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10章 第十章

我的书架

第10章 第十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章

工作之后,大家都变得很忙,季怜星已经一个月没和喻梦见面了。今天好不容易两人都有空,所以约在一起吃晚饭。

还是约在巷子里那家串串店,是大学时期探店探到的,味道和卫生都还不错。

“老板娘,干碟不加花生碎。”喻梦的嗓音干脆利落,就像她这个人一样,季怜星曾对她的评价就是人间清醒,极致理性,几乎很少被情绪主宰。

“我知道的,你的干碟,她的油碟嘛~”老板娘表示对这两位老顾客的口味已经了然于心。

季怜星笑着对老板娘点头,添了一句:“油碟不加香菜哦,谢谢阿姨~”

两人坐在小凳子上,见面也不生疏,开始闲聊。

“最近倒是加薪了,但也加班,头发开始一把一把的掉,还好我头发多,不然发际线都得后移!我昨晚两点睡的!”喻梦说话时还指了指自己眼睛,里面全是红血丝。

季怜星看着她的黑眼圈,表示很心疼,“还是少熬夜吧,赚钱重要,但身体更重要!”

喻梦点头,“放心,我心里有数,说说你呢?季斯宇那边还催着你还钱吗?”

说起季斯宇,季怜星情不自禁低下了头。

其实今天她约喻梦出来,还是想说说这件事,喻梦是她唯一能交心的朋友,这种时候心里实在拿不定主意,想让她帮忙参考参考。

“不催了,钱还清了。”季怜星抬起头,语气里丝毫没有债清过后的愉悦感。

“还清了?”喻梦多多少少有点意外,季怜星欠多少钱她是清楚的。

“江曙帮我还的。”

“???展开说说。”

于是季怜星把最近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包括生日那天去酒店见江曙的错误决定。

于是喻梦的脸肉眼可见的变臭,待到季怜星说完之后,蜷起手指狠狠在季怜星脑门上敲了一下。

“读书读傻了?脑袋出问题了?”

季怜星捂住小脑袋,“姐,轻点儿敲!”

“我恨不得把你脑袋敲得稀巴烂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

“那天晚上我实在是没办法了,你知道的,季斯宇催起人来真的头疼。不过可能也有冲动的成分吧,其实当时我一进去就后悔了,本来就后悔了,没想到竟然还遇到了她,我就更后悔了”

喻梦沉默,把刚刚季怜星说的话理了一遍。

“所以她帮你还了钱,现在让你当她情人?”

“嗯。”

喻梦直摇头,“那肯定不行,你都说了,她结婚了,也生孩子了。你要是答应当她情人,那你就是小三,你懂吧,小三,到时候有人揍你我可帮不了你。”

季怜星直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当然不会答应!所以我想让你支个招,拒绝也要有个话术是不是?”

“晕,还能怎么拒绝,直接说啊,表明你的态度。”喻梦见季怜星还有犹豫,便催促她:“来来来,手机拿出来,我教你。”

季怜星摸出手机,放在桌子上,盯着喻梦,等她说话。

很多时候她拿不定主意,都是找喻梦,也好在喻梦这人脑袋瓜子清醒,大部分时间给的建议都是可以参考的。

“这样,你就直接说,江总,我觉得我们这样下去不行,您结婚了,孩子都有了,真的不合适。”喻梦手指点了点桌子,特意强调:“记住,语气要不卑不亢,不要觉得不好意思,也不要太凶,你只是表明你的态度,懂我意思吧?”

“懂。”季怜星拿起手机,手都在抖,“你的意思是要我发语音?”

“发,别怕,宝,拒绝当小三,你又没有错!”

在喻梦的鼓励下,季怜星拿起手机,说前还清了下嗓子。

“咳咳”

她按下语音录音

“江总,您上次说的那事,我考虑了很久,您结婚了,也生孩子了,保持那样的关系是不合适的。我很喜欢您,也很尊重您,但是我们的关系不能更进一步了,希望您也能理解我。”

季怜星松开手,语音发送出去。

她把手机扔在桌子上,捂住脸,表示光是隔着手机发语音都紧张到脸红,更别说如果要当面说这事。

“啊啊啊啊,喻梦!给她发语音真的好吓人!!!”

喻梦抿了一口可乐,眯着眼看着季怜星笑,“你真是个胆小鬼~”

很快手机屏幕亮起,收到一条微信消息。

“她回你了,快点开看看。”

“我不敢看,你帮我看。”

喻梦摇头,“一碰到江曙你就这德性。”

江曙发过来的是一条语音,喻梦点开播放。

语音空放,夜市吵吵嚷嚷,但江曙的声音依旧清晰明亮:

“我结婚了?还有孩子了?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四连问,让季怜星听了一脸懵,拿着手机的喻梦也懵。

“啊?她没结婚?那这尴尬了。”喻梦把手机还给季怜星,“你哪儿听到的小道消息?”

“她结了婚是公司所有人都知道的。”

喻梦想了想,意会到了什么,点头表示理解,“哦,我懂了,可能是为了避免过多的闲言碎语吧。”

很奇怪,在职场上,已婚和未婚有一定差别,人们的偏见总是很难改变,这是糟粕,但也是现实。

既然江曙没结婚,那事情又回到了原点,到底当不当她情人?若是别的人,喻梦一定会劝说季怜星果断拒绝,但这人是江曙。

和季怜星当了这么多年朋友,喻梦自然也知道江曙在她心里的地位。

江曙是季怜星喜欢的第一个人,也是喜欢了很多年的人。

出于很多原因,季怜星在心头默默保留了这份喜欢,本以为江曙是不可触碰的星星,但现在她落入尘埃,可见可碰,不免会有些动摇。

所以喻梦非常能理解她为什么这么纠结。

“关于这件事,你是怎么想的呢?”喻梦反问季怜星。

“她说当情人的时候,我当然是抵触的。后来她又说,是可以不发生关系的那种情人?时限是两个月,之后中止这种关系,唯一的要求是必须让我陪她睡觉,就是单纯的睡觉,什么都不做的那种。”

喻梦愣住,“你确定她要表达的是这个意思?”

“确定。”

不仅季怜星不理解,喻梦也不理解。

一听到“情人”这个词,不可避免会想到和“性”有关的东西,可是对方却不要“性”?

“有钱人的癖好,我不能理解。”喻梦摊手,表示无解,她拿了一串小牛肉送进嘴里,一边嚼一边观察季怜星的表情。

看得出季怜星在纠结,而且相当纠结。

喻梦安慰她:“看看你,都成苦瓜脸了。要不先别想了?吃点东西?”

季怜星第三次去江曙办公室是在周五。

她走在那条长长的廊道上,听着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心脏砰砰直跳,每走一步都像是在坐过山车,情绪忽起忽落,依旧有些踌躇不定。

她还是决定做她的情人。

出于现实,也出于私心,也许做她情人,是这辈子唯一能和江曙更加靠近的机会,她并不奢望她们能有后续,就像江曙说的那样,两个月之后,各自分道扬镳。

两个月,她当她的情人,也算是在暗恋她这件事上画上一个句号。

这算是及时行乐么?季怜星也不知道,她只知道,在过去的人生中,她都是保守派,所以做出这样疯狂决定的时候,连她自己也有点惊讶。

她站在办公室门口,抬起手敲了一声。

“进来。”

季怜星推门进去,下意识去看江曙办公桌的方向,她果然在办公,一样的姿态,一样的神情,既忍不住想多看她几眼,又害怕目光对视。

“你想好了?”江曙没抬头,手指放在笔记本电脑的触控板上,盯着屏幕好像在分析什么。

“嗯。”

“等我两分钟。”

“好。”

季怜星走到沙发旁坐下,在这期间她仔细观察江曙的办公室。

之前只有一个印象,就是觉得大,但也没细看。

现在才发现大概被分为两个区域,一个是她现在坐的地方,江曙办公的区域;然后她发现在饮水机旁边有一扇门,另一个区域应该是那扇门背后,究竟里面是什么她也不知道,毕竟她从来没有开过那道门。

季怜星其实有一点点好奇。

“咳。”江曙轻咳了一声。

季怜星扭头看她,发现她正看着自己笑。

“江总”

“你一直盯着那扇门看,好像很感兴趣。”

“没有没有。”季怜星直摇头。

“要不我打开给你看看?”

“不用不用~~~”季怜星除了摇头,还加了手上动作,心想算了吧,总有种那扇门后有一条恶犬的感觉。

江曙起身,朝季怜星走来。她原本就高,站起来的时候显得十分高挑,加上季怜星是坐着的,需要抬头才能看她,这样压迫感更强了些。

她走到季怜星面前,没坐下,而是弯下腰问她:“嗯,你说你想好了,所以你的答案是什么?”

距离很近,她的声音也很轻,季怜星听了觉得连耳朵都痒痒的。

看着季怜星红扑扑的小耳朵,江曙觉得可爱极了,要是季怜星是她的金丝雀,她一定要伸手捏一捏她的耳朵。

小刺猬沉默不语,看来是害羞了,需要引导。

“乖,不用紧张,你只需要告诉我,可以或者不可以就行,拒绝我也没关系,我不会生气。”

!!!乖???她竟然用这种语气!!!季怜星血压狂飙,表面却还要保持平静。

她眼神里还是带着犹豫,“江总,我考虑了很久。刚开始考虑到我们上司和下属的关系,还有你已经有家室的事,我相当纠结。但后来知道你没有结婚。嗯,还有,那天我问你可以不可以还钱,你说可以还钱,但最好不要还钱。”

季怜星低下头,关于江曙那句“最好不要还钱”,她已经思考了很久,江曙话中是有潜台词的。

所以江曙想表达的,是不是“我不需要钱,我比较需要你?”,季怜星大胆猜想,也许大概可能,是的。

“嗯,所以呢?”

“所以……”她抬眼看着江曙,几分怯懦几分勇敢,左右拉扯相互争夺,最终季怜星还是开口:“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试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