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觅天迹 > 第四十一章 线索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一章 线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者像一具石雕,盘坐静止不动,身披着黄袍。

  左手握着一颗蓝色的石头,无力垂放在大腿上,另外一只手的右指头无力的摊在身前的石板,手尖处有着一行行已经干枯的血字。

  陈焕的神识从体内探出,笼罩住这具尸体,探查起来。

  陈焕内心掀起波澜,他能够感觉到这具尸骸生前修为不弱,能够碾死现在的他。

  走近石床旁,只见那老者满头苍白干枯的头发被风吹开,露出那一双深邃的眼窝。

  老者的双眼睁开,一幅死不瞑目的样子,嘴巴微张。嘴角旁的血迹也已经干涸。

  陈焕的胆子也在经历不少事后变大不少,手上也沾染了不少鲜血,倒是没有什么害怕。

  靠近石床,发现地上有些一些蓝色小碎石,还有的化成粉末堆积在一起,刚好被石床遮挡住没有被风吹散。

  “中品灵石!”陈焕心中窃喜,看着那老者左手紧握的那块蓝色石头。

  那块蓝色石头虽然已经有了不少裂缝,散发的蓝光也极为暗淡,但是陈焕一眼认出此物。

  灵石也分品质,不同品质中蕴含的灵气也不同,对于修士来说那些灵气蕴含更多的灵石更能帮助加快修士速度。

  而灵石分下品灵石,中品灵石,上品灵石,极品灵石四种。其中之间的比例大致是一比一百,但这只是市场价,少有人会傻乎乎将手上的中品灵石兑换成下品灵石。毕竟中品灵石蕴含的灵力远远超过下品灵石,修练起来也事半功倍。

  陈焕现在身上就八块下品灵石的家当,虽然身上拥有不少价值连城的宝物,不过那些宝物怎么可能轻易在他人眼皮底下显露出来,因此也是缺乏灵石。

  “这写的是?”陈焕虽然眼红老者手上的中品灵石,但是眼前之人生前对自己不错,与张老的关系也不错,也不可能如此无礼拿人东西。

  陈焕看清那已经干枯的血字,嘴角默念起来。

  “踏入修途已过百载,突破结晶无望,重回故土,企图修心寻求.一丝突破之机。没想到竟然突遭变故,身受重伤即将命陨于此地。后世若有缘人来到此地,请葬吾身,入土为安。老夫愿毕生所得的宝物做报酬,为老夫报......”

  后面似乎还想写些什么,但是很明显老者还未写完就断气了。

  陈焕看完老者的遗言后,抬头看向老者的脸庞,发现其眉心处居然有一道极其细微的洞孔,直接穿过老者的头颅。

  “这就是导致张老殒命的原因?”陈焕思索着,观察着四周是否还有其他宝物。

  在石床四周,陈焕发现了一本泛黄的书籍,而上面似乎由于因为周围颇为潮湿的原因,导致有些发霉。

  陈焕打开书籍,上面的文字是凡俗用的文字,并非灵文。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陈焕才将书本合上,眼中泛起愤怒之色。

  “没想到那伙人真正目的是惦记张老身上的宝物。”

  这本书籍乃是张老所留,记录着一些张老平日的一些示意,张老似乎有着记录日常之事的习惯。

  通过这本张老所留的日记中,陈焕了解到张老本名张初远,化名张三来到谷乡镇。

  张初远是一个散修出身,凭借着气运极佳,遇到过一些仙缘。

  他幸运修炼到炼气期后期,但此生也止步于此,之后数十年载再大限即将来临前也未能精进。

  大限将至,通过高人点拨,企图红尘炼心,在凡俗间中寻得一丝突破的机会。

  直到死都未能够触摸到结晶期的那层屏障,最后不明不白的死了。

  张初远本身实力虽然不算高,但是气运颇好,几次仙缘让他宝物剧增。

  不过也惹得不少人眼红,通过这些机缘使得张初远实力大涨,在炼气期中有着不小名声。

  但是后面怕有心人针对,因此改头换面隐居起来,也是他待在谷乡镇的一个原因。

  近些年时常有些神秘人出现,在镇子外徘徊,像是发现张初远的踪迹。

  张初远感觉到这些人图谋不轨,怕是自己暴露,便有戒备之心。

  更是弄了个密室,将自己的洞府隐藏起来,并且覆盖着一层掩饰。

  如果不是陈焕有青铜小鼎的帮助,怕也是找不到张初远的洞府真正所在地。

  “没想到张爷爷的真实身份居然是个修士。”陈焕感叹道。

  回想起平日那慈祥的老人居然是一个修修士,应该也察觉陈焕身负灵根。

  陈焕的目光凝聚在老者尸体的右手腕上,一个碧绿色翡翠手镯戴在老者的手腕上。

  “这就是张爷爷的储物法宝?”陈焕冷静道,将老者的手镯取下。

  小时候自己一直看到张老戴着这手镯,本以为是什么传家宝,没想到是储物之宝。

  此物已经没有主人,变成无主之物,因此陈焕的神识慢慢将这手镯中,将其破解。

  片刻后,陈焕目光露出喜色,然后对着老者的尸首重重磕了几个头后,将张初远的尸体埋在洞府的一处,立了一块石碑。

  陈焕搜寻一番后,没有发现别的宝物,就离开此地。

  虽然此地灵力浓厚,但陈焕经脉问题无法储存灵气,留在此地也无用。

  待日后他经脉恢复,再来也不迟,也是个藏身点。

  重返谷乡镇废墟中,走往那葬着全镇百姓尸骨的地方。

  陈焕跪在自己父母的墓前,将买的酒肉取出,祭拜父母,重重磕头....

  一周后,越州的一处修士坊市外的森林中。

  “你....!”一道凄惨的惨叫声传出,一道身影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他的身体将地上砸出一个坑洞,惊扰了不少飞鸟。

  那人还未说完话,瞳孔不断微缩,就断了气。

  一道身影落在尸体身旁,那人身披黑袍,脸上戴着铁面具。

  “这几日解决四个筑基中期修士和不少筑基前期的人,没想到这修仙界还是与江湖一样险恶。”此人正是陈焕,他眼神冷淡看着脚下的尸体。

  陈焕祭拜完父母后,离开谷乡镇,便按蓝袍青年所描述,将谷乡镇附近的修士坊市都逛了一遍。

  除了银血人参还是没有寻求到,那雪涯宫大肆收购,怕是附近整个泉州的修士坊市也是一样。

  不过陈焕也不是没有购买到所需之物,花费不少灵石购买了一些物品后。

  在坊市中了解到手上跟四季楼交易的丹方也是颇为不凡,一品丹方在坊市都是难求,一品丹方针对的可是炼气期修士,筑基期修士通常只是服用的通常是入品丹药。

  复脉丹和护心丹乃是一品丹药,极其稀有,市面上几乎不会出售。

  甚至复脉丹更是难上加难,修士之间有纷争就有伤亡,经脉受损不止战斗会造成,修炼也会导致,而且此丹对于炼气修士也有用处。因此这类丹药修仙宗门都会收集起来,导致市场如今一丹难求。

  而护心丹也是一样,作为能够治疗修士伤势的丹药,也是一旦难求。甚至那几株药材都未听闻到消息,陈焕对此没有任何头绪。

  陈焕大肆收购所需之物,引起一些人的注意,不少人觊觎其财物,盯上了他。

  在陈焕离开修士坊市后悄悄跟随,陈焕的神识却早早发现这些人,因此反杀不少人,收获这些心怀不轨之人身上的宝物。

  看着眼前的尸体,此人也是暗自跟随出来的修士,不过精通的术法和修为并不算高深,只是个散修出身的修士。

  突然陈焕胸口处的小鼎浮出绿光,笼罩住脚下的尸体,只见那尸体直接消失不见,只有那身上穿的衣袍留在此地。

  陈焕清理好现场后,离开此地。

  在陈焕离开不久,几道身影在此地出现。

  “又给那人跑走了?”一道身影说道。

  “此人实力不俗,明明只有筑基中期修为,居然能从我手上逃脱。”一道身影气愤道。

  “此人有些诡异,施展的技能似乎是凡俗中的武技,但却有些不同,极为难缠...”一道身影平淡道。

  “继续让人盯着,有此人消息立马禀报上来!尊主如今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任何人都不得松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