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我的书架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十四章

江曙刚开始没觉得冷, 在公交车上坐了一会儿,一股冷意袭来,浑身变得冷冰冰。

期间季怜星替她捂手, 还把外衣脱给她穿。

到家过后,季怜星又马不停蹄去厨房给江曙煮姜茶。

“江总,你快去洗澡,等会儿真的感冒了。”

“感觉你比我还着急……”

“快去洗呀!愣着干嘛?”季怜星是真的急了, 她见江曙还站在客厅,连忙去推她,硬生生把她推进浴室, “快点洗,真的生病了没人照顾你。”

“你照顾我啊~”江曙笑道。

砰。

季怜星不给她嘴贫的机会, 直接关掉浴室的门。

好在很快传来花洒的声音,季怜星转身去厨房煮茶。

姜茶祛寒, 特别是在淋雨之后及时喝,有预防感冒的作用。这是季怜星妈妈告诉她的,小时候淋了雨也总是这样,热腾腾的一碗茶下肚, 基本上第二天活蹦乱跳不会生病。

盯着汤锅里咕噜噜的开水,季怜星放下姜片,守在燃气灶旁, 开始发呆。

她在想关于刚刚表白的事。

其实内心是有一点失落的, 很淡却又无法忽略的感觉, 江曙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但转念一想, 也不能怪江曙意会不到那种意思, 毕竟谁会想那么多呢?

也许在江曙的世界里, 她们虽然是情人的关系, 但也只是认识不久的情人而已,所以她不可能知道这份喜欢。

咕噜噜噜,水已经沸腾到底,季怜星回过神,倒下茶,将煮了姜的开水搅拌了几下,尝了一下味道,关掉火。

浴室的水声没有停。

江曙站在花洒下,看透明的水线流过自己的马甲线,温水流过的地方增添暖意,卸下了刚才的寒冷。

她也在思考一个问题。

是关于季怜星的那句“我喜欢你”。

江曙觉得自己是个心口不一的人,心口不一到什么程度呢?刚开始分明是觉得无所谓的,比如两个月后,她们分开之后,季怜星若是真的要去表白好像也没什么。

可真的听到季怜星说“喜欢”的时候,她自动带入到那种情景中,心里竟然有点堵。

嘴上教她到底该怎么表白,实际上心头隐约又希望她不要去表白。

至于要去追究个为什么,好像又说不清楚。难道对她的占有欲真的有这么强吗?

这种陌生的感觉,让江曙不太舒服,她觉得自己已经落进深不见底的大海里,没法控制漂流的方向,她不喜欢这种失控感。

思考了一会儿,江曙停止走神,关掉花洒。她心想,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季怜星在饭厅等江曙,她出来那一刻,姜茶的温度差不多刚刚好。

“江总,趁热喝。”

“喔,好,谢谢。”江曙拿起姜茶抿了一口,同时眉头蹙紧。

“怎么了?喝不惯吗?”

“不是,这个姜……有点辣!”江曙吐了下舌头,但想着这是季怜星为她熬的,狠着心又闷了一口。

“别别,你喝不了就别喝了。”季怜星把碗拿了过来,是她大意了,江曙不能吃辣,因为吃辣就会——

好吧,她的脸已经开始红了,深红色从脸颊已经蔓延到脖颈处,肌肤像是被水烫了似的。

“我给你倒杯水。”

“没事,我觉得辣得挺舒服的,我再喝几口,辣才祛寒,你先去洗澡吧。”

“可是你脸好红,真的没事吗?”

“没什么问题。”江曙昂起下巴,“快去洗澡。”

季怜星半信半疑,但看江曙的确是没有太多表情,以为她真没什么,于是转身去了浴室。

她走后,江曙才放下碗,拿起桌上的矿泉水狂喝几口。

辣,是真的辣。但要淡定,她不想再次失态。

要凹表情,如果像今晚吃小龙虾那样再来一次的话,那就有点太丢脸了。

喝完水,江曙几个换气,嘴里的辣味才消退不少。这姜放的量有点太多了,为了表示自己喝过,她把剩下的汤都倒在了水槽里。

然后转身便上了二楼,已经快十二点了,她有点困。

她吹干头发,躺在床上阖上眼睛等着季怜星上来。

房间里窗户开着,听到窗外的雨声,还在下,但小了很多。

天气渐渐变凉了,江曙有这种感觉,夏天已经溜走了,马上便是秋天。

该添被子了,她起身,到卧室外,打开柜子,拿了一条小被子出来,避免晚上着凉。

楼下传来季怜星的脚步声,她好像冲完澡进了厨房,水槽里传来汤锅冲水的声音。

江曙脑袋里闪烁出她的模样,此刻她应该穿着那件粉色的睡衣,扎着丸子头,白净的脚正穿着那双拖鞋,在干什么呢?在洗锅,应该是吧。

想象着,或许她会把砧板上的姜片扔进垃圾桶,洗个手,再到二楼来……

江曙站在原地,静静听着楼下的动静,传到耳朵里的声音和想象相差无几。

她听到季怜星洗了锅,又洗了手,接着脚步声渐起,听到脚踩木质地板的声音。

几秒钟后,她看到了季怜星的身影。

“洗完了?”

“嗯,诶?你怎么不在房间里?”

“拿被子,盖薄被晚上睡觉估计会冷。”

“哦哦。”季怜星目光越过江曙的肩膀,看向她身后的玻璃窗,玻璃上沾满雨点,外面的雨静寂无声。

雨天和喜欢的人睡觉,相拥而眠,好像是以前不敢奢求的事,现在莫名其妙实现了,季怜星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明天又要上班了呢。”江曙抱着被子,和季怜星一同进卧室。

季怜星露出傻笑,“上班好啊,上班赚钱,赚钱就可以还债。”

江曙皱眉,“可是上班不自由。”

“哇,原来老板也不爱上班的吗?”

“很累,每天要处理的工作很多。”江曙把被子放在床上铺开,“而且不管怎么做,怎么费尽心思,总有员工抱怨公司剥削,你知道的,我们这一行加班是必然,我没强制,加班费比平均水平高得多。”

“emmmm……”季怜星思考了一下,“我们不可能做到每个人都满意都喜欢,江总,以我所知,你做的已经很好了。”

“随缘吧。”江曙脱下拖鞋爬到床上,她有点冷,掀开被子迅速躺下,还不忘张开双手,示意季怜星到她怀里去。

季怜星看着她笑,才第三天呢,她就熟练成这样了?

“江总,我发现你好像真的很喜欢抱我。”季怜星掀开被子一角,躺了下去。

“抱着不好吗?”江曙把她捞进怀里,两人紧紧贴在一起,“会让你不舒服吗?”

“不会。”

不会不舒服,但会心跳太快就会觉得热。

“那不就对了。”江曙一只手搭在季怜星的腰上,握了一下,感叹道:“你的腰好细。”

季怜星被她握得浑身都痒,且有一种难以自控的溽热感。

“细吗?”季怜星呼吸节奏有微妙的变化,“你的好像也细。”

“不,我没你细。”江曙牵起她的手,往自己腰上贴,“你摸摸看。”

掌心一握,腰腹的紧致感如此真实。

季怜星脸颊瞬间泛红,抑制不住的发烫。

啊……江曙怎么可以这样?而且,她的表情怎么可以这么正常?

“是吧?我的没你细。”

季怜星喉咙滑动了一下,喉间有火在烧,“挺细的啊,我觉得我们差不多。”

“你的细,相信我。”江曙笃定道。

季怜星脑袋已经乱成粥,什么谁的细她压根就不在意,她比较在意她的手什么时候能收回来,这样碰下去她不确定自己的脸会不会泛红。

“江总不困吗?”

“有点。”江曙看了眼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睡了吧。”

“嗯嗯。”

“晚安小刺猬。”

“晚安八爪鱼。”

“又来?”江曙伸手,在季怜星脸上捏了一下。

“怎么了八爪鱼?”季怜星竟然顶嘴。

这对江曙来说无疑是挑衅。

“胆子挺大。”江曙一个翻身,季怜星被压住,她攫起她的手,往头顶上扣,站绝对主导地位,“小刺猬,再叫八爪鱼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

季怜星大气不敢出一口,她能感受到那种软意,贴贴的时候,有些撩人。

她看着江曙,江曙的眼睛太漂亮,即使是她凶凶的时候,目光中那种勾人的感觉一丝不减。

“你都可以叫我小刺猬,我干嘛不能叫你八爪鱼?”

“八爪鱼不适合我,食人鱼比较适合。”江曙说话,说着说着盯着季怜星的脸看,有些失神,“不准叫,听到没?”

“没听到。”季怜星捏着江曙的手腕,指尖轻轻地挠。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动作,好像有点犯规,但就是做了。

“你不乖。”江曙靠近了些,两人鼻尖触碰到一起,“八爪鱼不好听。”

季怜星想起了那天晚上,江曙捏着她的下巴,在她的唇上尝了一口。

那种感觉好像……具体是怎样的有点陌生了。

“江——总。”季怜星呼吸厚重,“靠得太近了。”

江曙已经贴了过来,目光交汇在一起,季怜星被她深棕色的瞳仁吸引住。

她感受到江曙又靠近了些,软软的唇触碰到一起,季怜星紧紧握住江曙的手腕,她有点晕,也有点紧张。

江曙舌尖一勾,触碰到季怜星的舌尖,香味瞬间散开……

好温暖,她的舌,在唇齿之间相互追捕,没有规律,相当撩人。

软绵绵的枕头好像是漩涡,拉着季怜星往下坠。

江曙的头发也好香,发尖扫动侧脸,痒到心里去了。

动作轻柔,没带着丁点儿鲁莽,于是季怜星觉得自己更晕了。

正当季怜星快要失去理智,想要回应她时,江曙却停止了这个吻。

季怜星睁开眼,屋子里的淡橘色灯光映在江曙的脸上,将她立体的五官轮廓勾勒得无比美丽。

季怜星别过头,一只手搭在眼上,挡住了自己的视线。

江曙抿了下亮泽的唇,在季怜星脸颊上捏了下,“记住了哦,八爪鱼,叫一次,亲一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