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我的书架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十八章

对上班人来说, 午觉总是睡不够的。

半小时后,季怜星在闹铃中醒来,睁开眼的同时, 她看到江曙也睁开了眼睛。

两人目光对在一起, 江曙睡意朦胧,眼神有些迷惘。

“江总, 我得下去了, 要打卡。”季怜星掀开被子下床, 穿好鞋准备离开。

“嗯,别迟到。”

从办公室出来,季怜星理了理凌乱的发, 她看到前台小姐姐已经到岗上班, 两人目光接触到一起, 相□□头, 默契用眼神问好。

季怜星摁了电梯按键, 电梯显示上行, 26、27、28……

门打开那一刻,见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是李向彦。他好像真的很喜欢往这边跑。

没想到会碰上,略尬,季怜星只能主动打招呼:“小李哥。”

李向彦点头, 露出还算友好的表情,“你好。”

一人进一人出, 季怜星站在电梯里,表情还是有些不自然。

“那我下去了?”

“嗯嗯, 再见。”

李向彦目视着电梯门, 直到合上, 他才转身问前台小姐姐:

“她经常来吗?”

前台小姐姐只思考了一秒便回答:“偶尔吧。”

“行。”

李向彦往江曙办公室走,他走起路来带风,锃亮的皮鞋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走到办公室门口停下脚步,这次他敲了门,里面应声才打开。

江曙正在打电话,一边打一边泡咖啡,屋子里一股淡咖啡香味。

这边李向彦刚坐下,江曙正好挂了电话。

“赶上了,给我也来一杯?”

“要喝自己泡。”

江曙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味在嘴里肆意散开,苦涩冲击着她的脑袋,好让她在午后清醒一些。

李向彦走到咖啡机旁,换掉滤纸,机器重新嗡嗡作响。他盯着咖啡机发呆,耳朵已经自动对噪音进行屏蔽,短暂陷入游神阶段……

咖啡被挤压出来,滴在白色小瓷杯里,杯口蔓开雾气。几分钟后,机器结束运作,李向彦转过身,靠在台面边缘,看向江曙。

“周末是你哥的忌日。”

“我知道。”江曙嘴里的咖啡变得更苦了,但她喜欢这种厚重的苦味。

“你带江小檀去,我不去了。”李向彦端起杯子抿了一口,眉头紧锁,忘记温度有点太烫了。

“怎么不去?一年不就这一天?”

“哈哈,去了伤心。”李向彦放下杯子,朝办公桌走去,他坐在了季怜星刚刚坐的位置,“你和那姑娘还没腻?”

“暂时没有。”江曙打开电脑,准备分析数据,见李向彦还在发呆,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又说:“现在没有,但是快了,合约只有两个月。”

“嘁。”李向彦止不住摇头,“昨晚送江小檀回家,她说她喜欢那个姐姐,还说你觉得她不一样,我还以为她多特别呢。”

“是不一样。”江曙看着电脑屏幕,语气平淡得没什么表情,“可是和我腻不腻没关系,该腻的还是得腻。”

江曙纤长的指在键盘上跳动,好像在和谁聊天。

李向彦全程盯着她,仔细观察。

江曙的长相,是那种冷淡型美人,她的性格和外表没有太大出入,这人性子是很冷的。

即使对你好,也是不走心的好,假的,都是假的。她是逢场作戏的高手,裹在外表的那层火烈里头,是怎么都融化不掉的冰霜。

“这种情况还打算持续多久?”李向彦指的是这种找女孩子陪她睡觉的情况,其实江曙以前并不这样。

“我不知道。”江曙抬头看了李向彦一眼,竟然笑了,“但是我现在挺开心的。”

“不打算谈一场稳定的恋爱吗?”

“不打算。”江曙没有半点犹豫,“从来没想过,而且我遇不到喜欢的,对我来说,保持新鲜感很难。”

李向彦若有所思,他和江曙是从小就认识的,以他对她的了解,江曙的确是没有真心爱过任何人,即便当她的情人会被温柔对待,但时间通常都很短,李向彦心头大概计数了一下,应该都不超过一个月。

“看来你对她的新鲜感,会比这个秋天还短。”李向彦笑道,笑意却没有落在眼底,莫名的,他想起了刚刚出电梯时,季怜星和他打招呼时的模样。

季怜星应该是江曙众多情人中,李向彦觉得最顺眼的那一个,不单单是因为外表,还有她给人的感觉。

短短的几次见面,推翻了之前没见面时他对她的评估:拜金、虚荣、谄媚……

恰恰相反,李向彦现在觉得这姑娘没他想象中那么差,当然了,他的感受并不能改变江曙什么。

“江曙,你觉不觉得你有时候特别坏?”

“嗯?”

“如果你的小情人喜欢上你怎么办?”

“怎么会?”江曙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谁会喜欢自己的金主?”

“你忘了?你的第二个情人,爱你爱得死去活来的。”

江曙摇头,“她装的,给了钱再也没来找过我。”

她看向李向彦,表情变得认真起来,“我花钱只是为了自己开心,她们的情绪和我其实没太大关系。”

“你说的没毛病。”李向彦撇嘴,耸了一下肩膀,“所以我说了啊,你是个坏女人啊。”

“这不重要,各取所需。”和李向彦聊这些,江曙突然觉得有点头疼,几个瞬间脑袋里都闪烁出季怜星的样子。

金丝雀会喜欢上金主吗?不会吧,除非那只金丝雀傻到爆炸。

可是如果呢?如果季怜星喜欢自己呢?一想到这个问题,江曙脑袋更疼了,她觉得自己在预设一些不可能发生的事,再想下去只会添堵。

“李向彦,你想太多了,把我带得也想多,我工作很忙的。”

李向彦起身,他知道江曙在下逐客令,不过她的工作量的确大,现在不适合和她唠家常。

“先走了,拜拜。”李向彦多看了江曙一眼,“真的,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但愿你哪天栽在哪个女人手里,够你好受。”

江曙眉毛上扬,神情露出几分讥诮,“我等着。”

季怜星回到工位上,还不到半小时,那边就收到组长的消息,让她和另一个同事换座位。

“为什么?”问这话的是吕凡,眼神里有十万个不愿意。

“关你什么事?工作你的。”组长瞥了吕凡一眼,这小伙子坐不住了吧?还是太年轻。

其实季怜星也想问为什么,但感觉组长话里有话,她也不好再问太多,况且她压根就不想坐在mia和吕凡中间。

“嗯,我现在就收拾。”

“来,老刘,你坐这边来。”组长对老刘招了个手,老刘是个三十五六的男人,比较佛系,职场老人。

老刘也没觉得有什么,座位换就换吧,他无所谓的。

“以后mia交给你带,老刘。”

老刘皱眉,额头皱成一个“三”,脸上明显是困惑。

“mia交给你了,听我的,老刘。”组长拍拍老刘的肩膀,朝他眨了一下眼睛,好像目光在传递什么。

老刘迟疑两秒,点头应下,“行。”

季怜星默默搬东西,她心里有了一个猜测,是不是江曙?除了她,还能有谁会主动要求换位置?

想了想,好像没有。

一瞬间好像有的东西变味了,季怜星描述不清楚自己的心情,她不知道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对的,中午和江曙说那些,完全是出于想要“倾诉”,并没有想要江曙为自己做什么。

但不知道江曙是怎么想的呢?

季怜星一边想一边搬,只花了一会儿的时间,桌面上还剩电脑,吕凡主动提出帮她。

“不用了,我自己来。”

“我来,哪能让女孩子搬东西。”吕凡已经搬起显示屏,朝老刘的办公桌方向走去。期间季怜星没说什么,跟在吕凡身旁。

“小季,挺舍不得你的。”吕凡突然来这么一句,似乎是真情流露,但这个时候说却显得有些突兀,毕竟季怜星只是换了一个位置而已,又不是不干了。

“没事,我就在你背后啊,一样的啊,你还是我的朋友。”季怜星希望吕凡听懂了暗示,当同事可以,再深入一步那是不可能的。

吕凡嘴角扯出牵强的笑容,点了点头,“嗯嗯,我明白的。”

那边mia和刘哥已经开始聊天,好像mia对男生说话的语速要慢很多,语气要嗲一些。

吕凡听到mia的声音,表情有些不悦,对季怜星说:“你离她远点也好,是有点膈应人。”

季怜星没有再交谈下去的欲望,在显示屏放在桌上的那瞬间她说了句谢谢,结束了和吕凡的对话。

坐在新位置上,季怜星心情舒坦不少,刚舒坦了没两秒,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

季怜星接起电话,小声说了句“喂”,结果那边传来季斯宇的声音。

季怜星想挂断,但对方第一句话就直接让她懵了。

“我爸不行了,这几天的事,找个时间回来吧。”

信息太突然,季怜星脸色煞白,起身到茶水间。

“不行了?之前不是有好转?”

“他这病,好转也是暂时的,几十万砸进去也活不了多久。”

季斯宇话语中少了几分飞扬跋扈,或许他仅存的那点良心都用在了他爸身上,毕竟他爸能留给他的是一栋不知道什么时候拆迁的老房子。

季怜星这边沉默,除了沉默她不知道说什么,这种要眼睁睁看着亲人离开的感觉实在是太熟悉了,说再多都是苍白无力的感觉。

“我爸要你早点回来看他。”

“好。”

季斯宇竟然没有哔哔赖赖,他直接挂了电话,留下季怜星一人站在原地发呆。

手机震动了一下,送来一条信息:

【如果他不行了,做丧事肯定要钱的。二十五万已经花光了,最后一次,想办法再找你老板要点钱。】

果然,狗改不了吃屎,季斯宇或许是把她当成了提款机。

她回复季斯宇:

【是什么让你如此理直气壮?】

【忘了你妈怎么死的了?你忘了她死了之后那几年我爸怎么养你的了?】

看着手机屏幕上冰冷的文字,季怜星眼眶泛红,她忍不住要哭。季斯宇没有心,为什么要提起妈妈。

妈妈的死是她如今想起就会忍不住的遗憾。

季怜星看着窗外,繁华的城市无限风光,高楼大厦承载着金钱的魅力和权力的游戏,但这一切都与她无关,她不属于这里。

如果妈妈在的话,她愿意和她一起待在那个小镇,陪她到老。

可惜她不在了。

一条消息又弹了出来:

【我问了,丧事一条龙服务至少五万。】

季怜星擦干眼泪,没有任何犹豫,拉黑了这个陌生号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