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1章 第一章

我的书架

第1章 第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一章

a市,晚上十点,季怜星站在pilot门口,这是当地一家出名的酒吧。

年轻人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放眼望去,整条街霓虹灯闪烁,红蓝光层层交叠,光线落在贩卖机的玻璃上,映出浮躁的色彩。

“今天我生日!等会儿兄弟们该吃吃该喝喝,吃完喝完我买单!”

说话的是一个头顶蓝毛的小子,二十来岁,正和他的好兄弟们勾肩搭背,准备进酒吧。

就在脚快要踏进大门那一刻,他余光瞄到了季怜星,出于愚蠢的天性,没忍住,嘴一瓢就问出口:

“美女,一个人吗?要不要一起喝酒?”

届时季怜星正拿着手机回信息,没抬头看蓝毛小子,只说了一个字:

“不。”

蓝毛小子嬉皮笑脸,“今天我生日,赏个脸嘛!”

季怜星发送了最后一条消息,抬起头。

她的五官精致立体,有一双神秘动人的杏眼,化了很浓的妆,黑灰色的眼影里夹了点鲜橘,烟熏妆让她看起来不太好惹。善睐的眼有巨大的魔力,目光对视那一刻,蓝毛小子心跳不自觉漏了一拍。

非常火辣。

非常勾人。

非常好看。

非常……

词汇量并不多的蓝毛小子想不出别的词了。

季怜星把手机揣进兜里,说:“今天也是我生日,想图个清净。”她指了指pilot的大门,“麻烦进去,别烦我。”

今天是她二十四岁生日,没有生日蛋糕,只有催债短信。

她从来没有想过,她的二十四岁是站在这个地方,为了赚钱,周末要到当pilot驻场,刚刚唱了快三个小时,现在嗓子还是哑的。

手机震动了一下,收到一条短信。

【先还五万吧,剩下二十万可以下个月还。】

季怜星拨电话过去……

“季斯宇,你还是人吗??我刚毕业哪儿拿这么多钱给你?”

“别唬我,你不是转正拿工资了吗?你个高材生工资能低到哪儿去?”他的嗓音如同天降鸟屎,是个人听了都觉得相当恶心。

“我三个月省吃俭用存了八千,上周全给你,现在身上还剩两百。”

“今晚钱不到位我爸就快撑不住了。这钱你当初说了你会还的,而且——”

季怜星知道他还要说什么,提前挂掉电话。这边蓝毛还等着她,为了远离蓝毛,她大步流星过了马路,走进一家便利店。

她随便买了点关东煮,坐在店里吃,这是今天第一顿饭,可胃口还是不太好,心不在焉的,老是忍不住要去想那件事。

介绍人是另一个驻唱女孩,说金主钱多大方,让她考虑一下。

一想到金主这个词,季怜星才吃了一口的海带卷不香了,一种强烈的不适感袭上心头。

她把关东煮推到一边,打了个寒颤,她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的人,不是没工作也不是没前途,可现在竟然处于这种境地,心里堵得厉害。

这边烦人的季斯宇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大概意思是说,钱不到位明天大伯就得断药,一旦断了,人估计马上得没了,让她赶紧想办法。

说来说去总之就是四个字:快点还钱。

当灯红酒绿浮夸到一定程度时,注定有人感到孤寂。

计程车里,季怜星看着窗外快速倒退的光影,影影绰绰,这座城市没有让她有丁点儿的归属感。可转念一想,她不管在哪里都是没有归属感的。

十分钟后,车子停在酒店门口,介绍人已经提前发消息给她,说房间号是2208。

下了车,站在酒店门口,抬头看了眼这完全不属于她的建筑,高大得像一个怪巨人,下一秒就能把她吞到肚子里。

她犹豫了,以往二十几年所受过的教育在告诉她这样做是不对的。而且她很清楚,有些事,一旦跨出第一步,后面想要全身而退就难了。

只不过人在困窘的时候,身心是分离的,现在这情况,她哪儿还有选择的余地?

那个人已经在等她,季怜星进入电梯,摁下数字22,电梯缓缓上升。她盯着反光镜里的自己,简单的黑色短袖,上面画了一个嫩绿色的牛油果,配上一条水洗毛边牛仔短裤,脚踩仿古马丁靴,搭上她的烟熏妆,有点儿像摇滚乐手。

其实她并不爱浓妆艳抹,但酒吧驻场方要求要这样穿,决定要来见她的时候也没来得及换衣服。

盯着数字一层一层变化,季怜星没由来地紧张。

等会儿说什么?做什么?在性这方面,她没有一点经验,所以要怎样才能让对方满意?对方会不会有特别无礼的要求,会不会是个女变l态?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癖好?她做不到迎合的时候又该怎么办?

叮。

电梯轻轻晃了一下,停在22楼,跟着晃动的还有季怜星的心。

跨出去第一步,整个走廊都是暗橘色,光线昏暗,视线中少了几分明朗。

走在又长又空的廊道上,心头五味杂陈。

好不容易走到2208门口,墙上挂的香薰飘出好闻的气味,是白茶香,这种香稍稍缓解了她紧张的心情,可手还是悬在空中,迟迟没敲下去。

脑袋空空的,她甚至不太清楚,到底为什么就站在了这里。是啊,怎么就站在这里了呢?

她脑袋里浮现出熟悉的一幕,几年前,她上大学的时候,每个周末学校门口都停着很多豪车,其中有一部分是那些中年男人来接女孩。

那时候她很不能理解,为什么有手有脚的就是要去贪财,这种行为是她完全不能理解的。

可现在,她和那些人有什么区别?

迟疑很久,手还是在门上敲了两下,深黑色木门发出厚重的声音。

季怜星浑身溢出鸡皮疙瘩,她有种想要离开的冲动。

“进来。”

女人的声音钻进季怜星的耳朵,让她想起了辽阔的雪,清脆中带着一丝冷感,有点像江曙。

不,怎么可能是她。

季怜星手摸上门把手,冰冰凉的感觉,她稍稍往下压了点儿,往前一推,门开出小小的缝。

屋子里光线很暗,透过门缝,她只看到一个复古铜色衣架。紧接着门被推开,视线落开,桌子上放了一盏磨砂色的台灯,光线是柔弱的白,台灯旁是透明高脚杯,里面是三分之一的红酒。

一股好闻的味道飘进季怜星鼻子里,说不出具体是什么味道,好像是两种味道,应该是玫瑰中夹了点儿雪松。

“过来。”沙发上的女人又说了一句,语调和刚刚差不多冷。

季怜星挪着步子进门,却没有勇气抬眼去看她,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或许对方也是女性的原因,她没有想象中那么紧张,更多的是一种尴尬。自尊心作祟,她不敢看她,不敢抬头。

毕竟她们要做那样的事,两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确实很尴尬很羞耻,至少季怜星是这么觉得的。

“抬头,看我。”她的声音像白开水里放了一块冰,寡淡又冰冷。

声音很像江曙,季怜星特意甩了甩脑袋,想把江曙的模样从她脑袋里甩出去。

她抬头,看到沙发上女人,一只脚随意搭在另一只脚上,靠在沙发上,姿态略带慵懒,她身姿苗条纤瘦,穿了一套黑色西装,v领设计,内衬冷色蓝白翻领衬衫,领口有小小的刺绣,细节到位。

季怜星视线落在女人平直的锁骨上,接着向上,是白净的脖颈,再往上看,是一张冷艳的脸。一双撩人的桃花眼,眼尾微微上翘,目光却里透出神秘朦胧的光,形成一种反差,给人一种天然的距离感。

四目相对,两张脸重合,变成一张脸。季怜星忙挪开视线,有些慌张地转过身。

“我好像认识你?”江曙话音带笑。

她在笑,季怜星却觉得自己快哭了,一种强烈的羞耻感和悔恨感袭上心头。

脑袋空空的,只有一个字:逃。

季怜星逃出房间,重新撞入暗橘色的走廊,一直往前走,直到走廊尽头,脑袋里一直在想一件事,能巧到这种程度吗?就这么约都能约到自己的老板?

包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陌生号码。

【你跑什么跑?】

季怜星心脏猛地跳了一下,这算是她们第一次对话吗?

她掌心全是汗,手都在抖,打下“我不知道”四个字,又删掉,重新编辑成“我去买瓶水。”

发出去过后又觉得这个理由实在有些牵强。

对方发来消息:【回来。】

季怜星看到短信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回复,不太清楚这是来自老板的压迫感,还是面对自己暗恋的人太紧张,总之心很乱。

又弹出一条消息:【我等你五分钟。】

五分钟后。

季怜星坐在沙发上,盯着大床发呆。

江曙在阳台打电话,她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听不清在说什么,应该是在谈生意上的事。

阳台的门被打开,一阵风灌进来,凉飕飕的,季怜星正襟危坐,没敢转身去看她。

“去洗澡。”

季怜星转过头,指了指自己,“我?”

江曙眼里难掩笑意,“屋子里有第三个人?”

季怜星垂下头,没说话,她觉得很尴尬,但很明显她的老板并没有。她觉得做这些事很难堪,明显她的老板也并没觉得。而且,很明显,眼前这位,她暗恋了将近五年的人,对她仅限于“好像认识“,也就是眼熟的程度。

抬眼再去看江曙,没什么特殊的表情。

“好。”季怜星起身,朝浴室的方向走。

“在这边,走反了。”江曙指了另一扇门。

“喔。”季怜星转过身,尴尬到脚趾抓地,闷头一路直奔浴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