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好媳妇6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周前,城东,港城第一服装厂收到了一个包裹。

总经理拆开看完信,心头大惊,给他寄这封信的人,是想让他举报刘记,还是想借机敲打他们呢?

毕竟他们厂子也在悄悄的排放污水呢。

思考许久,他决定销毁。

悄悄排放污水的岂止刘家岂止服装行业,化工行业更多,只是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看不见。

他不想去举报,不敢得罪人是其一,更害怕上头一查到底,殃及自家这池鱼。

说他自私也好懦弱也罢,他只不过是希望保护自己的产业。

即便如此,他依旧惴惴不安,连夜召集手下的小主管们,赶紧去采购处理污水的机器,叫停排放,这样即便上头派人来查,他也能挽救一二。

于此同时,城西的春花服装厂也收到了一个包裹,指名道姓的要老板签收,说是大惊喜。

张老板生性谨慎,不敢拆,张太太是个胆大的,被惊喜二字钩住了心神,抢先拆了包裹。

包裹拆开,里面只有一封信,一个暗盒,并没有张老板担心的危险物品。

张太太先读信,兴奋不已:“老公!这可真是个结结实实的大惊喜啊。”

张老板好奇,凑过来:“什么大惊喜?”

“这信上说刘记服装厂悄悄排放工业废水,污染水源,让我们去举报它,暗盒里是他拍的证据。”

张太太把信塞到张老板手上,迫不及待的打开暗盒。

“刘家胆子可真肥,环保法上说了不许排放未经处理的废水,一旦发现就是重罚。他这是刀尖上跳舞呢。”

“有了这个把柄,刘家的厂子怕是要关了。一山不容二虎,他们家的份额了我馋了好久。”

张太太一点都不害怕,她家厂子都是合法经营的,不做那缺德事。

张老板想得多,“先别着急,咱也不知道这人说的是真是假。你去把这照片洗出来,我再找几个人去刘家的厂子,探探情况。”

“好,我这就去洗照片,你也赶紧去办。”

隔天,刘家的厂子就招到了两个新员工,一个去了生产缝纫线,一个去了原料房下料。

刘家的当家人不在家,佣人们也都懒散着,坐在一块儿说闲话儿。

沈熠去了厨房,找阿花打探消息。

“警察署的来抓人了,他们说先生违法了,要关停厂子整顿。”阿花有些发愁,“你说这厂子封了,先生挣不到钱,会不会遣散我们啊?到那时,我又去哪里找活呢。”

沈熠捏捏她的掌心,安抚她:“没事的,刘老板他身家丰厚,不至于请不起佣人。况且,就算他不要你了,也还能去别处做工,说不定佣钱更高呢。”

阿花一听,果然宽慰许多。

晚上八点多,刘先生和刘太太才回到家,两人都冷着脸,一身怒气。

“都去把人给我叫过来。”

厂子里提供了大通铺,不放假的时候工人都住那里,不到十分钟,几十个人就集合在客厅里。

“都到齐了?”

主管摇头:“还有2个新人没来。不过,他俩昨天跟我请假回家了。”

刘太太一听,当即炸了,手里的皮包直接砸到主管头上。

“谁让你同意的?谁给你的权利?你知不知道你放走的是什么人啊!”

“我告诉你们,厂子要是封了,你们统统下岗!回去喝西北风吧。”

她转头看向刘先生,“我看也不用问了,肯定是那俩人去举报的,做贼心虚,提前跑路了。”

刘先生沉默着,视线从底下一一扫过。

“是谁去警察署举报的,主动站出来,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那眼神彷佛要彷佛饿疯了的狮子,凶狠无比,众人纷纷避开。

刘先生也觉得举报者不在这里面。

这些人都是老员工,最少的也干了一年多,厂子安安稳稳,没出过事。

偏偏来了两个新员工,厂子就被举报了,那两人还提前跑路了。自然是他们的嫌疑最大。

主管这下听出点名堂来,厂子被人举报了,那两个请假溜走的就是嫌疑人!

这么说来,他放走他们那就大错。

不行,先生太太火气这么大,他可承受不住,赶紧得把这个烫手山芋甩出去。

于是他看向负责招工的人,半是惋惜半是责怪,“老伙计,你怎么招的人啊,找了两个白眼狼呀,你是想害死大家吗?”

果不其然,刘先生刘太太的的仇恨一下子发泄到那人身上。

那人见情况不对,连忙跪下,狠狠的抽自己的耳光。

“是我错了,是我眼瞎招了白眼狼,害了先生和太太,我该死,我对不起大伙……”

他的力道不小,很快左右两边的脸颊都肿起来了,彷佛猪头。

他不敢停下,因为他明白,只有把自己欺负狠了,老板才不会动手。

他的动作逐渐慢下来,手抬不起来,嘴边也出血了,可上头的老板始终没喊停手。

他只能继续。终于昏过去了。

“抬下去吧。”

刘先生看着底下的人,厉声警告:“我们刘家不养白羊狼。如果有了,那就……乱棒打死。”

沈熠心头一震,身子晃了晃,还是阿花扶住她。

“别怕,先生是吓别人的。”

沈熠没多解释。

厂子关停了,刘家两口子忙着找门路疏通,没人管家里的事,沈熠就闲下来了,关在自己的小屋里看书。

这两天里,人人自危,都不敢大声说话,实在压抑。

一到周末,她就早早赶回学校。

周四,学校食堂里的电视照常播放着午间新闻。

“插播一则快讯,本台记者近日收到一封举报信,热心市民举报城西刘记服装厂违规排放污水,污染水源。

经查证,刘记服装厂确实存在违法行为,但刘记老板声称自己也是受害者,工厂负责人阳奉阴违,扣下污水处理设备的费用,违规排放污水。

警署判处刘记服装厂停业整顿半年,主管负责人罚款一万港币,三年有期徒刑。

各位市民,水是生命之源,港城淡水有限,请大家节约用水,保护水源。一旦发现身边有污染水源的行为,请及时举报。”

餐桌对面,一个长发女生听到惩罚,有些吃惊。

“罚款一万,三年有期徒刑。处罚这么严厉的吗?”

她旁边的短发女生点点头,“法律上是这么写的。污染水源,是重罪。他活该。”

长发女生不赞同。

“我觉得有点过分哎。他那么大年纪了,估计也没上过学,应该是不懂法的。不知者无罪吧。

更何况他都五十多岁了,还是个小主管,一个月十来块钱,那么高的罚款,得还到什么时候呀?”

短发女生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方圆,你……真善良啊。”

“你放心,罚款不用他缴,他就是个给老板顶锅的。”

方圆半信半疑,“是吗?”

“不过这个老板也很可怜唉,无妄之灾。他老实做生意,养活了那么多人的生计,这一下子停业半年,那些被牵连的人可怎么办?”

“那个举报者真的是冷血,好讨厌啊。”

短发女生翻了个白眼,她不想再说了,心累。

以前是没发现,以后一定要远离方圆。

沈熠一直听着这两人的话,听到方圆责怪举报者,心里真的只有一个艹字。

圣母这种东西,真的是不分时代不分地域的。

“你既然可怜那位黑心老板,那你怎么不可怜可怜那些喝了脏水的人?不担心他们会不会生病?”

方圆不以为然,“不是有水厂净化吗?”

这副淡然的模样,看着沈熠实在恼火。

“所以,有水厂就可以随意污染水源吗?你知不知道港城的水有多珍贵吗?”

方圆毫不在意:“我交钱了的啊。”

“水源被污染了,只怕你有钱也买不到。”

方圆不信,“怎么可能?”

沈熠放下筷子,严肃的望着她。

“那你知道吗,二十多年前,在港城,确实是拿着钱都买不到水。

1963年,港城遭遇千年难遇的大旱,连续九个月滴雨未降。整个港城的水只够全城人用一个月。

当局为了找水,用尽一切办法,开坛做法求雨,人工干冰降雨,却徒劳无功。打井打了几十米,挖出来的还只是泥浆。

当时全港人可以说是危在旦夕。”

食堂的学生们都十几岁,最大的也才十九岁,根本不知道二十多年前那场天灾。忽然听见,好奇中不知不觉靠拢。

沈熠继续说,“那时港城的管理权虽然还在维多利亚人手中,但远在内陆的同胞依旧关心着港城的安危。

粤省政府当即答应每日免费给港城供应自来水两万吨,自身用水困难的情况下放弃了大片农田灌溉,也要坚持供应港城。

主席和总理召开专题会,指出要不顾一切保证港城的饮水,让我们喝上安全的淡水。

最后的解决办法只有一个,兴修水利工程,从粤省送水过来。

这个工程要多少钱呢,三千八百万!”

沈熠缓了缓,“也许你们会说,一个国家,三千八百万算什么,难道这点都拿不出来吗?可那时内陆刚经历了三年大灾害,井干河断,粮食严重短缺。那是最艰难的时候。

为了保证水利工程的建设,内陆那边不得不让一些待建项目停产。

总理更是亲赴羊城,指导工作,将其纳入国家计划。”

周围谁也不知道内陆还曾这样艰难过,更没想到得是他们都那样难了,还为港城雪中送碳。

沈熠听到一两声小小的啜泣。

“但他们并没有因为困难就放弃施援。为了让港城的同胞们早日喝上水,粤省在内陆征调了两万多民工,24小时不间断的施工,经历了6次台风暴雨和洪水,耗时11个月完成了这项工程。”——1

“我们现在的安逸,是内陆同胞们用三百多个日夜的血和汗换来的,他们饿着肚子,顶着台风暴雨,日夜劳作,无私奉献。”

“所以,你还觉得刘记的行为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吗?”

“你交了水费,就能肆意挥洒浪费?”

方圆大窘,“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

她忽然抬起头,“我知道,你就是个华吹,上次还在放映厅吹嘘内陆的电视剧,瞧不起我们港城。说吧,你收了内陆多少钱,故意来蛊惑我们的?”

方才还在感动的人,看向沈熠的目光再次变得犹豫。

是啊,这个女生知晓得也太多了啊,可奇怪的是,他们更想相信她的话。

沈熠坦坦荡荡的接受众人的目光。

“我就是华吹又如何?古人都知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我喝了内陆十几年的水,早已融入我的身体,我心里向着那边不应该吗?倒是你,吃人家喝人家的,还骂人家,你不羞愧吗?”

围观者里又有多少人对号入座,一时无人吭声。

沈熠:“至于那段历史,我编的?你们有空看看罗导演的纪录片《东江之水越山来》,我总不会神通广大到收买影联主席,让他去编造一个纪录片吧。”

“二十年前,我还没出生呢。”

“影联主席?是罗jx导演吗?那可是港城影坛祖师啊。”

“这个片子我好像见长辈看过,我嫌弃它黑色白老土,就没看。我这周回去一定要找出来看看。”

“我开始相信沈同学的话了,内陆人真的了不起,太伟大了。”

“我想起了tam城楼前的话了,真的很感激祖国,那么艰难都没有放弃我们。可我……我怎么变成那个样子了啊。”

“是啊,我以前还骂过内陆人,还说他们蝗虫,太过分了。你说,他们以后会不会一生气就断水啊?”

噗——

沈熠很想说,祖国母亲没你想得那么小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