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17章 第十七章

我的书架

第17章 第十七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季怜星带着江曙走街串巷,沿着一条老式夜市街走,街道吵吵嚷嚷,充满市井气息,不知不觉盒子里的章鱼小丸子已经吃光。

两人继续向前走,街边蛋烘糕的奶香味,烧烤的孜然味,爆米花的甜味食物被加工后的气味飘进江曙的鼻腔里,是平日不喜欢甚至有点不太习惯的味道,但此刻却散发着一股奇异的香甜。

江曙突然觉得,在这种地方逛逛又没什么不好,即使途中好像闻到了下水道的味道,可也正是这种真实感,让她处于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状态。

两人并肩走着,街边商店透出柔和的光,光线落在季怜星的光洁的脸颊上,晕了一层薄薄的色彩,将她侧脸的轮廓勾勒得清瘦美丽。

“贴膜贴膜,十五十五,全场十五”贴膜小哥旁挤满了人,拿着小台灯专心致志把膜贴在手机上,小小一个摊子,生意好像还不错。

季怜星瞥了一眼小摊,说:“我高中毕业那个暑假,摆摊贴过膜。”

“是么?”江曙没忍住多看了贴膜小哥几眼,再看看季怜星,好像很难把他们联系起来,“说说看?”

“啊”季怜星回忆起那个遥远的夏季,她在那个小县城的中心广场摆摊,总是很晚才回家,回忆着,嘴里也说了出来:“第一天只有两个客人,还都贴歪了,没收钱,倒亏。第二天手法娴熟了点,也细心了点,赚了40块,整个暑假吧,赚了两三千块。”

好遥远啊,真的好遥远,她想起十八岁的自己,三点一线的生活,家、医院、广场。

在那个炎热的夏季,她对金钱没有什么概念,2820元,那是她人生中迫不得已的第一桶金,也是那第一桶金,让她明白了金钱也不是万能的。

2820元,对于母亲的医药费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即使后来大伯愿意借钱,几十万砸进去,母亲还是没熬过白血病,在那个夜晚扔下了她。

她是记得的,那个晚上,母亲躺在病床上,苍白的唇翕张着,却说不出一句话,只能伸过来一双瘦骨如柴的手,死死拽住她的头发,用脑袋拼命撞着她的额头。

她的脑袋被撞得很晕,晕眩的同时还夹带着眼泪,哗啦啦地流。

人生十八年,从未见过母亲情绪如此激动过,那是一种病死前抑制不住的悲恸,她明白,母亲说不出话,撞她额头想告诉她,她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

哦,记忆真是太远了,画面在脑袋里一闪而过,有些细节渐渐不清晰了。

“所以你那时候很缺钱,是吗?”江曙清越柔和的声音送进季怜星的耳朵,夹带了一点闹市的杂音。

“嗯,是。”季怜星叹了一口气,气息极微。

“那现在呢?”江曙侧目去看她,心里大概也有了个猜想,季怜星去驻唱也有可能是因为缺钱。

“现在比以前好多了。”

“你还差多少钱?”江曙隐约觉得她可能还欠。

“四年助学贷款,三万二,朋友那里借了两万,零零总总可能五万五吧,不过这些都不着急着还,我上班加上驻唱,很快就能还清。”

“我可以帮——”

江曙话还没说完,季怜星就已经打断她:“不不,江总,希望您不要误会,25万之后,您不需要再帮助我了。”她看着江曙,语气坚定:“我有手有脚,可以赚。”

若不是那25万大伯要得急,她其实也不会接受江曙的帮助,从江曙那里拿钱,让她感觉有点像乞讨,即使是江曙主动愿意。

江曙思考了一下,没再继续坚持,“挺好的,你有你的想法。”

两人逛到将近十一点,街道行人逐渐变得稀零,李向彦那边终于打来电话,问江曙人在哪。

江曙报了地址,让李向彦把车开过来。

挂了电话,江曙说:“我有一个朋友,李向彦,等会儿介绍给你认识一下。”

季怜星其实很想说我认识,而且经常听说,之前还以为他是你老公来着,想了想还是闭上了嘴巴。

以前江曙不明白,李向彦为什么这么能叭叭,不知道他是不是得了什么病,有时候说起话来嘴巴就停不了。

她现在明白了,社交牛逼症这个词就是为李向彦量身定做的,得了这个病就忍不住要叭叭叭。

她和季怜星站在街头,看到那辆黑色超跑招摇过市,最终停在她们面前。

怎么都没想到李向彦摇下车窗对季怜星说的第一句话是:

“姐妹。”

信息量太大,季怜星差点没反应过来。

直到李向彦又叫了她一次:

“姐妹,你的眼影配色真的绝,太衬你这种立体的五官了!”

季怜星这才明白,李向彦是在叫她。诶?姐妹?这个词似乎有点儿弯?

江曙瞪了李向彦一眼,开始介绍:“小刺猬,这是我朋友,李向彦,他有点问题,别管他。”

季怜星露出微笑,礼貌道:“你好,我叫季怜星。”

“好的!小刺猬!”他直接略过了季怜星的真名,“那你叫我小李哥就好。”

“好的,小李哥。”季怜星脱口而出,好像公司的人也是这么叫他的。

这又是姐妹又是哥的,而且李向彦竟然也叫她小刺猬,江曙站在一边脸都绿了。

“李向彦。”江曙揽着季怜星的肩膀,把她往怀里带,似乎在警示什么,“你别乱给她起外号。”

季怜星靠在江曙怀里,又不得不和李向彦对视,她看着李向彦,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她觉得江曙的占有欲好像有点强呢

之后李向彦被江曙赶下车,催促他去便利店买瓶水。

“买什么水啊!”

“去买一瓶,买了回来有惊喜。”江曙笑着说。

季怜星暗自观察,总觉得江曙这笑容怪怪的。

结果没想到李向彦还真的着了道,脸怼到江曙面前,一脸认真地问她:“惊喜?当真啊?”

“嗯,去了回来肯定有。”

他竟然真的去买水了,连季怜星都觉得不靠谱的事他竟然相信,看来小李哥还是有点单纯的。

他前脚一走,江曙已经火速打开车门,“小刺猬,快上车。”

“哈?”即使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但还是震惊了一下。

“快,上车!”

季怜星心想小李哥是真的惨,被江曙耍得团团转。

季怜星拉开车门,看了眼便利店,李向彦还在货架柜上选饮料,怀里抱了好几瓶水。

“真的不等他吗?”

“不用等,他家就在这附近。”江曙朝李向彦的方向看了眼,“看到没,他已经在拿酒了,等会儿说不定黏到我家,拉着你和他对瓶吹。”

季怜星当然是听江曙的,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

江曙没有任何犹豫,发动引擎踩下油门。

李向彦结账的时候,听到汽车排气口的声音,扭头一看,那辆黑色超跑已经绝尘而去。

他先是愣了几秒,瞳仁放大,脸上添了几分慌张,从店里追出来,可他那腿子哪儿有轮子跑得快?

“妈的!江曙!!!!”李向彦气得直跺脚,一只手指向车尾,咆哮道:“你真的是个重色轻友的混蛋!!!”

结果黑色超跑在街头拐了个弯,消失得无影无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