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12章 第十二章

我的书架

第12章 第十二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二章

倒退回去三十年的话,宋家三院子应该是a市最先筑起来的楼房,那时候,只有有钱人才能住在这里。

而如今,它却变成该市最后拆迁的那一批房,房东早就不愿意住了,只是把房子租给这些能受苦、愿打拼的年轻人。

季怜星回家的时候,室友还没下班。

虽然住在同一屋檐下,但另外两人经常加班,所以她们打照面的时候很少。

她换了拖鞋,放下包,走进厨房,准备做一顿简单的晚饭,一荤一汤是她惯有的选择,很快就能做好。

二十分钟后。

一张掉了漆的木桌,上面铺着浅色细格子的桌布,放着青椒炒肉和蔬菜汤,蔬菜的嫩绿盖过了那份破旧。

季怜星坐在桌前,安静吃饭。

饭桌正对着窗户,窗外是另一栋老楼房,楼里已经不再住人,空荡荡的,窗户缝隙里插着几片破碎的玻璃,应该是顽皮小孩抛掷石头后的结果。

天色黯淡,老楼被夜色刷上一层新的颜色,是无尽的黑,那黑暗吃下小巷里的欢愉,吐出人间孤寂。

饭厅内,橘色灯泡下是季怜星纤瘦的身影,她很瘦,乌黑的发和淡橘色搅拌在一起,好像时光流转,变成了一张八十年代的老照片。

她吃了几口,放下筷子,盯着窗外发呆。

不知道为什么,季怜星突然有点想家,她想起了很早以前,她也是有家的人。

记忆里背着书包放学回家的日子,有人填她温饱,那些寒冷冬季,有人叮嘱她添衣。

哦,不想再往下想了,季怜星拿起筷子,夹了一片青菜送进嘴里,把不快乐的、低沉的东西通通都推出脑袋。

手机屏幕亮起,有人给她发了消息。打开一看,是微信置顶的那个人。

【我在楼下。】

碗里的菜不香了,季怜星放下碗筷回她:

【宋家三院子?】

江曙拍了一张照片发过来,是拍的一单元的楼房。

啊,她竟然真的来了,季怜星忙起身,拿了钥匙就往外跑。踩着漆黑的阶梯下楼,听着鞋子踩踏地面的声音,她的心脏跳动得极快。

好奇怪,她很想见江曙吗?其实她也不知道,但是知道她就在楼下的时候,心头是高兴的,所以什么都没想,连鞋都没换就跑下来见她。

跑出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一抹倩影立在橡树下。

她放慢脚步,小喘着气朝江曙走去。

“跑这么快干嘛?”江曙笑着说。

季怜星将碎发别在耳后,脸颊发烫,“怕你等久了。”

“不久,我刚到。”江曙向前走了些,两人距离拉近,“你晚上有空吗?”

“有。”

“那和我一起吧?”江曙声音清越柔和,是那种让人感觉得到温暖的声线。

季怜星压根没想拒绝,只是点头说好。



车子缓缓驶向闹市区,华灯初上,街道繁华,路边的流浪歌手用粗犷的嗓音哼着细腻的情歌

季怜星坐在副驾驶,不知道江曙要带她去哪里。

“你今年几岁了?”

“刚满24。”季怜星如实回答。

“哦,刚毕业的年纪。”江曙方向盘拐了个弯,转进了一条人少一些的路,“什么学校毕业的呢?不是查户口哦,随便聊聊。”

季怜星当然不会觉得她在查户口,倒是江曙这么一说,觉得氛围没那么紧张了。

“n大毕业的,金融系。”她侧目悄悄去看江曙,果然在她眼神里发现几丝惊愕。

“n大?巧了,我也是n大的,看来我们缘分不浅。”

“是吗?江总也是n大的?那是挺巧的。”季怜星别过头去看窗外,关于她早就认识江曙这事,不太想说,也许暗恋这件事太过于私密,要说出早就认识,反而有些难为情了。

“但我比你大四岁,我读研的时候在学校待的时间少,不然说不定我们还能碰个面什么的。”

季怜星脑袋靠在车窗上,没说话,心想的确是挺少的。

大学期间,她看到江曙的频率应该是一周一次。每个周三,江曙会去知行楼上一堂必修课,刚好她也在隔壁班上课,所以会碰到。

当然,也仅限于碰到,季怜星常常离她远远的,因为江曙身边总是有很多朋友,总觉得江曙被别人环绕,融不进去的感觉。

“到了。”江曙踩下刹车,拉了手刹,将车窗合上。

季怜星回过神来,发现是闹市区背后的小区,也是寸土寸金的片区,虽然会吵一点,但房价依旧高得吓人。

“江总,这是?”

“我家。”

江曙开门下车,季怜星也开门,跟在她身后,心情有点微妙。

所以江曙这是带她去她家?去干嘛?上去喝杯茶?肯定是不可能的。

唯一能想到的就是——

睡觉。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既然已经答应了做她的情人,那么她们迟早会有这么一天。

一想到睡觉,季怜星不由自主又想到了那天晚上。

回忆中滚烫的唇,炽热的触碰,她的热情就像暗涌的海水,一层一层涌向她,盖过她……

季怜星喉咙滑动了一下,突然觉得浑身发烫。

“这个给你。”江曙递过来一张银白色的卡。

季怜星愣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

“有时候我可能没有时间来接你,你就自己过来,进小区的时候刷这张卡。”江曙解释道。

“哦哦。”季怜星接了过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反正不是高兴,也不是兴奋,江曙把这样东西给她,更让她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工具人。

就好比家里脏了,需要保洁员来打扫,房子的主人提前把钥匙给她,类似于那样的感觉。只不过保洁阿姨的任务是打扫卫生,而她的任务是陪她睡觉,仅此而已。

她一边想,一边跟着江曙走,她们走过小区的花园,进入独栋大厅,再走进电梯,一路上季怜星都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刺猬?”江曙叫她。

季怜星猛然回神,“啊?您在叫我吗?”

“不啊,我在叫鬼呢~”江曙笑道。

“抱歉。”季怜星拘谨极了,她脑袋乱七八糟的,“我刚刚走神了。”

“不用说抱歉,走神很正常,少说抱歉,因为你没做错什么。”江曙嗓音干净清脆,自始至终都和季怜星保持一定的距离,却也没有那种太过于疏远的感觉。

她对季怜星有种天然的耐心,其实好几个瞬间好想抱抱她,或者牵牵手,来点肌肤之亲,但又害怕吓到季怜星。

江曙也不着急,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她相信自己能慢慢融化这只担惊受怕的小刺猬。

“其实你不用紧张的,我不会伤害你。下班过后,我们就是正常的关系。”

我不会伤害你。

这句话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江曙说过的,季怜星当然相信她,她是紧张,但其实更多的情绪是害怕。

和江曙在一起时,她有种浑身细胞都在沸腾的感觉,却也因为高度紧张,让她心头生出一种恐惧感,她怕自己和江曙相处久了有更多期望,但理智上也清楚,应该压下这种想法,所以相当矛盾。

“好,我不紧张。”季怜星舒了口气。

电梯在22楼停下,江曙带着她出去。走向走廊尽头,在锁上输入密码进门……

还没亮灯那一刻,季怜星已经看到了落地窗外的密集的星点,紧接着,屋子里的灯被拍亮,是较暗的冷色灯,在客厅悬顶上饶了一圈,照射下来,显得整个客厅得很宽阔。

她家很大,也很干净,除了精致和豪华,季怜星觉得也不需要用太多词来赘述了。

“随便坐,喝什么?碳酸饮料苏打水还是白开水?”

“苏打水吧~谢谢。”

江曙偏过头,双目含笑,“刚刚是抱歉,现在是谢谢,果然是你的高频词。”

“啊……”季怜星抿了抿唇,脸颊溢出淡粉色,“给我点时间,我会减少这两个词的使用量……”

江曙已经打开冰箱,拿出一瓶苏打水,“没事,你想说就说,我听习惯了,也没觉得有什么。”

她走到沙发旁,把水递给季怜星,顺带脱下了外套,里面只剩一件宽松的衬衣。

季怜星手里拿着那瓶苏打水,拧开盖子,抿了一口,无心喝水,目光悄悄落在江曙身上。

江曙的身材是高挑的那一类,身材比例很棒,长腿细腰。

衬衣虽然显得宽松,但因为裤子系了一根腰带,衣衫一角被扎了进去,有收束作用,能看到她腰腹的线条,给人感觉她的腰部紧实有力。

她好像有马甲线……季怜星回忆起那天晚上,好像摸到过,但不是很确定。

咕噜。

季怜星咽下了嘴里的苏打水。

“我忘了让你带睡衣了。”江曙朝卧室的方向走,嘴里念叨:“我拿一条我的睡裙给你吧。”

季怜星没说话,心想要是上次那种款式的睡裙的话,她可以选择原地死亡一次吗?那是她穿过的最露的款式,设计相当大胆。

没过多久,江曙从卧室出来,手里拿着一条黑色长裙。

“穿这条吧,和上次一样。”

咯噔一声,这就是不要什么来什么吗?季怜星接过衣服,变得有点难为情。

“没事,别害羞。一条裙子而已。”江曙的语气还是那样平淡。

季怜星抬起头,和江曙对视,“江总平常都穿这样的睡衣吗?”

“倒也不。”江曙唇角带着浅浅的笑容,眼里有光,“我本来是给自己买的,但上次你穿了之后,我觉得好像更适合你?”

“是是吗?”季怜星只能尬笑,她能拒绝吗?好像不太能。

“小刺猬,我工作上还有点事要忙。”她起身,没忍住在季怜星的脑袋上摸了下,但也只是摸了一下,“你休息好了自己去洗澡,乖,记得把睡裙穿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