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19章 第十九章

我的书架

第19章 第十九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九章

喜欢?这是季怜星从江曙口中第二次听说喜欢。

江曙认识她还不到一周,就说了两次。

季怜星对上江曙那双眼睛,透过她的瞳仁能看到什么呢?是自然表露的爱意吗?不是,季怜星觉得自己什么都看不到,她甚至没有从江曙的眼神里看到哪怕半点真挚表意的光芒。

也对,谁会对一个才认识两周的人表白呢?除非这个表白压根就不走心。

季怜星心想,如果她只有十八岁,可能会相信江曙的话,可是她今年已经二十四,而且是在见识了人性虚伪过后的二十四岁。

所以她并不相信江曙说的话,即使她是喜欢江曙的,也正是因为她是喜欢江曙的,她更明白“喜欢”二字意味着什么。

“是么?江总,您喜欢我?”即使耳尖发烫,心跳略快,但季怜星仍然保持清醒。

“当然了,我喜欢你。”江曙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耳朵。

季怜星坐在副驾驶,没动,在思考一件事,直到江曙伸手触碰到她的耳朵,在指尖碰到耳尖的时候,肩膀微微颤了一下。

她沉默片刻,突然莞尔,说出心里话:“江总,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好骗?”

江曙愣了一下,放在季怜星耳朵上的手松离,悬在空中。

“怎么说?”

“如果一个人愿意为我花钱,为我花时间,为我着想,其实还有一个可能。”季怜星这次没有闪躲,而是直接对上江曙的目光,说:“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那个人喜欢她自己,一切看似付出的行为其实都是在为她自己服务,满足她自己的内心。”

江曙垂下手,目光里有几分惊讶。

这番话,让她觉得季怜星和想象中好像又有不同,她单纯吗?其实有时候挺单纯的。但好骗吗?好像又不好骗。

这是江曙第一次被打脸,而且还是如此的一针见血,季怜星很好地洞察了她的内心。

其实事实也正是那样,江曙明白,她对季怜星只有外表上的喜欢,实际上并不走心,也没想过走心。

江曙头靠在靠枕上,目光再次落在季怜星身上,眼里带着几分打量,笑了出来,“小刺猬,你总是让我感到意外。”

“意外的不好骗吗?”季怜星对上江曙的目光,也笑了。

“倒也不是骗你。”

季怜星目光里闪烁着几分质疑,“不是吗?”

“不完全是,至少我喜欢你的长相。”

听到实话,季怜星觉得舒坦多了,舒坦的同时,心里也堵得厉害,两种情绪杂糅在一起,挺复杂的。

一方面是江曙愿意对她说实话,另一方面是这实话是真的很现实。可换个角度想,这实话不是她自己要听的吗?

真是矛盾,季怜星觉得自己在找虐。

“别想太多,先回家。”江曙重新发动引擎,把车子往停车场开。

期间季怜星没说话,盯着窗外发呆,她在期待什么呢?又能期待什么呢?两个月而已,就算是两年也不行,季怜星再次暗自提醒自己,她们是情人,不是情侣。

回家过后,江曙去了趟厨房,然后洗澡去了。

留下季怜星一个人坐在客厅发呆,她手里握着一杯热牛奶,是江曙刚刚给她热的。

可能有的人就是这样吧,即使她对你并没有爱情的那种喜欢,但是她仍然可以对你好,季怜星觉得,江曙应该就是这样性格的人。

感觉喜欢上这样的人其实好可怕,好像脚边永远都有一个坑在等她跳,而对方却是一直站在岸边的那个人。

她打了个寒颤,把这些念头抛出脑袋,希望是自己想得太多。

季怜星拿出备忘录,把上面的数字“1”改成了数字“2”,代表着这是她当江曙情人的第二天。

她放下手里的牛奶,起身,走到客厅外的阳台去吹风。

夏末秋初,站在阳台上,觉得夜晚少了几分燥热,风中夹着冷意,缓缓吹拂着季怜星的脸颊。

她倚在栏杆上,俯瞰整座城市,万家灯火,星点璀璨,冰冷的建筑被霓虹灯包裹,卸下了那张冷漠的面孔。

仔细想想,好像也不是讨厌大城市,只是有点厌烦那种聒噪感。而夜晚的城市其实是可爱的,整座城市安静下来后,反而给人一种独特的恬静美。

正当季怜星沉醉于夜景之中时,浴室的门打开了。

听到门啪嗒一声,她意识到江曙已经洗完澡。

她转身,朝客厅的方向走。

两秒之后,目光撞在江曙身上。

江曙洗了头发,用毛巾擦过,所以只是微润,十分随意地搭在肩膀上。

她穿着一套深蓝色的宽松睡衣,领口呈v字形,两根平直的锁骨露在空气中,慵懒又性感。

卸妆过后,姿色依旧不减,是那种轮廓感极强的面相,骨相极好,皮相更不用说。

一双深邃的眼睛,让人难以捕捉她目光里的情绪,总给人一种天然的冷感。

也正是这种疏离感,让她在女性的柔美上,又增添了一份英气,所以给人一种气场极强的感觉。

江曙朝季怜星走去,季怜星觉得有股强大的气场朝她盖来,于是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江曙停下脚步,眉峰上挑,问她:“干嘛看着我又不说话,还一副害怕的样子?”

季怜星喉咙轻轻滑动了一下,她听到自己咽唾沫的咕噜声。

“我以为你要先说。”

“好,那我先说。”江曙往前走了两步,这次季怜星没后退,“你过来。”

看到江曙朝自己招手,季怜星又想起了那个夜晚,在酒店的那个晚上,江曙好像也是这样让她过去。

看季怜星站在原地不动,江曙笑她:“怎么,又要当小刺猬了?”

“不是。”季怜星心想我才不是小刺猬,为了证明,她硬着头皮过去,不知道江曙要干嘛,结果刚走到江曙面前,就被江曙捞了过去。

一个实打实的拥抱,撞进满怀馥郁。江曙拥着她,稍稍低头,下巴靠在季怜星的肩膀上。

“江总……”季怜星有些慌张。

“抱一下,距离我们上一次拥抱已经过了20小时了。”

季怜星心想您记性真不差。

“可是我还没有洗澡。”她在江曙怀里轻轻动了一下,好像是想拉开距离。

江曙却不给她逃离的机会,搂得更紧了。

“没事,我不介意。”江曙摸摸季怜星的脑袋,笑道:“乖,你是香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