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我的书架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十三章

这应该是江曙近期吃过最有意思的一顿饭。

她发现季怜星的这位朋友很健谈, 包括那位被误会成敌人的弟弟,也挺好笑的,所以整顿饭吃起来感觉还不错。

饭后, 结了帐,大家准备各回各家。

“下周再约啊。”喻梦对季怜星和江曙挥手。

“星姐拜拜!”喻斌跟着道别。

分别过后,江曙和季怜星踱步在街头。

“今天我没开车,我们走回家?”

“可以啊, 没问题。”尽管季怜星有点累,但和江曙一起,好像疲惫什么的已经被自动忽略掉。

她们沿着街道慢慢行走, 走出夜市街,渐渐远离闹嚷。

宽敞的马路旁, 路灯将两道影子拉长,影子有时交叠在一起, 有时又分开。凉爽的夜风吹来,将发间的馥郁吹开,彼此的味道缠绕在一起。

季怜星有意放慢行走的节奏,问身旁人:“今晚你怎么会在酒吧门口? ”

“我散步, 吹吹风。”江曙语气不咸不淡,连说起谎来也面不改色。

江曙其实是开了车的,晚上准备送江小檀回家, 最后还是放心不下季怜星, 又折返回来, 而车子则是拿给李向彦, 让他帮忙送送小檀, 所以她实际上是站在酒吧门口等了半小时。

“哦~”季怜星回答得漫不经心, 思考着这个答案, 她说吹吹风,听起来好像没什么问题,但从各方面考量的话,其实有点说不过去,酒吧门口那么吵,江曙应该不会喜欢。

想来想去,季怜星觉得好像也只有那么一种可能——江曙在等她。

但当事人不承认,她也没有继续问下去的理由,否则会有种很自恋的感觉。

“对了江总。”季怜星拿出手机,点开聊天界面,当场转了25000块给江曙,“今天才发的工资,这是你上次打赏给我的钱。”

“属于你的。”

季怜星却摇头,“我不这么觉得。”她看向江曙,眼神执着,语气却很轻柔:“江总,如果你想听歌,我可以唱给你听,不要钱的。”

听着季怜星的话,再看她的表情,江曙隐约明白了她的意思,也意识到那天,她为什么在收到打赏之后并没有真正开心。

江曙发现自己有时候好像把金钱万能化了,金钱只是一种工具,的确可以实现很多愿望。

但如果完全把工具和感情扯上关系,就好比在咸菜里加白糖,破坏了原来的口感,两种东西并没有发挥作用,反而变得索然无味。

“江总,把转账收下。”季怜星不放心,又说了一次。

“你真倔啊~”江曙没办法,拿出手机点了收款,她知道,如果不收,季怜星会多想。

“不是我倔,是原则问题。”说完这话,季怜星又意识到什么,低下头,突然不说话了。

原则问题,好像她在江曙面前已经没有资格提这个,在答应当她情人开始,江曙大概就觉得她不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结果下一秒,江曙的声音已经在她耳畔响起:

“也对,你是有原则的,钱我应该收下。”

江曙捕捉到季怜星眼里的慌张,有时候角度不同,看事情的立场也不同,她不在意给情人花钱,但好像季怜星挺在意。

季怜星苦笑,“好像我也没什么原则。”

“我觉得,还是有的。”江曙笑着安慰她,她能感觉到季怜星并不像之前那些女孩,只图她的钱。

虽然只图钱并没有什么问题,本来就是交易关系。可江曙常常能在季怜星那里感受到别样的情愫,说不清楚,但就是有那么一种感觉。

两人沿着街道准备继续往前走。

这时,天空滴下一滴雨,落在江曙的手背上。她抬头看天,浑浊的云迅速盖在上空,好像下一刻便要拧出一桶水来。

“好像要下大雨了。”

“打个车回家吧。”

话音刚落,雨水密密麻麻往下倒,街上行人步伐慌张,零星几辆计程车已经被抢走,季怜星和江曙回过神来时,已经晚了一步。

“对面有个公交车站,去躲躲吗?”雨声变大,季怜星的声音被吞没了大半。

江曙解开大衣扣子,掀起一边,搭在季怜星的脑袋上。

季怜星还没回过神来,“诶?”

江曙把她捞进怀里,紧紧裹住,“走。”

雨水困住整个城市,雨势太大,地表升起一层淡白色的水雾。

季怜星躲在江曙怀里,大衣将她和滂沱大雨的世界隔绝开来,狭小又漆黑的空间里,暖意和香味盖住了她。

季怜星耳朵贴在江曙的怀里,软软的,还能听到她心跳的频率。

“哗——”

一辆车疾驰而过,溅起一片水花。

江曙把季怜星紧紧护在怀里,一只手捂住她的耳朵,未让她受到半点惊吓。

季怜星抬头看她,视线一半被大衣遮住,另一半勉强可以看清江曙半张脸,灰沉沉的天空只是她的衬托,清瘦的脸颊上沾了几滴雨水,沿着下颌线缓缓淌下来。

心跳加快,江曙简直在撩拨她的心弦。

雨中的女神。

季怜星脑袋下意识蹦出这么几个字。

即使过马路只花了十几秒的时间,江曙全身也已经完全淋湿。

季怜星从她怀里出来,只有裤脚是湿的。

“江总……”季怜星看她浑身湿答答的,实在心疼,拿出纸巾替她擦脸,“你怎么也不遮一下自己。”

“没事,我没事。”

“你对我有点太好了,江总。”季怜星拿着纸巾,擦了她的脸又替她擦头发,近距离观察江曙的脸,无可挑剔,靠近了会让人止不住心动,细看她的眼睛,好像不是深不见底,季怜星在她的瞳仁里看到了自己的模样。

“这样子就是对你很好了吗?”

“是。”季怜星手上的动作没停,声音有些哽咽。

也许是太久没有被人照顾过了,向来都是自己照顾自己,自己关心自己,江曙这样的举动就是很能戳中她的心。

“两个人一起被淋湿,不如只淋湿一个,这叫节约成本。”江曙接过季怜星手里的纸巾,又擦了擦自己的衣服。

节约成本?不是的,如有必要,季怜星觉得自己当淋雨的那个会好受些。

这时,不远处开来一辆末班公交车,“乖了,我们坐车回家。”

末班车只有零散几个人,两人选择在后排坐下。

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大雨转小,变成小雨,密密麻麻的雨点落在玻璃上,水线顺着车窗滑落,玻璃外的世界显得虚浮,街道的光线交叠在一起,被水珠晕开,映在玻璃上,变成了圈又一圈的水光。

她应该很冷吧?季怜星心想,既然江曙都为她挡雨,她是不是也能为她做点什么呢?踌躇片刻,季怜星伸出手,搭在江曙的手背上。

冰冰凉凉的感觉。

“你手好冰。”季怜星把江曙的手捂在掌心,“回家我给你煮姜茶,不然肯定要感冒了。”

江曙唇角的笑漾开,小刺猬会关心人了。

“应该不会,我身体挺好。”

“这和身体好不好没关系,江总。”

“好吧~听你的。”

两人保持这个姿势,短暂沉默。

掌心传递着温热,江曙觉得心里暖暖的,她觉得季怜星是个好女孩儿,这种“好”,不仅仅在于她的外表,也在相处时的细枝末节中,她觉得她挺真诚的。

即使她是羞怯的,但真诚依旧会表露,江曙在虚伪的世界里生活久了,遇到这样的人,会有种淡淡的喜悦感。

“小刺猬,问你个问题。”

“嗯?”

“你有喜欢的人吗?”

白天的奶茶事件即使是误会,江曙觉得还是和季怜星说清楚比较好,她不希望她们是情人关系的同时,季怜星还有别的人。

“怎么突然问这个?”季怜星捂着她的手,指尖颤了一下。

“想知道。”

如果说没有的话,那应该是最保险的,但这个回答就是在骗人,季怜星不擅长撒谎。

“有的。”

江曙心脏收缩了一下。她有喜欢的人,果然猜想没有错,虽然心里有点不舒服,但其实很正常,人都是有感情的,她和季怜星认识不久,她过去遇到过什么人,江曙一无所知。

“嗯。”江曙将手抽了回来,“这个回答我不意外,但是,就算有,和我在一起期间,你和他不可以见面,不可以说话,不可以有肢体接触,总之就是,假装这个人不存在。”

季怜星抬头,盯着江曙看,听着她的“不可以”条款,突然很想笑,但她不敢笑。

在没有认识江曙之前,她完全没想到她是一个占有欲和控制欲如此强的人。若是换作别人,季怜星只想逃,但这人是江曙,是她喜欢的人,所以无奈中竟然带着一点微妙的感觉。

爱情真是奇怪,以这样的方式被需要,竟然也会感到一种奇异的舒畅?

“你怎么不说话?”江曙问她,“而且我觉得你在憋笑。”

“我没有啊。”季怜星咽下笑意,严肃道:“听到了,我一定和“他”保持距离。”

这边季怜星明明答应了,江曙却还是没有那种愉悦的感觉。她其实有点好奇,季怜星喜欢的类型是哪一款?

好奇就会忍不住,忍不住就会想要问问题。

“听你刚刚的语气,好像是还没表过白?”

“嗯呐~”季怜星偷偷看了江曙一眼。

“干嘛不表白?喜欢就表白。”江曙侧目去看窗外,她在想,她到底在说什么啊,要是小刺猬去表白的话,对方万一答应,岂不是——不对,若是她们合约到期,季怜星要和谁在一起是她的自由,所以自己在膈应什么?管她的,她想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好了。

“为什么喜欢就一定要表白?”

江曙表示不太理解,“若是我喜欢一个人,我会直接告诉她。”

“怎么表白呢?”

“直接告诉她。”

“我喜欢你。”季怜星抿唇,继续观察江曙的表情,勇气还是不够,又补了一句:“像这样吗?”

“嗯,也许吧,但我觉得有点生硬。”

“我喜欢你。”季怜星重复了一下,“这样呢?”

“还是缺了点感情。”

季怜星深吸一口气,第三次说道:“我喜欢你。”话一出口,心脏加速狂跳,季怜星告诉自己,可能只有这一次机会,尽管对方并不能理解到这个意思,但说出口总比永远憋在心里好,“我真的喜欢你。”

江曙点头,“嗯,感觉这样会不错。”她看向季怜星,发现她脸上泛起一丝红晕,瞳孔里噙着光泽,好像带着一种企盼,“如果对方看到你脸红成这样,再看到你的眼睛,我想他会被你的情绪感染到的。”

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江曙补充:“当然了,语气还要慢点,你刚刚声音在抖。”

季怜星低下头,看自己的手,因为刚刚手指缠在一起,指节有些泛红。

无声叹息。

“嗯,知道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