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7章 第七章

我的书架

第7章 第七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七章

夏天的夜晚有些燥热,院子里那棵橡树上的蝉发出嘒嘒声,天上的星星也出来乘凉,挂在墨色的天空中一闪一闪。

一阵风吹起季怜星额前几根头发,她稍稍低头,长发遮住眼睛,只显清瘦的轮廓,却看不清她的表情。

“没事了,他走了。”江曙说。

“嗯。”短短一个字却带着鼻音,季怜星抬起头,没哭,但眼睛是红的,“谢谢你,江总。”

江曙看着季怜星,她刚出社会,城府不深,一双眼睛清澈明亮,想要洞悉她的心理其实很简单。

能看出来,刚刚那个男的让季怜星难堪了,也让她伤心了。

“不必客气,这个给你。”江曙递给季怜星一个工作牌,是进出写字楼必须用到的。

她稍稍低头,保持和季怜星差不多的身高,轻声说:“是不是该换称呼了?叫你小马虎?在我这里掉了两次东西了~”

季怜星抬头,对上江曙的眼睛,她的眼里带笑,琥珀色瞳仁里闪着光,像一片海,季怜星觉得自己漂浮在那片海中。

她接过工作牌,忙转移了视线,局促道:“抱歉,是我马虎了,谢谢江总。”

江曙有意逗她:“谢谢和抱歉这两个词是你的高频词吗?”

“啊——”季怜星抿唇,脸已经胀红,溢出粉粉的颜色,“也不是,或许是因为我有点紧张?”

“因为我是你老板?”

“应该是吧。”

其实不是,但季怜星觉得自己只能这么说,总不能说看到你我就心跳加快吧。

“放心,小刺猬,我不吃你,也不扣你工资。”江曙靠近了些,和季怜星拉近距离。

季怜星心脏砰砰直跳,好香,她觉得江曙身上的香味实在太好闻,那种玫瑰和雪松夹在一起的味道在她dna里乱窜,难以抑制的悸动感袭上心头,连脑袋都变得晕乎乎。

“江总”

小刺猬的声音软软的,江曙觉得好听极了。

“嗯?”

季怜星往后退了一小步,拉开距离,让自己清醒些,“关于刚刚你帮我还债的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说。”江曙回答得漫不经心的,她在想季怜星干嘛要后退,是不喜欢和她靠太近吗?

“真的谢谢你帮我,但我不能平白无故接受你的帮助。”好吧,没忍住又说谢谢了,季怜星内心讨伐自己,顿了下,接着说:“我可不可以每个月发了工资还一部分给你?算上利息,我尽快在两年里还清。”

在听到“利息”两个字的时候,江曙眉毛上扬,“哦~还有利息?”

“是的,你觉得利息多少比较合理呢?”

季怜星内心已经在盘算她到底多久能还清债务,每个月除去日常开销的话,估计明年?后年?看利息是多少吧。

“我数学不好,你说吧。”江曙语气懒洋洋的。

数学不好?n大金融系毕业的学神说自己数学不好?

“百分之十?”季怜星试探道,百分之十挺高了,普通理财收益都达不到这么多呢江总~~~~

江曙笑笑不说话。

“十十五?”季怜星再次试探。

江曙继续笑而不语。

“那二十?”毕竟是江曙替她解了燃眉之急,多点就多点吧。只是三十多万的话,那肯定要等到后年才能还清了。

“噗嗤。”江曙没忍住还是笑出声,“明明是学金融的,百分之十已经让我够惊讶了,竟然还有百分之二十,这么豪气,不如我借你一千万,或者两千万也行,靠收你的利息躺平。”

季怜星呆住,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只是想感谢她而已,但转念一想,像江曙这样的条件,或许也不需要她在这方面的感谢吧。

“我不要你的利息,也不要你还钱。”

季怜星心里咯噔一声。

不要还钱,那要什么?好像隐约有那种预感,但如果江曙真的提出来,她怎么拒绝呢?

“把我从黑名单里拉出来?”

和她想象中的八竿子打不着,季怜星有点懵,她竟然没提那事?

“喔,好,好的。”

“钱的事先不提了,你先回家休息。”

“不行,这个钱——”

“我们今天暂时不提,好吗?”

江曙站在原地没动,好像是要目送季怜星离开的意思。

季怜星有些迟疑,向江曙投去试探的目光。

“别想太多,先回家休息。”

也不好意思再周旋了,季怜星转身朝楼道走去,途中停了一下,转过身,“江总,拉黑你的事,是我冲动了。”

昨天晚上,其实是因为太害怕了,太在意江曙对她的看法,所以选择逃避。

江曙露出理解的笑容,“没事,我没放在心上。”

那道单薄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黑暗中,白炽灯的余光被她留在楼梯口。

江曙站在原地,看着这栋老式楼房,一楼二楼连灯都没有,只听到细碎的脚步声,到三楼的时候季怜星拍了一下手,橘灯照亮黑暗,紧接着听到钥匙的声音。

吱呀一声,铁门合上了。

小刺猬回家了。

车子驰骋在大马路上,江曙把radiohead的那首《creep》又放了一遍。

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喜欢这首歌的调子和主唱的嗓音,但也仅限于此,她对歌词里的内容无法感同身受。

手机震动了几下,来电显示是李向彦。

江曙接起电话,“干嘛?”

“快回家!我在你家门口等你!”

“这么晚了你来我家干嘛?”

“我分手了!我被甩了!我&……¥%……”李向彦那边在在叽叽歪歪。

江曙这边嗤笑,“这不是基本操作吗?”

“你还有多久回来!”

“十分钟吧。”

十分钟后,李向彦站在江曙身旁,继续逼逼:

“不是啊,他吃我的喝我的,哪儿来的脸和我提分手?”

江曙开门,侧目瞥了李向彦一眼,“你知道的,我对你这些事一直都不怎么感兴趣,你找错人了,姐妹。”

“什么姐妹啊,我大猛1好吗?”

两人走进屋子,李向彦在玄关拿出他的拖鞋,动作娴熟得就像在他自己家一样。

江曙的家买在市中心为数不多的住宅区,寸土寸金,但离公司不远,方便上班。因为临近商业区,白天会有点吵,但她白天几乎不在家,所以住着还算舒服。

李向彦冲到按摩椅上坐下,开始给自己按摩。

江曙:“你倒是会享受?”

“失恋的人不能享受一点优待吗!”李向彦开启按腿模式,悠哉悠哉,“上次介绍给你的那个蒸汽眼罩你买了吗?”

江曙拿了一片眼罩,扔给李向彦,“你赶紧按,按了快回你自己家,我还要睡觉。”

李向彦自动屏蔽逐客令,戴上眼罩躺平,嘴里还不忘八卦:“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又去找公司的那个妹妹了?”

“关你什么事?”江曙坐下,半躺在沙发上,准备小憩一会儿再去卸妆。

李向彦把眼罩拉开一小半,露出一只眼睛,笑道:“哎呀,说说嘛!”

想起季怜星,江曙脑袋里浮现出刚刚她上楼时的背影,单薄、孤寂、警惕,像一只可怜无助的小刺猬,她有种想保护她的欲望。

“我感觉她还挺可爱的?”

“笑死。”李向彦起身,把眼罩扔在一边,“哪种可爱?”

江曙解开衬衣的第二颗扣子,仰着头,看着天花板发呆,好一会儿才说:“让我对她身体有欲望的那种可爱,昨天晚上我不单单抱了她,还差点和她进行到那一步。”

李向彦黑人问号脸:“认真的吗?让你想做的那种可爱?你在逗我!!!就你这性冷淡还???”

江曙揉了揉眉心,“受不了了,你太直白,不想聊了。”

李向彦的震惊只增不减,因为江曙竟然没否认!

“天惹!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的心理疾病有得治了!”

“我没病,是你无知。”

“你哪儿没病?”李向彦明显来劲了,他从按摩椅上站起来,扳着指头给江曙一个一个地数:“来来来,我给你数数,一共九个。第一个因为她是处,你没和她做;第二个你不喜欢,两天就踹了人家;从第三个开始你就不正常了啊,把她们当布娃娃呢,就睡觉的时候要抱抱,搂得贼紧的那种,就抱着搂着,也不做,我真的搞不懂你,真的。”

江曙抬头,眼神犀利,反问他:“有什么问题?”

李向彦两手一摊,再次黑人问号:“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这就是病啊!那叫什么来着?肌肤渴望症!总要和别人有点儿肌肤接触才舒服,对!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呢?”江曙一只脚搭在另一只脚上,神情自若,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李向彦瞬间蔫了,他算是明白了,不管他再激动,眼前这位姐都会淡定到底。

“欸,我的意思是,你要是对她有那方面的想法,说不定真的还能治治你这病。”

“不能,这是两码事。还有,我没病。”江曙拿出手机,有人刚刚加了她微信好友,是季怜星。

她通过好友申请,等对方发消息过来。对方显示正在输入,消息却迟迟没发过来。

江曙又想起了今晚的事,对李向彦说:“我觉得她可爱,可是我觉得她并不想当我的金丝雀。”

“害,有钱能使鬼推磨。”李向彦做了一个数钱的动作。

江曙摇头,“这要看人。”

“有什么东西是钱不能解决的?如果不能解决,那就是不够多呗。”

“李向彦,你太武断,总是非黑即白,别拿你那一套金钱主义来对我洗脑。”

江曙手机又震动了一下,季怜星总算把消息发了过来。

结果是一大段文字,是她的还钱计划,每个月还多少、利息是多少、多久还清这些内容全都发了过来。

江曙把手机拿给李向彦看。

“看吧,她不要我的钱,还要还钱给我。”

李向彦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她欠你钱?”

“今晚她遇到一点麻烦,我暂时替她还清债务,不多,25万。”

李向彦瞬间暴走……

“江曙!她段位太高了!才一天就能骗你25万!你还被她迷得不要不要的!醒醒!快醒醒啊!!”

江曙:“……她会还我的,你想太多。”

“套路!绝逼是套路!!!女人心海底针!蛇蝎心肠还能有一张清纯脸呢!你知道她心里到底怎么盘算的???”

“你好吵,别烦我,快走了。”江曙起身,不想听李向彦的阴谋论。

“真的!听姐妹一句劝!今天是25万!明天就是250万!后天就是2500万!”

江曙捂住李向彦的嘴,“嘘……你吵到我了。”

连拖带拽,总算把李向彦赶出家门,感觉世界都安静了。

她拿出手机,仔细看了一下季怜星的消息,以她发的内容来看,是百分之二十的利息。

江曙盯着屏幕直摇头,心想这姑娘真傻。

但她还是回复她:

【不是说好不说这事了?】

对方正在输入……

【江总,不可能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谢谢你的好意,我没法安心收下,钱一定要还的。】

江曙把手机放在一旁,没回复季怜星。

这只刺猬,好像挺倔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