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13章 第十三章

我的书架

第13章 第十三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三章

五分钟前,江曙说她去书房继续工作一会儿。

季怜星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那件睡裙,有点懵。

她拎着睡裙的两边肩带,摊开来仔细端详,突然有点佩服那天晚上的自己,竟然穿着它站在江曙面前晃。

她看了眼时间,十点半了,于是起身准备去洗澡。

季怜星拿着睡裙走进浴室,将灯打开,浴室空间很大,中间摆着深色大理石浴缸,正对着一个全面拉长的落地窗。

如果躺在浴缸里,好像正好能看到市中心的标志建筑,那是一座塔顶,很高,据说登上去能看到整座城市的景色,上面闪烁着几盏白灯,周边是密密麻麻的星点。

季怜星走到浴缸旁,发现小台面上放了几瓶红酒,其中一瓶开过。

哦,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泡澡喝酒?不太行吧,不是说一边喝酒一边泡澡对身体不好吗?

季怜星已经暗自在心里否定了泡澡喝酒这种行为,走到落地窗前,摁了一下窗帘的开关,虽然就算不关窗帘外面也看不到,但只要窗帘打开对着外面,她心里就膈应得慌。

她再次观察了一下,还好有独立花洒,浴缸躺是不可能躺的,太私人了,就算江曙不介意,她觉得出于礼貌也不应该用她的浴缸。

季怜星站在独立花洒下,开始洗澡。

她洗澡的时候很容易发呆,喜欢盯着温水流过她的身体,透明的水线滑过光滑的肌肤,盯着皮肤的纹理,看久了,常常会让她有种错觉,好像并不属于这具身体。当然,这种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

十分钟后,季怜星关掉花洒,目光落在那条黑色睡裙上

江曙工作的时候很专注,但这种专注仅限于独处的时候。

当她听到浴室的门发出啪嗒声的时候,她放下了手里的工作。

所以从书房出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季怜星从浴室出来。

迎面一股淡淡的无花果香味,和她第一次嗅到的一样,是季怜星身上的气味。

“洗完了?”江曙看向她。

季怜星一只手放在领口,遮住了夹在领口的那个小夹子。刚刚她觉得领口太低,拿发夹夹住了,也不知道江曙看到了会怎样。

“嗯,洗完了。”

江曙看到她单薄的肩背,两只胳膊也很纤瘦,肌肤莹白,平直的锁骨上还沾着几滴水珠,就这么一眼看了一眼,竟然觉得空气有点稀薄,呼吸变得有些厚重。

没想到这件黑色睡裙穿在她身上会这么好看。

“我的房间在楼上,你上去吹个头吧,我洗个澡,等我。”

等我,这两个字听着有点暧昧。

“好。”

季怜星往楼上走,走到二楼的时候,觉得构造有些奇怪,该怎么描述?就是觉得摆设有些突兀?

比如,原本该是空旷的地方放着衣柜和梳妆台,还有一个小沙发,以及各种各样会放在房间里的东西都放在外面,所以江曙房间里到底放些什么?

带着这个困惑,季怜星去开江曙房间的门。

门打开的时候,还是着实惊了一下。

为什么会有人的房间这么小?比她那掉了皮的出租屋还小了一半。

一张床,一个小床头柜,柜子上放了一盏台灯,台灯上挂了一个眼罩,还有充电必备的插头,墙上挂了一张莫奈的仿图油画,然后有一扇窗户,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所以,准确来说,江曙的房间很小,形容小到里面只有一张床并不过分,而她把其他该放在房间里的东西都放在了房间外,难怪季怜星上二楼的时候会觉得有点奇怪。

啊,她真的是个奇怪的人,季怜星心想。

她走到床边坐下,对于这样狭小的空间还有些不适应,她盯着墙上那副油画看了下,是莫奈的《悬崖》系列。

配图以蓝绿黄为主,色彩很明亮,两个人站在悬崖边上,一个人打着一把红伞,踩在草丛里好像在说着什么。

画中,远方是航行的船,还有白色的帆,波浪滚滚,蓝天白云,画面感很强,她好像听到了海水拍打礁石的声音。

季怜星挺喜欢这幅画的。

再看江曙的床,被单是浅灰色,枕头浅白,很干净。季怜星坐在床边,掌心落在和被单接触,感受着片刻的宁静。

这是她第一次走近江曙,走近她的生活,看到她真实的样子,即便现在她觉得江曙这个人有点奇怪,但也正是这种奇怪,让她对江曙这个人更加好奇。

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她还有多少奇怪的癖好?

她还有多少张陌生面孔?

季怜星好奇极了,这种带着爱慕的好奇心牵动着她的心脏砰砰直跳,就好像有人带她去迷宫寻宝,让她对接下来每一步都充满期待。

待了十几分钟,楼梯响起细碎的脚步声,应该是江曙上来了。

季怜星坐在床边,心情有点紧张。

洗完澡过后,江曙卸下了身上的气味,不是玫瑰和雪松,而是变成了另一种,类似于香根草的味道,或者是她身上原本的气味。

季怜星抬起头去看她,目光落在江曙的脸上,“江总,你的房间实在让我惊讶。”

江曙坐在她身旁,床垫下陷了些,“太小了么?”

“嗯,是我见过最小的。”

“小空间会让我觉得很有安全感,特别是房间,越小越有一种被包裹的感觉,会很安全。”

原来是这样,难道她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还是说只是个人习惯?季怜星还无法下定论。

台灯的光并不是很足,光晕类似于小夜灯的程度,黯淡的光填充在狭小的房间里,染上一层微妙的气氛。

季怜星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扑通扑通,加快的每一次都是因为她身旁坐着的这个人。印象中她从来没有和带有这种关系的女性共处一室,江曙是第一个。

她看到江曙的发,乌黑柔顺,从薄薄的侧肩倾泻下来,落在她光洁的手臂上。微暗的光芒洒在她的肌肤上,细微到她的细小绒毛。

香根草的味道钻进季怜星鼻腔里,香到让她对江曙有种渴望。

但这种渴望在她们之间好像是禁忌的。

季怜星喉咙滑动了一下,没说话。

“小刺猬。”

“嗯?”还是有点不适应这个称呼,但还是应她。

“让我抱一下。”

季怜星往江曙肩膀的地方靠近了些,江曙伸手,将她搂在怀里。

她是一只纤瘦的小刺猬,看起来骨感,感觉带刺,但抱起来却是软软的,香香的,一个简单的拥抱也传递着暖意。

“你现在不紧张了吧?”江曙在季怜星耳边小声说,鼻腔哼出热气,绕进季怜星的耳朵里,让她脑袋发晕。

“不,还是紧张。”季怜星任由江曙抱着,双手悬在空中无处安放,她还是不敢回抱她。

“你和我见过的女孩不太一样。”江曙鼻尖在季怜星的耳尖上贴了一下。

江曙的鼻尖凉凉的,季怜星的耳尖却很烫,这么一贴,冷热触碰在一起,季怜星肩膀轻轻抖了一下。

“江总,我有点痒。”她抬起一边肩膀贴着耳朵,抵抗了江曙的靠近。

“噗,好。”江曙拉开一点距离,目光下移,落在季怜星的领口,那里夹着一个黑色小夹子,阻挡了她的视线,“你夹着它干嘛?”

“有点太露了,江总。”

“哦~”江曙唇角漾起笑,“可是我好像看过了?”

她在故意逗季怜星,好像把她逗到脸红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果然季怜星脸刷的一下变得很红,目光慌张,欲言又止,想说又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

目的达成,江曙露出满意的笑容,再次把季怜星搂在怀里,“没事,要是不喜欢穿这个的话,那就不穿好了,改天你把你的睡衣带过来。”

“改天我也要来吗?”季怜星声音小得像蚊子。

“对,改天也要来。接下来的两个月,每天都要来。”江曙的嘴唇在季怜星的耳朵上轻轻啄了一下,很快,蜻蜓点水般。

季怜星被亲了一下,脑袋嗡嗡直响。

原来睡觉难道也包括亲吻吗?即使只是轻轻一下。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小台灯啪的一声关掉了,屋子里重新填满了黑暗。

紧接着,江曙手一捞,把季怜星捞到怀里。

季怜星撞进她怀里,香气扑鼻,她脑袋被迫枕在江曙手臂上,大气不敢出一口。

“小刺猬,我有点困了。”江曙一只手搭在季怜星的腰上,“你困吗?”

“有点。”

其实季怜星并不困。

“好,那我们睡觉吧。”江曙搭在她腰上的手缩紧,把季怜星紧紧抱在怀里,两人拥抱在一起。

“这是什么东西?”黑暗中,感受到江曙伸过来一只手,放在了季怜星的领口上,“哦,是你的发夹,它硌到我了。”

她替季怜星取下黑色发夹,再将发夹扔到床的一角。

接着换了个姿势,又重新把季怜星拥在怀里。

季怜星只能顺着她的力道钻进她的怀里,耳朵贴在江曙锁骨上,隐约能听到她的一点点心跳。

“晚安,小刺猬~”

季怜星阖上眼睛,收住杂乱的气息,吐出平稳的字句:“好,晚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