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11章 第十一章

我的书架

第11章 第十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一章

“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试试。”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季怜星喉咙发烫,像是有火苗在舌尖燃烧。

“挺惊讶的。”江曙明显也愣了一下,“我已经做好了你要拒绝我的准备。”

她伸来一只手,手指素白纤长,给人一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感觉。

像是一种邀请,季怜星伸出手,把手放在江曙掌心。

她的掌心温热,温度传递到季怜星的指尖,温度烫化了肌肤,惹得心头发痒。

江曙牵着季怜星的手,拉她起来。

“既然你已经答应,那我可以抱你了吗?”她说话时唇角漾起笑容,让季怜星想起了春天的风,既温和又舒服。

季怜星没有拒绝。

江曙双手环住季怜星的腰,将她搂在怀里。

江曙脑袋埋在季怜星的发间,阖上眼睛静静感受,对,就是这种感觉。抱着小刺猬的时候很温暖。

也许李向彦说得没错,她应该是有类似于肌肤饥渴症的症状。

她喜欢和女孩子贴近,触碰到一起的时候会有一种愉悦感,而季怜星是最令她满意的那一个,将她心头那种缺口填得满满当当。

此刻江曙相当快乐,愣是搂着季怜星好久都没松手。

而季怜星则是被她抱着,浑身僵直,动也不敢动。

她们靠得很近,被玫瑰和雪松的味道环绕着,微小分子徐徐散开,钻进鼻腔里,好像猫遇上了猫薄荷,相当上头。

季怜星脑袋变得晕乎乎的,和那天晚上一样的贴近,不可避免又让她想到那个吻……

滴滴、滴滴、滴滴……

办公桌上的手机闹铃响起,江曙和季怜星同时睁开眼睛。

江曙松开她,去关掉闹钟,时间是六点半。

“小刺猬,我得走了,今天要和我侄女吃饭。”

“好的江总。”

江曙抬手捏了一下季怜星的脸蛋,“你可以考虑换一个称呼。”

“啊……”被捏了脸的季怜星有些语结,“好的江总,我回去想想。”

江曙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她觉得季怜星太可爱了,她怎么没有早点发现她?

“好,那我等着~”江曙拿起手包,看样子是准备下班走人。

两人一起离开,一人去一楼,一人去负一楼,于是在电梯里分别。

去停车场提了车,江曙驱车独自前往,车缓缓绕出城,往城郊的方向开。

她的侄女闹着要见她,叫江小檀。今年刚上一年级,最近闹腾得不得了,天天打电话给江曙,让她回家吃饭。

吃饭就吃饭吧,江曙想着正好也看看爸妈,她回家的频率大概是一周一次,偶尔留宿。

她的父亲是一位成功的商人,母亲是一名带着文艺气息的大学老师。

按常理来说,带着铜臭味的商人和性子清高的文艺女青年是合不来的,但江曙爸妈感情却出奇的好。

用江义东的话说就是,他在周雪兰身上看到了文人之雅,找到了心灵上的庇护所。

退休以后,两人嫌市中心太吵太闹,搬到了偏城市边缘的地方,但交通很方便,不堵车的话,通勤不会太久。

半小时后。

江曙的车停在一栋小洋房门口,即使是夏天的尾巴,院子里不少植物还是充满生机。

一朵朵纯白色的芍药穿着裙子立在门口,等待着房子的主人归来,还有淡蓝色的鸽子花、紫色的桔梗、铬黄的野菊看得出主人把它们照顾得相当好。

江曙的母亲周雪兰喜欢花,她父亲爱屋及乌,退休后,利用闲暇时光在院子里种满了花。

每次回家都会发现又多了些什么新东西,而这次的新东西似乎是——

江曙推开门,发现门栏一旁的角落多了几盆仙人掌和宝石花。

“鼠鼠!你回来了!!!”墙角传来稚嫩的声音,一个扎着小辫辫的胖胖姑娘跑出来,脸上带着笑容,露出掉了门牙的缺牙巴,张开小胖手朝江曙跑来。

江曙还没回过神来,就已经被江小檀紧紧圈住大腿。

“鼠鼠,你可总算回来了~我想你了~”她抬起头,一双鹿眸带着水光,看着江曙,求着她要抱抱。

江曙把她抱起来,发现江小檀又重了,这孩子太能吃了,“叫姑姑,不是鼠鼠。”

江小檀的小胖手在江曙的脸蛋上戳了一下,留下一个小泥巴印,咯咯直笑:“江曙,你就是鼠鼠!”

江曙:“你都一年级了,怎么还在搞泥巴?”

“奶奶和爷爷在后院栽花生!可好玩了!”

好吧,这次的新成员不单单是那几盆仙人掌和宝石花,还有后院的花生。

江曙实在有点抱不动江小檀了,把她放下,牵着她的小手手,说:“带我去看看爷爷奶奶。”

刚准备去后院,结果正好碰上二老种完花生回来。

江曙的母亲今年55岁,但看起来很年轻,可能是比较养生的原因,脸上皱纹其实很少。

她身姿纤瘦优雅,浑身一股文青气质,穿着素蓝色长裙,手里拿着一个水壶,看到江曙的时候露出了祥和的笑容。

倒是江曙的父亲有点微微发福,头发稍稍有点泛白,不过因为人很高,也不是很显胖,加上精气神挺足,看起来给人感觉很健康。

“闺女回来啦~”江义东放下锄头,朝江曙走来,结果走到她面前弯了个腰,把江小檀抱在了怀里,“哎哟,我们的檀檀圆滚滚的喽,爷爷都快抱不动了呀~”

“爸、妈,你们少给她吃点,孩子都胖成什么样了?”

江小檀听了拧紧了眉头,扭头对江曙说:“鼠鼠瞎说!我才不胖!”

江曙只能点头,哄小孩的语气:“好好好,你不胖你不胖”

周雪兰放下水壶,拉着江曙到一边小声说:“她要吃呀,你不让她吃她还要生气呢~可别在她面前说她胖了,她要置气的。”

江曙眉头紧蹙,“妈,给她调整一下伙食吧,别胖得不健康了。”

“在调整了在调整了”

晚饭五菜二汤,这就是所谓的调整饮食。

“红烧狮子头、水煮肉片、滑肉汤、还有小青菜,这都是小檀爱吃的。”江义东转过头,又指着另外三个菜说:“清炒秋葵、青椒墨鱼丝、番茄排骨汤,江曙你爱吃的。”

“快吃饭吧。”周雪兰说。

江小檀拿起筷子开始吃饭,吃得老香了,江曙想让她少吃点,又开不了口。

她这小侄女的胃口真的太好,感觉食量已经盖过了她这个成年人。

别人家的孩子都是哄着吃,在江小檀这里不存在。

可是吃饭也要有个度,吃多了也不好。江曙全程盯着江小檀,就这么一会儿,她竟然就这么把一整碗饭吃光了。

“奶奶!可不可以给我添一碗饭!”

“可以呀~”周雪兰眯着眼笑,露出长辈式笑容,“当然可以。”

爷爷奶奶辈的人是无法拒绝孙女辈的要求的,即使是周雪兰这样理智的人也不行,也许这就是为什么隔代会很容易产生溺爱的原因吧。

周雪兰已经接过碗,给江小檀舀上满满当的一碗饭,中途江曙把碗接了过去,拂了一半的米饭走,再把碗递给江小檀。

“妈。”江曙看了周雪兰一眼,示意她注意控制小檀的饭量,“不如让她和我住一段时间?”

“不要!”江小檀一秒拒绝,“和你住没饭吃!”

江曙盯着江小檀,目光尖锐了些,语气也冷了下来,“你想吃什么我都做给你吃,和我去城里住,周末回爷爷奶奶这里来。”

“这——”江义东急了,“这可不行。”

“爸、妈,小檀再这样吃下去身体都不健康了,你们管不了她,我来管。”

“我不管!我要和爷爷奶奶住!不和你住!!”江小檀开始使性子,结果她还没开闹,就看到江曙那张冷若冰霜的脸,好像就在挨打边缘,于是瞬间支愣不起来了。

小家伙很聪明。她知道爷爷奶奶吃这一套,但江曙不吃。

而且从小到大爷爷奶奶从不打她,倒是江曙打过几次,所以江小檀最怕的人是江曙。

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

“鼠鼠,我不吃了。”江小檀放下碗。

“我不是让你不吃了,我是让你少吃点,知道了吗?”

江小檀乖巧点头,“知道了。”

终究是小孩子,不能太凶。既然江小檀不闹了,江曙便也没再说什么。

周雪兰出来打圆场,“行吧,那给小檀喝碗汤吧,这个番茄排骨汤喝了不会长胖……”

后半段饭江小檀还算乖巧,喝了汤搁下碗跑去看动画片了。

饭后,江义东和周雪兰说要出去散散步,江小檀闹着也要去。

“我就不去了,要回去一趟。”江曙说。

周雪兰诧异,“今晚不在这里住了?”

“有点事,下周吧。”

二老没留她,也没多问,让她去了。

倒是和江小檀周旋了一会儿,小孩子又是要抱抱又是舍不得的,抱着不让她走,虽然嘴上这么说,最后还是被爷爷奶奶的棒棒糖哄着走了。

晚上八点半,江曙从小洋房里出来,终于落得清净,她打开车门,钻进车里,拿出手机看了下微信消息。

没有季怜星的。

江曙盯着手机思考了一下,最终还是发动引擎,打开导航。

输入的地点是:宋家三院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