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好媳妇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太太一身黑衣黑裤,戴着墨镜,身后跟着两个高大的保镖,周身散发着一股不好惹的气息。

沈熠准备起身出去,手臂却被人拉住。

周晴担忧的望着她,“你别去。我感觉他们带着股杀气。”

沈熠拍拍她的肩膀,“总要解决的。”

不拿回身份证,她总觉得身上有一层枷锁,限制着她的行动,不管做什么束手束脚。

“如果二十分钟后,我还没出来,你就报警。”

“好。”

沈熠跟着刘太太进了办公室,刚进去,就被打了一耳光。

刘太太是个胖子,手掌又宽又厚实,一掌打得沈熠眼冒金光,耳畔嗡嗡响。

沈熠缓过神来,也猝不及防的扇了对方一巴掌。

她虽然手小,可在其它世界练过拳脚功夫,没了内力,但技巧还在的。

是以那一巴掌没在刘太太脸上留下痕迹,却让她嘴角出了血。

刘太太捂着脸,不敢相信。

“你们俩还傻愣在那干什么,赶紧给我教训这丫头啊。”

保镖立即反锁进屋,对沈熠展开攻击。

沈熠现在是空有招式,没有内力,身体也没训练过力量,打出去的效果比预估的差了不少。

那两保镖是刘太太临时请来的,据说混过某会,是真刀真木仓干过来的。

功夫不行,拼的就是一个狠劲儿。

沈熠很快被两人钳住,被迫承受对方的拳打脚踢。

脑海中“叮”的一声,系统上线。

“一级警报,系统检测到宿主陷入危急状态,已达成金手指激活条件。宿主是否要使用金手指技能?”

沈熠毫不犹豫,“使用。”

“技能加载中……”

刘太太看着沈熠被打得鼻青脸肿,终于出了一口心头闷气。

“沈依依,你是不是很委屈,很痛苦?可我遭受的,比你难过十倍百倍。”

沈熠:?

神经病吧你。

刘太太并不是真的想从沈熠那里要答案,她自行把话接了下去。

“我为什么打你呀?因为你是白眼狼啊。”

“要不是因为你,我们厂子怎么会关停?我们怎么可能缴那么多罚款?”

“你吃我的用我的,还敢去告我,你作死呢。”

沈熠自觉做得还算隐蔽,怎么还会让刘太太察觉那件事里有她的痕迹。

但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机。

“所以,你只是觉得举报的人有错?根本没认识到你们的行为本身就是错的?”

刘太太踢了她一脚,“我错了?我哪里错了,错就错在送你来念书。当丫头的,就该笨点。”

要不是收到港城第一服装厂总经理的善意提醒,她还要被蒙在鼓里一辈子。

可气,可恨!

“给我狠狠的打。”

沈熠快要撑不住了,心里怨念系统的不靠谱。

下一秒,系统就提示“技能加载完毕。”

一股热流从脚底升起,流遍全身。

沈熠觉得周身暖呼呼的,那些痛感也减弱了。

“这是什么金手指?和引气入体好像,现代世界也能修仙吗?”

系统沉默了一会。

“宿主的金手指是继承华国百年内功,它在内陆有专业的武学研究机构,是得到过组织认可的,请不要将它和封建迷信混为一谈。”

“宿主,你的觉悟低了。”

沈熠自动忽略后半句,“百年功力?那岂不是张三丰一样的大家?”

系统也忽略她的话,“播报一下任务进度,已完成5,宿主加油。”

然后云淡风轻的下了线。

什么,才5?

她盘算了一下,她也做了不少努力呀。

首先努力上学、拒绝封建婚约,改变原主的命运;其次带着周晴认清维多利亚丑恶面孔,对华国心生好感;还带着三百人欣赏了华国优秀影视作品,唤醒了一食堂人对内陆的感恩。

怎么只有这点进度?

系统又悄悄地上线,机械音里居然带着点惆怅,“蚍蜉撼树,萤火之光。”

蚍蜉、萤火,那不就是说她太弱了吗……

沈熠感受到一股来自系统的嫌弃。

她要变强!

早点解决这群苍蝇,早点去搞事业。

她举起了双手!每只手里拎着一个两百斤的壮汉!

然后!砰砰砰的互相撞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

刘太太惊恐的看着沈熠。

“你不会自己看吗”

沈熠面色轻松,手上的两个壮汉却是承受不住,看似轻轻一撞,不伤皮肉,实则每次撞到的地方都该死的契合,将里面的骨头碎成渣渣。

俩男人痛哭流涕,“我们都是被她收买的,冤有头债有主,你找她算账啊。”

刘太太见情况不对,准备溜走。

沈熠哪会让她走,拎着两个壮汉,瞬移到门口拦住她。

丢下人,“你们打吧,谁赢了,谁就走。”

壮汉们软得跟面条一样,可两人齐心不肯放过刘太太,刘太太虽是女性,却没受太大的损伤,三个人倒是势均力敌。

见他们打得热闹,沈熠坐到办公桌前,给妇联办事处打了一个电话。

二十分钟很快过去,周晴没等到人,越来越担心,跑去办公室探查情况。

外头窗户关着,窗帘拉着,门也反锁了,只听得到里面哭声阵阵,哀嚎不断。

周晴吓坏了,撒腿就往电话亭跑,给警署打了报警电话。

上去后,门已经开了。

沈熠坐在办公椅上,头发蓬乱,鼻青脸肿,衣服也是皱巴巴的。看着很是可怜。

周晴红着眼眶走近,想抱抱沈熠,又不敢抱怕弄疼了她。

“我去找校医。”

沈熠拉住了她,“班主任已经去了。”

果然,一串急促的脚步声靠近,班主任带着校医赶上来了。

校医打开医药箱,小心的替沈熠清理伤口。

班主任看着那周身的青紫,懊悔不已。

如果她没有那么迟疑和软弱,早点出面制止,也许就不会让这个学生遭受这么多的痛苦。

“报警,必须报警,我这就去……”

周晴:“老师,我已经报了。”

沈熠:“我给妇联打了电话。”

还请了妇联?妇联喜欢发报纸上电视,这会不会闹得太大?

班主任谨慎惯了,觉得有些不妥。但看着沈熠的伤痕,对上周晴期冀担忧的目光,她没法说出“你不该这样”之类的话。

沉默中,警署和妇联的人一齐赶到。

见到警察,最激动的是刘太太,她躲在警察的身后,哆嗦道:“阿sir,她不是人!她是大力怪!她要打死我们!”

阿sir看了一眼她指的对象,正在被校医包扎伤口的沈熠,满身挂彩的女孩,疑惑的问道:“不是吧?你们打她还差不多。”

那两个保镖疯狂摇头,“阿sir阿sir,真的啊,你看我……”

两个人撩起衣袖裤腿,展示自己的伤势。

因为嘴里也受了伤,他们说不清话,含含糊糊,很是吵闹。

阿sir掏了掏耳朵,“stop!吵死了,一个一个来,搞得跟乌鸦叫一样,难听死了。”

两个大汉口齿不清,只有刘太太断断续续的讲了出来。

但听完,阿sir还是不信,毕竟面前这三人好皮好肉,看不出挨打的迹象。

阿sir转头询问沈熠。

因为刘太的巴掌,沈熠说话时嘴巴也疼,但她情绪稳定,咬字清晰,讲得很清楚。

她是个瘦弱学生,浑身是伤,加上她说话有理有据,也更加愿意让人信任她。

阿sir又问了周晴和班主任,她们自然是站在沈熠这一方,指控刘太太带人入校殴打学生。

阿sir觉得可以结案了,但妇联干事却是一脸的凝重。

“阿sir,等一等,我还有话要问。

刘太太,对沈依依刚才所说的话,你有什么要反驳或解释的吗”

刘太太一脸的愤恨,“当然有!是她打我们,不是我们打她!我们要申请赔偿!”

“还有别的吗?比如她在你们家做工的事。”

“没有别的。我跟你说,她就是个养不熟……”

妇联干事,清了清嗓子。

“既然你没有补充的了,那我就来补充一下。

刘太太,根据沈依依刚才的陈述,我们发现你存在以下违法行为:

1、违规用工。

港城禁止雇佣十三岁以下的童工。当然,儿童艺人可以在监护人的允许下从事相应工作。但你的工厂属于制造业,不符合用工条件。

2、阻碍港城普及义务教育。

雇佣条例规定,十三至十五岁的童工,必须完成中三课程。沈依依这个月才开始上课。

3、超时用工。

雇佣条例规定,十五至十八岁的青年,每星期只能工作六天,每天最长八小时,总工时不得超过四十八小时,且工作时间必须在每日上午7时至下午 7时之间。但沈依依常常在夜间做工。”——1

“根据以上行为,你需要缴纳五千到一万元的罚款。”

刘太太慌了,她没想到招个佣人还会惹出一大笔罚款。

“怎么可能违法了?她是自愿来的,是她爸爸送过来的,我们没有逼迫她。”

周晴握住手里的拳头,讽刺道:“这都什么年代了,哪有人自愿来当佣人?你以为你家是皇室呢,有人上赶着当奴婢。新时代,就要依照法律办事。”

“你让八岁的沈依依给你们家当佣人,进工厂做活,那就是违法的。”

“雇佣条例是68年颁布的,已经宣传了十九年。你说你不懂,是想怪港府的宣传工作做得不好,还是根本没把它放在眼里?”

班主任这话一落,阿sir看着刘太的眼神就变得十分不善。

他是维多利亚人,自然不高兴市民对当局不满。

刘太太一时语塞,不知如何辩解。

阿sir冷漠的开口,“刘太太,跟我们去警署吧。你可以先跟家里打个电话,通知他们准备好罚款。”

说到最后一句话,他难掩语气里的兴奋。

“同志,等一等。”沈熠追上妇联干事,“我的身份证还被她扣在手里……我想参加明年的文凭试。”

干事温和一笑,“我们会帮你拿回来的,好好学习。”

第二天下午,沈熠就拿回了自己的身份证。

那一刻,她感觉身上那道无形的枷锁彻底消散。

她获得真正的自由了!

周晴得知后,在第一时间恭喜了她,还不忘怂恿她买股票。

“现在你有证件,可以开户了。”

沈熠:“不开不开,就不开。”

她是坚定的拒绝了,但班上其它同学却跟风了。这部分人,一方面是出于大家都在买,我不买我落后的心里作祟,其次是电视报纸上铺天盖地的暴富信息,不买就赔钱,买了就是挣钱。这种情况下,很难不跟风。

于是班上的风气就变成下课跑去打电话搞交易,中午分析做大盘走势,第二天早上碰头,交流昨天的辉煌战绩。

周晴每天都在高兴和遗憾中度过,一面为自己挣钱兴奋,一面可惜买得太少,指数一路狂涨,找不到买入的新机会,偶尔也会为小伙伴错过发财而遗憾。

直到某周,美丽国股市三连跌,一共下跌了10。

维多利亚下跌12,霓虹08,港城04。

周晴等人,却认定这是一次回调,欢天喜地的加仓。

沈熠闻到了风雨欲来的气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