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我的书架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十九章

关于大伯, 当初母亲生病时,家里没钱,是从大伯那里拿的钱, 即使大伯母极力反对, 闹得不开心,最后总算还是借了。

后来母亲死后,大伯也是尽力接济,从来没说过什么。

如今他生命垂危, 半截身子已经埋在黄土里头, 却连买棺材的钱都没有,想想都觉得可悲又荒唐。

季怜星挺心酸的, 如果可以,她是真的想报答他, 毕竟这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至于钱, 不可能再去找江曙,如果真的开口,那就真的是乞丐了。

季怜星心里堵得厉害,她恨铁不成钢, 恨季斯宇那种好吃懒做和理所应当, 如果这些年季斯宇争点气,随便打份工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在家里啃老。

回到工作区, 季怜星去向主管请假, 她决定明天一早就回去。

接下来的时间, 她处于一种心不在焉的状态, 脑袋里老是忍不住要去想大伯的事。

大伯现在的样子让她想起了母亲, 那是一种相似的感觉, 生命走到了尽头, 人要离开,她无能为力,他们要去另一个世界,想拉也拉不回来。

钱是万能的吗?听刚刚电话里季斯宇的语气,恐怕就算有一百万也无力回天了。

“好像快下雨了。”办公室里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

季怜星去看窗外,城市的那头飘来几团乌云,乌压压的一片盖住了高大建筑,沉沉闷闷的,压在她的心脏上,是要下雨了,可是刚刚明明还是晴天。

不过一两分钟的时间,沉闷下压,哗啦哗啦,暴雨从天上倒了下来。

手机这时才迟迟弹出一条消息:【据气象台通知,预计本月5日至7日将有连续暴雨降落,今日16时至22时大概率为雷雨天气,请注意防护。】

季怜星划掉这条消息,把手机放在桌上,相当头疼。灰黑的天空划出一道闪电,如同土壤里连根拔起的花生根茎牢牢抓住了整座城市。

轰——轰隆隆!!!

办公室里几个胆子小的女孩捂住耳朵,发出一声极为克制的尖叫。

季怜星喝了一口水压压惊,老天爷变换诡谲,初秋的雷雨天气说来就来,完全捉摸不透。

白天打雷还天黑,这种情况是挺吓人的,以前季怜星在小镇的时候,这种月份常常在白天遇到雷暴天气,对她来说是见怪不怪的事情。

这时,手机屏幕亮起,有人打电话进来,但也只闪了一下便挂断了,这次不是烦人的季斯宇,而是江曙。

【能上来吗?】她又弹了一条消息过来。

上去?现在?上班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她就要去开部门会。

【怎么了江总?】季怜星回复她。

等了十分钟,那边江曙都没再回复。

距离开会还剩十分钟。一向以工作为重的季怜星,最后还是在开会和江曙之间选择了江曙。

她以身体实在不舒服为由,向组长请了个假,然后接着直奔28楼。

她有点担心江曙,即使她不明白为什么要在上班时间叫她去楼上。

站在电梯里,季怜星有些失神,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就算只是情人,她和江曙之间好像也有了相互缠绕在一起的感觉,从前不可触碰,如今却牢牢地渗透进生命里。

这样下去,到底好还是不好?

很快抵达28楼,来不及和前台小姐姐打招呼,季怜星直奔江曙的办公室。

推开门那瞬间,季怜星看到江曙坐在椅子上,一张脸埋在掌心里,看不到她的表情。

“江总?”

江曙抬头,她唇色泛白,目光里噙着无法掩盖的恐惧。

“你怎么了?”季怜星朝江曙跑去。

“先别过来!”江曙呵止她,一只手捂着脸,好像不想让季怜星看清她的表情。

“江总?”

“先别说话。”江曙对她发出命令。

季怜星停下脚步站在原地,她静静看着江曙,从没见过这样的她。

她好像在躲避什么,害怕什么,隐藏什么,到底是什么?季怜星很想知道,可是如果她不愿意说没人知道。

偌大的办公室显得空旷寂寥,窗外的乌云压暗了屋里的色调,江曙的身影在灰白下竟然显得弱小无助,她坐在办公桌旁,好像被什么东西困住了,一层厚厚的茧裹住她的肩膀,让她表情有些痛苦。

“江总”季怜星小心询问她。

江曙摇头,依旧不让季怜星过来。

玻璃窗外再次闪电,这次的前奏比上一次还猛,好像下一秒将有一个大响雷。

江曙眼神惶恐,紧接着,窗外二次闪电,江曙的肩膀跟着颤抖了一下,这个细节被季怜星捕捉到。

她只花了一秒的时间便反应过来,江曙害怕打雷,且不是的那种普通的害怕。

在雷声响起的前几秒,季怜星不顾她的阻拦,到她身旁抱住了她,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去拥抱江曙,触碰到江曙的手,发现她掌心冰冷,整个人都微微颤抖,脸上的恐惧不像是装的。

“别怕。”季怜星搂着她,江曙也没挣扎,“你害怕打雷?”

“有一点。”话音刚落,外面响起一声雷鸣,江曙闭上眼睛,脑海里闪烁的画面,夜晚、雷雨天气、车祸以及他血肉模糊的模样,“我没事。”

一边说着自己没事,一边脸色苍白如纸,季怜星看着她额头上的冷汗,用手去替她揩汗,安慰她:“别怕,害怕也没什么的,我陪你,我保护你,你现在很安全。”

季怜星紧紧拥着她,江曙靠在季怜星怀里,觉得她的怀抱很暖,听着她柔和的话语,江曙心情平复下来,至少觉得自己是安全的,脑袋里不好的画面很快被挤了出去,只留下沉重的呼吸,她几个深呼吸,在极力平复自己的情绪。

“一到雷雨天就是这样,我会想起我哥。”

江曙的哥哥,季怜星听过但没见过的人。

“他死了,死在一个电闪雷鸣下着暴雨的夜晚,准确来说,那天晚上原本我们两个都该死,或者说该死的是我。”

季怜星只是听着,没开口问,这样的情况让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问起。

又是死亡,而且听起来好像是意外死亡。她懂那种感觉,如若亲人先走一步,不论与你有无相关,心里总会堵着一块,与之牵连的是一生的不安,比如季怜星自己,一到医院就会想起母亲,这种相关性已经渗进骨子里,会延续到她自己也进入坟墓的那天。

“江总,别害怕。”季怜星拍拍江曙的肩膀,轻声细语安慰她:“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好了。”

“是过去了,但时不时要来这么一下。”江曙阖上眼睛,感受着季怜星怀抱的温度,夹带着一点香味,是无花果香味,这味道缓解了她的恐惧。

江曙靠在季怜星怀里,无声叹息,回忆起哥哥的死,那种愧疚老是敲打着她,让她觉得那天晚上的争吵真的很没必要。

“你先静一静,平复一下情绪,江总。”

季怜星带江曙到沙发上坐着,轻轻拍打她的后背。

“江总,生活不易,生死无常,刚刚接到季斯宇的电话,我大伯应该不行了,就这两天的事。”即便她的语调平常,是放弃挣扎过后的妥协,“如果他死了,意味我在这世上的最后一个亲人没了。上一次是我的母亲,她也是这样离开的,所以我明白你的感觉。”

季怜星将自己的情绪咽下喉咙,对江曙笑着说:“明天我要回家,然后我可能就再也没有家可回了。”

两人目光对视在一起,江曙看着她的眼睛,纯澈的瞳仁中夹带着浓厚的悲伤,不知道这个小姑娘到底经历过什么,但她的生活一定很苦。

江曙的心情平静下来,和季怜星牵在一起,江曙用掌心的冰冷换来了温热,这份热度是季怜星给她的。

“没关系,江总,以后打雷的时候不要害怕,我会在你身边。”

江曙听了有些动容,季怜星的眼神太真,这种真挚诚恳打动了她。

“如果你不在我身边呢?”江曙问她。

“那你就直视天空,直面恐惧,如果我也在n市,我会同你一起看天,代表着我就在你身边。”

她会和自己一同看天,江曙心想,如果带着这种想法,好像是没有那么恐惧了。

“谢谢你,小刺猬。”

江曙想起中午李向彦说过的话,她觉得相当荒谬,如果金丝雀喜欢上金主,那么那个金丝雀一定傻到爆炸。而她现在在思考另一个问题,这世上会不会有金主对金丝雀动情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问题就这么蹦出了她的脑袋,以至于都没有过度深究原因。花了两秒钟,江曙便否定了这种可能,她觉得这世上不会有哪个金主傻到去爱上一个玩物,别人不会,她也不会。

外头的雨还在下,空气中夹杂着凉意,季怜星坐在江曙的身旁,紧紧握着她的手,江曙的手指白净纤长,这种触碰是季怜星从前不敢奢望的东西。

季怜星盯着她的指尖出神,被修剪整齐的指甲边缘透着健康的粉色,指甲盖上带着几个可爱的月牙。

江曙的手已经不冷了,但季怜星不想松开,她心想,刚刚那瞬间,应该是短暂地被江曙需要了一下,那她现在可不可以也需要她一会儿呢?

“江总。”季怜星低下头。

“嗯?”江曙侧目去看她,她垂下的长发遮住了半张清瘦的脸。

“我也想要一个拥抱,可以吗?”

江曙愣了一下,笑道:“当然可以。”

她张开双手,给了季怜星一个实打实的拥抱。

季怜星窝进江曙怀里,一双手圈着江曙的脖颈,闭上眼睛,她想休息一会儿。有一点累,她还不知道大伯的那五万块到底还要在哪里去借,如果他连一个坟墓都没有,季怜星觉得自己可能会愧疚一辈子。至于季斯宇,这个混蛋是不管怎样都靠不住的,把他这个人卖了也值不了两毛。

“小刺猬,你是不是伤心了?”

季怜星没说话,在江曙怀里点了点头。

“觉得生活太苦了吗?”

季怜星点头,又摇头。

“让我好好抱抱你。”江曙将她搂紧,在她耳畔低语:“抱着你会好些吗?”

季怜星还是没说话,但还是点头。

她的手挂在江曙的脖子上,江曙觉得心里有种痒痒的感觉。

“有时候你会让我觉得心疼。”江曙搂着她的腰,靠近她,在她耳尖上吻了一下。

温热的气体钻进季怜星的耳朵,暖意在耳廓散开,香味在空气中飘散。

季怜星挂在江曙脖子上的手收紧了些,她靠在江曙怀里,半边脸贴着江曙的脸,那个想法又冒出脑袋,如果不是情人是情侣,那该多好,如果是,那她可以肆意表达自己的喜欢,她一定会主动吻她,贴近她。

“江总,没什么好心疼的。”她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但声音还是有些颤抖:“我们拥抱就好。”

季怜星觉得拥抱就够了,她怕栽进江曙的漩涡里,再也逃不出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