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20章 第二十章

我的书架

第20章 第二十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十章

“乖,你是香的。”

听到这句话后,季怜星脸颊快速泛红,升起几分燥意。

她有一种被呵护的感觉,如果不对江曙动真心,那她的确是个好的情人。

有钱、有颜、大方,还体贴。

江曙一直搂着季怜星,还是十分简单的拥抱,却让季怜星有种自己被别人需要的感觉。

季怜星就那么被她抱着,双手悬在空中无处安放。

她数着江曙心脏跳动的节奏,目光落在江曙光洁的脖颈上,细看她肌肤的纹理,光滑细腻,带着一股冷香。

这个拥抱是温暖的。

季怜星觉得,如果可以一直这样和她拥抱,好像也挺好。

有些拘谨,但还是抵挡不住江曙的温情,季怜星鼓起勇气回搂了她。

手只是贴在江曙的睡衣上,木头人似的,不敢再乱动了。

这细微的动作没逃过江曙的眼睛。她唇角漾出笑,在季怜星耳边轻轻啄了一下。

“小刺猬,你真乖。”

季怜星被亲得心乱乱,偏过头,小声说:“江总,我想去洗澡了。”

“去吧,我上楼等你。”

看着季怜星往浴室逃的身影,江曙心情莫名很好。

突然觉得,家里多一个人好像也挺好的。

听着浴室花洒的声音,江曙转身,朝楼上走去。

二楼除了她的房间,其余地方都很宽敞。但一般情况下,江曙只要去二楼,都是直接进房间。

她的房间很小,但却很有安全感。

打开小夜灯,坐上床,江曙靠在床头开始思考事情。

刚刚回家的时候,和季怜星说借十万块让她别去驻唱的事,季怜星没答应。

江曙觉得自己的话都说到那份上了,这姑娘竟然还是没有同意,性子真的挺倔的。

仔细琢磨了一下,季怜星应该是那种表面看起来很容易说话,但实际上很有自己想法的那类人。

江曙想了想,觉得也挺好的,有自己的想法,至少不会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正在想着这事,床头柜的手机震动了几下,拿起来看,发现是江义东打来的视频通话。

江曙摁了接通,画面弹出一张江小檀的脸,电话那边传来清脆的声音:

“鼠鼠!”江小檀拿着手机,往自己脸上怼,胖乎乎的小脸蛋,加上一双清澈的鹿眸看起来单纯又可爱。

江曙露出笑容:“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吗?”

“马上就睡!我明天想来找你玩!”

“啊~明天吗?明天几点呀?”

“早上,很早很早很早很早。”

“好,没问题,到时候打电话,姑姑给你开门。”

听到江曙答应了下来,江小檀噘起嘴巴隔空给江曙一个亲亲,电话发出一声清脆的啵唧。

身旁的周雪兰和江义东催着她睡觉了,和江曙寒暄两句草草挂了电话。

电话刚挂断,卧室的门被轻轻叩了两声。

门虚掩着,江曙让季怜星进来。

因为前一天她穿不习惯那件睡裙,所以江曙让她把自己睡衣带过来。

于是江曙一抬头就看到——

一条淡粉色的睡裙,长度过了膝盖,上面还画着一只可爱兔子。

江曙想开口,话卡在喉咙,结果愣是没说出话来。

印象中,季怜星在公司是穿正装,平常穿的也是深色为主,所以看到这条粉色睡裙的时候,江曙说不出来的感觉,或许这种反差感,让她显得有点可爱又有点搞笑?

江曙掀开被子一角,轻轻拍了下床单,“过来~”

季怜星朝床边走去,看着江曙朝她伸出手,好像是想拉她。

果然,人刚走过去,就已经被江曙拉到怀里。

两人洗完澡过后,身上都带着清香,香味碰撞在一起,连空气都变得有几分清甜。

江曙捏着季怜星的手腕,用手指一量,一圈都还有余,“小刺猬,你太瘦了,得多吃点。”

季怜星眨眨眼睛,目光落在自己的胳膊上,好像是挺细的。

“其实我小时候胖乎乎的,不知道为什么,青春期的时候开始慢慢变瘦,吃饭也吃,但就是不长肉了。”

听到胖乎乎,江曙突然好奇,因为她想起了江小檀,莫非季怜星小时候和小檀一样胖胖的?

“真的吗?有照片吗,有点想看。”

季怜星有点犹豫,毕竟她小时候真的挺胖的,就是村里最爱吃的那个小姑娘。

但看到江曙期待的眼神,好吧,季怜星还是答应了。

“有,在我钱包里,但钱包在宋家三院子,要不下次?”

江曙的好奇心又升了一个度,她倒是要看看是季怜星小时候胖还是江小檀小时候胖。

“好啊~我等你。”江曙捏着季怜星手腕,指腹缓缓向上,沿着手臂轻轻触碰,一直到她的胳膊才停下来。

明明是挺正常的动作,但季怜星觉得浑身都痒,连呼吸都变得焦灼起来。

“江总,要不睡了?”她把手臂从江曙手里抽离出来。

手是逃离了,但身子还是被捞了过去。

卧室里的灯熄灭了。

昨晚的场景重现,江曙紧紧搂着季怜星,下巴靠在她脑袋上。

“江总,你抱得太紧了。”季怜星的呼吸压了再压,害怕江曙发现她的气息已经不平稳。

“抱得太紧了吗?”

“嗯。”

“好,那我松点。”

江曙放在季怜星肩上的手松了些,但也只是一点点。

“现在呢?抱得还紧吗?”

季怜星:“……”

松了和没松有什么区别吗?她上辈子是八爪鱼转世吗?用得着搂这么紧吗?

自以为已经做出极大退步的江曙在意识到季怜星没说话时,又松了一点点,但也只是一点点点点而已。

季怜星内心叹了口气,“快睡吧江总。”

“晚安小刺猬。”

“晚安八爪鱼。”

“什么?”

“没什么。”

黑暗中,各自沉默了好几秒。

江曙先开口:“这是你给我取的外号吗?”

“上次你说让我不要叫你江总。”

“为什么是这个外号?”

季怜星没答她,只是说:“可以这样叫么?”

嘶——

下一秒,季怜星感觉自己的脸被咬了一口,不疼,但如此突然就显得很吓人。她做梦都没想到江曙会咬她,而且还咬脸。

“八爪鱼是不会咬人的,食人鱼才会。”江曙说。

于是江曙为了证明自己,在季怜星脸蛋上又咬了一口。

季怜星阖眼。

心想,别咬了,心乱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