入的人数也是不多,被四大仙门掌握手中,寻常修士也无法瞒过四大仙门的眼皮底下进入秘境”那药轩阁的修士回答道。

  “不过四大仙门中的雪涯宫,愿意提供名额给散修们,不过需要在秘境内帮他们做事,在秘境内获得的宝物也可以留下一成,剩余的需要上缴给雪涯宫。”药轩阁修士轻声道。

  陈焕陷入沉思,脑中思考该如何选择,是参加天涯宫的队伍?

  “客人不妨考虑一下,若是真有意向,可通过此函前往本阁这里。”药轩阁修士掏出一张信函交给陈焕。

  陈焕将函拿在手中,是一张银白色的特殊纸张。

  “秘境据说还需要大半年后才会真正开启,阁下不妨回去可以考虑一下。”药轩阁修士笑道,他若是能拉到一个散修,自己也会从雪涯宫那获得一些人头费。

  “多谢。”陈焕离开此地。

  两日后,陈焕正在往自己的父母之墓赶去,此番回来带了些酒肉用来祭拜。

  脚踏在烧黑的街道,看着那曾经繁华的小镇,如今变成一座废墟。

  陈焕心中百感交集,心中立下一定要揪出那伙人,以他们的血来祭这血海深仇!

  一直没有动静的青铜小鼎,突然发起绿光,从胸口前漂浮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