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药老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戒指?”

萧炎看向自己一直待在右手上的黑色戒指,这是他此世母亲临死前留给她的遗物,已经被他戴了十年了。

这是戒指里灵魂状态的药尘也发觉了不对劲,由于洛水对他的封锁,他之前是感知不到外界乃至时间流逝的。

现在封锁一解除,药尘感知到外界就发现萧炎所处的环境变了,上一刻还在房间之中,怎么转眼间就来到这深山老林了呢?

这让药尘百思不得其解,决定小心观察,绝不轻易冒头。

在药尘的视觉下,萧炎拿着手中的戒指不听的摆弄着,嘴里还咕哝着:

“这也没看出有什么问题呀,要是有问题,为什么我戴了它十年最近三年才出问题呢?”

“因为这戒指里住着一位以往强者灵魂体,三年前才苏醒,你叫一声‘药尘,药老头’什么的看看,”

准备看戏的洛水提议道。

“药尘?”从没听过这个名字的萧炎眉头一皱,不知道这陌生人为什么要坑害于他,还一下子就坑三年,这什么仇什么怨啊?

想不通的萧炎对着戒指试着喊了一声:

“药尘?要老头快出来!”

戒指里面的药尘听到这心神剧震,

“不好!我被发现了!难道这萧炎也是魂殿的人,不然怎么会知道我的存在?不应该啊,自我苏醒以来就没见过他跟疑似魂殿的人接触过啊……”

心理剧烈活动一番后,药尘打定主意还是不肯冒头,另外悄悄透出灵魂力感知四周是否有魂殿的人埋伏。

药尘自然没有感知到周围有什么魂殿之人埋伏,但是感知到萧炎身上的变化却吓了他一跳:

“怎么刚才还斗之气三段的萧炎突然间就成了斗者,而且这身体比一般的斗尊还要强!这突破速度,就是八大家族的人也办不到吧,难道他爹成斗帝了?”

摇头抛弃心中不切实际的想法,这诡异的情况却让药尘越发打定主意不露面了。

看着手中没有丝毫动静的戒指,萧炎地运转起自己体内刚诞生的斗气,顿时一丝淡青色的斗气出现在他的指间,仿佛是有生命一般跳动着,这是因为萧炎的斗气里面还携带者少量来自于洛水给与的奇异斗气。

萧炎控制着斗气丝线探入手中的戒指,准备一探究竟。

谁知萧炎的斗气一进入戒指就彻地于他失去了联系,仿佛被什么吞了一般,一下子就让他确定了自己三年来斗之气莫名消失的根源。

“果然就是你在里面搞鬼,药尘给我出来!还小爷我的斗之气!”

而在戒指里面的药尘,在接触到萧炎探入的斗气后下意识地吸收了起来。

仅仅只是一丝携带少量奇异斗气的萧炎斗气,就让药尘的灵魂体凝实了起来,彻地摆脱了虚弱状态。

如果说之前灵魂体的药尘拼劲全力也只能发挥出低阶斗宗的一击,现在至少可以与低阶斗尊斡旋一二然后逃得性命,这让药尘有了些许底气,

“这就是你的奇遇吗,好神奇的斗气!只是为何突然间就有了这等奇遇,还知道了我的名字?也罢,还是出去看看吧。”

以骨灵冷火作为依仗,在我有准备的情况下,想来一般的斗尊也拦不住我。

一直被指名道姓的喊话,药尘也有些憋不住了,决定出去跟萧炎摊牌,并且打定主意一有什么不妙他就开溜。

于是,萧炎就看到他手里的戒指飘了起来,然后一个老头从飘在半空中的戒指里钻了出来。

“终于舍得出来了你,药老头是吧,你吸了三年的斗之气,害我承受无尽的嘲骂,咱们的账也该算算了!”

看到害自己沦落成废物的药尘出来,萧炎咬牙切齿地说着,拳头攥的咯咯作响。

“抱歉,我因为被仇人暗算才沦落至此,最近才刚刚苏醒,吸收你的斗之气只是在沉睡无意识的举动,并非有意害你,我愿意补偿。”

形式不同,第一次公开见萧炎的药尘也改变了原著中的说辞,甚至还卖起了可怜。

“补偿你奶奶个腿,先让我揍一顿吧!”

萧炎冲上去就是三两拳,将药尘的灵魂体打的扭曲了起来,但是也仅限于此,缺乏有效攻击手段的他并不能对灵魂体造成伤害。

毕竟自己理亏,被乱拳打了一顿的药尘也不做任何抵抗,不过他也发现眼前的萧炎并不能对他造成威胁,绷紧的心弦也稍稍放松了一些。

虽然萧炎没能造成任何伤害,一向作为顶级炼药师和斗尊强者首任尊敬的药尘脸皮上也有些挂不住,被打了一阵子后不由说道:

“嘿,小娃娃,欺负老年人可不是什么光明之举。”

“哼,偷别人斗之气的也不是什么光明磊落之辈!”

乱打了一阵的萧炎也发现了这点,停下了白费力气的举动,只能对很快恢复原样的药尘怒目而视并反唇相讥。

药尘被怼得为之一窒,只得讪讪说道:

“这,都是误会,你要补偿我都给你行了吧,你不是想变强吗,我也可以帮你。”

要说观察了萧炎三年的药尘对逍遥还是颇为了解的,知道他小地方的人,肯定见识不多,自己只要拿出些东西或者稍微指点一二,说不定就过去了。

原本药尘还想收萧炎为徒的,只是现在萧炎不仅获得了他也看不穿的其余,还莫名知道自己的情报,让他打消了这种念头,准备了结完他们之间的恩怨就跑路。

“呵呵,补偿我,帮我变强?”

听完药尘的话,萧炎却轻笑一声。

对于萧炎的轻视,药尘没来由的有些气愤,怎么,我堂堂斗气大陆顶级炼药师、曾经斗尊巅峰的存在还不配帮你变强了?

这时得到洛水指示的萧炎又开口道:

“你害我沦为废物三年,耽误了最好的修行年华,需要加倍补偿,你就跟随我十年吧,这十年间需要任我调遣!”

“不行!”

药尘下意识的拒绝道,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而且他本能地不愿跟随一位稚气未退的小娃娃身边任其调遣。

如果是作为师长跟随萧炎身边还能接受,但是作为仆从一般的存在就万万不可了,这太折辱他药尘了。

“怎么,这就不愿意了?果然是是偷盗别人斗之气的小人,心口不一!”

药尘的拒绝让萧炎脸色一冷冷讥讽道。

看到萧炎望向自己的深邃目光,药尘没来由的心中一突,感到如果自己拒绝的话将要发生极度可怕的事情,却是洛水暗中对他施加了心理暗示。

“三年吧,十年时间太长了,我已行将就木还有许多心愿未了,得给我留些时日处理后事。”

自觉无法逃脱的药尘卖起了惨,将补偿时间缩短为三年。

“哼,那就三年好了,接下来三年你必须跟在我身边随叫随到!还有,以后我就叫你药老头了。”

萧炎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