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6章 第六章

我的书架

第6章 第六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章

“上车,上来我就告诉你。”

好吧,江曙这么一说,季怜星还真有点心动。

况且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恭敬不如从命,她还是选择钻进副驾驶。

第一次坐跑车,坐进去感觉底盘要比正常轿车低很多,她系好安全带,江曙发动机车,缓缓驶出停车场。

“你家住哪?”

“宋家三院子。”

江曙蹙眉,“宋家三院子??在哪儿??”她在a市住了十几年,从来没听过这个地名。

“啊……就夜市街附近的一个老小区,挺老的,周围都是拆迁房,但是离公司近,就两个地铁站。”季怜星说完这话,侧目去看车窗外,繁华的街道灯光璀璨,挂在树上的小彩灯缓缓掠过眼前,她觉得自己和这道光影格格不入。

“稍等,我导个航。”搜索之后,发现还真有一个叫宋家三院子的地方,离公司也不远,可能3km左右。

江曙这才明白,季怜星住的地方可能是城中心最后拆迁的那一排老小区。

临开车前,她点开播放器,里面开始放歌,是radiohead那首最出名的《creep》,季怜星在听到第一句歌词的时候转过头,看了江曙一眼。

余光感受到,江曙侧目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我喜欢这首歌。”

江曙唇角带笑,“我也喜欢。”

季怜星心想,她怎么会喜欢这首歌呢?都说喜欢《creep》的人心中注定有一个得不到的人,季怜星每每听到这首歌都有些感同身受,那种低入尘埃的感觉就会袭上心头,莫名其妙,毫无规律。

“我喜欢调子而已。”江曙补充说。

季怜星点头,明白了她的意思,像江曙这样自带光芒的人,永远都不会是creep吧。(creep在这首歌里大概指感情中因为太喜欢对方,而感到自卑的那个人。)

车子停在路口,等待绿灯,季怜星静静听歌,江曙也没说话。

这时,手机震动了一下,季怜星拿起来看消息,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季斯宇在给她打电话,通常来说,只要是季斯宇的电话,接了那就得糟心一整天,所以在震动第二次的时候,季怜星果断挂掉。

结果隔了几十秒,他又打过来,季怜星又摁了挂断,然后拉黑。

她的这一系列操作被江曙看在眼里,心想这姑娘有点狠啊,一言不合就拉黑?

但碍于个人隐私,江曙什么都没问。

红灯转绿,踩下油门。

“所以江总,小刺猬是什么意思?”季怜星还没忘上车前她和江曙的对话,她相当好奇江曙为什么要叫她小刺猬。

“嗯?你还记得这事呢?”

“那当然了。”

“你见过那种迷你刺猬么?巴掌那么大,警觉性很强,肚皮朝上的时候露出粉粉的小脚脚,轻轻戳戳它的肚子,它就会缩成一团?”

江曙在描述迷你刺猬的时候,眼里带笑,好像光是从语调就能听出她有多喜欢这种小刺猬。

这是季怜星今晚第三次见她笑,比以往她五年见的次数都多。

原来冷冰山不是真的冰山,原来她很爱笑啊

“呃,知道。”季怜星表面认真回答,心想却想迷你刺猬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又没有粉粉的小脚脚,你也没有戳过我的肚皮。

“我觉得你怕我的时候,挺像迷你刺猬的。”

???

第一次被形容成刺猬可还行?季怜星不知道该哭该笑。

3km,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很快车子停在宋家三院子门口,江曙抬眼看了一下大门,是非常非常传统的那种大院子,里面围着两栋楼,每栋楼侧边都贴着红色数字牌,分别是“1”和“2”,表示1栋和2栋。

季怜星开门下车,弯着腰对车里的人说:

“谢谢江总,今晚麻烦你了。”

“不麻烦,你住1栋还是2栋?”

“1栋。”

“几楼?”

季怜星愣了下,几楼她都要知道吗?想了想,还是答了:“3楼。”

江曙点了下头,“快回去吧。”

“嗯嗯。”

季怜星没再说什么,快速转身离开,不想待太久,尤其是不想让熟人看见,毕竟这样一辆车送她回家,实在是太容易让人联想了。

江曙目送她跨进铁门,眼见季怜星和门卫大爷打了个招呼,拐了个弯,很快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

她坐在车里没有离开,再次观察了一下那栋老房子。

老式楼房的楼道通常都是感应灯,最近一楼二楼的灯坏了,季怜星不喜欢这种又黑又狭窄的感觉,所以每次回家都是快速上楼。

今天和平常一样,她走进一楼,准备加快脚步往上走,结果刚刚撞进黑暗,就看到暗色中立着一抹高高壮壮的影子,外面的微光勉强让她看到他的脸。

“季斯宇!你干嘛!吓我一跳!”季怜星捂住快要跳出来的心脏,出于防卫,她主动后退几步,退到外面来。

“打了你几个电话了?挂了就算了,还拉黑我?”季斯宇从黑暗中走出来,想拉近和季怜星的距离。

透过外面的光,他的模样逐渐清晰。寸头配小眼,方脸,高大魁梧,除了身高遗传父亲,那张脸和他母亲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他的身高给人气势上的压迫,搭上那张脸,让人觉得他不是善茬。

当然了,他的确不是善茬,他朝季怜星走过来的时候,季怜星又后退了一些,始终和他保持距离。

“让你还五万你就给我转三千?”

张嘴还是钱的事,季怜星听到这个脑袋又开始疼了。

“你怎么知道我的地址?”

“别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赶紧把剩下的钱还了。”

“我没钱,昨天那三千都是我和喻梦借的,剩下的我只能分每个月还你。”

季斯宇却咄咄逼人,上前一步,伸手去揪季怜星的衣领,他这动作相当娴熟,好像已经这样过无数次。

季怜星狠狠甩开他,估计季斯宇没想到她能反抗,手没抓住,衣领顺利从他手中溜走。

“季斯宇,你搞清楚了,别再拿你那一套来对我,你很烦,烦到让我呕吐,不要再干扰我的人生,滚远点好吗?”

“你就这么对你哥哥说话?”

“别膈应我了,从小到大你就这么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你以为你谁啊?我怎么不能对你这么说话了?你爹味儿老足了,很恶心,懂吗?”

季斯宇愣了一下,他其实好久没和季怜星见面了,这些年过去,好像她变了不少。最大的变化是她的眼神,不再懦弱,而是带着刺,好像轻轻碰她一下,她就能给你扎出血来。

“那你还钱啊,还了钱我就不烦你了。”季斯宇两手一摊,伸到季怜星面前,一副乞丐的模样。

季怜星想错开他直接上楼,但她往左季斯宇就往左,她往右季斯宇就往右,愣是要挡住她的去路,相当烦人。

季怜星站定,抬头去看季斯宇,“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想把我逼疯是不是?”

没想到季斯宇却说:“你这么漂亮,想搞点钱其实很容易,我可以帮你找路子。”他的笑容把他的愚蠢和自私展露无遗,恶臭到连面具都懒得戴。

季怜星愣是抽了一口气才缓过来,她必须反击回去。

“你长得也不错,我说的是你的身高和身材,很有卖点,你要真的愿意,赚得可能比我多?找个阿姨?少奋斗十年?”

季斯宇心梗了一下,他发现好像说不过季怜星,于是转移话题,“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不还钱,那我爸要是撑不下去了就是你害的。”

又是这句话,季怜星懂,这是道德绑架,但却很有效。

她心揪成一团,她从来没对季斯宇妥协过,但大伯不一样。

一是她的确在很多年前借过大伯的钱,尽管大伯没让她还,二是这些年来大伯对她的确不错,也算是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快点,磨磨唧唧,你就是抢,也要把我爸的钱还了!”季斯宇提高了分贝。

“她欠你多少钱?”

身后传来女人的声音,季怜星血液狂飙,脸色瞬间苍白,僵在原地没法转身,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来的,他们之间的对话她又听到了多少。

“她欠你多少钱?”江曙又重复了一遍,她站在那盏白炽灯旁,光线落在她身上,拉长了她的影子。

季怜星背对着江曙没说话,季斯宇看着这个气场强大的女人,也没敢吭声。

“我是她老板,说吧,她差你多少钱。”江曙已经走到他面前,她黑压压的影子压在季斯宇的影子上,一米七六的身高,比季斯宇矮了四厘米,但气场上却压了他几个度。

季斯宇喉咙像是被塞了一块木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抬起手,比了个“二”,又比了个“五”。

“二十五万是吧,我替她还了。”江曙递了一张名片给季斯宇,“这是我电话,你把你父亲卡号发给我,记住,是你父亲的卡号,不是你的卡号。”

“江总,我——”季怜星刚张嘴,江曙对她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

季斯宇盯着名片,有点懵,问江曙:“二十五万,一起还吗?”

江曙颔首,“对,一次性还清,我会保留转账记录,证明她已经还清债款。我的要求是,拿了钱之后不准再来找她。”

季斯宇见钱眼开,接过名片,他看了江曙一眼,又看了季怜星一眼,露出不可思议的笑容,“老板??对她这么好?”

季怜星听不下去,背过身,眼睛有点酸涩,眼泪不停打转。

晦气、丢人、恶心,这些词通通跑进她的脑袋里,心上被压着一块沉沉的石头,闷得喘不过气来。

她需要钱,是真的需要。

她无法说出那句“江总您别帮我了,钱我自己来想办法”,因为她想不出办法,她找不到人再借钱了。

而一旦接受江曙的帮助,意味着什么也很明显。

她想起了昨晚那个场景,那个她陷进去又逃出来的场景。

是否她又要回到原点,要在原本就不可能的感情上再加一层霜?在她喜欢的人面前丢掉最后一份尊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