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8章 第八章

我的书架

第8章 第八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八章

黑夜中,季怜星盯着手机屏幕很久,却一直没有等到江曙的消息。

她睡了?也许是吧,于是季怜星也睡了。

夏季总是变幻无常,暴雨说下就下。

清晨,季怜星是被雨声吵醒的,一滴一滴,噼里啪啦拍打在玻璃窗上,汇聚成水线哗啦啦往下流。

她起床,打开窗,灌进来一阵夹了雨的风,凉飕飕的,抬头一看,是个深阴天。

对面那栋老楼房在密布乌云下显得庄严压抑,好像下一秒就要飞出一只乌鸦来。

她不喜欢阴天。

洗漱的时候碰到另外一个室友,她告诉季怜星,她要离开这座城市了,已经在网上挂了转租信息,估计过几天就得搬走。

季怜星除了点头,想说点什么,又觉得没什么好说的。

本就是陌生人,相聚别离是没有定数的。

“放心,我会转租给女孩的,有不良嗜好的不租。”室友说。

“嗯嗯,那——”季怜星难得露出笑容,“那祝你一路顺风。”

大雨给城市涂上一层油亮亮的深灰色,细细密密的雨从天而降,落到五颜六色的伞上。

路人撑着伞疾步而行,对陌生人的脸漠不关心。

季怜星举着一把伞从地铁口出来,快步撞进一家便利店。

没一会儿,便利店的门打开,一阵风吹起她的黑发,她撑起伞,别了一下耳间的发,手里拿着和昨天一样的湃客美式和吐司。

红灯时间还剩28秒,她站在人行道一端,举着一把黑伞,纤长的身影和灰黑色的世界已经融为一体。

红灯转绿,乌压压的一排人像是上了发条,自动朝写字楼走去。

季怜星过人行道的时候,江曙的车刚好在等红绿灯。

她就这样看着她从车前走过去。

黑长的秀发披在肩头,露出清瘦的侧脸,肌肤莹白,好像碰一下就能滴出水来。

她隐于那把黑伞下,却也给她添了一份神秘感。

江曙目视她,见她的身影逐渐变小,最终消失在写字楼里

“小季小季!!!”吕凡的声音有点雄厚,但他戴着圆框眼镜,又给人一种呆板老实的感觉。

季怜星把咖啡放在办公桌上,坐下开始听吕凡说话。

“要来一个新员工,组长好像让你带她,昨天你下班早,我给你带个话。”

“我带新人?”季怜星心想我才转正多久啊,哪儿有资格带新人。

“对对,你带。放心,咱们不会坑你,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锻炼锻炼,随便带带,没问题的。”

季怜星回忆四个月前她刚进公司的时候,好像就是吕凡带的她,吕凡也是这里面资历最浅的。

好吧,说起来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其实当初吕凡也没教她什么,都是一些基础操作问题,只要专业知识过关,应该无大碍,于是答应了下来。

上午九点,组长领来新人,是一个年龄相仿的女生,季怜星抬头一看,觉得有点面熟。

“嗨,小季。”

季怜星有点惊讶,对方还知道自己姓季?

“你好。”季怜星露出标准式笑容。

“我是mia,你记得吗?”

不记得了……

于是季怜星只能接着笑。

组长把mia安排在季怜星身旁的工作台,让她有不懂的就问季怜星。

结果mia一坐下来就对着季怜星说:

“不记得我了吗?大一社团?礼仪队?我啊,mia,你旁边的旁边那个?”

她一说起礼仪队,季怜星一下子就想起了,难怪有点眼熟。但她在礼仪队待了不到一周就退出了,所以印象也不是很深刻。

所以……是遇到校友了吗?还是自来熟的那种。

“我的妈,我竟然在这里遇到你,我当时就觉得你好漂亮哦!!”mia对着一阵季怜星疯狂输出,搞得季怜星相当头痛。

太聒噪了,也许有的人喜欢这种话唠,但她受不了,她最讨厌工作上的无效对话,会有种工作进度受影响的感觉。

“那个,mia……”季怜星打断她,“这样吧,你把电脑先打开,我给你说说我们公司对开盘价的基本分析原则,然后你试着分析一下,好吗?”

mia上一句话还卡在喉咙,好像硬生生把话吞了回去,说:“那好吧。”

之后mia还问了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问题,季怜星还是尽量耐着性子回答她。

好不容易熬到午饭时间,季怜星准备去食堂吃饭的时候,mia说也要跟着去。

似乎mia不是询问的语气,而是笑眯眯地说:“我刚来公司呀,也就认识你一个人,你带我去员工食堂看看嘛~”

伸手不打笑脸人。

无法拒绝。

也很无语。

两人一同去等电梯,季怜星看到电梯从28楼下来,看到28这个数字,不免有点紧张。没记错的话,江曙就在28楼吧?

“员工食堂免费吗?”mia问她。

“嗯。”

“可以打包吗?”mia眼睛放光。

季怜星:“”不想回答,但还是回答了:“可以,但是晚上也可以去吃,十点才关门。”

“我打包回去给我男朋友吃。”mia已经开始盘算这事,估计是盘算着能省多少钱。

季怜星没说话,虽然她不能理解,但也没发表观点,心想大概每个人习惯不同吧?

很快电梯门打开,季怜星第一眼就看到江曙站在里面。

今天她穿着黑色西装,内衬法式衬衫,领口前两颗扣子解开,露出两根平直的锁骨。

秀挺的鼻梁上架着那副银色边框眼镜,看起来十分冷艳,干练中带着禁欲的诱惑感。

“江总好。”

“江总中午好。”

“江总”

他们都和江曙打招呼,江曙只是点头,她好像在员工都沉默寡言的,不爱说话。

季怜星默不作声钻进电梯里,站在离江曙最远的一角。

mia没忍住偷偷瞄了江曙一眼。江曙感受到目光,看了回去,mia立马挪开目光。

季怜星在想,为什么见她的频率变多了?以前一个月见不到她一次,现在一天见她一次都算少的。

一边想着一边盯着电梯变化的数字,不敢往身旁看哪怕一眼。

很快到18楼,大家陆陆续续走出去,季怜星带着mia往员工食堂走,心里想着江曙应该不是来这里吃饭吧?她好像是有高管餐厅的。

出于这种心理,季怜星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

!!!

她在!而且在身后!不到三米的地方!

尽管只对视了一秒,但季怜星看到了江曙的笑容。

她竟然还笑!有什么好笑的!!!

“刚刚那个就是我们的老板吗??”mia又开始问问题。

“嗯,是。”季怜星心想你可说小声点吧,老板就在你身后。

“太美了!就是气场太强了,我刚刚好奇偷偷看了她一眼,她就直视回来,吓得我现在心脏还怦怦直跳!”mia捂住自己心脏大口喘气。

季怜星心想有那么吓人吗?她回避江曙纯属尴尬,并没有觉得她很吓人,也许是因为她大部分时间都笑的原因,季怜星觉得她挺温和的?

两人去拿了餐盘开始夹菜,期间mia就着江曙一直叭叭叭。

大概是说江曙穿的衣服很贵啦,手表很贵啦,连戴的那副眼睛都快上万啦,总之就是绕着“名牌货”、“好有钱”、“好羡慕”这三个话题来回着说。

季怜星嗯嗯嗯嗯一直敷衍,她对mia的话题是真的不感兴趣,她现在比较感兴趣江曙到底在哪儿,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幽灵似的。

“小季,你说她那鞋得多少钱啊,新款诶,上新才不到一周,我怕是半年工资都买不起。”mia眼睛发亮,说起这种话题来停不了嘴。

季怜星叹了口气,把餐盘放在桌子上,不想搭话,开始吃饭。

“有钱真的好好哦~”

季怜星:“”救命,谁来救救她,这人不是话唠,这人是金钱观有点儿问题。

“你怎么不说话?你不这么觉得吗?”mia竟然继续追问。

季怜星只能转移话题:“这个红烧肉挺好吃的,你快尝尝。”

“唉。”mia叹了口气,夹了一小块红烧肉放进嘴里,却味同嚼蜡似的,开始新一波的抱怨:“要是我男朋友也有钱就好了。”

大可不必。季怜星很想说这四个字,但忍了忍还是把话咽下去了,职场上谨言慎行,多一句不如少一句。

整个吃饭的过程季怜星都心不在焉的,时不时要往人群中瞟几眼,想知道江曙到底在哪里,看了好几次,完全看不到她人。

估计是发现季怜星不爱搭理她,mia比刚刚安静了许多,两人吃了饭就上楼。

中午一小时是唯一的休息时间,通常季怜星会趴在办公桌上小憩一会儿,她调好闹钟,准备睡觉,结果微信弹了一条消息出来:

【你好像很喜欢吃红烧肉?】

是江曙。

该怎么描述这种心情呢?好像是有点开心的。

好吧,其实是很开心,排去那些纠结的因素,其实是想要收到江曙消息的,或许潜意识里一直在等,从昨晚就在等她回复。

【公司的红烧肉是挺好吃。】

对方显示正在输入

【本来中午想和你聊聊的,但是你好像约同事一起吃饭。】

【嗯。】发出去之后,季怜星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冷场王。她其实不擅长和别人聊天,特别是在手机上,如非必要,她几乎不主动找别人聊天。

【晚上来我办公室吧,我们面谈。】

看到办公室三个字,季怜星心脏狂跳,握着手机的手开始冒汗。

脑铃大作,开始发出信号:敏感词!敏感词!

怎么又去办公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