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好媳妇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挣钱?你在炒股?”

沈熠很是惊讶。

“对呀,我关注好几年了。”周晴笑得很开心,“这三四年港股形式一片大好,指数蹭蹭上涨。前两年我真是恨不得去改身份证,早点到十八岁,就可以早点挣钱了。好在上个月我终于满了,没有错过这次发财机会。”

她一边说着一边找资料,将手中的报纸去递给沈熠,“你先了解了解,看好以后我们再研究。我去趟柜台。”

《港城经济日报》是比较主流的媒体,最近股市大好,分析市场的文章十分多。

其中有一篇提到了内地与港股市场的关系,沈熠倒是认真看了下。

文章指出,八十年代初,港股市场情绪彷徨犹豫,指数不上不下,直到84年联合声明发表后,港城回归正式确立,前途明朗,市场情绪上涨,指数也大幅度上升。

为了佐证自己的观点,他列了表格。

在声明发表前,港股指数一度处于1100点左右,签订后立即突破1200点,86年突破2000点,87年的夏天更是接连突破3000点、3500点。

本月最高3943点!即将突破四千点!

虽然铅字又细又小,但其中蕴含的力量却汹涌磅礴。

最后一段,简直就是拿着喇叭在吼,亲爱的同志们,牛市来了!发财的机会来了!冲呀!

“小姑娘,你买的什么呀?”

沈熠侧头看过去。

不知什么时候,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坐到了她身边。

“股票吗?我没买。”

“你没买啊?我看你研究得那么认真,还以为你在买呢。”

老太太脸上是明显的失落。

沈熠:“奶奶,您是想买股票?”

老太太点头,“对啊,可惜我老婆子没买过,不知道买哪个好。我就这点钱,买就肯定要买最好最挣钱的。”

沈熠打量了一下她的穿着,非常普通的衣料,周身没有一样超过十元的物品,手指弯曲、褶皱明显,应该是在从事辛苦的工作。

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她劝了一下,“奶奶,股市有风险,亏钱的人远比挣钱的多。”

七八十岁的人了,存点钱不容易,何必往这里头洒呢?

老太太一听,立即收了脸上的笑,反驳她:“谁说的,现在挣钱的多呢。我们那栋楼的都在买,没见谁亏。”

“我对门的小媳妇儿才一周就挣了半年的钱,还有楼下卖烧烤的烤叔,买了好几个月,挣了好多钱,都买上新房了。”

这是一颗新韭菜,自信又固执。

沈熠耐心的劝她,“奶奶,站在风口上的猪都会飞,他们也只是运气好,但运气不是无穷无尽的,不懂这个的人进来只会赔钱……”

老太太打断沈熠的话,“唉,你这小姑娘啊,看着年纪轻轻,怎么比我老人家还古板。你不理财,财不理你。我也就劝你到这了。”

摇摇头离开。

到了柜台,她又遇上了周晴。

两个人同为股友,聊得很是投契。

沈熠突然想起一句粉圈的话,很适合描述眼下的情况:只要你炒股,你就是我异父异母的亲姐妹。

过了好一会儿,周晴才回来。

“沈依依,我可得批评你一下,你怎么还没老人家爱学习爱进步?”

沈熠认真的劝她,“周晴,我觉得现在很危险。有个词语叫烈火烹油,也许股市很快会迎来一次大地震。”

87年有场全球性的股灾,虽然不记得具体月份,但也就这几个月了。

周晴没听进去,“怎么会?你刚才没看报吗,联交所主席都说最近交易创下历史性高峰,是大突破。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她想了想,猜道:“你是不是担心没钱?我可以借你。”

沈熠连连摆手,“不用,真的不用。我不感兴趣,而且我也没身份证。”

“你怎么会没有身份证?”

沈熠长话短说:“我被我爸质押到工厂里做工,老板扣押了我的身份证。”

周晴有点迷糊,“那你又怎么能上学?”

“老板娘觉得我八字好旺她儿子,想让我嫁给她儿子,但她儿子不喜欢草包,所以才允许我读书的。”

周晴:“哦哦,是这样啊。那你喜欢她儿子吗?”

“当然不了。我还想把我的身份证拿回来呢。”

由于错过饭点,加上最近挣了不少钱,周晴大方的表示要在外面请客。

傍晚烧烤店的生意非常红火,点了单,她们就坐在桌椅上等着。

忽然一阵急促的声音响起,两人不由得看过去,瞧见几辆疾行的消防车。

老板叹息着上了菜。

“估计又是哪里起火了。一到夏天就这样。”

吃完后,准备结账时,店里的电视机插播了一条本地新闻。

“本台急讯,城南锦锈花苑小区三栋出现火灾,目前消防员已经赶来,展开援救工作。”

沈熠顿了顿,花苑小区?

那不就是她母亲居住的小区?

“周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不能回去参加晚自习了,你帮我请一下假!”

说罢便跑出去。

时间紧迫,她也顾不得省钱,拦了一辆出租车赶过去。

她赶过去的时候,明火已经灭了,但是浓烟还未消散,里面不断有人被扶着出来。

沈熠弯下腰准备钻进去,被边上一个人抓住。

“小姑娘,你往里头冲什么啊?”

她着急不已:“我妈在里面,你快放开我,我要进去找她。”

“消防员会救出来的,你小孩子家家的,进去也只是添乱。”

大叔越发把她看得紧了。

沈熠只好放弃,去帐篷区查找,看看救出来的人里是否有她的母亲。

她连着找了两遍,都没找到,颓然地坐在地上。

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依依,你怎么在这里?”

“妈?!你没在里面?”沈熠喜出望外,仔仔细细的打量沈母,检查有无损伤。

“我去雇主家里做卫生了,才回来。”沈母看着化为废墟的楼房,难过不已,“以后再也租不到这么便宜的房子,也可惜那些东西了。”

这话听着真是难过,面对如此大灾,沈母这时候关心的还是房子和屋里的东西,在她眼里也许人命也不如它们值钱。

底层的人,大概觉得自己的命是最不值钱的。

“妈,只要人没事就好,只要活着就能挣钱。”沈熠劝着她离开,“我们先去找个旅店住着吧,明天再看房子。”

“好,都听你的。”

第二天一放学,沈熠就带着沈母去看房。

沈母还是想住在贫民区,那边房价低廉,但沈熠不愿意,一是太过偏远,二是楼房老旧、用电不安全。

母女俩各执一词,最后还是沈熠强行先一步签约,沈母心疼押金,不得不同意,这事才算拍板。

这次租的房子比之前的大了一些,有明亮的窗户和阳台、卫生间,也能在屋内做饭。小区的安全意识挺高,每个楼道都写了消防电话和灭火器。

小区门口挨着地铁站,周围的生活配套设施齐全。

不过价格也很贵,五块钱一个月。但和生命安全相比,也不算什么。

当然,如果没有那一百块,她也不敢租。

有了一个安定的场所后,沈熠决定周末不回刘家了。

但她没想到,刘家会主动来学校找她,一来就是办退学,还带了两个看上去就很能打的家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