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5章 第五章

我的书架

第5章 第五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五章

晚上七点,写字楼依旧灯火通明。做金融这一行的,加班已成为家常便饭,朝九晚五几乎不可能。

季怜星所在的小组一共8个人,除了老王请假一天,剩下的都在加班。

“唉,每个周一都这么忙!恐怕要干到十点了!”组长扶着腰起身,呲着牙露出狰狞的表情,他因为常年久坐,有腰部的疾病,所以工作一段时间就要起来站会儿。

吕凡笑他:“老大,你这腰不行了啊~”

组长瞥他一眼,“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腰好得很呢~”

季怜星盯着电脑,正专心致志做最后一组数据。

她工作起来基本都不去搭他们的话,一是不感兴趣,二是觉得有点浪费时间,而大家早就习惯这样的她。

小季嘛,小组里最不爱说话的那个,茶话会基本上不加入,时间管理高效,因为工作速度最快,所以下班也是最早。

七点二十,季怜星松了口气,小腿轻轻一踢,椅子退出来,伸了个懒腰。

“忙完了?”吕凡问她。

“嗯嗯。”

“要溜了?”他见季怜星已经关机,这人下班属实积极,好像不愿意在公司多为老板打一秒工。

季怜星拿起包,露出浅笑,点头,“嗯嗯,要走了,有事。”

共事三个月,吕凡对季怜星的印象是:她上班就真的来上班的,工作和生活分得特别开,不爱八卦也不废话有事做事,效率高得令人咋舌。

所以,她早点下班好像也没什么毛病。

季怜星默不作声退出工作区域,由于今天特意下班早了些,所以等电梯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

盯着电梯缓缓上升的数字,18、19

白天上班的时候,关于江曙让她去办公室,她其实做了很多不好的设想,但最终还是说服了自己。

毕竟江曙是她老板,叫她去办公室一定不会让她难堪,或许只是谈公事,不必想太多。况且这不是她想不想去的问题,她没得选择,不想去也得去。

叮。

停在25楼,季怜星进去,按了数字“28”,这是她第一次去比25楼高的层数。电梯缓缓上升,她和江曙的距离在拉近

很快到了28楼,季怜星走出电梯,第一眼就看到前台。

两人目光对视时,前台已经露出标准笑容,季怜星心想,这位小姐姐是不是在电梯“叮”的那瞬间就已经提前准备好这种表情了?

“您好,和江总有预约吗?”

“白天江总让我来找她。”

“请问您贵姓?”

“季,季怜星。”

小姐姐在她的平板上戳了两下,应该是在核实信息。

“好的,这边跟我来。”

她跟着前台小姐姐走,顺便观察四周,28楼的布局明显不一样,相比起来要宽阔很多。

楼下的隔间更像工作区,而二十八楼太大,让季怜星想起了那种艺术展廊。

设计主调是白灰,以简洁高大上为主,走廊有银色反光面,季怜星每走一步就从反光面里看到另一个自己,当然了,还有细腿细腰的前台小姐姐。

最终前台在一扇门磨砂玻璃门前停下,“就是这里了,需要我帮您敲门吗?”

小姐姐的声音很温柔,她有一张标准的鹅蛋脸,笑的时候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尽管季怜星知道她是职业性笑容,但她喜欢别人对她笑。

“谢谢,不用了,我自己来吧。”

敲门前,季怜星来回三个深呼吸,告诉自己不要紧张。

叩叩

玻璃门发出清脆的声音。

“进来。”

季怜星推门进入,视野变得更加宽阔,果然内部格局还是超出了她的想象。

???

在这寸土寸金的商业区,江曙的办公室有点儿太大了吧。

设计基调和外面差不多,灰白简洁为主,但光线要明亮一些,落地窗使得视线更加开阔,整座城市的夜景都能看到。

季怜星侧目,目光落在江曙脸上,她秀挺的鼻梁上挂了一副银边眼镜,工作的时候头发盘起,露出清瘦的脸颊。

她就坐在那里,却给人一种冷艳孤傲的感觉,衬衣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让季怜星想起了两个字:禁欲。

也就一秒时间季怜星便挪开目光。

算了,别对视,还是看窗外吧。

江曙把平板电脑推到一边,取下眼镜,一只腿搭在另一条腿上,稍稍后仰靠在椅子上,看向季怜星,“别傻愣着,进来坐吧。”

“喔。”季怜星走到沙发旁坐下,应该是真皮材质,坐下去很软,顶托感很强。

“到我这儿来坐。”江曙说话时,手指轻轻点下办公桌。

季怜星只好站起身,朝她办公桌走去,坐在了江曙对面。

反正横竖是死,社死就社死吧,季怜星抬起头,硬着头皮和江曙对视,尽量保持语气平淡:“江总找我什么事?”

一对上江曙的眼睛,季怜星觉得自己心跳好像又加快了。

她的眼眸深邃不见底,看不清什么情绪,目光中带着冷,是那种漠不关心的冷。

这种疏离感对季怜星来说有莫大的吸引力,她喜欢江曙眼神里的冷艳和自信。

“昨天晚上你有东西落我这儿了。”江曙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条银色手链,放在桌上。

“原来在这儿?我找了好久!”季怜星说话的音调好像高了一个度,她把手链捏在手里,眼里满是感激。

她以为是昨晚驻唱的时候落在酒吧了,打电话给老板,老板也说没找到。

也有想过是不是掉江曙那儿了,但她因为太紧张,对昨晚很多细节都记不太清。

“谢谢江总。”

“不用谢。”江曙看着她,漾起笑容,看来这条普通的手链对小刺猬来说很重要。

她站起身,转身倒了杯水,漫不经心道:“哦,对了,本来昨晚就想还你的,但你把我拉黑了,电话打不通。”

咯噔,季怜星心脏狂跳,脸上的笑容凝固。救命,原来她的社死现场还等着她呢,这题她真的不会答,该怎么解释?

江曙手里拿着玻璃杯,抿了一口,眼里噙满笑意,那双眼睛似乎在说:我看你要怎么回答。

季怜星不争气地咽了口唾沫,尬笑道:“是是吗?”

江曙偏头看她,笑意更浓,“不是吗?原来不是拉黑?我还以为连续打电话都秒挂就是被拉黑了。”

季怜星低头,小脸通红,她是一句话都编不出来。

因为的的确确是拉黑了江曙,而明显江曙现在在调侃她,要再是不承认那就真的是出糗了。

气氛微妙,各自沉默。

江曙看季怜星低头不语,想起了小刺猬害怕的时候会缩成一团,把自己保护起来。她真的很像那种刺猬,可以放在掌心,就巴掌那么大的那种迷你刺猬。

她好久都没把女孩子逗得这么语无伦次小脸红扑扑的了,有种莫名的恶趣味爽感。

“好了好了,逗你的。”江曙把玻璃杯放在桌上,提起她的麂皮包,“走吧,下班了。”

狭小的空间内,江曙站在电梯中间,季怜星站在电梯一角,两人保持距离。

这是季怜星第一次坐vip电梯,其实除了不用等太久,和普通电梯也没什么区别。

但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既然江曙可以坐vip,早上为什么还要挤电梯浪费时间呢?奇怪。

这时,江曙稍稍后退了些,和季怜星并排站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嗅觉敏锐,季怜星总是很容易闻到江曙身上的香味,那种香味并不浓,但很有记忆性,依旧是玫瑰和雪松。

她好想知道她到底用的什么香水。

季怜星内心有种微妙的感觉,只要江曙在身旁,稍稍挨近一点,她浑身沉睡的细胞都苏醒过来,感官都跟着她走,她能捕捉到关于她的一切。

电梯红色数字不停倒数。

“你好像很怕我?”江曙冷不丁飘来这么一句。

季怜星手指颤了一下,“不是。”顿了顿,还是说:“可能还是有点吧,你是老板,所以我怕你。”

江曙被她朴实无华的大实话逗笑,笑声很轻,但成功传到季怜星的耳朵里。

出于好奇,季怜星抬头去看她,只看到她勾唇的模样,眼睛里溢出轻松自然的情绪,觉得有点小小被惊艳到,她好像又看到了她的另一面。

“现在下班了,我们不是上下属的关系。你不用害怕。”电梯打开,江曙先走了出去。

季怜星跟在后面,走出去才发现,原来到的是地下停车场,这就有点尴尬了,她刚刚完全没注意到江曙按的是负一楼。

“我送你回家吧。”

“不麻烦了,我坐地铁回去就好。”

“我送你。”江曙执意道,她已经停在一辆黑色跑车面前,biubiu两声,车子闪了两下,她没给季怜星拒绝的机会,提前替她拉开了车门。

季怜星站在原地,有点懵。

还真送啊,脑袋里已经浮现出这辆车停在她那掉了墙皮的老小区里头的样子,估计要多突兀有多突兀。

“小刺猬,快上车,别愣着~”江曙绕到另一边上车,已经发动引擎,等待着她。

“小刺猬?什么小刺猬?”季怜星一头雾水。

“上车,上来我就告诉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