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下班来我办公室 >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我的书架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三十四章

“江总, 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

话音刚落,江曙的腿动了一下, 她只穿了一件t恤,光洁的肌肤和季怜星挨在一起。

这么一贴,季怜星整个人都不好了。

“江总,别动。”

“怎么了?为什么不能动?”江曙脚趾在季怜星脚踝上摩挲几下,好像季怜星让她不要这么做她就偏要做似的。

季怜星呼吸颤抖,她想离开,江曙却搂紧她, 导致她想动也动不了。

“我要下去!”

“不准~”

“呜呜呜, 我错了。”一种溽热感让季怜星觉得相当难受。

“你错哪儿了?”江曙话里带着笑音,她觉得这样逗季怜星真的太有意思了。

“我不知道我错哪儿了,但是我认错, 让我下去好不好?”

“亲我一下, 我就放你下去。”

季怜星想都没想,唇在江曙脸上碰了一下。

“脸不行,要嘴。”

“你——”你太得寸进尺了!

可季怜星有什么办法,还不是只有照做。

她在江曙唇上轻轻贴了一下,平常都是江曙主动,现在换她“主动”, 总感觉很害羞。

江曙的唇软软的, 涂有一层唇膏, 带着木瓜味的清甜。

季怜星被这种香味吸引,刚准备离开, 倏然间, 觉得什么东西钻进她的嘴里, 勾住她, 缠着她,把她的魂都勾没了。

季怜星脑海里闪烁出小时候玩过的火柴,那种需要在磷面上滑一下才会点燃的火柴。

刺啦——

黑夜里好像点燃一根火柴,先是一小点火苗,不小心点燃了季怜星的唇,接着开始熊熊燃烧,烧到肌肤滚烫,心脏狂跳,连血液都开始快速奔跑。

海水涌向她,盖过火苗,火苗又燃了回去,怎么都扑不灭。

季怜星捧着江曙的脸,在几次克制下,还是回应了她。

那瞬间江曙睁开眼,墨色的天花板与季怜星的黑发交融,窗外的微光落进她的眼睛里,善睐的眼里透着撞击灵魂的光,比夜里绽放的蔷薇还美。

“小刺猬。”江曙中止了这个吻。

“怎么了?”季怜星呼吸厚重,好像刚刚已经耗尽了她肺部的氧气。

“你的吻技不错。”

季怜星压下心跳,躺在一侧,把遮挡视线的碎发别在耳后,“其实我不经常接吻。”

“我是你的第几个?”江曙侧过身,正对着季怜星,伸手替她掖好被子。

“第一个。”

黑暗中,江曙挑了下眉,在思考季怜星这回答到底几分真几分假。

“所以初吻是我?”

“嗯。”季怜星阖上眼,舌尖舔了下唇角,觉得刚刚那个吻有些意犹未尽。

感受到江曙朝这边靠近了些,她伸来一只手,紧紧拥抱着,就像之前睡觉时那样。

季怜星靠在她怀里,静听江曙的心跳,节奏平缓。

“江总,我有点困。”

“睡觉吧。”

季怜星潜意识里说了一句晚安,实际上并没发出声音。

江曙搂着她,明显感觉到她呼吸平稳,前后不过一两分钟的时间。

看来这几天季怜星是真的累,所以秒睡一点也不夸张。

江曙抱着她,闭上眼睛,尝试入睡,过了一会儿又睁开眼,如此反复,最终失眠了。

失眠是因为那张照片,季怜星刚刚一直问她,她没有说,原因之一是觉得季怜星可能记不得她了。

盯着漆黑的天花板,江曙回忆起往事。

她记得十二岁那年,她和外公一起去洛尔县。

那是一个暑假,外公去探望战友,战友之间见面无非就是忆往昔峥嵘岁月,而作为小孩子的江曙,自然是对他们的话题不感兴趣的。

于是她和外公战友的外孙一起去玩,那时候乡下的孩子几乎都会游泳,一个个玩得溜溜的,而江曙生性怕水,完全不会。

于是她站在津鹅江边看他们游泳,一群孩子中,江曙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个拿着游泳圈的小胖妞。

因为她实在太显眼了,游泳技术相当的好,看起来圆滚滚的,却是在水里最灵活的那一个。

她仰泳、蛙泳、自由泳什么都会,甚至那个小游泳圈都显得很多余。

“喂!下来玩呀!站在岸边干嘛?”

印象中是小胖妞主动给她打招呼的。

“我不会游泳。”站在岸边的江曙有些拘谨。

“来来,下来我教你。”小胖妞相当热情,“我们有游泳圈呢,这里水不深,你那么高,别怕!”

于是那天江曙竟然真的下去游泳了,那是她第一次体验到河里游泳的感觉,那种水淹没到喉咙就觉得无法呼吸的恐惧感席卷了她。

“我有点怕。”

“别怕!我保护你!”

小胖妞扶着她、拉着她、教她怎么在水里向前划,她们在水里玩了将近半小时,江曙终于试着放开游泳圈游一次。

如果不是后来某个调皮男孩向江曙扔来一个皮球,江曙应该不会溺水。

很奇怪,不会游泳的人就是这样,一到水中好像什么都不会了,一米五身高的江曙,竟然在一米四的水里也能溺下去,那感觉就像是耳朵贴了保鲜膜,声音和四周都隔绝开了。

嘴里里全是水的味道,她只能在水里挣扎,陷入那种无助的感觉,想抓什么都抓不到,觉得下一秒就快窒息。

水里的视线不太清晰,但那只小胖手伸过来时,江曙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抓住了她。

紧接着那个游泳圈套在她身上,她顺着一道力冲出水中,重获氧气。

“哎呀,你怎么就掉下去啦!这水还没你身高那么深呢!”

“咳咳咳——”江曙呛到不行。

“没事没事。”小胖妞笑着替她顺气,“哎呀你怎么哭啦?”

“我,咳咳咳,我、我不是哭,我是被呛到了!”

“唉,你是真的笨。有点让人不放心呀。算了,我去帮你借一个游泳圈!”

小时候的江曙不喜欢说话,生性孤僻,也不爱交朋友。

但在洛尔县游泳的那个下午,她体会到了小朋友之间的纯朴友情,特别是小胖妞的笑容,给江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阳光、热情、可爱、乐于助人,所有美好的词都可以用在她身上,她真想和她交朋友。

但很可惜,傍晚过后,江曙不得不和外公回家。

分别时,才意识到没有问过她的名字,只记得小伙伴们都叫她小乖胖。

后来好几个暑假江曙都和外公再去洛尔县,夏天在津鹅江游泳的小朋友依旧很多,但是再也没有见到过小乖胖。

如今江曙已经二十八岁,每每回忆起童年,都会想起那个夏天,那个下午虽然短暂,却深刻到让她想起不止千遍百遍。

上天一旦撒下缘分的种子,一定会让它开花结果。

江曙现在就有这种感觉,没想到一直在找的人现在就在她怀里。

“哎呀,你可真乖啊。”江曙抱着熟睡的季怜星,忍不住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晚安,小刺猬。”

季怜星这一觉睡得特别香,整夜无梦。

清晨,她是被窗外的鸟声吵醒的,叽叽喳喳,鸟儿的歌声比闹钟还管用。

睁开眼时,江曙的脸就在她眼前,睡相怎么看怎么顺眼。

季怜星处于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这种脑袋不清醒的时候,她看到江曙的脸会觉得特别幸福,会有种江曙是她女朋友的错觉。

她靠近一些,眼睛半眯着,在梦境和现实中挣扎几次,彻底睁开眼睛,开始近距离观察江曙,见她光洁的肌肤上有极其细短的小绒毛,在清晨光亮的照耀下就显得有点过于漂亮了。

季怜星开始数她的睫毛,一根两根三根,紧接着,江曙的睫毛颤动了一下,下一秒眼睛便睁开,浓密的睫毛生出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清澈透亮,季怜星在她的瞳仁中看到了自己的模样。

“江总,早啊。”

“早啊小刺猬。”她的声音慵懒又性感,紧接着胳膊从被窝里出来,伸了个懒腰,发出一声喟叹:“你让我的睡眠质量真的变得很好。”

“我睡得也不错。”季怜星钻进被窝里,露出一个小脑袋,看江曙的眼神里是藏不住的喜欢,“早餐想吃什么?”

江曙目光落在播放机上,“还不饿,不然先来点晨间音乐?”

“好啊,你想听什么,我放给你听。”

“你选。”

季怜星从被窝里钻出来,到碟架上选了一张cd,她把碟面拿给江曙看,上面是戴着墨镜的王菲和正在打电话的金城武,“江总,今天早上我们听这张《重庆森林》怎么样?”

“当然可以。”

季怜星把cd放进cd播放器里,第一首是王菲翻唱的《梦中人》,音乐开始就是架子鼓和电吉他的声音,季怜星的音乐细胞被调动起来。

“来来,江总。”季怜星把床上的江曙拉下来,“听歌是要跳舞的。”

“跳舞?怎么跳?”江曙有点慌张,她唯一学过的舞是小学家里强制学习的民族舞,只是有点基础而已。

“我搂着你跳。”

“你会跳吗?”江曙问季怜星。

“我不会。”但季怜星还是搂上了江曙的腰,复古cd里已经响起音乐,“随意就好。”

季怜星穿着一件白色短款吊带加上宽松小短裤,是在市场上买的,一套不超过50块,但穿在她身上却特别好看,刚睡醒的她头发有些凌乱。

江曙则是穿着她的粉色oversize款t恤,两人好像抱在一起好像两个醉后刚醒的叛逆少女。

机器里飘出歌手的第一句歌词:“梦中人,一分钟抱紧,接十分钟的吻。”

季怜星搂着江曙的腰,向后退了一步,江曙默契地往前一步。季怜星又向前一步,江曙则后退一步,两人动作都有点生硬。

“哈哈,你好傻。”季怜星笑她。

“难道你不傻吗?”

“我没江曙傻。”季怜星少有的有些俏皮。

“江曙不傻,季怜星才傻。”

季怜星觉得江曙是真的傻乎乎的。

“江总,你看过重庆森林吗?”

江曙摇头,“没有诶~我只看过《堕落天使》,所以《重庆森林》讲的什么?”

“一共三个故事,其中一个,王菲饰演的角色叫阿菲,阿菲暗恋警察663,她常常偷偷潜入663的家,去帮他收拾房间,在他房间里旁若无人地唱歌跳舞,她的暗恋隐晦私密,但我觉得她的情感率直诚恳。”

“那663呢?后来663爱上她了吗?”

季怜星脑袋靠在江曙肩膀上,紧紧搂紧她,笑着说:“结局当然要你自己去看了。”

江曙没说话,她有种想要立马把电影看完知道答案的冲动。她觉得季怜星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女孩儿,总是能勾起她的好奇心。

她搂着季怜星,看向窗外,阳光明媚。

秋天难得有这样的好天气,光线透过薄窗帘照射进来,落在两人的头发上,闪闪发光,好像连阳光都懂了季怜星的意思。

有人说,《重庆森林》中,阿菲的故事是暗恋的形容词最高级,而季怜星暗恋江曙的方式,就是搂着她在早上听这张《重庆森林》的cd。

她们赤脚跳舞,踩在地板上发出吱呀的声音。

季怜星用自己拙劣的舞步一共踩了江曙三次,江曙也被她带偏,踩了她两次,也不知道到底跳了什么,但真的很开心,两人笑着拥抱在一起。

江曙贴着季怜星,心脏砰砰直跳。

“我们抱了一分钟了吗?”江曙问她。

“应该有吧。”

“那是不是该接吻了?”江曙笑道。

“嗯?”

这时,cd播放器又把那首《梦中人》循环了一遍:

【梦中人,一分钟抱紧,接十分钟的吻。】
sitemap